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讲的600个鬼故事 连载中

泽被众生
2016-08-08 发表
4451122 3671

鬼也害怕好心人

作者 纪晓岚

田村的徐四,是一位农夫。

父亲死后,继母生了一个弟弟,极为凶暴不近人情。家中共有百多亩田地,分家时,弟弟以供养母亲为由,分取了十分之八,徐四委屈求全,没有进行争执。弟弟又选择好田占取,徐四也依了他。

后来,弟弟把分得的田产荡卖干净,又从徐四要田种。徐四就把自己的田地全部给了弟弟,自己租田耕种,而且心情感到很舒畅。

一天夜晚,他从邻村喝醉酒回家。途中经过一片枣树林时,遇到一群鬼抛掷泥土,害怕得不敢继续前进。群鬼啾啾地叫着,

逐渐逼近了徐四,等看清徐四的面孔,又都惶恐地倒退起来,说:“原来是谦让田产的徐四兄。”倏地化作黑烟四处散去。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好贴 帮你顶下

    更多回复

    6 6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别是太监吧?[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6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别公公[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2 4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吕四投生成蛇身

    沧州城南的上河涯,有个无赖名叫吕四。吕四为人凶横,什么坏事都做。人们就像害怕虎狼一样怕他。

    一天傍晚,吕四和一群恶少在村外乘凉。忽然隐隐约约听到雷声,风雨马上就要来临。向远处望去,见一位少妇急急忙忙躲入河岸的古庙里去避雨。吕四对恶少们说:“我们可以强奸她。”

    当时已经入夜,阴云密布,一片漆黑。吕四带着一群恶少来到庙前。他突然冲入庙内,堵住了少妇的口。众恶少扒光少妇的衣服,纷纷拥上强奸。突然一道闪电穿过窗棂射进庙内,吕四见少妇的身貌好像自己的妻子,急忙松手问她,果然不错。吕四大为恼怒,要拽起妻子扔到河里淹死她。妻子大声哭叫说:“你想强奸别人,导致别人强奸我,天理昭昭,你还想杀我呀?”吕四无话可说,急忙寻找衣裤,可衣裤早已随风吹入河中漂走了。吕四彷徨苦思,无计可施,只好自己背着一丝不挂的媳妇回家。

    当时雨过天晴,明月高照,吕四夫妇的狼狈相一清二楚,满村人哗然大笑,争相上前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吕四无言回答,竟羞愧得自己投河自尽了。

    原来是吕四的妻子回娘家,说定住满一月才回来。不料娘家遭受火灾,没有房屋居住,所以提前返回。吕四不知道,结果造成此难。

    后来吕四的妻子梦见吕四回家看她,对她说:“我罪孽深重,该进泥犁地狱,永远都不能出来。因为生前侍奉母亲还算尽了孝道,冥间官员检阅档案,我得受一个蛇身,现在就要去投生了。你的后夫不久就到,要好好侍奉新公婆;冥间法律不孝罪最重,不要自己陷入阴曹地府的汤锅里。”

    到吕四妻改嫁这天,屋角上有条赤练蛇垂头向下窥视,意思好像恋恋不舍,吕四妻记起前梦,正要抬头问蛇,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迎亲的鼓乐声,赤练蛇在屋上跳跃几下,奋迅逃走。

    更多回复

    9 4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鬼神才能看见的光芒

    爱堂先生说:闻听有位老学究夜间走路,忽然遇到已经去世的朋友。学究的性格一向刚强直爽,也不胆怯,便问:“你到哪里去?”鬼友回答说:“我做了阴曹地府的小官,现在到南村去捉拿某人的灵魂,恰好和你同路。”于是,二人并肩向前走。

    走到一所破房子时,鬼友说:“这是一位读书人的住室。”学究问他怎么知道。鬼友说:“人们白天忙忙碌碌,灵性全被淹没起来。唯独晚上入睡以后,一切杂念统统熄灭,元神才明亮透彻地显露。一个人心胸里读过的书,字字都吐出光芒,从全身孔窍向外迸射,那形状缥缈缤纷,就像锦绣一样灿烂多彩。学问如郑康成、孔颖达,文才如屈原、宋玉、班固、司马迁的,身上放出的光芒一直照射到太空银河,与星辰月亮相辉映。次一等的光芒数丈,再次一等的光芒数尺,才学越差,光芒越弱,最下等的也有荧荧灯光般的光亮,能够照映门窗。这光芒,世间人是看不到的,唯有鬼神才能见到。这所破房上的光芒有七八尺高,所以我知道里面睡着一位读书人。”

