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跌宕起伏,对不起她并不爱你

汇鼎博金
2016-08-10 发表
8163 7
 序章
胖子是我朋友,一人格特点相对复杂的朋友。我以为没心没肺神经大条的人在生活经历里不会抽着烟,优柔寡断喋喋不休的述说自己那点过往。可是我看到过,他也的确没有喋喋不休,却烟雾缭绕一根一根烧着满脸落寞。我以为性格柔弱遇事先退的人永远不会在所谓的追逐里浮浮沉沉,义无反顾。可是我看到他陪我们宿醉时那张或成,或不弃,或败或不屈的脸时真心感动了一把。胖子说过一句特经典的话,他说,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如果她也不要我我也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当时我用尽力气也没有理清这中间的逻辑。直到多年之后,他说他的现状时,我才幡然领悟。
第一章 初见胖子
我们姑且就叫他胖子吧,第一次见胖子他留着一头上世纪八十年代与现代偏分头结合的产物,简单点说就是平头蓄起来硬生生扒拉回去又有点自然卷的发型,黑色外套帽子上留一圈浅浅的毛述说它岁月的更替,一冲锋裤,上面横七竖八异常唐突的有那么多口袋,一双旅游鞋,当场惊为天人。他给了我一根烟,我小心翼翼接下。
胖子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爱情,波折的听者伤心,闻者丧胆,见者觉得顺理成章。胖子喜欢一个姑娘,当他还不是胖子的时候,对于胖子的定义,我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何为胖?何为不胖?只是大家这么叫,我也就跟着叫了。那时候的胖子还是仅有腼腆一面的胖子,他面对的爱情是高中时代:手写情书,牵手走走的爱情。当然,胖子也写情书,他的情书里从不会出现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等等的字眼,因为第一、他腼腆,说不出那些大义凛然的话。第二,作为一个理科男,他也写不出那些在现在看来呕人心肺的字眼。他的情书我也看过那么一大段,因为作为理科男他有格格不如的一个习惯,就是珍藏。他喜欢收集那些过去,喜欢收集过去散落一地的记忆。于是我看到了那么一封,然后我没有勇气再看下一封了。他是这样写的:“云,我每天都看到你。你总在我眼前来来去去,我觉得在这个时期,我们应该把所谓的同窗友谊升华一下。我要和你耍朋友。恩,对,就是这样,嗯。”结尾胖子还画了两个大大的心,重点是心一开始是用圆珠笔画的,画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对,觉得一种笔色画不合适,然后又用铅笔硬生生描了一遍,在当时看到那两幅图案的时候,我以为是俩萝卜,油然而生的是对胖子的崇拜之情。
我暗暗想,“这逼真猛。”然而把我对他看法变成飙的,是他的第一次正式表白。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章外面稀稀哒哒下着雨,我和胖子蹲在厕所抽烟、胖子的抽烟方式在当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货色,学校没有第二位,也找不出第二位。他是用拇指和无名指捏着烟,小拇指异常坚定的翘起。深吸一口,抬头望望四周,因为在当时抽烟是违反纪律的。胖子不怕纪律,因为在他的世界观里,没有纪律,他看,只是习惯。他忽然问我,吓我一跳:“你说这都快毕业了,云对我还是爱搭不理的,你说她是咋想的啊?”“女人嘛,都特么口是心非,她心里铁定有谱,只是不说罢了,你得表白、表白懂吗?”我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义无反顾的劝他。有顾他面儿的成分,然后他就信了,他真信了,他一把扔掉烟;“嘿嘿、你说的对,她铁定也喜欢我来着,每次她看我都不好意思,嗯对,她肯定是不好意思、我得去表白,给她一难忘的”说完他就跑了,留我一人蹲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我没有想到他真的会表白,表白在当时是一特标新立异的比较敏感的字眼,都不敢冒头,我以为他只是说说,可是他真的冒了头,不但冒了头,把脸也冒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那天他回来很晚,下完自习我们都已经躺下了,他一人偷偷摸摸进来了,一进来,表情是压抑不住的亢奋,然后一溜小跑到我面前,压低声音说:“嘿嘿,哥们儿。你就瞧好吧。我给了云一惊喜,肯定特难忘,超感动。”说完就拿着盆子去洗,我一把扯回他“说说,快说说看啥惊喜”。他挺了挺背,把盆子放下,然后顿一下又端起盆子,一脸凛然的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不....”边说边溜溜达达往外走。我看了看,心想:这王八犊子又作啥妖啊?
