从黄河古棺到天山水怪,中国那些千万不能去的禁地!

奇葩女神噜啦啦
2015-01-16 发表
6670406 2927
我叫袁周成,出生在北方一个叫做庙角村的地方,家里三代都是木匠,从小到大,我都以为自己会继承这个手艺,当个小木匠,不过家里人却不这么认为。
他们说,我出生的时候,村外大庙里的老和尚特意赶来看了一眼,最后拍着我的背说:“这孩子,虽非豪杰也周成。”
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家里人也因为那老和尚的话,从此对我寄予了厚望,虽然他们和我一样,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周成两个字是啥意思。
事实上,我从小体质就很弱,毛病多,经常晕倒,胆子还小,总是莫名其妙的哭闹。
后来听人家说,我的身上有前世的孽债,要经常念经才能好,于是,家里人就在大庙里捐了些香火钱,让我去跟庙里的和尚学念经。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村外的大庙,据说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了,名字很雅,叫做龙空禅寺,香火一直还好,不过解放后破四旧,又闹自然灾害,老百姓都吃不饱,和尚自然也饿肚子,于是接二连三的逃跑,后来,就只剩这一个当家的和尚了。
    这个和尚,也就是给我取名字的那个,大家都叫他真鉴和尚,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法号,还是大家揶揄他的意思,因为他这和尚有点与众不同。
    他不但留着板寸头,顿顿烧酒大碗肉,在庙里摆地摊卖杂货,还神神叨叨的给人看手相,动不动就“掐指一算”,最初的时候,曾让我一度怀疑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江湖骗子。
    其实他一直对我很好,那时我们在庙里的一共有三个孩子,每当周末或者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们都会去庙里念经,时间久了就都叫他师傅,他没事也喜欢和我们几个小孩子嘻嘻哈哈的玩闹,又给我们好吃的,但我却总觉得他很俗气,又贪财,骗香火钱不说,还骗吃骗喝。

    更多回复

    54 4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们那里有个习俗,每年的正月十五,要摆黄河阵,又叫九曲黄河灯,相传是姜子牙留下来的,取黄河曲折绵延之意,在空地上设下彩旗灯阵,排下神案供桌,祭祀各方神灵,用木杆秫秸拦成九个回环栅栏,中间又有许多岔路,宛如一座打扮得五色斑斓,灯火通明的迷阵。
    掌灯时分,全村人敲锣打鼓,扭秧歌,放烟花,浩浩荡荡,弯弯曲曲,从这九曲黄河阵中蜿蜒而行,据说谁能够顺利转完九曲,这一年就会健康平安,大吉大利。
    师傅就是这九曲黄河阵的主事人,许多祭祀物品,自然也都是从他这里买,诸般法事,也都是师傅去做,于是每年的这个时候,便是师傅发财的好时节。

    更多回复

    50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祭祀自然要用香烛元宝,师傅就把那些成捆的香烛,金元宝,还有供品,都卖的很贵,一毛钱一张的佛印,他要卖五块钱。还对人说祭祀的东西要先放在庙里供奉,于是就有人买了好多烧鸡猪头什么的送来,其实许多都让师傅给吃了。
    每年的黄河阵,都是在大庙前头的空地上举行,后来我听人说,我们这个大庙,早年间曾经是个乱葬坑,邪性得很,建这个大庙,就是为了镇压邪祟的,还有人告诉我说,这大庙广场的浮屠塔下面,就压着许多妖魔鬼怪。
    又有的说,每年村里办的黄河灯阵,一方面是祭神,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抚这大庙地下的亡灵邪祟,免得它们跑上来作乱。