    学究问:“我读书一辈子,不知睡着的时候,发出的光芒该有多高?”鬼友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迟疑了好久才说:“昨天我路过你教书的学舍,你正白天伏在桌上睡觉。看到你胸中有加注解的高头讲章一部,应付科举考试的墨笔答卷五六百篇,以经书文句为题的文章七八十篇,预备临场抄袭的策略论文三四十篇,字字化作黑烟,笼罩在学舍上面。学生们读书的声音,就像淹没在浓云密雾中。实在不曾看到一点光芒,不敢胡说。”

    学究恼怒,叱责鬼友。鬼友哈哈大笑着离开学究走了。

    更多回复

    20 2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狐仙善柳韵味

    献县周氏有一仆人,名叫周虎。周虎被一狐仙爱上,同居二十多年,就像恩爱夫妻一样。狐仙曾对周虎说:“我修炼已经四百多年,在以往的生涯中,与你有段业缘应当弥补,差一天补不满,就不能升天。业缘补尽,我就该告辞了。”

    一天,狐仙喜笑颜开,随后又自己悲伤起来,对周虎说:“本月十九日我们业缘补满,就该分别了。我已经为你选好一个妻子,可以下聘礼将婚事定下来。”说完拿出银子交给周虎,让他准备聘礼。从此后二人亲密缠绵超过以往,常并肩叠股,形影不离。

    到十五日这天清晨,狐仙忽然起身告别。周虎对她提前告别感到奇怪。狐仙流着泪说:“业缘不可以减少一天,也不能增加一天,至于迟早责可以任随机遇。我留下三日缘份,是为了再有一个相会的余地。”

    过了几年,狐仙果然再次返回,与周虎欢度三日之后才走。临行之前狐仙很伤心,悲不成声地对周虎说:“从此也就长离永别,再也不能相见了。”

    陈德因先生说:“这一狐仙善在保留余蓄,爱惜幸福的人就应该这样。”刘季箴则说:“三日后终必永别,何必要暂留余蓄?这个狐仙尽管修炼了四百年,还没有修炼到悬崖撒手、彻底摆脱尘世的境界,面临大事的不应该这样婆婆妈妈。”我认为他们的评论中各明一义,各有道理。

    更多回复

    8 0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王半仙的狐仙朋友

    献县县令明晟,应山人。他曾经打算昭雪一件冤案,因考虑到上司不会允许,所以迟疑没有下出决心。

    县中有个做儒学门斗的仆役,号称王半仙。王半仙与一个狐仙交朋友,据说这个狐仙对于小事的吉凶预算多很准确。于是明晟派门斗王半仙去请教他的狐友。狐友神情严肃地说:“明公作为百姓的父母官,只应该审理这一案件是否冤枉,不因该考虑上司是否允许,难道他不记得制府李卫对他讲的故事吗?”门斗王半仙将狐友的话回报县令明晟,明晟大吃一惊,接着讲述了制府李卫对他所说的故事。

    李卫做官以前,曾与一位道士共同乘船渡江。当时正有人因船钱与船家争吵,道士叹息说:“一会就丧命了,还顾得上斤斤计较几文钱呢!”不长时间,与船家争吵的人被船帆底脚一扫,掉进江中淹死。李卫感到这件事很奇怪。

    船至中流,刮起大风,眼看就要帆船。这时道士念咒作起法来,江风平息,渡船安全靠岸。李卫拜谢道士救命之恩。道士说:“刚才落江的人,是他命该如此,我不能救他。你是贵人,遇险得安,也是命中注定,我不能不救,有什么可谢的呢。”

    李卫又拜谢道士说:“领受大师这番教训,我一生也就安于命运了。”道士说:“并非完全是这样。人一生的穷困通达应该安于天命,否则就会奔走竞争,排挤倾轧,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知李林甫、秦桧,即使不陷害倾轧好人,也去做宰相,只是徒自增加罪案而已。至于国计民生的利害关系,就不能照所谓‘命’行事了。天地生育人才,朝廷设置官职,正是出于要补就国家的气数命运。如果身居要职、手握大权,遇事却撒手推委于‘命’,任其自然不管不问,那么天地何必要生育这一人才,朝廷何必要设置这一官职呢?晨门曾评论孔子说:‘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诸葛亮也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败早钝,非所逆睹。’这都是圣贤的立命之学,你要记住”李卫恭敬领教,拜问道士姓名。道士说:“说出来怕你惊讶。”道士下船后走了几十步远,就不见踪迹了。

    往年在会城时,李卫曾经话及此事,不知道门斗王半仙的这个狐友怎么会知道得这样清楚。

    更多回复

    9 0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6

    鬼神能窥破隐私

    北村的郑苏仙,一天在梦中到了冥府,看见阎罗王正在审讯被囚的鬼魂。有一位邻村老妇人来到殿前。阎罗王见了,立即改换一副笑脸,拱手相迎,又赐给一杯茶。随后命令下属官吏快送她到人间一个好地方去投生。

