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大地之炼狱》

10秒注册有点悬
2016-05-15 发表
154490 126

#野性、帅哥、美女#

——这是一个无序的时代。仙道、忍道、魔道、兽道、妖道、秘道各行其是,为争权柄,诸道进击,既分高下,更决生死。

——这是一个无望的时代。哪里可以逃脱生灵互欺的世界?根本无处可逃,因为灵心总是贪婪而嗜杀的。

野性的大地,只能野性活着!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楔子

    无与伦比的战斗力,拥有了能够左右世界走向实力的战神艾瑞司在踏入神域前的最后一刻,用他强大的神音正告每一个人:“想和我一样成神吗?那就不停地战斗吧。只有世界第一的强者,才有资格获得我遗留下的宝藏,逆天渡劫,成为下一任真神!”

    受艾瑞司鼓动,风烛大陆踏入进击的时代。短短数载,远至极北冰原,近抵周边村落,狼烟四起,烽火连天。为争虚名,人人不择手段,人性的阴暗繁衍到巅峰。战事一直打打停停,转熄又起,似乎永无止境。二百年之后,百亿平米的风烛大陆遍埋仇恨的火种,竟找不到寸许静土,俨然地狱。

    战神宝藏,依旧无人得见!

    更多回复

    2 6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风历一九八八年九月,整整沉寂了十年后,又一条玄鸟闪现龙虎山的消息不胫而走,快速传至各大势力耳中。在这些势力里,尤以太古城、自由城、隋都、昆仑门、忍村、魔法院、龙虎城实力最强,反应最是敏捷。仅仅在得知讯息的当天,七大势力就已各自挑选出精干的力量,迅速赶往事发地,抢先探听情况。

    玄鸟之所以受到各方如此的关注,一方面因为它是上古神兽,世间罕有,但更重要的一面却是因为它曾是战神艾瑞司的坐骑,只有通过它的指引人类才有机会找到真正的宝藏埋藏地。

    玄鸟鸡冠、鹤足、孔雀尾,羽毛淡黄,通体流光,不动时如夜中明火,与山同寝,初飞时风起云涌,周边数百米林木哗哗哀鸣,断茎相随,砰訇只是一次振翼,就已直上万里高空,世人别说将其驯服,就是想见它一面也难如登天。好在人类聪慧,经过二百年的调查研究,终于摸清了玄鸟的部分习性。

    更多回复

    1 2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玄鸟多数时候是处于半睡眠隐居状态的,只有当帝王星光芒大盛时,它才会眼前一亮,仿佛它疲惫着半眯双眼就是为了等待那一次短暂的相逢。在帝王星紫光夺目的时刻,玄鸟格外兴奋,它会暂时忘记主人的叮嘱,会无视人类的邪恶攻击,毅然决然地离开巢穴,飞往星芒聚焦的地方。在那里,它引吭高歌,在那儿,它沐浴天光,流连忘返。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出生的婴儿,玄鸟都大方地出手保护。相传,也只有这些被祝福过的婴儿在长大之后,才不需要凭借武力,驱使玄鸟指引宝藏的处所。

    玄鸟敬爱帝王星,帝王星又偏爱龙虎城。龙虎城,那个方圆不过八百九十四公里的小城,因为消息的通畅,百年来成为了各大势力竞相争夺的焦点,但是直至今日,也没有任何一股势力敢说真正地掌控了这里。

    更多回复

    2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山雨欲来,邪风满楼。乌云卷卷垒砌,越积越高,似已不堪重负,低低压下城来。放眼苍穹,一片肃杀。帝王星四面楚歌,锋芒走弱,苦撑无力,但仍是奋勇抢出一束光道,点照龙虎城。几乎足不离山的玄鸟慕光心切,终于按耐不住,厉啸一声,往北追着最后一道紫光扑去。

    龙虎城北,自古繁华,白天车水马龙,商旅大多经此集散货物,到了晚上,周边客栈亦是家家爆满,吃喝嫖赌,样样不落,声闹乡里。但是就是几天前,这里却突然变得冷清了,夜里静悄悄的。到了今夜,更是骇人,连一通狗吠声都听不到。大道两边,纵横交错歪盖着的几排瓦房内一盏灯也没点上,漆黑处,只有几块竖挂的客栈牌匾随风晃荡,发出吱呀声响。

    一夜,毫无人气地死寂!

