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高攀上富家女,竟然把她送到哥哥床上

kitt喵萌萌哒
2016-08-10 发表
1152 0

“唔……”陆向暖轻逸一声,靠在沙发一侧的她整张脸蛋都红扑扑的,一阵又一阵的晕眩感让她感到昏沉,那种热感像是直逼她的心口,灼的她生疼。
        在等待的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她极力忍受着,但是最终却依然昏昏沉沉的倒在沙发上。
        忽的,盛煌酒店三十二层的总统套间的门被人打开,陆向暖只能听到门被合上的声音,和朝她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半梦半醒之间,陆向暖努力睁开美眸,她看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英挺伟岸的帅俊男人。
        她嘤咛一声,“热……”
        “热?”低沉的嗓音似有魔力一般在她耳畔响起,修长手指的指腹微微抚过她白皙的脸颊。
        陆向暖感到一个激灵,也许是因为他的嗓音和举动,让她渐渐找回了些许的意识。
        忽的,男人蓦地一笑,“霍睿川的女人?”嘴角勾起极为冷漠的笑,不得不说,他那个弟弟眼光还真的不错。
        只不过,陆向暖,你有那么爱我弟弟吗?
        如果真的爱,那么现在躺在沙发上,双颊通红、不断撕扯着衣服的小女人,真的是陆向暖么?
        无论她是心甘情愿,还是真的是被霍睿川送到这里的,进了他霍晏琛的地盘,岂有全身而退的道理?
        不为她这绝美的容颜,就凭她是霍睿川的女朋友!
        随后,陆向暖感觉被人轻松的拦腰抱起……
        等到她再次稍稍清醒的时候,她已经倒在了那张king size的大床内。
        “唔……”陆向暖只听到了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她有些怔愣有些错愕,但是此刻神志不清的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只觉得眼皮沉重,忽的……她感受到耳边一阵热气,随即低沉的嗓音蓦地再次响起:“你还真是漂亮,我那个好弟弟有没有碰你?”
        霍晏琛大力的扯着领带,解开衬衫的扣子,望着床上面色酡红、浑然不自知的女人,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
        “睿川?”陆向暖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她小嘴微启,刚道出了两个字,就被忽如其来的吻给缄封住了……
        她睁大着美眸,浑身瘫软……
        “你还真是一团火,一团足以能燃烧我的火!”话音落下,她只感觉唇瓣再次被人紧紧吻住,白皙的小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掌紧紧握住……
        这个夜,足够漫长……
        曾经,陆向暖从未经历过的,却在这一晚经历的一次又一次。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到了后半夜,她才沉沉睡去,室内依旧旖旎一片……
        隔天一早,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折射进屋,在疲惫和沉重之下,陆向暖微微睁开了美眸,看着此时此刻所处的环境,她整个人错愕不已。
        “唔……好痛。”陆向暖挣扎着睁开眼睛,面色微红,她昨晚竟然做了一场春梦……那样熟悉、仿佛就是切身感受一般的梦,让陆向暖有些错愕。是最近霍睿川老是向她提需求导致的吗?
        她在下一秒就从床上坐起,她揉了揉惺忪睡眸,刚准备起身的时候,却浑身上下一阵酸痛,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像是梦!
        陆向暖缓过神来,她环顾着四周……不由得感到诧异,这里,这里是盛煌酒店?
        她脑袋昏昏沉沉的,努力回想着……昨天,她的确是到了盛煌酒店!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她浑然就不记得了!
        就在她困惑之际,一个低头,就瞧见了白皙肌肤上星星点点的印记……
        此刻的她,除了痛以外,她说不出别的感觉,床单上的刺眼让她有些错愕,昨晚……她,她到底是和谁……发生了这种事情?
        她想要起身下床,但是却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嘶……”
        守了二十三年的清白就这样失去了?
        “醒了?”倏地,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陆向暖整个人惊住了,她抬眸望去,瞧着面前那个身上还挂着水滴的男人,他的身形极好,八块腹肌更是令人咋舌,但是陆向暖却没有多看,双颊通红的她迅速低下了头,小手紧紧抱着薄被……
        她低着头,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努力回忆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她在引导者的指引之下,进入位于三十二层的总统套间内,这里所住的客人是她今天要来设计西服的客人,那个远近闻名,在商界足以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霍晏琛。对于她而言,这个客人十分关键,绝对不能有半点差池,可是昨晚,她一直从7点等到9点都没有等到他。
        