    郑苏仙偷偷问身旁的冥吏:“这位农家老妇人有什么功德?”冥吏说:“这老妇人一生当中从来没有损人利己的心。利己之心,即使是贤士大夫,也有人难以避免。然而,追求利己的人必定要损害别人,种种诡诈奸巧行为便从这里发生出来,种种冤屈事件也在这里制造出来,甚至遗臭万年,流毒四海,都是由于这利己私念害的。这位农村妇女能够自己控制私心,读书讲学的儒生们站在他的面前,很多人会面有愧色。冥王对她格外尊重,这又何必奇怪!”郑苏仙一向是个很有心计的人,听了这番话心中一惊,立即醒了。

    郑苏仙又说:在农妇到阎罗殿以前,有一官员身穿官服,昂首挺胸地走出殿来,声称自己生前无论到哪里,都是只喝一杯水,现在来冥府报到,无愧于鬼神。阎罗王微微一笑,说:“设立官职是为了治理民众的事情,下至管理驿站、河闸的小官,都有兴利除弊的事情应该去办理。只是不贪图钱物就算好官,那么在公堂上设立一个木头人,连一杯水都不喝,岂不是比君更好吗?”这位官员辩解说:“我虽然没有功劳,但也没有罪过。”阎罗王说:“你一生处处谋求保全自身,某件狱案,你为了避免嫌疑,应当发言却闭口不讲,这不是有负于民吗?某件事情,你怕麻烦和责任重大,应该去办却没有去办,这不是对不起国家吗?三年考察政绩的制度是什么意思?没有功绩,就是有罪过哪!”官员听后,傲慢神奇一落千丈,立即显得敬畏不安起来。

    阎罗王慢慢地打量着他的尴尬状态,笑着说:“我不过是怪你盛气凌人罢了。心平而论,你还算个三、四等的好官,转生之后还丢不了乌纱帽。”接着催促冥吏送到转轮王那里去转生。

    根据这两件事情,可知鬼神对于人心深处的细微隐私都能窥破,就是贤人的一点儿私心杂念,也不免受到责备。“相在尔室”这句话,是可信无疑的。


    更多回复

    7 0
  •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7


    狐女的“幻化”本领

    宁波的吴生,好风流游荡,眠花宿柳。后来他爱上了一狐女,时常与狐女幽会,不过仍然出入于烟花柳巷,贪恋青楼女子。

    狐女请求他说:“我有‘幻化’的本领,凡是郎君所爱的美女,我见她一面就能变成她的身貌。而且,只要郎君心中一动思念,想要哪一位,哪一位就会应念而至,根本不用郎君开口告诉我。这不比郎君到青楼用黄金买笑好得多吗?”吴生答应试一试,果然是顷刻变换了形貌,与真的毫无区别。从此,吴生也就不再前往青楼寻欢。

    一次,吴生对狐女说:“眠花藉柳,美人随意变换着前来侍奉,真是太令人惬意了。可惜是幻化出来的,思想意识中毕竟存在着一层隔膜。”

    狐女说:“郎君错了。声色娱乐,本来就是雷电发出的光,岩石迸出的火。哪里只是我按照某美女的身貌进行幻化,就是我本身也是幻化的。进一步说,千百年来的名姬艳女,都是幻化。人世间的白杨绿草,黄土青山,哪一处不是自古以来的歌舞场。一忽儿男女缠绵,行云布雨;一忽儿埋香葬玉,别鹤离鸾。都不过是曲伸一下胳膊的顷刻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而已。这短暂美好的双方结合,有的用时刻计算,有的用天数计算,有的用月数计算,有的用年数计算,不管用什么计算,最终总有诀别的期限。到诀别之时,相聚几十年分手的也罢,暂遇片刻分手的也罢,同样都是悬崖撒手,转眼成空了。在青楼之中,搂着翠的,偎着红的,不都是恍如春梦吗?即使是夙缘很深,海誓山盟,终身聚首的伴侣,也做不到红颜不改。随着日月推移,满脸皱纹,一头白发,同一个人的身貌也就不是以往的情况了。那么以往如花似玉的脸蛋儿,也可以称为幻化。由此看来,哪里只是我在仿效某个其他美女进行幻化!”