    直到玄鸟那一声厉啸传来,城北几百颗陷入绝望边缘的心跳才重燃生机,扑通扑通地快速串起二十几户人家。

    终究是来了!二日三夜的等待,只为今朝!

    更多回复

    3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二十几户屋内,黑压压塞满一片人,大气不吭一下。他们中有些来自同一势力,更多的是互不相识,但所有人的目标却是一致的。几日前,只为多剔除一个名额,这些人还杀得死去活来的,流血漂橹,尸横遍野,可到了前夜,所有人,为着私欲,却极为默契地止战了——他们都怕惊走了玄鸟!

    “来了吗?”

    “快了。”认识的人以眼示意着,一动不动。

    “啁……”随着风中一啸,玄鸟近了,越来越近了,然后就到了眼前,然后……

    没了下文?!

    只留下一片火海,还有各种臆测。

    其中有一条最是荒谬,说:某神秘人料定易叫兽在弟子逸林等人的协助下,必将获得战神宝藏,于是他在师徒几人抢夺玄鸟的同时,出手袭击了逸林刚刚诞下婴儿的妻子,并掳走了他的儿子相威胁,逼迫逸林杀了易叫兽拿宝藏来换子性命。

    有关城北一役的确切情况,众说纷纭。直到十多年后,失踪的逸林突然现身昆仑山,解密事件才算有了一条关键的线索。

    更多回复

    1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最好看的小说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更多回复

    6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一集、《炼狱》

     

    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少年

    “轰……轰……轰……”昆仑山北,靠近低级魔兽出没的一带山区,大地竟然有了隐隐的震动,那震动还非常的有节奏,仿佛一头庞然大物正踏着脚步在追逐着什么,一步抢过一步,越来越快,像是不将脚下目标踩死便誓不罢休一般。  

    “北边,是北边传过来的。江波,你带师弟们速去侦察一下,我回山求援去。”算上这一回震动,前前后后已经是第四次了。负责巡逻的一名昆仑门弟子有了戒心,一下子就确定了方向,然后对着右边一虎背熊腰的男人吩咐道。

    那叫江波的弟子也不动怒,只是略带鄙视地哼了一声,高声道:“你们两个,跟我走。”施展轻功,直接朝着北边密林前去。

    被点名的两位弟子极不情愿地追上。其中一人很气愤地嘀咕道:“妈蛋,华清也太卑鄙了,知道前路危险,居然一个人先溜了。”

    更多回复

    1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另一名弟子叹道:“谁让我们是师弟呢,注定只能当炮灰了……”

    江波眼看两位师弟越跟越远,停了一下,不耐烦道:“嘿,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的在那散步啊,快点!”

    “哦。”两位弟子显然对这种让人急切去送死的命令不热心,软绵绵地回应。

    江波瞅出端倪,干脆止步,不怒反笑道:“你们两个怕什么!在昆仑山,从来都是我们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我们的。”

    “那是之前咯……”两位弟子心中呵呵,一对眼,彼此会意。

    龙虎城城北一役,昆仑门损失惨重,自此以后渐渐走上了一条一味防御的道路。这项举措虽然饱受内外非议,但也确实使得昆仑与魔兽山交界地恢复了几年平静。所以,当下即便偶然听到一回大的震动,巡山的弟子们也都不以为意,照常神情轻松地四处闲逛着。直到,有几名弟子逛没影了,其他人才有所警觉。已经很久没有真刀实枪拼杀过的这群人,心底最怕的就是从魔兽山深处突然蹿出几个超级大怪。脑海里单是想想大怪往眼前一矗的场景,胯下就不自禁地一片湿凉。所有巡山人员,越靠近事发地的弟子越是紧张,而这些弟子中,但凡有点权势的都会想尽办法避远一些,只有炮灰,此时必须一往无前。