    更多回复

    38 1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们很是惊讶,就去问师傅,师傅开始不肯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们那些人是胡说的,但是后来被我们缠的没法,才告诉我们,这大庙从前并不是什么乱葬坑,而是一个老河沟。
    他说,我们这里虽然并不在黄河沿岸,但也相距不是很远,那条老河沟,据说就是黄河的一条支流,在我们这里冲积断流而成的一条小湖泊,当地人也叫老河汊。
    在一百多年前,这老河沟中曾经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导致了老河沟消失,才有了今天的大庙。
    那时候,每年的黄河阵都是在老河沟岸边摆的,目的就是为了祭祀河神,保佑五谷丰登。

    更多回复

    40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一年的正月十五,村里在河岸边摆黄河阵,做灯会,张灯结彩,放鞭炮,敲锣鼓,正热热闹闹的时候,忽然老河沟里面传来轰隆一声炸响,就好像平地里放了一个炸雷,众人呼啦一下子就乱了,黄河阵也不管了,拔脚就往河边跑去。
    还没等到河边,就见那黑沉沉的河水中,忽然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河水不住的搅动翻腾,就好像那老河沟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出现一样。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纷纷跪拜不已,有的喊河神老爷显灵了,有的喊黄河大王现身了,乱哄哄的闹成一团。
    这老河沟足足闹腾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众人来到河岸边,才发现老河沟里面的水竟然干涸了。
    村里人非常害怕惶恐,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村里几个胆子大的人就带头跑下河滩底查看。
    这一看不要紧,那几个人居然发现在河底的淤泥中,有许多散碎的骨骸,有人的也有动物的,密密麻麻,几乎布满了河底。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河底的中央,发现了一个足有大水缸那么粗的黑洞,下面黑沉不见底,而在这黑洞的旁边,还有一个半埋在淤泥里的黑木棺材。
    这棺材很是诡异,那棺盖中间居然是微微凸起的,就好像被什么大力挤压着一样,整个棺木都呈现出一种扭曲着的姿态,看上去,竟如同一具尸体在挣扎。
    黄河中挖出怪异东西的事,并不算少见,挖出棺材来的,也时常发生,但这种扭曲的棺材,村里人还从来都没听说过。
    当时谁也不敢乱动,都知道这棺材必然来历诡异,于是便把棺材搭出河底,并派人看守棺材,同时立即去请风水先生。
    谁知就在风水先生到来之前,又出了大事。

    更多回复

    24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当时守棺的人共有两个,一个中年汉子,一个后生,轮流在河岸边值夜,由于怕出事,还在棺材上面搭了棚子,周围摆了许多灯烛火把,那守棺的两个人便坐在棚子里。
    说是轮流值夜,实际上谁也睡不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棺材,就这么到了深夜,那天正是正月十六,皎洁的月光下,这来自黄河滩底的神秘棺材,散发着蒙蒙的乌光,一股诡异的气息在悄悄蔓延。
    忽然,那个叫栓子的后生,霍然站了起来,起身就往棺材那里走,另一个汉子一把没拉住他,喊了两声不见栓子回应,便追了过去,想把栓子拖回来。
    但就在他追上去之后,就见栓子眼神变得痴呆呆的,望着那棺材一动不动,他下意识的也低头看去,就见那棺材上面虽然搭了棚子,却有一缕月光透过,正照射在棺材上。
    就在这时,栓子浑身忽然颤抖起来,一声低吼,奔着棺材就冲了过去。
    他急了,冲上去就想拉住栓子,但这时栓子的力气变得像头壮牛,神色都不对了,一巴掌就把他抡到一旁,头撞在地上,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天大亮后,村民才和请来的风水先生匆匆赶到,却见那棚子塌了半边,那汉子呆坐在地上,双拳紧握,目光痴呆呆的,像傻了似的,盯着面前的棺材,任众人怎么问,他却只记得昨天晚上晕倒前发生的事。
    而那个后生栓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更多回复