    吴生一听,恍然大悟。几年以后,狐女辞别走了。吴生竟绝迹青楼,不再作狭邪游。

    更多回复

    9 0
  • 扑(10)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8

    唐生装鬼 塾师受吓

    河间唐生,喜欢捉弄人。至今当地人还能讲出他的许多故事,人们所说的“唐啸子”就是指的唐生。

    有一位私塾老师好讲论世上无鬼,曾经说:“阮瞻遇见鬼,哪有这等事情,和尚师徒们妄造流言蜚语罢了。”

    唐生听见这话,夜间摸进私塾,朝塾师窗上洒土,又“呜呜”学鬼叫,敲击塾师的门,塾师惊问他是谁,唐生鬼腔怪调地回答:“我是‘二气’生出来的‘良能’。”塾师一听大恐,一头钻入被子,双腿战抖起来。又让两个学生守在身边,一直守到天明。

    次日,塾师因受惊吓,浑身无力。只得卧床不起。朋友前来探问,他只是呻吟着说:“有鬼。”不久,人们知道了夜间学垫发生的事是唐生干的,都拍掌大笑。

    但是,从此以后私塾鬼魅大作,抛瓦掷石,摇门敲窗,没有一夜不闹鬼。起初,塾师还以为又是假鬼唐生来捣乱,后来仔细观察,才知道不是唐生,而是真正的鬼。塾师不堪鬼怪骚扰,终于扔下私塾搬走了。

    大概塾师遭受惊恐之后,又加上惭愧,已经气虚,狐妖乘虚而入,才导致鬼魅大作的结果。所谓“妖由人兴”,就是这个道理。

    更多回复

    4 0
  • 猫(11)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9

    鬼神心中有杆秤

    献县县衙有一个小吏王某,精通刑律诉讼,善于巧取当事人的钱财。然而,每当他有点积蓄时,必定发生一件意外事故将钱财耗去。

    县城隍庙有个道童。一天夜静更深,道童在庙内行走,见两个鬼吏正在手持账簿核算帐目。其中一个说:“他今年积蓄比较多,该用什么办法勾销呢?”说完低头沉思。另一个说:“一个翠云就够了,用不着麻烦曲折。”

    人们在城隍庙中常常遇见鬼,道童也早已司空见惯,因此见二鬼核帐也不害怕,只是不知要为什么人勾销积蓄。

    不久,有一位名叫翠云的小妓来到县城,很快就博得了县吏王某的超常嬖爱。王某在小翠身上耗费了八九成积蓄,又染上了恶疮,破费了许多医药钱,等到病疮病愈,所有积蓄已经茫然无存。

    有人对王某平生巧取的钱财作估计,仅屈指可数的巨额款项,就大约有三、四万金。可是,后来王某发狂疾暴死,竟连棺材都没有。

    更多回复

    2 0
  • 扑(12)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0


    张真人擒捉狐妖

    御史叶旅亭宅院里,忽然出现了狐妖,光天化日之下就和人对话,强迫叶家把宅院让给狐家居住。狐妖们骚扰宅院,捉弄家人,以至于杯盘自己跳舞床桌自己走路,纷纷攘攘,合宅不宁。

    叶旅亭无奈,便请来了会伏狐的张真人。真人委交法官驱狐。先书写一张符书,符书刚一张挂就被撕裂;接着又给京都城隍发送了文书,也毫无效果。法官说:“这必定是天狐,非拜章请天神降服不可。”于是举办了七天道场。到第三天的时候,狐妖还在诟骂。到第四天,就软言求和了。法旅亭不愿与狐妖结仇,也请求不要再继续进行下去。真人说:“章”既已拜,不能追回了。“到第七天,忽然听到格斗的兵器声,门窗破碎,器物多损,到傍晚时战斗还未停止。法官又传檄召其他神前来助战,结果狐妖被擒,装进瓶子,埋在了广渠门外。

    我曾经问张真人驱役鬼神的根源奥妙,真人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所以然,只不过按照道法行事而已。大体上鬼神都受印信的指挥,而符箓则由法官掌握。真人如同官长,法官如同属吏。真人没有法官不能造出符箓,法官没有真人的印信符箓也不灵。作法驱除鬼妖的过程中有灵与不灵的现象,就如同世间各级官署的行文奏章,有的批准了,有的驳回了,不是每项都能批准执行。”这话倒是很近乎情理的。

    我又问他:“假设你一人在空宅深山中,突然遇见妖精鬼魅,能够制伏他们吗?”真人说:“这好比国家大员行路,一般的劫盗自然也就躲避逃匿了。但如果有无知的强盗猖狂起来,进行突然冒犯,大咒尽管手握兵符,来不及征调军队,一时也是无可奈何的。”这话也很诚实。可见,一切过于神奇的传说,都是附会出来的。


    更多回复

    7 0
  • 猫(13)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3

    越能与别人分享福气者福气则越绵长悠久,生生不息。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金刚经》 