    更多回复

    1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江波三人缓行了几里,地面震动声便越发听得清晰,轰隆轰隆,每一次震动,就仿佛千斤重的铁球砸在心脏上一样。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江波悠着步子,双拳紧握,死死盯着北方。当下可能遭受的风险显然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他的心里隐隐有了怯意。不过,对于是走还是留这个问题,他独个儿也做不了决定。

    “江师兄,要不我们先回撤待援吧?”

    “是啊,师兄,造出那巨大动静的必不是普通魔兽,我们若是再靠近一些,肯定会没命的……”

    江波得知两位师弟急于开溜,忽然松了一口气,心里暗自偷乐,当即下定决心撤退,可他碍于脸面,生怕日后被此二人当成一类,故而也不急于附和,装作英勇道:“二位师弟,我也知前方确实危险,但倘若我们连怪物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后退,难免要遭责罚,我看这样,要不我们再往前走一点,查明是什么魔兽作怪就赶紧撤离。”

    “好吧。”两位弟子虽然恐惧,无奈江波已给出最后底线,只能硬着头皮跟随。

    更多回复

    3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林海,树木参天耸立,遮天蔽日,换做平常,在这里埋伏上几十个人打探消息也不成问题,可这次不同,这里正在进行的可是能瞬间踏平一座山峰的对战。江波三人分别跃上一棵大树的枝头,还没来得及感叹眼里沧海桑田的变化,就突觉高空有一庞然大物直劈下来,仿佛泰山压顶,让人窒息。两位师弟反应稍慢,一个被那大物踩破肚皮,脏腑四溅,一个脑浆外溢,头骨都碾碎了,变成一具硬邦邦的无头尸。

    江波就是再自诩胆识过人,瞧着那惨象,也忍不住猛吐了一地,只不过因为受到震伤,吐出的竟不是腹中秽物,而是一滩血水。

    “那是…八级魔兽……猩熊!”江波惊恐地抬眼,认出大物本尊后,来不及多想一秒,慌慌张张,拔腿就跑。

    更多回复

    1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咦,还有一个!”猩熊身长二十多米,比周边那些高耸入云的古树还高出半截,头圆颈短,高度近视,类熊,毛发为红色,长而稀少,似猩,一眼望去,整个躯体如火在烧。两块胸肌横立胸前,暴怒时,双手捶打,像擂鼓,助威绝佳,几道伤痕深沟一般刻花八块腹肌,很是霸道地炫耀着它曾经的辉煌。虽然视力不佳,可是猩熊的嗅觉、耳力却是极好,周边二三百米只要稍有动静,它都能即刻做出反应,因此,可怜的江波才仅仅跑了三秒,便呜呼哀哉了。

    “梅根,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与我对战还有心思抓虾米。”被猩熊梅根一通追踩害得有些狼狈的男人乘机停在一块巨石上,反手刷地一声拔出背后长剑,只见那剑寒如霜雪,亮不刺目,有淡淡白光,凝于其上。
          
    “凝霜剑!逸林,你…什么时候得到的?”梅根已通人性,忍不住叫了一声。

           逸林理也不理,一声低哼,右手挑剑,在虚空雕出一个星状雪花,左手握诀,引力将雪花掷出,口中念念有词:“天行无常,霜凝维序。以彼灵躯,净天为堂。冽冽冰锋,以剑引之!”片刻之间,只见黑云压顶,百米内五指抹黑。寒风萧萧四起,涡旋直上,在他头顶百米高度,剥离空间,剜出一个直径二十多米宽的黑洞。黑洞周边水汽攒集,由外向内,急剧降温,凝水成霜,没多久,竟造出一枚巨型的冰球弹。

    更多回复

    2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吃我这招!”逸林一跃而起,悬在半空,竟是比梅根还高出几米,右剑全力一劈,直向梅根。那冰球弹就像与剑心有灵犀一般,剑指哪里它也往哪,超音速轰炸目标。

    “轰轰轰!!!”