    胖子睡的很早,他习惯早睡,不一会就此起彼伏的呼噜,有一打没一打的梦话,时不时还乐呵乐呵,大家已经习以为常,该干啥的干啥。忽然,砰,一声巨响。我懵了,室友懵了,大家都懵了。我伸头去看,胖子正从地上往起爬。嘴里还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说完又躺床上睡。当时胖子摔了,摔的让我们看着都疼,可是胖子没有想到,如果说第一次摔的他不以为然,第二天他摔得的将是自己刻苦铭心,旁者惋惜。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教室,胖子已经在门口等了,我招呼胖子进去,胖子像要爆膀胱的表情站在门口,两只腿完全不知道往哪里放的赶脚。我逗他:“进去啊胖子,咋了?昨天还把腿摔出毛病了?”胖子拍了我一下,一脸得瑟说:“犊子,一会儿您就瞧好吧,我表白去。记得给我助威啊您呐。”他这话一说,我惊出一身冷汗,这少侠好智商啊呀、早自习一般没有老师,或者老师来的晚,这时候表白是好时机啊。然后我就进去了,坐了。不一会云也来了,我感觉比胖子还紧张了。我紧紧盯着云,因为云和我是斜对着,正好是最佳视角。云先是走到位置上,有要坐下去的意识和动作,在半空里硬生生又停住。保持要坐的姿势愣住,呆呆看着桌子椅子。就在云愣住的时候,胖子进来了。那几步走的那叫一个虎虎生风,昂首挺胸。走到云面前之后忽然低了头,低声说了一句话、大家都没有听清。“这是你弄的?”云说话虽然带着颤音,但还是比较容易听懂的。胖子点点头,然后云就哭了,跑了。哭的梨花带雨的,胖子头更低了。我也急忙去看云的桌子,桌子上灰褐色,一条条的、歪歪扭扭的摆了几个字,那一条条的还真没看出来是啥,但他烂了,粘在桌子上,黏了吧唧的还是可以看出来。摆的几个字勉强认得,那是他和云的名字。然后用粗粗一条灰褐色的东西粘着,歪歪扭扭像烂了的蚯蚓。往下一看,椅子上也还有,椅子上两坨还好,虽然也是灰褐色儿,但是看着还挺干净,就是形状总能让人联想到不好的东西,用一筷子插着。我惊住了,周围的看后也惊了,大家都惊了。我心想完了完了,要出事儿要出事儿。但胖子像表一场白用光了所有力气,就呆呆回到位置坐下了。如大家所想,早自习还没有上完胖子就走了,再一次见到胖子已经是下午了,他回来了。大家都盯着他,正如扔他那插着筷子的两坨时大家的注目礼。我压抑不住心情,一下课去厕所我立马问他怎么解决的,他摇了摇手,不说。只是低头抽烟。
    后来,我还是知道了胖子那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那天他趁大家都走了,一个人躲在教室剥香蕉皮,一开始他想用香蕉皮绞字儿来着,可是发现绞的并不好看,而且绞的字自己也不认识。于是就成绞条状,在云的桌子上拼。我当时特纳闷,问他为什么要用香蕉皮,他只说了两个字“醒目”。我本来不想问下去,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他,椅子上那两坨是啥?可是,当时他就冒火了,歇斯底里的冲我喊:“那是心,一剑穿心的心、我用苹果挖的,挖的知道吗?你知道我挖了多久吗?”说实话,我不知道胖子挖了多久,只是知道在那天我看到了胖子的爸爸来了学校,胖子的脸血红,胖子的眼血红。
    毕业,见,醉,问胖子:“胖子你真的不知道香蕉皮和苹果容易烂吗?”胖子摇摇头,静。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三章 你丫欠我一女朋友
    我们本就来自不同的地方,属于不同的人。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相遇,然后又在同样的地点分离,回到最初来的地方,然后以各自的不同再汇成五湖四海,又以彼此的背道而驰谱成天各一方。
    毕业了,我和胖子分离。一瓶极度无忌,啪,碰在一起。他掉头,我站着。他腋下夹了一盆子,我左手提了俩桶。都没有说话,因为都心知肚明,还会再见。然而暑假我们终究还是没见,胖子一开始被他老爸安排去给别人老板提包,可是胖子却选择去当了服务员。胖子的想法总天马行空,凡人看不太透,就像当年我们一起翻墙出去上网,他一去网吧立马登上QQ,然后开始玩类似连连看的游戏,我一觉醒来发现他依旧在玩,无比精神。就像我们一起躲宿舍喝酒,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哪个女生身材好,哪个女生腿细的时候。他忽然冒出一句:“我有预感,我会娶一个二婚女人”我无解,没说话,他拿了仅剩的一个泡椒鸡爪接着讲:“你看云还是太年轻了,不懂我对她的好,你说她会不会经历了一段感情之后就忽然想起我来了,嗯....,对。对了,你小子以后不要带我看美女了,我要为云守身如玉。”我想说还是没有说出来,就算默认了。可是第二天,他又喊我蹲篮球场旁边看女生宿舍了。