    更多回复

    3 0
  • 扑(14)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3

    经香阁藏书散发浓香

    朱子颖运使说:他在泰安做官的时候,听到了下述一段传闻。一天,一位读书的士人来到岱岳深山里,忽然听见石壁中传出人语说:“哪里的经书得味,有转世的前人来到这里了么?”随后一声震想,石壁从中裂开,只见贝阙琼楼涌现山顶,有位文质彬彬高年儒生下来迎接士人。

    士人非常惊讶,问他这是什么地方。儒生说:“这是经香阁。”士人向他请教“经香”二字是什么意思。儒生说:“说起‘经香’话就长了,请入坐慢慢听我讲述。当年孔圣人删定经书,作为后人千秋万代的教科书,但其中的‘微言’和‘大义’却没写成文字,只是由师徒口头传授。传到汉代的时候,才写成文字,就是训、沽、注等经学书籍。由于汉儒们离孔子的时代不远,而且学风淳朴,所以他们没有培植党羽争名声的恶习,只是各自传授先师的解说,诚恳地去追溯关于经书解说的渊源。直到唐代,一直没有改变这种学风。到了北宋,将经学著作刻为注疏十三部,受到了先圣的赞扬。

    “诸位大儒担心解经的新说日益兴盛,前代帮说会渐渐成为绝学,便修建了这座‘经香阁’用以贮藏经学文献。中间所放的是最初的传本,用五色玉料订制成函进行包装,体现了对圣教的尊重;配放的是历代官刊的刻本,用白色玉料订制成函进行包装,体现了历代帝王对经学的表彰之功。这些本子,都是处于坐北面南的尊贵位置。左右两侧放的是各家私刊的刻本,民间私家每印一部出世,必定要取初版印刷的精好本子送来,按时代次序,藏置此阁。民间私刻本用苍玉作函包装,体现了嘉奖汲古者的勤劳之功;民本或坐西面东,或坐东面西,体现了臣民之位。阁内所有藏本,都是以珊瑚为牙签,以黄金作锁钥。东西两边的廊屋内,布置着沈檀作成的茶几和锦绣缝制的垫子,用来招待已经成神的前代大儒,他们每年来经香阁视察一次,相与列坐阁内叙话。阁后的三楹房屋,放的是唐代以前诸儒阐发经义的书籍,以书套包装,收藏为一库。除此以外,即使是著述等身,名声盖世的博学鸿儒,其著述也只能任凭个人所愿自己去藏于名山,不能跨入此门一步,这是先圣的意志。

    “本阁的藏书,到子刻和午刻的时辰,便每字每句都能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因此题名‘经香阁’。因为宇宙中一元运转,二气盛长,阴气起于午中,阳气生子半,圣人之心与天地相通,各位大儒阐发圣人的理论,其中的精奥也与天地相通,二者互相感应,所以藏书散发浓香。不过,必须是传这门学问的人才能闻到,其他人是闻不到的。世儒对于这十三部经书,有的夜以继日钻研终身,有的千锤百炼反复琢磨,到头来也不过是各自依靠自己的灵性认识到自己宗学的根源而已。你四世以前是位刻工,曾经亲手刊刻半部《周礼》,所以余香还在身上,我也就知道是你来了。”接着,儒生引文士观览楼阁郎屋,款待香茶水果。

    送别时,儒生对文士说:“望君珍重自爱,此地不是轻易能来的。”士人回首顾望,唯见万峰插天,已经杳无人迹。

    我认为泰安的这断传闻荒诞不稽,可能是尊崇汉学者编造出来的寓言。汉儒专门训诂,宋儒相尚礼义,似乎是汉学粗浅,宋学精深。但是,不懂训诂,又从哪里得知义理呢?大概出于诋毁排斥,宋学把汉学看得一文不值,这未免是造成了豪华车子后却追骂它的前辈破陋,渡过迷川后就焚烧了有功的木筏。于是,攻击宋学者又纷纷而起。

    鉴于这种情况,我在撰写《四库全书•诗部总叙》时曾经说过:宋儒攻击汉儒,并非为了解经,只是企图胜过汉儒而已;后人攻击宋儒,也不是为了解经,只是不平于宋儒攻击汉儒而已。韦苏州有诗说:“水性自云静,石中亦无声;如何雨相激,雷转空山惊。”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平心而论,《易经》从王弼开始改变旧说,这是宋学的萌芽。宋儒不攻击《孝经》,因为《孝经》的词义非常明显。儒所争的也只是今文古文的字句,无关大义,这些都暂置不论。至于《尚书》、《三礼》、《三传》、《毛诗》、《尔雅》等经传注疏,都是依据的古义这绝不宋儒所能作出来的。《论语》《孟子》,宋儒积累了一生的精力,字斟句酌,发挥义理,也绝不是汉儒所能赶得上的。汉儒重视师传关系,渊源清晰;宋儒推崇心悟,探索深入,有的汉儒坚守旧文,过于相信传;有的宋儒主观臆断,敢于修改“经”。