    29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众人一见这场面,顿时都吓坏了,那风水先生也面如土色,在河岸边转了一圈,跌足说道,这棺材是极为罕见的驼背棺,阴气极重,乃是天下最碰不得的邪物之一。
    村民问他什么是驼背棺,那风水先生说,所谓驼背棺,其实就是棺中阴气太盛,棺木变成阴木,便会继续生长,挤压变形,于是就会出现这种驼背棺,又叫做背山棺,这说明,那棺材要么来自至阴之地,要么就是里面装殓着至阴之尸。
    说到这里,风水先生便让村民趁着中午时分,赶紧把这棺材抬回河滩底,丢入那黑洞之中,并用大石泥浆把洞口封死,又集合所有村民,运土填坑,要封了这已经干涸的老河沟,以免再出状况。
    这片老河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村民们足足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彻底把这老河沟填平,后来在原来的河岸边又办了一场大祭。
    大祭之日,村里又请了几十个和尚道士,场面着实隆重,只是在所有的仪式结束之后,那个仅存的已经变得有些疯癫的守棺人,忽然从怀里取出一件东西,吃吃笑着说:“这个……没带走……我要给……送去……”
    众人大惊,慌忙去抢夺,他却也不争不躲,见众人来抢,莫名其妙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随即人往后一仰,竟就这么气绝身亡。

    更多回复

    25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所有人都吓傻了,也没人敢去碰他,后来一个老和尚拉开这汉子的衣服一看,他的皮肤上竟然已经布满了暗绿色的霉斑。
    当时老和尚只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数月后,一座大庙便在老河沟的位置上,拔地而起。
    但这之后,当地奇怪的大旱了三年,人们都说,当年大伙只怕是惹怒了河神老爷,所以才不给降雨。
    还有的说,这黄河古道下面,埋着个大墓,那些尸骨和棺材,都是大墓塌陷后,被黄河水冲进来的。
    而一些老人则认为,那是传说中的黄河鬼棺,那些尸骸,就是被它害死的人。
    ……
    听了师傅的这个故事,我曾好奇的问,那个叫栓子的去了哪里,那汉子当时取出来的到底是什么,还有,那个神秘的驼背棺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又来自何方?
    师傅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当时的我以为,这只是个故事而已。

    更多回复

    23 1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们谁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照旧每天在庙里玩闹,如果真的像师傅说的,这大庙镇压着老河沟里面的冤魂邪祟,那他这全无本事的酒肉和尚,岂不早就完蛋大吉了?
    只是后来有一天,又发生了一件怪事,让我们对师傅才有了新的认识。
    那天刚好是七月十四,庙里来了一个藏传佛教的和尚,还带着一个长长的喇叭,师傅让我们在庙里地上撒了很多白米,然后和那个和尚进了大殿,不让我们去看那和尚,也不许我们出门,天黑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在大殿里面开始念经。
    那时正是夏天,农村的夜晚很安静,我们三个小孩子出于好奇,就在师傅他们开始念经的时候,偷偷的爬上了房顶,听着大殿里的诵经,忽然大殿里传来了低沉的喇叭声,庙里便起了一股股的小旋风,白天我们洒在地上的那些白米,居然在旋风里一点点的消失了。
    这件事之后,我们才发现师傅似乎也有点本事,就缠着师傅问,师傅没法,就告诉我们,那人是我们的师叔,而七月十四是中元鬼节,他们是在超度徘徊在这个世界上的亡灵。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大庙之下,真是镇压着许多冤魂邪祟么?我们问师傅,师傅却模棱两可的说,鬼由心生,信则有,不信则无,你心里整天想着鬼,鬼就会来找你,如果你见到鬼也不怕,那无论什么样的冤鬼邪祟也拿你无可奈何。
    我一直想不通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又过了几年,庙里有一次修缮大门,工人们正在干活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很吓人的事。
    那是一个很面生的老太太,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上去就到处咬人,抓人,就跟疯了一样,还把自己抓的满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嚷嚷着说什么自己是条白蛇,来找他们算账之类的话,具体的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当时场面血淋淋的,十几个人都控制不住她。