    犹如山崩!

    大地胆寒!

    “这…怎么可能……”前来增援的二十几名昆仑门弟子,包括领头的李昊,完全被吓傻了。 仅仅只是远远地瞥见了那一秒爆炸产生的余光,他们就深信自己在那不明怪物面前没有一丝反抗力。这一刻,他们觉得心跳快停了,连五感都不属于自己了,以至于头顶上空飞速坠下一颗“落星”都没人注意。

    “喔哦…让一下,让一下,我刹不住呢!”主角登场,“轰!”地不同凡响。

    “啊呀!”高空飞声、落地轰鸣声、哀嚎声,几个声音接踵而至,稀里哗啦吓晕一圈人。

    “又怎么了?”

    “落星”坠地扬起的灰尘过了几分钟渐渐散尽,此时,惊魂甫定的二十几名昆仑门弟子才有机会看清眼前的一切,然而还未看完一眼,就见一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呢喃几句后蓦然竖起,兴冲冲地道:“嘿,你们好,我是陈金风,刚刚在空中看到了很怪的事情呢,你们也看到了吧?嘿,嘿,你们为什么不说话啊?”

    更多回复

    1 0
  • 2016-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你小子就很怪!”二十几名昆仑门弟子先是不可思议地望着从天而降的少年,可望了望,就望到了他身后,然后就再次傻眼了——他们领头的李昊师兄居然倒在那里,而且还一动不动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二十几个人全部拔剑,神情紧绷,异口同声地嚷嚷着。

    “我是谁?我刚刚不是说了嘛……”陈金风被他们叽叽喳喳问得晕乎乎的,一激动,突然间觉得脑袋很疼,用手轻按了按,更觉难受了,身子一踉跄,竟笔直地往后倒了。

    “啊!!!”再次当了陈金风肉垫的李昊绝望地抗议了一下,这次他的声音很小,但所有人都听得非常刺耳。

    李昊,代掌门林参爱徒,他的报废意味着什么,昆仑门初级弟子都知道!
        
    “师兄!”

    “师兄!”

    “喂,你这个臭小子,别装死啊……”

     众人虽然很想弄清事情的始末再回山,可是任凭他们怎么摆弄,那个昏厥的少年就是再也不醒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他们只能赌一把,将陈金风先暂带回昆仑,等待代掌门发落。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章.我是谁

    清晨,邪阳将一缕缕凶光铺向大地,血斑洒在树上,惊飞了鸟儿,凑近庭院,又溅红了纸窗。屋内,一名少年躺在炕上,并没有被外面的异状惊着,仍在熟睡,只是口里一直在喃喃着什么,身子也时不时地配合着慌动几下。

    “小风,快跑!”

    “小风!”

    “快……”

    梦里,少年独自奔跑着,很久很久了,仍没发现一丝光。身后,幽幽的黑影轮番尾随劫杀,好生厌恶,却怎也甩不掉。周围凄惨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好似索命的刀子,一声一声切割着他脆弱紧绷的神经。少年又惊又怕,慌不择路地加速乱跑,但这种乱跑没持续多久就败给了路边一块不起眼的嵌石。少年踉跄摔倒后极为狼狈,他忍痛挣扎着爬起来,想继续逃,可这时脖子却无形中像被什么勒住了,身体越往前冲,呼吸就越发艰难。少年心里焦急,手指疯狂撕扯着想要挣脱,却收效甚微,黄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后颈急速蹿下,湿透了一大片内衣。眼看就要毙命,不知怎的,少年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但这个人是谁,有什么本事,他却完全没有印象,只是依稀觉得这个人能帮他。为了争取最后一线生机,少年拼尽全力,喊了一声:“席子…哥,救我!救……”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啊!”受梦境影响,炕上少年吓得猛然惊起,大口喘气,身子微微颤抖,呆了几秒,才用右手轻轻地撩起湿透的衣背,抖了抖,似要缓解一下那冰凉刺骨的状况。