    胖子去的哪家餐馆我不清楚,也没去过,因为我不能想象胖子一边洗碗一边抽烟,烟灰落一身的样子。然而他也没有找我,直到考试成绩出来他给了我一电话,让我查分。我第一个查了他,353。老妈看了看摇摇头,示意查我自己的,我没有查的欲望,正如我没有上下去的欲望。终究还是查了,286。比那王八犊子还低,万万没想到。
    再一次见面是在某市,开学。其实我们都知道会继续上学,我和胖子就那么顺理成章的遇见了。一所学校,不同专业。胖子过来勾住了我说:“你丫儿欠我一女朋友,记得还我。”我没想到他见到我第一面会这么说。后来,我还真还了他一个女朋友。当然,这是后话。胖子和我终究又在了同一个城市,同一所学校。胖子的女朋友,说起来特别巧合,那天胖子和我在操场上发呆顺带看大腿,胖子和我的观点相同。一般先看腿,往上看.......。我们正感叹上帝关了某女生的一道窗时,胖子的手机响了,胖子接过电话之后喊我和他一起吃饭,原来他的室友生日,让我陪他一起,说那个室友和我一个姓,然后我们就去了。胖子喝了很多,我们喝酒从来都有理由,可是这次喝的很牵强,一开始我们劝胖子端杯子喝,胖子一边吃菜一边喊:“别管我,我马上一哈儿”。他真的一哈儿了,他和平时的喝酒方式大相径庭,他首先昂着头,张开嘴。然后把满满一杯酒直接倒进嘴里,低头,吞进去。胖子就这么喝,我们就这么看。我知道胖子会醉,也知道胖子会作,但我必须由着他。因为在过去两个月里,他怎么过的我很清楚,他怕回家,也怕别人提起那个名字,更怕别人说起那两坨。
    胖子喝完酒就吵吵着要去溜冰,溜冰?我和他从来没有溜过,而且他根本站不稳。他很坚持,开始发福的脸泛着通红,我们去了,幸好那天没有什么人,就四个,我,胖子,还有两个女生。正好人少不丢脸。胖子穿上溜冰鞋扒着墙一步一步往里走,对,是走。果然走了没有几步,啪,摔了!胖子嘴里嘟嘟奴奴又爬起来,走了没有几步,又摔,爬起来,又摔,后来胖子索性不起来,横七竖八的躺在溜冰场的地上。在胖子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时候旁边不时传来那两个女生的娇笑。我看了看那两个女生,一个有点婴儿肥,一个特别瘦。我扒着墙走到胖子旁边,我说:“胖子,你可不浪了,旁边那俩妹子万一把嘴笑歪了还要找你负责呢。”胖子再一次认真了,瞪着通红的眼睛说:“负责就负责呗,你看那个有点胖的姑娘怎么样?”我瞅了一眼那姑娘,淡黄色外套,披着头发,皮肤挺好,五官虽然普通,但组合起来就显得很文静。胖子这么说然后我就秒懂了,我脱了鞋子往那两个女生走过去,对那个有点胖胖的女生说:“同学,你看你都看半天了,也笑半天了,我这朋友再摔一会儿可就更胖了呀。要不留个电话?万一这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想见您最后一面还得有个联系方式不是?”女孩被逗笑了,我发现她的笑点比较低。她看了看胖子,然后把电话给我了,她的闺蜜一直在旁边拉拉扯扯,但她还是给了。我一过去立马把电话给了胖子,胖子一脸猥琐的笑着,立马从地上滚起来,然后蹲在地上,两只手在地上扒拉,滑到那个女孩旁边,让那女孩教他溜。我就站旁边看他颠颠簸簸像小孩走路一样溜着,胖子忽然掉头对我使了使眼色,又用下巴指了指那胖姑娘的闺蜜,于是我蛮不情愿的去和那姑娘搭话,支开那个瘦一些的姑娘。在内心里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我不喜欢蛮瘦的,同样喜欢有点小婴儿肥的。胖子继续摔,继续嘟嘟囔囔往起爬。这个场景就像那年晚上胖子制造惊喜的梦摔。可是这一次,胖子摔出了一段美好,至少开始很美好的感情。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四章 剧透死全家
    等,人总是穷尽一生在等。等放学,等放假,等明天,等未来,等他幡然领悟,等她明辨是非……然而时间终究会走到那里,给不同的人不同的说法。也不用逞强般的说顺其自然,也不用萎顿的随波逐流。因为在时间面前,所有的既定事实都可能峰回路转。