    更多回复

    35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当时师傅闻讯跑出去一看,二话没说,一巴掌就拍了过去,那老太太口吐鲜血,扑通跪倒在大庙门前,师傅伸手一指,喊了声:上去。那老太太就从庙门的台阶下面,直接就蹦到庙门里去了。
    当时是我亲眼所见,那台阶差不多有15阶那么高,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没费劲就跳上去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跳上去之后老太太还要闹,我那时有个小电棍,地摊买来拿着玩的,大概也就比打火机电压高一点点,也不知当时哪来的勇气,我上去一电棍就给老太太捅了,结果那老太太浑身一阵哆嗦,登时就老实了。
    师傅就把那老太太带进了地藏殿,关了门,至于在里面干嘛,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出来了,那老太太跪在地上给师傅磕了个头,转身就走了。
    这件事当时闹的很邪乎,沸沸扬扬的,都说那老太太就是被压在大庙下面的一个蛇精,不过我倒是觉得那老太太多半是精神病,或者抽羊癫疯,她要真是蛇精,怎么会让一个玩具电棍就给捅老实了?

    更多回复

    23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不过这件事之后,我们几个就缠着师傅教我们学本事,师傅当时想了半天,问我们学了本事要干嘛?
    我们几个半大孩子,哪里有太多想法,眼珠一转就说,我们要降妖除魔。
    师傅听了哈哈大笑,说这世上哪有什么妖魔,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我们说什么都不信,师傅后来想想,叹了口气,给我们讲了个关于他的故事。
    师傅跟我们说,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兵,上过战场,还是个连长,后来文革的时候,他犯了错误,和当地一个姑娘好上了,被部队开除了,他想不开,一气就回了老家,住在大庙旁边。
    那时候农村很苦,饭都吃不上,庙里一个老和尚收了他,才逼着师傅走上了这条路,做了和尚。
    五年之后,那个老和尚去世,留下两个徒弟,也就是我师傅和那个师叔,当时两人年轻气盛,一心想着降妖除魔,就一起出去,到处去找妖精鬼怪,结果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一切牛鬼蛇神都被扫清了,他们找了很久,一个都没有找到。
    后来两人听一个农民说,在地里发现过一个很大的黄鼠狼,估计是成精了,两人一听很高兴,就拿着桃木剑,大铁锹什么的一起出发去降妖了。
    但是这降妖,可不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玄乎,什么道法符咒漫天乱飞,当时俩人在地里下了好多老鼠夹子,还有抓兔子的,等了好几天,果然被他们抓到了。
    那个黄鼠狼个头很大,跟一只狗差不多,被夹子打了还会呜呜的哭,我师傅不忍心了,就和师叔说,别弄了,回去吧,它长这么大不容易,再说也没害人。
    但是师叔不听,抡起铁锹就把黄鼠狼拍死了,总算是过了一回斩妖除魔的瘾。
    这件事之后,师叔就开始走霉运,他原本是俗家弟子,后来娶了老婆 ,难产死了,没几年儿子又死了,他一怒之下独自出去闯荡江湖,过了好些年才回来,落得一身病患,这才知道是当年的报应,于是彻底的皈依了佛门。
    师傅最后告诉我们,不要信什么鬼神,也不要信什么法术,要信因果。他说,人在世上,只有行得正,坐得端,什么都不怕。