        
02

至于后来所发生的事情,除了痛……她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要怎么保持冷静?她迅速诧异的出声道,可是一出声的那一刻,她就被自己变得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抬眸对着他那双深邃的利眸,他的眸子就像是一个无形的黑洞,好似刹那间就能将人吸入似的。
        陆向暖迅速别开视线,不再望他那双深邃的眸,“你是谁……我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忽的一笑,出声道:“好好想想你有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不该吃的东西?”陆向暖困惑的眨了眨美眸,不断地回想着。
        也许是药效刚褪去不久的缘故,她总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不过好在还能隐隐约约的想到,从昨天到现在,她只喝了一杯牛奶,而那杯牛奶还是她的男朋友霍睿川递给她的!
        难道是牛奶有问题?昨天下班之后,他就特地来接她,还给她带了牛奶……
        她没有多想就直接喝了……难道是那杯牛奶的问题?
        只听见他邪魅的嗓音再次响起:“吃了不该吃的东西,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帮了你么?”男人忽的一笑,转而走到陆向暖面前,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再次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随即报出了他的名字:“霍晏琛。”
        是他……他就是那个尊贵无比的客人,他就是霍睿川的哥哥!但是昨晚,她却和霍睿川的哥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更讽刺的是,是霍睿川给了她那杯牛奶,她昨晚唯独只喝了一杯牛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吃!所以,是那杯牛奶有问题!
        “在我身边,还能有事情让你想的那么出神?看来昨晚是我不够卖力是么?”他声音冷冽到了极点,陆向暖一时半会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这个男人捏住她下巴的手指却忽的用了力。
        陆向暖惊呼一声,下一秒就被这个男人吻住了唇……
        “唔……霍先生……”她惊呼,哪怕她的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极力想要保持着自己和他的距离,但是在下一秒,这个男人的吻就迅速让她无力符合……
        她曾听那些名媛淑女们提起过霍晏琛,都说这个男人是毒……是瘾……他温柔起来可以将全世界送到你的面前,但是他如同撒旦的时候,对任何人都丝毫不留半点情面!唯一能够让他留情的,是那个已经死了三年的女人!
        此刻的霍晏琛,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怒气,顾宁冉感觉一阵缺氧,唔了一声后,霍晏琛这才饶过了她。
        “你是我弟弟的女朋友。”这句话说的慢条斯理十分笃定。
        “是,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要碰我?”陆向暖倒抽一口凉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随后点头应声。
        她怎么样也没想到来量西装的尺寸,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此刻的陆向暖除了懊恼之外,有着说不出的苦涩,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霍睿川,这个和她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
        “昨晚你那么难受,我可是救了你。”他扬起邪魅狂肆的笑,“你觉得现在霍睿川还会要你么?”霍晏琛的反问就像是一把利刃,直戳陆向暖的心口,狠狠的剜着……
        昨晚的事情是个意外,是个不可控的意外!可是就算是意外那又怎么样?她守了二十三年的清白,到底是给了面前这个嘴角挂着邪笑的男人……
        “睿川……不会在乎这个……昨晚,昨晚是个意外。”半晌,陆向暖硬着头皮才挤出了这一句话,但是她这一句话……说的很没有底气。
        “是吗?你觉得他不会在意?”霍晏琛忽的一笑,“那你可就真的错了。我很了解我那个弟弟,他已经要和宋氏的千金宋涵妮订婚了,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陆向暖错愕不已,抬眸望着霍晏琛,看着他笃定的模样,不像是在撒谎,“怎么会这样,他……他要和别人订婚了?”为什么,她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如果是真的,昨晚上他们还在一起吃饭的啊!霍睿川为什么可以瞒的滴水不漏。
        “一大早,他就给我发了微信,想不想看看内容是什么?”
        陆向暖看着丢在自己面前的手机,上面的确是霍睿川发来的微信消息:“人都已经给你了,什么时候把总经理和我名下的产业还给我!”
        
