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投无路之际我接到灵魂当铺的来电......

生锈的逗号
2016-06-06 发表
492784 884

#悬疑、惊悚、搞笑、黄泉路#

最诚挚的忠告:我先曝光那个电话号码,只是希望你们接到时不要理会,但你们千万不要因为好奇去打,先听我说完,切记!!


最近网上关于魏则西和莆田医院的事情吵翻了天,你们这些旁观者是因为害怕而愤怒,而我这个亲历者是绝望的愤怒!


我还是今天从医院回家,偷着拿手机刷一会儿微博才发现这事儿;此时此刻我坐在床上拿着手机刷着一条一条关于莆田医院的微博,气的都想把手机给捏碎了!


我叫林小白。今年二十二,叫不上名儿的二本大学生我就不说校名了,半年前被确诊为淋巴瘤。


我学市场营销又不是学医的,家里也没人懂医;我就和魏则西一样百度,一输淋巴瘤抬头就是生物免疫疗法,说能痊愈。


我爸妈和医院签了一年疗程协议,交了十万前期费用。这都过去半年了,每次都能从医生那听到好消息,我天真的以为一年以后我真的就能痊愈出院了,魏则西的事情像一把巨大的木棍敲在我的脑袋上。


不仅把我从美梦中敲醒,还让我满头是血。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6-06 发表 [寂寞]发表
      

    “莆田医院名单,别再被这些假医院给坑了!”

     

    手机上忽然出现这么个链接,我怀着忐忑和侥幸的心情点进去刷的一下出现一串名单,上面几百个医院。我一个一个去找,这越找心里越没底:

     

    别说玛丽医院这种听名字就不正规的了,还有地级市人民医院都被莆田人承包了的?这他妈还有没有良心。

     

    忽然,一个熟悉的医院名字跳进了我的眼睛里。我一下懵住了!心中猜测的事情变成了事实,让我浑身一软,表情无力的扭曲了起来。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逗号的读者群:309499470    ,感谢您的关注!   

    更多回复

    15 3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想哭,可我立马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害怕,害怕客厅里说说笑笑的父母听到这事儿之后的绝望,我……我应该,也已经扩散了吧?我也要死了吧?

     

    我真的恨死了这个世界。

     

    本来重新燃起的希望,刹那间变成了更为浓烈的聚完;这种感觉你们不会动。就像是你已经看到了阳光,却发现这只是自己在黑夜里做梦。

     

    我不能在给爱我的人带来更多的痛苦了,只有我离开他们的生活才有恢复正常的可能。我放下手机,打开窗户站了上去。

    更多回复

    11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六楼,无风。太阳已经在地平水线上,平射的阳光被对面的楼栋挡住;只要我纵身一跃,就能解决这一切,痛最多也就一瞬间,跳吧跳吧我在大脑里不断的说服自己。

     

    再见了!我闭上 眼睛!膝盖往前一挺,忽然:“嗡嗡嗡”

     

    放在床铺上的电话,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我不由转过看向它,是谁啊?

     

    在医院做了半年化疗,爸妈把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同学朋友都知道找我要打我爸妈的手机;谁会打我这半年多都没人管的手机啊。

     

    更多回复

    3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迟疑了一会儿,想起之前自己还在贴吧里和同病相怜的病友分享自己“转好”的心得还留下过电话,不会是他们吧?如果是那我一定要接,还得告诉他们千万别相信那些医院的鬼话。

     

    我赶紧从窗户上跳了下来,拿起手机一看,愣住了:“诶?怎么会这样?”

     

    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未知号码”四个字。

     

    电话响了有段时间,我怕再不接就挂了连忙按了接听键问道:“喂?”

     

    “滋滋滋滋”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杂音,差点穿了我的耳膜;我下意识的把手机拿开,正要挂掉这莫名其妙的电话,却听到电话里响起了说话的声音,是个男人的声音像闷在箱子里发出来

    更多回复

    2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你好,是林小白先生是吗?”

     

    “我……我是。你是?”我把手机放回耳边反问道。

     

    “我看到你之前有在网上投过简历,请问你还在找工作吗?”

     

    我靠!原来是个招聘电话,我真想爆粗口,不耐烦的说道:“不用了,谢谢。”

     

    “我们这待遇很好的,很多人死了之后路过我们这,看到工作环境之后都后悔接到我们的电话的时候跟你一样拒绝了。”

     

    “你是神经病吧?卧槽。我都是要死的人了你还打电话招我上班,我不去你还在这说瞎话,那等我现在从窗户上跳下去,死了之后再去找你,好不好啊!”我怒上心头,大骂了一句:“神经病!”