    从胖子嘴里知道那胖胖的姑娘叫晓梅,人如其名,性格很温顺,但是倔强。胖子一开始约会都会带上我,我问他为什么?胖子立马特煽情挽住我胳膊说:“因为,看见你。我会有安全感……”见到晓梅后我才知道为什么胖子会带上我。因为晓梅的闺蜜老是死乞白咧的跟着晓梅,时时刻刻提防着胖子,我无辜的变成了胖子的僚机。他指哪,我就要打哪。胖子提议我们去骑自行车,立马得到晓梅闺蜜的反对:“你想把我们带到哪去?一看你就不像好人。”如果是一般人立马就炸了,或者甩脸就走。但胖子不是凡人,我也出门从不带脸,假装没有听到。晓梅拉了拉她闺蜜,示意不要再说了。然后就租了两辆车,胖子载着晓梅,我万不情愿载着她闺蜜。多少次路过堤边都在想,如果我加速,在离堤边三米时候跳车,计算加速时间和惯性,她会和车子一起滚多远?她和车子一起掉下去会不会满脸血插着腰大骂我是坏人。对,车子。车子和她不能一起下去,车子是租的,摔了最少估计也要赔200,嗯,对,不能。于是我就减速慢慢等胖子,胖子载着晓梅,明显故意磨蹭,两人搭话。后来我们一行四人,坐在江边看来来往往的船,夕阳西下,落日通红,江面通红,胖子的脸通红,这一次胖子的眼不红。我忽然觉得,这么好的意境我不该在这,最起码晓梅的闺蜜不该在这,她总是一有时间就死死粘着晓梅的,有那么一段我都在想她是不是暗恋晓梅来着,我骑车载了她这么远,一个谢字都没有,真应该把她扔江里,让她自生自灭,快意江湖去。
    她对胖子的初印象很差,正如对我的初印象也很差。因为每次她都盯着一双不大的眼睛隔着眼镜对我们怒目而视,有那么一秒错觉、我们是不是千里之外夺过她贞操。当然,如果我们有这个技能也绝不会夺她。所以,假设不成立。后来晓梅也受不了她的喋喋不休,偷偷跑出来或者找各种理由出来和胖子约会,当然我也就不用去了。在内心里我还是比较佩服晓梅的,因为我个人的看法就是女生哪怕谈恋爱了,对待男朋友和闺蜜永远都是:“闺蜜排第一,男朋友排九十七”。晓梅是一异类,所以胖子喜欢晓梅,我也喜欢晓梅。
    胖子终于告白成功了,他兴冲冲跑来,跑的气喘吁吁,当时夜已经深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先平复了下呼吸,刚说了一个字,音我都没听清他又喘了一下。我抢先说:“不着急,不着急,别一会儿昏这,我还得给你人工呼吸。”我损他他意外的不以为然,说:“你猜猜我今天干啥了?对!我跟她表白了,表白了知道不?还成了,从今天起,我就脱离单身狗了我跟你讲。”他语速极快,我被雷的一愣一愣的,我的反射弧一直出奇的长,呆了一会儿我点点头,“小伙子有前途,快跟我讲讲,怎么表白的”。胖子的表白方式依旧走的阳刚之风,晚上胖子约晓梅出来散步,他们走到学校大门口就停住了,当时已经不早了,满多小情侣们恩爱秀的差不多也就开始慢慢散了,胖子和晓梅依然坐在路灯下,胖子忽然说:“晓梅,做我女朋友吧。”然后晓梅还没有回答,胖子立马把别人脖子一搂就亲上了。“然后就这么表白成功了?”我问胖子,胖子点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俩如此投缘,一个总是爱的莫名其妙,一个喜欢莫名其妙的爱。
    胖子告白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胖子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找我,他自从和晓梅认识总是火烧屁股般的,他解释了半天,我终于理清了中间的关系。原来胖子和晓梅聊天,晓梅说自己的闺蜜劝她不要和胖子在一起,胖子不是一个好人,胖子绝对不会给晓梅幸福。胖子来找我,就是问我怎么回?我脱口而出:剧透、死全家。
    晓梅的闺蜜的确剧透了,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在一开始道出了结果。只是这个结果来得很晚,中间那一段也的确是美好的。既然分手那么痛苦,相识又那么艰难,所以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选爱情中最美好的那一段经营下去。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五章 如胶似漆
    大学爱情,它生长在双方父母的羽翼下。于是,它不受风寒,不染尘埃。彼此都把最好的掏出来留给对方,所以在路过了万水千山,住过了无数宾馆之后。忽然发现,你摸过了无数的两坨,却终究没有摸到和最开始一样两坨背后的真心。
    胖子加入了秀恩爱大军,在所有能秀恩爱的地方都留过他和晓梅的身影。他们在操场上旁若无人的接吻,在食堂里肆无忌惮的喂饭,在路灯昏暗的街道相拥而坐,在翠绿青悠的草地追逐奔跑,在教学大楼门口彼此望眼欲穿的等待。晓梅依赖胖子,正如胖子依赖晓梅。她总是紧紧依偎着胖子,我每每看到,总暗暗骂到:“这对恩爱狗,热死你们丫。”可是他们真的像两颗倔强的小冬菇,拥抱成长。