    更多回复

    30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但我们这几个十多岁的孩子,哪里听得懂那些,就问他那个黄鼠狼到底算不算妖怪,师傅笑了下说,如果真是妖怪,会让人一铁锹就拍死了么?
    我们想想也是,但是小孩子心性反复,消停了一段时间后,就又缠着师傅教我们,师傅就指着地面的一块地砖说,你们好好的念经打坐,什么时候能用意念让那块地砖发热,我就教你们。
    当时我们都信了,于是比任何时候都认真的念经,静坐,没事就跑去盯着地砖“发功”, 结果过了好几年,也没有发现什么奇异事件发生。
    我去找师傅问,他却对我说,你的天眼都快要开了,还问个什么呢?
    当时我摸遍了自己的脑袋,也没发现自己的天眼在哪,师傅呵呵笑着说,谁告诉你,天眼一定开在头上?没准是在胳肢窝里呢。
    我吓坏了,以至于很久的一段时间里,没事就对着镜子研究自己的胳肢窝,后来又过了几年,也没发现那个该死的天眼在哪,这才知道,我又让他给骗了。
    实际上,除了念经,打坐,师傅从来都没教过我们任何东西,他那人很懒,平时除了琢磨着弄钱,就是躲在他的屋子里,摆弄他那些老古董。
    其实无非就是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他却当成宝贝一样,总是絮絮叨叨的跟我们讲关于那些老物件的事,还说,他以前有一个降魔杵,是个传了几百年的宝贝,可惜文革的时候丢了,要是这辈子还能找回来,那就死也能闭眼了。
    不过对于他的这个话,我只当他是个老财迷。

    更多回复

    31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从小到大,他对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让我们以后长大了多赚钱,然后带回来给他,他好修庙,因为那时候,大庙已经很是破烂了。
    身为一个和尚,整天琢磨着让我们多赚钱给他,直到多年后的今天,我对这个师傅也很是无语,不过也有许多愧疚,因为我从来就没赚到过什么大钱。
    当初家里人把我送到庙里的时候,师傅就说,我八字缺印,当不了大官,注定一生漂泊劳碌,困难重重,就是以后工作了,也是最底层的打工仔。
    对于他这句话,我一直很不服,所以我长大以后一直很努力工作,但是很可惜,果然被师傅说中,我十八岁离开师傅,外出打工,做过很多行业,在工厂打工,在饭店当服务生,给人发过传单,扮过圣诞老人,做过苦逼的广告业务员,但没一个做的久的,而且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工作。
    日子始终过得很不如意,我那时候有点怪师傅,跟他混了那么多年,明明有本事却不教我们,害的我现在四处漂泊,受人白眼。
    直到后来,我遇到了一件事情,从此让我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转折。

    更多回复

    18 1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那时,我正在做广告业务员,每天的工作就是上街四处发名片,拉客户,闲下来的时候,我最大的爱好就是逛古玩市场。
    不知为什么,我对那些上了年月的老物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总是看着看着,就想起小时候在大庙里的时光,想着我那两个儿时的玩伴,想着那个在故乡日渐荒废的大庙里,慢慢衰老的,还在等着我们赚大钱回去给他的师傅。
    那天,我正和往常一样,在那条叫做桃花巷的老街闲逛,无意中在一个有些陌生的摊子上,发现了一块色泽浅红的玉坠。
    这块玉的品相并不好,造型也很奇怪,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应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甚至可能是假的,而且那个摊主老头,以前也没怎么见过。我之所以注意到了这块玉,是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曾无意中看见,师傅也有一块和这个几乎一模一样的。
    我这人骨子里是很念旧的,看到这块玉,就想起了师傅,打听了一下价格,那摊主老头看了看我,翻翻眼皮,伸出两根食指交叉,吓了我一跳,以为他要十万块,结果再一问,十块钱。
    十块钱就能买个念想,多好,我二话没说就甩给那老头十块钱,拿着这块有点破破烂烂的玉回到了我住的出租屋。
    回来后,我也没当回事,随意摆弄了一会,回忆了一下往昔岁月,就丢在了桌子上,吃了碗泡面后,早早的睡了。
    结果第二天一早,我正准备出门上班,来了个穿黑衣服的陌生人,堵着门口问我,昨天是不是买了一块玉。
    我愕然点头,正琢磨这事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人忽然说,他要买这块玉,让我出个价。我当时有点晕,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伸出两根食指交叉,比划了一下,我以为还是十块,结果他一张嘴就把我吓到了。
    他说:“十万。”
    现在想来,如果当时十万块卖给了他,也许,我的人生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了。