    计算二者的得失,旗鼓相当,各有长短。不过有一点必须指出:汉儒的学问,不读书考古,不能胡说一语;而宋儒的学问,人人都可以空谈。空谈之中鱼龙混杂,实在有许多不如人意的谬论,也就造成了人们嗤笑的原因。泰安传闻的虚构故事,也不是没有任何原因凭空编造出来的。

    更多回复

    2 0
  • 猫(15)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4

    鬼魅惭愧而去

    司农曹竹虚说:他的一位族兄从歙县到扬州去,途经朋友家住宿。时值盛夏,气候炎热,他的朋友把他请到书房休息。书房宽敞凉爽,他要在书房下榻过夜。朋友说:“这间书房有鬼魅,夜间是不能居住的。”可这位曹兄一定坚持要睡书房。半夜时,有怪物从门隙中向内爬,薄得像夹纸一样。入室以后,这个夹纸形状的怪物逐渐展开,化作人形,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曹兄睁眼打量着她,一点也不害怕。女子忽然披头散发,吐出很长的舌头,成了一副吊死鬼的面貌。曹兄笑着说:“头发仍然是头发,只是稍微乱了点;舌头仍然是舌头,只是稍微长了点。这有什么值得害怕!”女子忽然把自己的头颅摘下来放到了书案上。曹兄又笑着说:“有头还值不得害怕,和况是无头呢?”鬼魅黔驴技穷,突然不见。

    曹兄由扬州返回时又住进了这间书房。半夜时,门隙又有怪物爬动。怪物才一露头,曹兄就唾骂说:“又是你这个败兴物!”鬼魅一听,竟没敢入室。

    这与《嵇中散集》所载的事相类似,虎不吃醉人,因为醉人不知道害怕。人情大体上是畏惧就会心乱,心乱就会神散,神一散鬼魅就可能乘机而人。不畏惧就会心定,心定就会神全,心神专一邪气就无从入侵。因此《嵇中散集》对这类事情,称为“神志湛然,鬼惭面去”。

    更多回复

    4 0
  • 扑(16)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6


    公子乱配神仙缘

    董曲江说:默庵先生任总漕时,官署所在有土神、马神两处祠堂,只有土神有配偶。默庵的少公子恃才高傲,说土神是个满脸胡须的老翁,不应该拥有美丽的少妇;马神英俊年少,正好是少妇的佳偶。于是,就擅自把土神祠中的女像搬移到了马神祠中。刚一搬罢,就昏倒不省人事了。

    默庵先生听说他私自搬移神像,得罪神灵昏倒,急忙亲临神祠祷告,求神灵宽恕,并把女神像移回原处,少公子这才苏醒。又闻听河间学署中有土神,也配有女像。

    有位训导说学宫是礼仪场所,不可以塑造妇人偶像,便另建了一所小祠,将土神夫妇迁居小祠。土神凭依训导的幼孙对训导说:“你的道理虽然光明正大,你的用心却非常自私。你搬迁庙祠,目的全在于要扩建你的私宅,我不服气。”说这话时,训导正在向人滔滔不绝地讲论古代礼仪,突然被揭穿隐私,大吃一惊,于是终任没敢居住那一房屋。

    上述两件事情很相近。有人说:“训导迁庙还是根据礼仪,董公子亵渎神灵太过份,应当受到严重惩罚。”但我认为董公子只是少年放诞罢了。训导则不然,他内怀私心,为己谋利;外借公义,让人无词。没有神灵揭穿他的阴谋,人们还以为他是纠正祀典的楷模呢?孔子作《春秋》的本义就是诛伐乱臣贼子的险恶用心,对训导的惩罚应该重于董公子。

    更多回复

    2 1
  • 猫(17)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7

    吕道士的三道符

    德州的宋清远先生说:有位吕道士,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善于幻术,曾经客居田山人疆司农家里。当时正值朱花盛开,主人广请宾客,宴会观赏。其中有位俗士言词鄙陋,而且喋喋不休,特别使人扫兴。一位轻脱放荡的少年非常厌恶俗士,责斥他闭口别再多舌。俗士反唇不让,二人几乎动起手来。一位老儒上前调解,二人不听劝解,继续争吵,老儒也怒形于色。于是乎,满坐宾客都被搞得很不愉快。