    云来了,来的很突然。我们在食堂吃饭,胖子和晓梅恩爱,我看他们恩爱。胖子接了电话,放下电话脸就变了。我问胖子怎么了,胖子没说话,舀起一勺汤往嘴里送,手却不停的抖,一勺汤到嘴边已经没有了,他索性不喝了,淡淡的说:“云来了。”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正如见面,我真真切切看到云。她穿了一淡蓝色外套,牛仔裤,马尾辫,依旧小圆脸,淡妆。她看到我,看到胖子,看到依偎着胖子的晓梅,变得拘谨。我们又吃了一顿饭,陪着云吃,倒不如直接说看着她吃。她吃的很慢,很细心,胖子不说话,晓梅不说话,我同样不说话。外人看来,两男两女,再好不过。然而我知道,胖子知道,云和晓梅也知道、我们气氛尴尬。如果我走了,气氛更加尴尬。云终于吃完了,大家往外走,默不作声,晓梅开口:“我们去溜冰吧。”“好”云答应了。我们准备去离学校相对较远的一个大溜冰场,然后我们坐车,晓梅和云坐,我和胖子坐。云和晓梅开始交谈,两个人貌似忽然就熟了,聊过去,聊现在。我和胖子都没有开口。我忽然觉得晓梅很聪明,至于怎么聪明,我说不上来,胖子也不会说。我们到溜冰场后,云和晓梅经过了一路的交谈貌似真的成了好朋友,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我和胖子站在门外抽烟,胖子接过我给的烟,点火,抽,深抽,吐气,问我:“帕万,你说我怎么弄?”我想了想“当朋友处吧,不要想多了,更不要作,不然你会后悔的。”胖子点点头,又猛吸几口,吐气。我忽然就笑了,这丫烟没有点着,硬生生吸了特么快一分钟,还吐了半天烟。胖子把烟掉过来瞅瞅,也笑了。我说让胖子不要作不要作,他的确没有作,却,后悔了。
    回去的路上,晓梅和云貌似都心情蛮好,我却一直怕晓梅说一句话,非常怕,替胖子怕。“云,你知道吗?我和胖子就是在溜冰场认识的,那天他摔的老惨了,特笨。你们高中没有溜冰场吗?”云还是说了,我却松了一口气,就像犯人要被枪毙了,背后站着警察,枪就杵在后脑瓜子迟迟不开枪,枪响了,心倒踏实了。云说“没有,他的确傻。”然后云就沉默了,晓梅和胖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
    云走之后,晓梅没问胖子,胖子也没有提关于他的过去。这个问题,谁说谁死。所以我说晓梅聪明,聪明的一塌胡涂。两人的感情依旧不温不火的经营,胖子爱她,是真爱。我也渐渐看不到胖子的影子了,因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时间不够用。觉得一天里24小时真的太短,睡觉都是奢侈的,浪费时间,因为胖子和晓梅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话痨,完完全全的话唠,他们磕磕绊绊,偶尔嘻嘻闹闹,他们嬉闹的时候胖子总是假装打不过晓梅、每次被晓梅打得求饶。他们的爱情走到了最如胶似漆的时刻,当然,免不了就要夜不归宿了。因为既然白天时间不够用,晚上在一起总可以了吧。当时这种情况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什么呢?就是:“你爱我吗?爱?那我们如家见!”当然,胖子爱晓梅,晓梅也爱胖子。当然,胖子也住不起如家。他们住的也只是学校附近的小旅馆,一到晚上像进鬼城一般的小旅馆。胖子躲查寝,晓梅躲查寝。胖子住一楼,每次我要先呆一楼,等查完一楼之后,再一溜烟往四楼跑,进宿舍立马蒙上被子装睡,等查寝的来查四楼。屡试不爽。
    自从胖子和晓梅夜不归宿后,胖子身上的伤渐渐多了起来,我一度猜想,是不是玩SM来着,但是我看了看晓梅文静的脸,觉得不太可能。胖子经常顶着脖子上横七竖八的吻痕到处得瑟,这直接导致我不敢和他走得太近。我也暗想过,哗,晓梅到底是有多狠啊?嗯,估计这胖子要瘦。胖子爱晓梅,我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但我真正看到胖子手背上零零落落的针孔时,我才知道。胖子爱她胜过自己。晓梅是学护理的,她得学打针,她们面对的都是模型,再或者是同学直接互相打,晓梅对同学总是下不去手,于是就把胖子当作实验小白鼠,把一次性的注射器等等东西带回来,然后搁胖子的手上扎。胖子说晓梅第一次扎他的时候一针见血,胖子怕了,忍住没吱声,可是晓梅却吓到了,直接松开手跑了。胖子手上扎一针跟在晓梅屁股后面追。可见胖子神经之大条。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第六章 她只想和你分手
    七岁的那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吻过她的脸,
    就以为和她拥抱了永远。故事一开始都以为与激情有染,结局却发现大多和爱情无关。
    感情这东西如人所说有保质期的,其实所谓的保质期,只是对人喜新厌旧劣根性的另一种诠释,所以说