    更多回复

    17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当时摸了摸那块玉,拒绝了他,我说,这个是我喜欢的物件,多少都不卖。
    其实我是有点不敢相信他说的是真的,还有个原因,我在等他主动加价。
    但我心里砰砰乱跳的看了他半天,那人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我看了一会,轻笑了下,就告诉我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戴着它,会对你不利。
    说完,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如果你想通了,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来找我。”然后就转身走了。
    我低头看了看那张名片,设计的很是精致,左上角是一个八卦,背面是一条金龙,中间写着:华夏古董行,潘海根。下面还有一个很普通的手机号码,只是,没有地址。
    我有些奇怪,却也没在意,心想,这次我应该是淘到宝了,他既然肯出十万块,就说明了这块玉的价值,只要他心里惦记,就一定还会来找我的。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生意人的小精明我还是看得透的,他刚才转身就走,分明是欲擒故纵,最后又说出对我不利的那句话来吓唬我,就是等我自己送上门,哼哼,我才没那么傻,天底下又不是就你一家识货。
    我沾沾自喜的把这块玉用红线挂在了胸前,然后就开始幻想着卖个大价钱,买个大房子,把乡下的父母接来,再拿一笔钱给师傅修大庙,再做个小生意,再不给人打工看人脸色了……
    谁知接连过了几天,却没有人再来找我,我有点纳闷,就故意戴着玉坠去古玩街转悠,可是半个月很快过去了,仍然没有人搭茬,只是偶尔有些人用怪异的眼神看我,当我的目光瞥过去的时候,却又立马转过了头。
    后来有一次,一个老头叫住了我,说后生,你这东西不要戴了,不好。我问他究竟怎么个不好,他又不肯说,只是不住摇头。
    我从小就是个不信邪的人,被师傅忽悠了那么多年,怎么会轻易上当,所以对于这些人的反应,我只当他们是故意的,这些玩古董的,什么花花肠子都有。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的生活开始出现了问题。

    更多回复

    20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先是工作出现了危机,接连几次谈判都崩了,原来的几个客户也跑了,我为了拉业绩,整天奔波,简直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结果依然是两手空空。
    工作不顺,我愈发焦躁了起来,每天回到家,看着邻居家的猫狗都开始心烦,那些猫猫狗狗似乎也能感受到人的心情变化,楼下那只老猫见到我就跑,隔壁那条黄狗见到我就拼命的叫,我无语得很,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现在连畜生都看我不顺眼了?
    这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的折腾到后半夜才睡,迷迷糊糊中,我似乎来到了一个朦胧的地方,远远的,一个白衣宫装女子静卧在一座玉台上,面容上笼着一层轻纱般的薄雾,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一幕很美,我心中不禁好奇,便很想去看看她的容颜,但我们的距离虽只在咫尺之间,我走了半天,却像是原地踏步一般,无法向前看清她的样子。
    在我们之间,就像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一道无法跨过的阻碍,我焦急的往前跑,但漫天起了轻雾,我跑动的越快,距离越远,终于那白衣女子隐没在轻雾中,消失不见了。
    我正着急,忽然身后有人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却是那个白衣女子,长发遮住容颜,正垂手低头的站在我的身后……
    然后,我便猛然从梦中醒来,心头狂跳不止,抬头看,一缕月光投射在床前,我正独自躺在自己的小屋里,哪有什么白衣女子?
    但当我躺下想要继续睡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面前。
    我失眠了。