    等到呼吸渐渐平稳,少年定了定神:“刚刚…是梦,还是?我…这是…在哪?”眼里带着一团疑惑向四周看去,只见这是一间单人厢房,两扇小窗,房中摆设简单干净,只有一套松木桌椅,上有水壶水杯。另外,在房间里占了一半地方的,就是他所睡的这张大炕了。大门正前方墙壁上,挂着一张横幅,上书二个大字:仙侠!看这样子,倒像是一间客栈的普通客房,又或是求师学艺的弟子居住的房间。

    少年坐了一会,心里忽然不安起来,呢喃道:“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用手轻轻挠了挠头,皱眉思索,可半天了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他不甘心,又双手并用,使劲抓挠着脑袋,极力想要促使自己想起些什么,但仍是一无所获。

    “怎么会这样!”

    霎时间,屋里一片死寂!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对了,找个人问问?对对!其他人肯定知道的。”少年自问自答,为自己灵机一动想到的办法暗鼓了一下掌。他快速穿上鞋子,下了床,大踏步向房门走了过去。

    门,虚掩着。门缝中,有晨风若有若无地吹进,凉丝丝的。

    少年的心跳得厉害,他屏住了呼吸,但两只小手却不自觉地越握越紧。犹豫了几秒后,他将左手搭在了门扉之上。那一个瞬间,这扇木门竟是重如山,沉似铁。他咬了咬牙,一狠心,“吱呀”一声,拉开了房门。

    户外,血红的光线一下子照了进来,令他眯起了双眼,昏暗的影子倒映在屋内,孤寂而忧伤。

    “这…是哪?怎么一个人也没有?”一阵劲风袭来,吹起了少年的长发,长发滑落,他的心情也跟着跌到了冰点。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少年试着疾呼。

    门外空旷的庭院,除了墙角几棵树枝“沙沙”回应了两下,就再无声响。

    “有没有人啊?”等到喊第三声,少年的声音都有些呜咽。不过,让他意外的却是,这一次——居然有人回应。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前排占座读小说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衰的,大清早的吵什么,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詈骂声从走廊外传来。

    “混蛋,你也闭嘴!”

    “对不起,对不起!”

    一堆器物扔出声夹杂着赔罪声紧随其后。

    少年心下惊奇,朝着声源处望去,没多久就见一瘦削高挑的男人轻抚脑袋怒气冲冲地朝他走来,嘴里的脏话就像刚点着的鞭炮,噼里啪啦到处乱射,吓得残枝连忙躬身,黄花败草更是将脑袋埋进了土里。

    “陈金风,你小子搞什么鬼,老子守了你三天三夜你不醒,老子刚一去睡你就醒了,你他爷的故意整我是吧?”

    少年被瘦削男人说的一愣一愣,待对方停住,忙问:“那个…叔叔,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你是说我叫陈金风?”因为急切,他两眼睁得老大,食指指指自己。

    “不是你,还有谁啊……”瘦削男人被少年一反问,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嗓门明显弱了下来。

    更多回复

    0 0
  • 2016-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三天前,九师兄张靖宇把瘦削男人叫过去,让他照看一下昏迷的少年,说是从魔兽山上摔下来的,目前,除了知道他叫陈金风,其他情况不明,并嘱咐瘦削男人,只要陈金风一醒,就立马带到他那。

    师兄有命,做师弟的岂敢不从,所以这三天瘦削男人倒是寸步不离陈金风。不过,人的体能终有极限,瘦削男人熬到第三天深夜,实在困得紧,就回隔壁屋睡了。谁料,他刚进入梦乡不久,就被陈金风一阵鬼哭狼嚎吵醒,难免有些不爽,加上他脾气本来就有点暴躁,破口爆粗便再正常不过了。

    “陈金风?原来我叫陈金风!”少年双眉舒展,突然呵呵乐了起来,追问:“叔叔,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我的家在哪,亲人、朋友们现在何处……”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