    保质期也只是相对而言。有人相伴一生,却只如初见。有人相恋不长,却如糠糟。胖子是异类,晓梅也

    是异类。他们从学弟学妹变成学长学姐,他们依旧有说不完的话,打不完的架,斗不完的嘴。他们的感

    情一直风平浪静,古井无波,但是巨变往往让人猝不及防。只一下就把胖子打倒,没有给他机会挣扎,

    他也没有挣扎。
    忽然发现“前”这个字眼特别致命,很多人往往没有败给时间,没有败给距离,没有败给诱惑。却败给

    了前男女友,因为这群人同样不缺一些败类,纠缠不休,恶语相加。胖子死在了这里,没有坟墓,没有

    墓碑,曝尸荒野。
    下雨天,总能阻止一大票的人秀恩爱。于是胖子和晓梅上网,胖子和晓梅坐一起,晓梅挂上了QQ,一挂

    上立马就有消息过来,胖子出于好奇,伸头过去看。当然,胖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那人说的是,“亲

    爱的,在干啥呢?”胖子异常冷静的问晓梅是谁,晓梅没有说话。胖子查了那个人的资料,点进了那人

    的空间,毫无疑问,那人是晓梅的前,或者现另一个男友,空间满满都是他们的旧照。胖子很恶心,胖

    子给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同样恶心。于是胖子发火,丢下鼠标掉头走了。晓梅喊了胖子一声,胖子没

    回头,晓梅没追。胖子回了寝室,一路把心淋的湿透,打的千疮百孔。胖子躺下了,不吃不喝不说话,

    打电话不接。我在宿舍找到了胖子,喊了胖子一声。他没音,我扯起他,盯着他,问他怎么了,他告诉

    了我一切,他笑着讲完。我没有打断,没有提问,静静地听。他烟抽完我就续一根,烟抽完我就续一根

    。他把事情讲完,已经泪流满面。他的确没哭,笑着笑着眼泪非常突兀的流出,止不住,给我的感觉那

    些眼泪不是他的,我也希望不是他的。我不知道怎么劝胖子,真的不知道。
    晓梅终究还是来找胖子了,她发了消息胖子不回,她打了电话胖子不接。最后她站在胖子宿舍窗外大声

    喊着胖子的名字,胖子躺在床上终究还是起来了。他见了晓梅,晓梅不说话,只是抱着胖子哭。哭的撕

    心裂肺,胖子看到她的眼泪,看到她最柔弱的一面。胖子心软了,胖子开始安慰她,像最开始那样安慰

    她,我比较纳闷,晓梅自己犯的错,为什么是她哭的像死了生身父亲,也许“男人帮”里说的对,当你

    犯了错,你就要面对他使劲的哭,直到他产生天生的保护欲,也就原谅你了。晓梅成功了,至少在胖子

    这里成功了。胖子在心里想,就算她是谋朝篡位也原谅她。因为胖子还是爱她,胖子爱开朗的她。胖子

    在事后和晓梅说的很清楚,让晓梅选择,晓梅也毫无意外的选择了胖子。一直到最后的最后,胖子告诉

    我说、他其实一开始就不信晓梅会为了他放弃她的前男友,我问为什么。胖子说:“我有自知自明,她

    说她会为我放弃,因为没有人会为我放弃,所以她的话又不成立,但她至少还在我身边,我能天天看到

    她。”晓梅骗胖子,胖子骗胖子,所以说这段感情,胖子一直在和自己恋爱,他感动了自己。
    很多时候在感情面前容不得一些错,因为本来对方都把感情看的比较重。一旦产生那么一点不完美,就