    更多回复

    17 0
  • 2015-01-16 发表 [寂寞]发表
    从那之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这样的一个梦,那白衣女子,时而静静的平卧在玉台上,轻纱遮面。时而站在我的面前,垂着头,白衣遮地,长发披肩,那身姿如绝世的美人,让人意动神摇,浮想联翩,但我却始终无法看见她的脸。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美梦还是噩梦,但为了避免长期失眠,我只好在睡前默念几遍小时候就背熟的佛经,然后才可以入睡。可即便这样,那个奇怪的梦境,也常常会在我精神松懈的时候,悄然来临。
    那梦中的白衣女子,就像与我有个不见不散的约会,她跟定了我。
    我变得精神萎靡起来,每天脑子里都昏昏沉沉,胡思乱想,丢三落四,常常一个人怔怔的发呆,后来居然出现了幻听,总觉得有人在我耳边轻轻低语。
    在这种状态下,我走路摔跤,说话颠倒,反应也比以前慢了许多,周围的人纷纷议论,说我是不是失恋了,我只能苦笑,老子压根就没恋过,哪来的失恋?
    终于,老板也无法忍耐了,他说,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如果还是拉不到客户,或者还是这种状态,就去领工资走人。
    我心里渐渐疑惑了起来,难道真的像那个人说的,这是个不祥之物?
    这种不安的心理,渐渐滋生了出来,我整天都在不安和焦虑中度过,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周围的同事都开始疏远我,见到我就像见了鬼,唯恐避之不及。
    我越发困惑,抓住平时和我关系最好的杨吉,问他们这都是什么意思,就算我被开除了,大家好歹朋友一场,不至于拿我当扫帚星吧?
    杨吉讷讷的说,不是大家故意这样的,而是、而是你的身上,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
    我愣了,很难闻的气味?这不可能吧,我住的地方虽然简陋,好歹我也经常洗澡,怎么会……
    我提起鼻子在自己身上闻了闻,却什么异样都没有,我怒了,抓着杨吉吼:“你小子糊弄我,我身上哪有什么怪味?”
    杨吉愁眉苦脸的说:“我说了你可别生气,那股怪味就像、就像,死人身上的气味……”
    我呆住了,只觉一盆冷水兜头泼下。

    更多回复

    16 0
  • 2015-01-17 发表 [寂寞]发表
    死人身上的气味?
    杨吉对我说:“你还是回去好好看看,家里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吧。”
    不对劲的东西?我点了点头,心头掠过了一丝不安。
    这天回到家,我什么都没做,立刻就在屋子里翻了起来,但是找了半天,似乎一切都是正常的,我本来就没多少东西,无非一些衣物零用,我检查了几次,都好端端的,没什么问题。
    不过当我最后检查到床的时候,刚掀起被子,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我睡的床,是那种老式的木床,房东留下来的,此时这木床上面,已经长满了霉斑,就连床腿上面,也已经出现了斑斑的霉痕,正在向着地板蔓延。
    挪开床,那墙壁的四周,如同被水浸泡一般,也是霉斑密布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屋子居然已经如此发霉严重,难怪最近总觉得周围凉森森的。
    可是,这霉斑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我记得上个月前整理床铺,这床还是好好的。
    一丝寒气悄悄爬上背后,我忽然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玉坠,还有那个古董商人潘海根,所说的话。
    难道是它?
    我清晰的记得,这半个多月以来,我睡觉的时候,这玉坠就放在床头。
    我又想起来,自从我得到那玉坠之后,貌似就一直麻烦不断,倒霉不止。
    这东西恐怕不能留了。
    ……
    第二天一早,我本想去找潘海根,把这玉卖给他,然后拿了钱马上换个地方住,可没想到老板一个电话,把我叫去参加一个什么业务会,结果后来又是吃吃喝喝,弄到很晚才回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脚步匆匆,心里盘算着明天一定要去找潘海根,好歹也要把这块玉处理了。
    我一边想着心事,刚拐过街角胡同,忽然听到背后有急促的脚步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人猛的拽住我的手腕,一股大力猛的传来,我就被掀翻在地。
    “抢劫?!”
    这是我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可我们这一片地方,看着跟贫民窟似的,在这里走路的人,身上通常不会超过两百块钱,居然连这都不放过?
    我正想挣扎,那人力气却大得很,我刚一拳打了过去,就被那人翻腕抓住,再次按倒,然后,一把扯开了我的衣服……
    我靠,难道……是劫色?