                                                                
03

看到这样的一句话,陆向暖感到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她的小鼻子有些发酸,就连眼眶也不由得湿润了,一滴清泪倏地掉落……
        也许是看到她哭了,霍晏琛居然有些心烦的蹙紧眉头,上前一把捏住她的下颚,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狠意:“身为我霍晏琛看上的女人,你没有资格也不允许为别的男人哭!如果你再为他流眼泪,我今天就把你按在地上一整天!”说着,他伸手以指腹揩去她的泪。
        没有了刚才的狠意,举动稍显温柔。
        忽然的转变让陆向暖心惊,心里就像是有小鹿乱跳似的,一颗心怦怦怦的上下乱窜着……从来没有这样心悸的情况出现过。
        陆向暖的声音有些微颤,她呢喃着出声道:“霍先生,我,我不是你的……”
        “陆向暖,跟我,可好?”
        陆向暖一怔,对于霍晏琛忽然的提议显然还没有完全能够接受,反应过来后,她迅速摇摇头,“不,不用了……多谢霍先生的美意。但是昨天那场事情就是意外,希望霍先生不要放在心上,我是你弟弟的女朋友,我不希望和他的哥哥有任何牵连,哪怕……”陆向暖说到这儿,难以掩饰的苦涩,她深吸一口气,再次出声道:“哪怕,他马上要订婚,哪怕……马上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但是我也不希望和霍先生扯上任何关系。”
        都说……霍晏琛是毒……既然是毒,是可以让人深陷的毒,那她绝不可能尝试!
        霍晏琛忽的一笑,伸手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你很快就会答应的,陆向暖,我绝对有这个把握,你会是我的女人。”
        不……不会!
        陆向暖紧咬着下唇没有吭声,但是却在内心不断告诉自己,绝不答应,绝不……
        “起来,不是说要给我量尺寸么?”霍晏琛长腿一迈,朝后走了两步,冷冽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怒气,再次响起:“你们老板就是这么教你的么,教你赖在客人的床上不起来?还是说,你对昨晚,意犹未尽呢?”
        望着他嘴角上扬起的邪佞,陆向暖片刻都不敢耽搁,“请霍先生出去,我马上就出来。”
        “给你十分钟,多了,我不等。”
        陆向暖知道,这就是霍晏琛,他从没有等人的习惯,十分钟……已经是他的宽宏大量了。
        等到卧室的门合上后,陆向暖有些懊恼,刚站起身的那一刻,她可以感受到明显的疼痛,她吃痛的咬紧下唇,在拾起地上衣服机械似的穿上后,她脑海中依然不断回响着霍晏琛的那些话……
        霍睿川,真的要订婚了吗?对象是……宋氏千金宋涵妮?
        即便他要订婚,又为什么要设计她,让她和他哥哥发生这样的事情?陆向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就算不可能是梦,哪怕是一个意外也好,身为她的男朋友,却把她送到了他哥哥床上,这样的事情,陆向暖实在是难以接受,怎么想也不觉得霍睿川那样仪表堂堂的男人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现下……凌乱的床铺、床单上的印记就是铁一般的事实!她的男朋友,霍睿川,也许并不是什么谦逊有礼的男人,而是一个十足十的伪君子!
        就在陆向暖想出神的时候,外面“好心”提醒的声音响起:“你还有一分钟,陆向暖。”
        陆向暖迅速简单的将披散开来的秀发迅速扎成一个马尾,而后伸手轻拍了拍脸颊,接下来是工作……工作的时候,绝对不能带有私人感情,不然……一定会出差错。
        霍晏琛是MIS工作室成立至今最重要的客人,她知道自己的疏忽意味着什么。
        陆向暖努力将昨晚上的一切暂时抛之脑后,而后她迅速走出卧室,走到了霍晏琛面前,随后公式化的出声道:“霍先生,麻烦您站起来。”
        “怎么?你喜欢这种姿势?”他的嗓音带着些许玩味,嘴角带着逗趣的笑。
        听到他这一句话,脸皮子一向薄的陆向暖双颊倏地露出羞赧之色……
        “霍先生,麻烦您把手抬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再次出声:“我需要给您量尺寸。”
        陆向暖手拿着可以伸缩的皮尺,随后开始给霍晏琛量起尺寸。她耐心的在纸上记下他的尺寸,这次的速度比之前慢太多了,在这样满是王者气息的男人面前,是个人都没有办法足够冷静!
        陆向暖只是一直不断地深呼吸,试图保持冷静,但是她的手心却还不自觉地冒汗。
        