    吕道士对身边的小童耳语一声,取出笔墨纸砚,画成三道符,用火烧掉。忽然,三人停止争吵,都站起身来在院中旋走。转了几圈后,俗客坐在了东南角,喃喃自语。仔细一听,原来他是在与自己的妻妾谈家务事。他一会儿左右回顾,好象在调解妻妾矛盾;一会儿和颜悦色,似乎是在自我辩白;一会儿又作自责的状态,先是屈一膝跪地,接着两膝并屈跪地,最后竟不停地叩起头来求告。

    看那少年,已经坐在了西南角的花栏上,正眉目传情,昵昵细语。一会儿嬉笑,一会儿谦谢,一会儿又手自击拍不停地低声哼唱《浣纱记》,一副十足的淫荡之态。

    再看那位老儒,正端坐在石磴上,讲述《孟子》中“齐桓、晋文之事”那一章。老儒剖字析句,指手划脚,讲得津津有味,似乎是在与四五个学生对语,一会儿摇头说“不是”,一会儿又瞪着眼睛问:“还不理解吗”。一边说着,一边咳嗽不止。满院宾客见状大笑,道士打手势制止了笑声。

    等酒宴将散,道士又焚了三道符。三人转为迷惘痴坐,一会儿才清醒,都自称不知不觉地喝醉睡着了,向大家表示歉意。宾客们暗笑着散去。

    道士对人说“这是小术,不足挂齿。叶法善领唐明皇进月宫就是用的这道符。当时人们误以为他是真仙,迂腐的儒生们又添枝加叶,都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

    后来吕道士住在旅馆,用符摄取了一位过路女子的灵魂。过路女子是一位贵人的偏房,苏醒之后,乘车沿原路找到了道士的门户。她告诉贵人立即逮捕道士,可吕道士却已经遁逃。这大概就是《周礼》主张禁制“怪民”的缘故吧!

    群马夜谈生前事

    交河老儒及润础,雍正乙卯年参加乡试,傍晚到达了石门桥。当时,客馆已经住满旅客,只有一间小屋,因窗临马槽,没人愿住,及润础也只好将就着住了进去。夜间,群马踢跳,难于入睡。人静以后,忽然听到马的说话声。及润础平常爱看杂书,记得宋人说部中有堰下牛语的事,知道不是鬼魅,就屏息听下去。

    一马说:“现在才知道忍受饥饿的苦楚,前生贪污骗取的草料钱,如今在哪里呢?”另一马说:“我们马辈多是由喂马的人转生的,死后才明白,生前丝毫不知,太可悲了。”众马一听,都伤心地呜咽起来。

    一马说:“冥间的判决也不很公平,为什么王五就能转生为狗?”一马回答说:“冥间鬼卒曾经说过,他的一妻二女都很淫荡,把他的钱全部偷去给了意中人,这可以抵他的一半罪。”一马插言说:“这是对的,罪有轻重,姜七转生了个猪身,要受宰割,比起我们马来岂不更苦。”

    及润础忽然轻声咳嗽了一下,马语立即停止,寂静无声。此事以后,及润础经常用以告诫喂马的人。

    更多回复

    2 0
  • 扑(18)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8


    偷情偷到了自己老婆

    有位和尚云游四方,来到交河苏吏部次公家。和尚善长幻术,接连不断地变出奇物,自称与吕道士同出一师。他曾抟泥成猪,念几声咒语,猪就蠕动了。再念咒语,猪就会叫了。三念咒语,猪竟跃起而走,与真猪毫无区别。于是把猪交疱屠宰杀,招待客人。猪肉味不太美,吃罢以后,客人纷纷呕吐,所吐之物都是稀泥。

    有个士人因下雨留宿没走,与和尚同住一室,偷偷问和尚说:“《太平广记》中记着术士将瓦片念上咒语送给人,瓦片锋利无比,一划墙壁就开,可以潜入人的闺阁中。大师的法术是否也能达到这种地步?”和尚说:“这不难。”捡起一片瓦咒了一段时间,然后交给士人,嘱告说:“拿着这片瓦,你就可以划壁入室了。千万记住不要说话,一说话法术就失灵。”

    士人试用瓦片划壁,果然一划就开。他兴冲冲地来到一处居室,用瓦片轻轻划开墙壁向内窥视,见一美妇正在卸妆就寝。士人牢记和尚告诫,不敢言语,掩上门户,上床与美妇亲热起来。妇人也很欢快地主动配合,倒凤颠鸾,协调很好。事后二人都很疲倦,接着就酣睡了。士人忽然睁开眼睛,见自己睡在妻子的床上。妻子也醒了。夫妻对视,疑惑不解,互相责问起来。