    更多回复

    4 1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你死了之后我们就不接受了,不符合用工规定。”

     

    这不废话吗?除了殡仪馆哪要死人?我真是被电话那头气的疯了:“我告诉你,我是个绝症患者,我现在要自杀;你觉得这个时候你给我开这种玩笑,你合适吗?”

     

    “合适,你这情况符合我们用工条件,男,三十以下,没老婆,没孩子,没工作,没长相,没身材,没……”

     

    “你给我滚!”我真是要爆炸,不行,我就算要死我也要先把这人揪出来打一顿才痛快,不然我死我都不甘心:“你,你等等。你们是什么公司啊?”

     

    更多回复

    2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得先骗到地址。

     

    “你是答应参加面试吗?”电话那头忽然气氛变得有点不对,安静了许多;那头的家伙似乎屏息以待。

     

    HR也太水了吧?我想想点点头说道:“是啊,参加面试,你把你们公司地址发到我手机上。”

     

    “好的,恭喜您已经通过我们的电话面试;稍后我会把公司的地址发送到您手机,不过您不看也不要紧晚点时间会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去接您,祝你生活愉快,再见。”

     

    “不是!诶!我,我怎么就通过面试了啊,我只是,诶!”我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已经挂了。

    更多回复

    2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心里不服啊,刚刚最后那一段话他一口气讲完丝毫不给我机会;我二话不说给他回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yy……”

     

    空号?我看着手机上的通话记录正疑惑着,叮咚一声一条短信发到了我手机上,还是未知号码我打开一看:

     

    “您好,恭喜您通过我们的面试,以下是我们公司的地址:黄泉路四百二十一号灵魂典当铺,您应聘的职位是业务员。薪资待遇面谈。谢谢”

     

    神经病啊。

     

    我骂了一句直接删掉了短信,就知道这家伙不敢把公司的真实地址发过来;黄泉路开当铺,你怎么不说你在奈何桥卖孟婆汤呢。

    更多回复

    4 1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被这电话搞得心烦意乱的,看看窗户这会儿又没了自杀的勇气;干脆往床上一趟,睡觉,管它往后怎样,睡着了什么烦恼都没有。

     

    一觉解千愁。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外面已经黑了;我看了一眼房门,却没发现房门的缝隙里透出客厅的光。

     

    客厅没人吗,爸妈不在吗;按道理说他们该叫我吃饭了啊。

     

    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卧槽,凌晨两点?难怪客厅没人,爸妈肯定都睡了。

     

    更多回复

    3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走到客厅,摆设还是老摆设;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安静,太安静了。耳朵边上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

     

    我抬头看看挂在电视上的钟,停了,没电了吧?

     

    “哒哒哒。”

     

    我正嫌屋子里外太安静了,门口非常应景的响起了敲门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更像是挠门。

     

    都这个点了?不会是小偷踩点吧?反正横竖都是一死的人,我这胆子也蹑手蹑脚的往门口走了过去。

     

    “哒哒哒”

     

    嘿,还不死心。

     

    不行,我这爸妈都在屋里睡着呢;惹怒了小偷掏刀杀人的新闻少说每个月都要看见一次。

    更多回复

    4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得想想办法,想了想,我忽然心生一计:这么大半夜的,他们做这种事估计心里也虚,我吓吓他们,把他们吓跑咯。

     

    我这做了半年化疗,别的好处没有,身上能长毛的地方都没了个干净。手机灯光在从下往上这么一打,又一次我自己半夜上厕所照镜子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就感觉一个光溜溜的鸡蛋长了眼睛在那瞎晃悠。

     

    灯光,表情,一切到位;我抬手扯了扯自己的嗓子,嘴巴关键时候冷不丁在得来点音效;吞了吞口水,我趁小偷不备,先发制人刷的一下把门打开!

    更多回复

    5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楼梯口,一顶与钢筋水泥建筑完全不搭调的红笼木制小轿子放在那,四个身高不一米五的却面相成熟的男人站在轿子四角,大眼睛,平鼻子,两摸腮红嘴角上扬四个人都这一个模样和表情再配上一顶黑圆瓜皮小帽,帽子后边一根辫子或捆,或搭。

     

    我微一偏头,侧面一看,四个平平扁扁的纸人。

     

    我跳动的心脏一抽,两眼一黑,没意识了。

    更多回复

    3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其实我在轿子里的时候就醒了,可等他们把我从轿子里抬了出来,抬到了什么地方坐了下来,我还是一直假装闭着眼睛。

     

    不敢睁开啊!鬼知道这是群什么东西。

     

    “死了啊?我让你们化个妆再去吧,把人直接吓死了,你抬过来有毛用啊!不说话,不说话我一把火烧了你们。”

     

    这声音好耳熟啊!不就是白天给我打电话的那个照片的男的吗?!卧槽,原来是他,恶作剧啊!