    更多回复

    15 0
  • 2015-01-1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的胸前一凉,就已经走光了,那人动作迅速得很,一把扯断我胸前的玉坠,随手给了我太阳穴一拳,打的我眼冒金星,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随后,我恍惚中见到寒光一闪,那人似乎拔出了一把刀,恶狠狠地奔着我胸前捅来!
    杀人劫财!
    我心里猛然升起这个念头,正准备和他拼了,就听那人忽然短促的叫了一声,身子一阵抽搐,扑通一下就趴在了我的身上,挣扎了几下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有温热的粘稠物体,流淌在我裸露的胸口,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受伤了,身上忽然就生出力气,一把将他推开,连滚带爬的挣扎起来,捂着脑袋一看,登时就惊呆了。
    就见这人的后心,赫然插着一把匕首,已经直没入柄。
    空气中一股血腥气息弥漫开来,这人大张着嘴巴,眼珠突出,死死的盯着我,眼神骇然可怖,显然死的很是不甘,他的手中,还死死的抓着那玉坠的红绳。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头突突的狂跳起来,这人、怎么就死了?
    低头看,我的身上和手上已经沾染了许多血迹,我暗道坏了,这要是等警察来了,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抬头四望,周围空寂无人,也不知道这致命一刀究竟是哪里飞来的。
    难道,暗中有人帮我?
    心头冒起一股寒意,我一把扯过那沾血的玉坠,撒腿就往家里跑。
    从小在庙里混,要说我见过的蹊跷事也不少,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这么失去了生命,而且还是死在我的身上,这让我几欲抓狂。
    跌跌撞撞的回到家,我推门而入,就见屋子里的沙发上,居然坐着个人,见我回来,淡淡说了句:“你回来了。”
    我一见这人,顿时愣住了。
    这居然是我正想去找的那个家伙,华夏古董行的潘海根。

    更多回复

    12 0
  • 2015-01-1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惊诧的回头看看房门,这才想起来,刚才那房门好像并没有锁。
    他却很是淡定,对我点点头说:“别在意,先去换身衣服,我们再说话。”
    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可我此时哪里还有心思换衣服,走到他面前,直截了当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微微笑了下:“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刚才袭击你的那个人,他是谁。”
    “你、是你救了我?”我吃了一惊。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他没有回答,却指了指我手中的玉坠反问道。
    我只能摇头,说老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块玉,最近给你带来不少麻烦吧?“他继续问。
    我这次只能点头,眼巴巴的看着他,谁知他却不再继续说了,只是看了看时间,起身道:“那人就是冲着这块玉来的,不过有些事在这里说不方便,你现在就把这块玉带上,跟我走一趟吧。”
    “跟你走一趟?干什么?”
    我隐约预感到了有些不妙,他也没多说什么,耸了耸肩说:“忘了告诉你,刚才袭击你的那个人,是我干掉的,不过你也不用谢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还会再来的,说不定,一会就快到了。”
    我目瞪口呆,不说话了。
    他又继续道:“如果你跟我走,我帮你解决这些麻烦,而且保你大富大贵,否则,你不但越来越倒霉,还有,刚才那些人,随时还会再来找你。相信我,你是对付不了他们的,而我找你的目的,只是想让你帮我个忙。”
    “不好意思,我不能跟你走。”我抬头说道。
    他面容微动,道:“怎么,难道你不怕么?”
    “呵呵,人又不是我杀的,我为什么要怕?再说,你绕了半天的圈子,不就是想要这块玉么,大家索性爽快点,就按你之前说的,十万块,钱货两清,从此跟我没关系,如何?”
    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像个老江湖,他目光烁烁的看着我,忽然嘴角牵动了下,仿佛在笑,语调却又是那么的怪异。
    他说:“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不想买这块玉了。”

    更多回复

    128 1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