04

“手臂可以放下了,但是还需要稍稍抬起一点,我需要给霍先生量腰围。”
        霍晏琛只是嘴角微扬,没有多说什么,按照她的话将手臂稍稍抬起。
        陆向暖总觉得被这个男人注视的时候,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深呼吸,而后迅速用皮尺给霍晏琛量着腰围。
        就在她低头确定腰围的时候,忽然一股力,让她的小脑袋紧紧靠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陆向暖错愕不已,伸手不断推却着结实的胸膛,但是霍晏琛一手摁着她的小脑袋,一手紧紧搂着她纤细的腰肢。
        “昨晚疼么?”他低头,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伴着热气让她不由得微颤着……
        他的问题更是让她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现在的陆向暖,有些慌乱、有些无措。
        她能做的,就是一个劲的摇头,这样羞人的问题,她要怎么回答?这要怎么回答?
        “真的不疼?”霍晏琛的话语带着些许笑意。
        陆向暖再次点头,“霍先生,能放开我吗?我,我还没给你量完尺寸。”
        “做我的女人,对你而言当真有那么不好?嗯?”
        陆向暖想点头,但是她如果点头了,这个男人估计现在马上就会将她直接推倒!
        “不是不好,而是高攀不起。”陆向暖伸手推开霍晏琛的怀抱,说着公式化的言语,露着公式化的笑容,“麻烦霍先生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是么?高攀不起?那你和霍睿川是什么关系?”
        陆向暖哑口无言,她知道霍晏琛言下之意,她说高攀不起他,那么为什么会是霍睿川的女朋友?
        想起之前在读大学的时候,霍睿川的追求……她嘴角微微扬起,可是她怎么样也想不到霍睿川会把她送上霍晏琛的床。
        这实在是太讽刺了,一个三年的男朋友,却亲手将她送上了他哥哥的床。
        半晌,她这才再次出声,看似决绝的话语却让她觉得难受,“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霍晏琛微微扬唇一笑,显然对她刚才的回答感到满意,“陆向暖,我刚才说的话,你可曾记得?”
        你很快就会答应的,陆向暖,我绝对有这个把握。
        他说他绝对有这个把握!
        但是她只要不点头,这个男人想必也不会强迫的手段吧?
        陆向暖笑了笑,随即迅速快速给霍晏琛量了剩下的尺寸,看着面前的表格,陆向暖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完美的黄金比例,他简直就是个衣架子,“穿衣有肉、脱衣显瘦”,这八个字可以很好的诠释着他的身材。
        陆向暖倒退了好几步,和霍晏琛刻意保持着距离,她和他相处在一个环境下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但是看着他的俊颜,她的心竟然也会莫名的怦怦乱跳。
        真的应了外界的那一句话……霍晏琛,是毒、是瘾!
        现下和他保持着十米的距离,陆向暖迅速出声道:“已经给霍先生量完尺寸了,我们MSI工作室马上会给霍先生度身定做,请霍先生耐心等待。”
        “陆向暖,今天傍晚五点,你依然到这里等我。”言语里是满满的笃定、满满的不容置喙。
        对于他忽然冒出来的话语,陆向暖倏地抬眸,小脸上尽是错愕,“霍先生,这就不用了,我们MSI这边,目前暂时没有要联系霍先生的地方,所以……”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