    会耿耿于怀,时时刻刻放在心里煎熬。胖子和晓梅的话少了,恩爱也少了。不打闹,不拌嘴,最多的只

    是两个人并肩而行、挨着坐着。他们不善于解释、更不喜欢解释。终于,在十一过后的某一天,胖子无

    聊通宵,在早上的时候又进他的“连襟兄弟”的空间时发现,晓梅和她所谓的没有联系的男朋友又在一

    起过了十一。胖子拉了拉打游戏的我,我撇了一眼,又看了看胖子。胖子立马站了起来就走,我担心他

    出事、匆匆关了电脑追他“胖子,不要冲动。你想干啥,算了。”胖子不做声,往寝室走。他进了寝室

    之后,开始收拾东西,我看的出全是关于晓梅的东西,他把柜子上翻的乱七八糟,开始开抽屉、抽屉貌

    似卡住了,他使劲,纹丝不动,他又使劲,依然纹丝不动,胖子怒了,开始疯狂的拉,开始大声的骂着

    。然后他对着抽屉踢了几脚、终于忍不住嘶吼落泪。他们一宿舍的人呆呆的看着胖子发疯。胖子把自己

    桌子上的能看见的一切摔在地上,整个寝室乒乒乓乓。到最后胖子累的时候,宿舍满目疮痍,胖子的心

    满目疮痍。他拿起关于晓梅所有的东西去晓梅楼下等了半个小时,晓梅下来,胖子先给了晓梅一份早饭

    ,然后把关于晓梅所有的东西推给晓梅。晓梅先开了口“我们分手吧!”,胖子点头,转头。我远远望

    着胖子,胖子走到我旁边,我搭着胖子的肩膀“算了,她只想和你分手。”
    胖子喝醉了,醉的很深,眼睛都睁不开,趴在桌子上“帕万,你说怎么就分手了呢?怎么就分手了呢?

    ”我说:“男人像狗,女人像肉。男人拼命想追,女人拼命想逃。”胖子依旧嘴硬:“晓梅不是肉,你

    才是肉,你们全小区都是肉。”我说:“好好好,晓梅不是肉不是肉。但你真的是一条狗。”胖子抬起

    头:“为什么?为什么我是狗?”我说:“滚你大爷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损损你。”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七章 因为你是我心里最初的温暖
    人之所以分分合合,也许是怕错过。分了,还爱着过去的TA,于是求和。和了,忽然发现努力营造过去

    的气氛,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于是分。当分了之后,某一天忽然觉得,时间面前TA变了也是情有可原,

    于是又努力想和。所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就像朋友说过:人有一种劣根性, 人性本贱。
    前几天,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一个朋友对我说,她说她分手第一年没什么感觉,第二年是最难过的

    。因为第一年是排空,遗忘,是寻找。第二年才是排山倒海的重来。这感觉我想胖子也有,但胖子不是

    一年,是一个月。第一个月,胖子重归自由,如鱼得水。第二个月,辗转难眠,和我说夜夜梦回。
    胖子变得很忙,特别特别忙。大二课少,他不是在做兼职就是在做兼职的路上。于是很少白天看到胖子

    的身影,也很少看到胖子在网上的讯息,和我一起也只是在喝醉时才提及晓梅的名字、提及过去他和晓

    梅的过去。我告诉胖子,听晓梅那蛮讨厌的闺蜜说晓梅和你“连襟兄弟”也分手了。貌似那男的移情别

    恋了,把晓梅给甩了。胖子一怔,悻悻的说:“不要和我提那个婊砸”我说婊砸太难听了。他接着说:

    “不要和我提那泼妇。”我沉默,因为的确好听多了,可是胖子却忽然哭了,哭的鼻涕泡一抽一抽“真

    想那泼妇啊……”。胖子依旧醉了,依旧想她,醒了依旧逗比。只是晓梅的一条说说,一张照片就能把

    胖子击的溃不成军,丢盔弃甲。
    和胖子电话渐渐多了起来,因为总见不到他人。后来通话渐渐成了套路,我问:“你在哪?”他答:“

    在你心里啊。”我问:“你在干啥?”他答:“想你啊。”我知道他没有想我,她想的晓梅,却不知道

    晓梅想不想他。偶尔晓梅进了胖子空间,胖子看到后立马激动的打电话给我,嘴上骂着“这泼妇”,但

    看不到他把空间锁起。胖子依旧是一个人活在晓梅的记忆里,不奢求,不渴望。
    不到一个月,胖子开始魂不守舍,开始絮絮叨叨,无论在哪,无论坐在哪里,无论.......只要他嘴里

