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wutingshow11
2016-08-09 发表
2220 0
第12章 饿死鬼

“而你……也该死!”他阴森森的看着我,似乎要把我凌迟一般。

我心惊不已,他对我的怨气是不是太大了?

我只不过是想把他送去地府罢了,我跟他可没有别的血海深仇啊。

“呵呵……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想送你去地府投胎而已,若是你在人世间为非作歹,以后要么魂飞魄散,要么是被抓去地府受尽地狱之苦,不得转世投胎的。”我忍住心底的惊惧,好言相劝着他能及时回头。

“哼!我只要他们死,他们都该死!你也该死!”他癫狂的看着我。

我紧紧蹙着眉头,喝道,“你有冤屈到地府再说,今天遇上了,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应该说是我不会放你走!”说着,他伸手过来,我只来得及伸出左手挡在胸前,就在他触碰到我的那一刻,他被震开了。

我一开始以为是我的左手,随即看到他惊惧不已的看着我的胸口处,那里我佩戴的玉佩发出红光,闪烁着。

“你……”他狠狠的瞪着我,然后看了看四周,随即走了,只留下一句话,“昨晚你敢收了我的孩子,我会找你报仇的。”

我看着一片平静又黑黝黝的树林,脑海里闪过昨晚捉的那个鬼婴,难道那个是他的孩子?

靠之,一家人出来作怪。

我低头看着胸口的玉佩,想不到在紧要关头,这玩意都会保护我。

红光渐渐湮灭,隐没在衣服底下,我转过身。

“哇!”

我惊吓不已的后退一大步,一脚踩在水坑里,把自己的裤脚都溅湿了,想起刚才那鲜血混合脑浆流进水坑里,我就浑身难受起来。

我气愤不已,满脸的厉色瞪着突然冒出来的黑脸。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严肃的看着我,那眼眸凌厉无比。

吓!

我还没有质问他呢,他竟然质问起我来了。

没被鬼吓死倒是被人吓的不轻,我语气非常的不好。

“那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难道刚才的一幕都被他看见了?

我狐疑的扫视着他,看他的神色无异,明显没有受惊吓的样子,应该没有看见什么才对。

“我们是来找你的!”

我们?

我这才看见他身后不远处跟着几个教官,不悦的看着我,明显不想出来找人的样子。

“你们找我干嘛,我只是出来散散步!”我若无其事的昂首挺胸往外面走去。

黑脸狐疑的扫了我一眼,然后看了看四周,才跟上我的脚步,在一旁严肃的说着,“你散步不该来这里,这里是命案现场。”

我一脚跨过那警示线,耸了下肩膀,“那你们也来了,岂不是共犯?”

“靠之!我们好心出来找你,你竟然这样对我们首长说话,要不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们部队要负责,你以为我们想出来找你啊,觉不好好睡,还跑来阴森的树林里,同学你正常吗,今天体育馆还死人了呢,自己还敢跑来这里。”其中一个教官愤愤不平的骂着,直到黑脸举手才打住滔滔不绝的训话。

我看了看他们脸上的疲色,顿时觉得真是自己不对了,可是我是出来收鬼的,这可是正事啊,可是这种事情又不能跟他们说,只好把不正常的罪名顶下来了。

“对不起啊,我现在就回宿舍。”

我乖乖的向他们点了点头,赶紧溜之大吉,我最怕别人训话了,耳膜一直震动的难受。

“这学生是什么来历啊,军训不参加还大晚上的往树林跑!”

“走吧!”黑脸沉声说了句,带着他们也走回了教官宿舍。

我跑回到宿舍楼才知道,军训期间是查寝的,难怪教官会知道我不在寝室。

我在楼下做了登记,又被训了一会,才被宿管阿姨放行。

时间早就过了十一点,寝室的灯都灭了,只有走道几盏灯亮着。

寝室楼安安静静的,偶尔传来几声谈话声。

我从楼下另一边的走道楼梯拐回寝室,楼道里就只有我的脚步声,咚咚的回响着,细细听着怪恐怖的。

出去树林转了一下,我现在可是累的很,越往上走,就觉得那声音特别的响,渐渐的还有重声……

“蹬蹬!”

“哒哒!”

我有气无力的回头一看。

吓!

竟然有个穿着民国时期军装的男人,垂拉着脑袋跟在我的身后走着,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难怪刚才觉得背后沉沉的,敢情是这只鬼跟在后面。

似乎察觉我发现了他,他猛地抬头,那张脸恐怖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比之被打死的刘毅还要恐怖。

整张脸血肉模糊的看不清一点点正常的地方,红肉外翻着流出浓浊的血液,腥臭无比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我都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那脸上的肉迅速爬满了巨虫,在他的脸上蠕动着,眼眶的位置空荡荡的,没有了眼珠子,里面晃荡着爬出更大更长的虫子悬挂着。

“肉……肉!”

他倏然伸手抓向我,嘴里干瘪沙哑的叫喊着。

我看着他瘦瘪的身子,射出帝钱,瞬间圈住他的双手,没想到他干柴般的身子力大无穷,一个大力把我的红绳给震断了。

我一步步的往上后退着,他一步步的逼近,我紧张的脑子里快速回想着以前跟在父亲的身边是怎么应对这种情况的。

面前的饿死鬼显然把我当成食物,要大舔一餐了。

“喂!你不能吃我啊,我浑身发臭,还不容易消化的。”我威吓着,然后摸着包包里面的桃木钉,一把往他脸上射去,那木钉射进血肉的声音让我惊悚的抖了下身子。

“啊!”他胡乱挥舞着手,脑袋摇晃着,随即急速的旋转着,趁我惊愣的瞬间,他一个飞身,俯下身,张开血盆大口,那里面森然的厉牙就要咬下来了。

符篆射出,念起父亲教给我的咒语,可那贴在他身上的符篆烧掉了,而他却一点都没有影响。

又是一个厉鬼,我怎么来了这里技术就更加不行了呢。

他显然被我激怒了。

脸上的虫子疯狂的蠕动着,他手一挥就把我扫落在楼梯间的角落里,我被撞击的头眼昏花。

“啊!”看到他再度张口咬下来,我惊悚的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并伸手挡住脑袋。

随即一声震响,“咚”的滚落楼梯,还有一股强烈的阴冷,吹得我发抖。

没有预想般的疼痛传来,还以为是我的手起了作用,耳边却响起那道霸冷的嗓音,“敢碰她,找死!”

我睁开眼,就看到浑身黑衣的帝呈肃背对我站在楼梯口上,睥睨着滚落下去的饿死鬼。

我的心狠狠的震撼了一把,此刻感觉帝呈肃好有帝王的霸气!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饿死鬼没有了刚才嚣张恐怖的样子,恢复死前正常人的样子,干瘦干瘦的,俯跪在地,向帝呈肃磕头求饶。

“哼!”

我只见帝呈肃一个抬手,手里迅速冒出一股蓝色火焰,诡异的燃烧着,随着他袖子一甩,蓝焰飞射在那饿死鬼的身上。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