    这时,和尚登门斥责说:“吕道士一念之差,已经被雷击毙。你还要牵累我!小法术戏弄一下你,幸好未伤大雅,以后再也不要萌生邪念了。”随后又长叹一声说:“就是这一念,司命之神也已经给你记入档案,虽然没有大的惩罚,可对你的官运恐怕是有所妨碍的。”这位士人的仕途果然遭遇挫折,晚年才做了一个训导,竟终于这一寒微的小官职任上。

    更多回复

    5 0
  • 猫(19)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19


    张月坪隔世复仇记

    康熙年间,献县人胡维华用烧香聚众的方式图谋叛乱。他布署叛党兵分两路:一路拟由大城、文安北上,行进到距京都三百多里;一路拟由青县、静海北上,行进到距天津二百多里。然后,大城一路出其不意直抵京都,青县一路占领天津夺取海船。如果攻打京都的兵马进展顺利,天津之兵也北上支援;如果失利,就向天津撤退,乘船入海逃走。胡维华正在布署兵力,分配官职,事情被人泄露出去。官军擒捕乱党,将胡维华等人包围起来,采取火攻之法,统统烧死。胡氏合宗罹祸,没有一人幸免。

    当初,胡维华的父亲富有资财,好周济穷困,也没做过多大的坏事。邻村有一位老儒,名叫张月坪。张月坪有一个女儿,长得天姿国色,美丽动人。胡氏一见张女,神魂颠倒,立意得取。但他已有妻室,张月坪又很迂腐耿直,绝对不会有让女儿为人纳妾的道理。于是胡氏不提亲事,而聘请张月坪到自己家中教书。张月坪父母的灵柩远在辽东,因无钱搬回家乡,常常感到很伤心。偶尔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胡氏很慷慨,主动捐资帮助他将双亲灵柩运来,而且赠送一块墓地进行埋葬。

    张月坪家的农田里出现了一具横死的尸体,而这具尸体正是张月坪的仇人。官府以谋杀罪审查张月坪,胡氏又千方百计为他申辩,终于使他获得释放。

    一天,张月坪的妻子带女儿回娘家探亲,因为三个儿子都很年幼,张月坪便向胡氏请假回家照顾门户,约定几天以后就回来。胡氏得知这一情况,暗中派人前往张月坪家,将他的门户上锁,放火烧房,张月坪父子四人全被烧死。胡氏佯装惊讶悲伤,出钱办理丧事,并且时常周济张月坪的妻女。

    张月坪的妻女无以为生,后来也就主要依靠胡氏周济渡日。有人向张妻求亲,想聘娶她的女儿。张妻相信胡氏,总要征求胡氏的意见;而胡氏总是暗加阻挠,使婚事不成。久而久之,胡氏渐渐向张妻透露了纳张女为妾的意思。张妻感激胡氏的恩惠,就想允许这门亲事。她与女儿商量,女儿起初没有同意,可夜间梦见父亲对她说:“你不嫁他,我就永远不能畅行我的志愿。”于是张女听从父母之命,嫁胡氏为妾。过了一年多,张女生下胡维华就死了。胡维华竟覆灭了胡氏宗族。

    更多回复

    1 0
  • 扑(20)
    2016-08-08 发表 [寂寞]发表

    20


    孝女巧计复仇

    离我家三四十里的地方,有一富户。户主残暴地凌虐自己的仆人,将仆人夫妇致死以后,霸占了他们的女儿。其女一向聪明狡黠,善解人意,侍奉户主的饮食服用,样样都很称心。而且对户主温柔体贴,淫荡狎昵,打情骂俏,凡能博得他欢心的事情,无所不做。

    人们背后议论她忘记了杀父之仇。户主受她迷惑,对她宠爱日益加深,以致达到了只有她的话才肯听的程度。

    此女开始引导他追求奢侈豪华,把家产破费了十之七八。

    随后又鼓弄是非,离间骨肉关系,使一家人互相之间成为仇人。

    接着,经常向他讲述《水浒传》宋江、柴进等人物故事,称赞他们是英雄好汉,怂恿他去交结盗贼。这位富户户主最后竟以杀人偿命。

    行刑这天,此女没有去哭她的丈夫,而是暗备酒果,到父亲墓前进行祭祀。她对着父母坟墓说:“双亲经常托梦指责我,对我怨恨切齿,多次要打我。今天明白了吗?”

    人们这才知道她原来是为了蓄志报仇,说:“这个女人的行为,非但人不能测,就是鬼也未能窥破,心机真深啊!”然而,人们并不认为她阴险。《春秋经》主张“原心定罪”,杀父之仇本来就是不共戴天的。

    更多回复

    2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