    没有东西,只要他的旁边有我在,他就开始反反复复的:“帕万,我和她走过这里。帕万,我和她在这

    里吃过饭。帕万.........。”我渐渐受不了他的喋喋不休,他的台词我也会背了,我想如果去整成胖

    子的样子去和晓梅恋爱。晓梅会不会发现两人的不同。
    晓梅终于在QQ上联系了胖子,胖子装作若无其事,没头没尾的瞎聊,聊了几句,无疾而终。胖子来问我

    ,我瞅了瞅他,没说话,掉头继续游戏。从此胖子开始啥也不干,一闲着就坐床上盯着手机,目不转睛

    的盯着手机。我去找他、问他在干啥。他说:“嘘,我在发功.”我狠纳闷、胖子还会特异功能了?就

    问胖子发的什么功?胖子嘴里念念有词:“下一秒晓梅发消息来,下一秒晓梅发消息来。”我直接晕倒

    ,这犊子要疯啊。我说:“你直接打一个过去不就完了?”胖子斜了我一眼,掉过头:“你有事没事?

    没事别打扰我发功啊。”胖子开始大半夜跑来找我翻我吃的,找我要卫生纸,找我要洗发水,找我让我

    帮忙充话费。他居然又开始死宅,整天整天的抱着手机。我每次上课都会路过胖子的宿舍,胖子的室友

    都已经走了去上课了,胖子依旧把手机靠着镜子,拿着吹风机吹头发,他成了班里出了名的迟到专业户


    他和晓梅只在网上聊天,从不提见面。胖子不愿,晓梅应该是不敢。其实我想胖子不见晓梅还有一些我

    们的原因。他会在意我们的看法,怕我们会阻碍他,不让他去,说一些弄疼他的话。实际上我们都不会

    说他,因为在某些方面,我们没有资格说过胖子,更不会刻意去诋毁胖子。
    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觉得胖子会重新找到晓梅,和晓梅和好。但胖子真正决定去和晓梅和好是经历了一次

    所谓的生死存亡。那天胖子的室友都去网吧还没有回宿舍,我和胖子在他宿舍喝了酒闲篇。胖子依旧讲

    他和晓梅那些不得不说的过去,我喝不下去了就躺在床上眯瞪,努力想晓梅的样子,却怎么想不起她具

    体长什么样子。想着想着就放弃了,对胖子说:“胖子,去倒杯水。我渴了。”胖子起身,然后说没有

    热水了。他就让我等会,烧一瓶。胖子就搬个凳子坐在水瓶旁边,他怕宿管突然查寝,没收了他的热得

    快。我就索性眯着眼睛睡,头晕晕的。忽然、“嘭”的一声巨响。我立马起身,周围一片漆黑,胖子一

    个人在那里带着哭腔大喊:“帕万,你快救救我。快救救我,我眼睛看不见了,我被炸瞎了....呜

    呜....”“傻逼!”我打开手机电筒,照着胖子的脸,胖子依旧闭着眼睛一抽一抽。我看了看胖子旁边

    碎了的开水瓶,没有一滴水。忽然明白,这傻逼烧开水居然没放水,直接把热的快丢在水瓶里开始烧,

    当然会炸了瓶,跳了电闸。突然停电胖子以为自己被炸瞎了。“帕万,我想见晓梅。真的特别想见。”

    胖子低着头,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学生。我拿着手机照着胖子,胖子低着头。我给晓梅闺蜜发了条短信

    ,告诉她胖子在宿舍被开水瓶崩了。然后一片漆黑里,我,胖子,碎掉的开水瓶,扭曲的热得快都在等

    。不一会“帕万,帕万。胖子怎么了?胖子,你怎么样了??”窗外传来晓梅的声音,胖子坐在椅子上

    抖了一下,我站起来应了一声,拉着胖子出去。晓梅散着头发,穿着睡衣,脚底下穿的拖鞋,气喘吁吁

    。晓梅看到胖子,立马跑过来围着胖子转来转去的看,急匆匆的检查胖子伤了哪。胖子突然一把抱住晓

    梅,紧紧抱住。胖子说的结结巴巴“晓梅,回...回来吧,我爱..爱你。”晓梅呆了一下,开始哭,哭

    的撕心裂肺,伸出手打胖子的背。一下一下,胖子不躲,不说。晓梅使劲的点头,点头。我一个人冒充

    千军万马,在旁边呐喊,欢呼,打滚。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