     

    更多回复

    4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刷的一下睁开眼睛,抬手指着那面前的男人开口就骂:“你怎么这么……”我张的老大的嘴巴让我没有办法把下面的话说完,咽下的口水带着我的脏话往肚子里咽了回去,妈妈咪吖,眼前的景象我终生难忘。

     

    哪里是什么男人,四个纸人背对着我,微微低着纸片头;而在四个纸人面前,一人身马面的怪物站在那。

     

    我说话时,四个纸人齐刷刷偏了我一眼,那表情依旧嘴角上扬;而更让我心冷的是那马面一双老大的马眼睛,竟然带着人类才有的惊讶、错愕、欢喜的感情看着我!

     

    好吧,我又晕过去了。

    更多回复

    2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

     

      马面为了防止我在交谈的过程中又晕了过去,找了个麻袋把我的脑袋套在了里面。

     

    “大哥,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啊?我白天的时候其实已经跳楼了对吗?”我实在无法解释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你还活着。”

     

    “那就是我在做梦。”

     

    “你还醒着。”

     

    “那这是哪儿啊?”我都快哭了,虽然我的脑袋套在袋子里,但是我想到我正在跟一匹马说话我就要哭了。

     

    “林先生,白天的时候我给你发过短信了,这是黄泉路四百二十一号灵魂典当铺。您已经成功面试上了我们当铺的业务员,这是您的工牌”

     

    更多回复

    4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黄……黄泉路,马,马面,纸,纸人。那我这,我这还是死了啊?”明明自己选择的自杀,这个时候我却有些难过。

     

    “林小白,按照生死薄上显示你还有半年的寿命。并且你心里也知道自己死期将至;半年后你将会来阴间投胎。

     

    鉴于你白天有自杀倾向,不尊重自己的生命,不符合坚强生活与病魔抗争的社会主义核心宣传价值观,这个地府审判庭宣布你,半年后投胎不得再为人道,做一只蟑螂。”马面淡淡的说道。

     

    更多回复

    4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去,做蟑螂?!我一把摘掉自己的头上麻袋,拼命的摇头:“我不要做蟑螂!”看到自己面前坐了一匹马,我又默默的把麻袋带了回去:

     

    “我,我才不要做蟑螂,我这不是想自杀吗,你不是说我这是倾向吗!别啊,大哥,我回去我这半年一定好好活,我死都要死在和病魔抗争的路上。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做蟑螂啊。”

     

    “呵呵。”马面忽然冷笑一声:“不想做蟑螂可以;我这不给你机会了吗?这几年啊人口暴增,环境污染更是严重,灾难疾病增多,死的人一年比一年多。

    更多回复

    1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阴间地府这边现有的鬼差已经应付不过来,把这一部分项目外包了,咱们现在当铺就干这个;你作为我们当铺的业务员,就得去跟那些已经死了但还在阴间徘徊的鬼魂让他们签下当契。

     

    “都是鬼魂了,还当什么给,给你们啊?”

     

    “灵魂啊。我们当铺在把当契交给鬼差,鬼差不用抓,他们也得老老实实回来。”

     

    “那当铺能给他们什么啊?”我想了想不对劲儿啊,这人间的当铺别人当东西换钱,阴间的当铺那些鬼魂当了自己的灵魂心甘情愿的来地府,那当铺给他们什么啊?

    更多回复

    2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你是业务员,你问我?工资报酬先说好了,你这做的有利于阴间社会发展的好事;每签十五张当票,一个月寿命。录用沟通就到这里结束了,你回去吧。”

     

    “我擦……我没答应啊。不是,你们上岗有没有培训啊?发个PPT给我学学也可以啊,喂。诶!”


    我伸手想要摘掉脑袋上的麻袋和马面理论,却莫名其妙的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抬头看看四周,还是我那拥挤的小卧室


    原来是做梦,我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哎,其实要是真的也挺好的,每十五张当票,我就能多活一个月呢。”

     


    更多回复

    4 0
  • 2016-06-07 发表 [寂寞]发表

    “小白啊,起床吃饭了。”屋子外面响起了妈妈的声音。

     

    妈妈带着笑意的声音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现实,她一定还不知道我那治疗的医院早就已经在网上上了黑名单吧。

     

    哎。

     

       我叹息一声,站起来;正要伸手去那桌子上的帽子,却发现那桌子上多了一个蓝色的硬质蓝色卡片。

     

      什么东西?我拿起来一看,一下愣住了。

     

    工作牌:

     

    工号:00003

     

    姓名:林小白

     

    职位:业务员

     

    公司:灵魂当铺

     

    地址:黄泉路四百二十一号

    更多回复

    2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