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一个三十多岁混混的回忆录,现实版《古惑仔》

车大胖
2016-08-10 发表
193779 327

原作者公孙小强亲自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欢迎大家进楼讨论……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混混,曾经的蹉跎都已慢慢消失在记忆里,我很庆幸,因为我没有在这条路上走到底,所以我今天还活着,还有手有脚,更重要的是,我还有自由。

    A市的万达广场写字楼,这里装修的很高端,我的公司就在这里。我的办公室同时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男人,叫周强,一个女人,叫金金。

    这两个人分别代表了我的两种生活,一种叫做奋发图强,一种叫做刀光剑影。
    金金依旧带着血红的嘴唇还有一头金发走了进来,“有客人?”

    坐在我身边的周强被金金的目光盯着,有些尴尬,准备起身打招呼,我一把揽住,对金金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叫周强,今天过来找我帮忙的,都是自己人。”

    更多回复

    0 1
  • 扑(2)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这些年你不是干正经生意了嘛,你还能帮别人什么?”

     

    我嘿嘿一笑,对金金说:“周强兄弟最近搞了个公、众、号、叫【车大胖】,一个能够帮助全、国、汽车维修养护的东西,但是苦于没有粉丝,所以想让我把我的经历写成小说放到网上,帮他吸粉,就这么简单。”

    更多回复

    0 0
  • 猫(3)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说到这里,周强 尴尬的笑笑,右手扶了扶黑框眼镜。这个小兄弟我还是很喜欢的,其实我没有告诉金金,当初我洗手退出江湖,之所以能快速的做正当生意崛起,周强没有少帮我。

    金金无所谓的摇摇头,“别忘了晚上和张总约的事情,这才是正经的大生意,我走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屁、股、一扭一扭的。

    金金的短裙包围着她的臀、部,像是双汇 的鲜肉火腿肠 ,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想狠狠的咬一口。她是和我从小一起混到大的,她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很佩服她,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路走到今天,不是个一般人。

    和金金之间的回忆太多了,互相砍过,一起混过,当然,我草过她100次了,她也和我当初的把兄弟们草了100次,我的把兄弟们甚至为了她而决斗,她却在别人为她决斗的时候,又帮其他人‘咬’(这个字分开念)。

    更多回复

    0 0
  • 扑(4)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周强看我陷入了回忆,赶忙说,“哥,你是不是想到过去的事情了?那就趁热打铁,写点什么!”

     

    回忆如困兽,我这就开始!

     

     

    1982年阴历8月初一,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地级市。我们这座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经济不发达,但我们这里是一座几千年的古都,沉淀下来的文化和底蕴也不是一般的强大,我们这里的人,骨子之中都带着传统的谦逊和仁义,尤其是老城里面长大的人。

    所谓老城,很多建国以后新兴的城市可能没有,就是四四方方,正南正北的古代城市,低矮的瓦房和狭窄的街道是标配。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小胡同里。如果当时不是修路把我家拆迁,可能我的命运也不会改变,我也许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过着平凡的生活,然而,我是多么的希望,我没有经历曾经的那一切。

    更多回复

    3 0
  • 猫(5)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有人在看吗?

    更多回复

    2 0
  • 扑(6)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有人么?有人看再发

    更多回复

    2 0
  • 猫(7)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94年,我们这里也相应了全国的城市化风潮,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建筑都在拆拆建建,我记忆中的家,也在那时候被拆迁了,当时我爸爸做了一个至今都懊悔终生的决定,那就是,不要赔偿的门面房,要钱,因为门面房面积太小了,而且奶奶家很大,是个三层小楼,我们全家都可以搬过去住。

     

    所以爸爸当时要了赔偿款,4000快钱,这已经顶他两年多的工资了,而且那时所有人都是工厂里的正式工,铁饭碗,全民公务员,也没什么经济意识。

     

    当时答应给我们的那间小门面,现在已经是我们市里最热闹的商业街的门面房,一平方米没有五万八万想都不要想买。用我爸的话说,谁也没张前后眼啊,后悔也没用。是啊,我现在就想说,谁也没长前后眼,我也不知道自己后来会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老城的房子拆迁了之后,我们全家都搬到了奶奶家。奶奶的家紧挨火车站,是火车站旁边一个小街道里的三层独院。火车站,呵呵,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了,我小的时候就是在这个环境中长大的。
    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每个城市的火车站都肯定是最乱的地方,可能有的人会说,那不一定,我们这里什么什么什么地方也很乱。有可能,但是要知道,最先开始乱的,必然是火车站。

     

    搬家那年我正好十二、三岁,马上要上初中,爸爸也自然把我的学籍调到了火车站那个区,选择在离车站最近的一个初中读书,方便。我们那时候还没有摇号这一说,也就是说,小升初只有两种途径,要么考试,考上重点的几所初中,要么根据你所居住的地方,就近上学。
    我当时学习成绩还是很好的,两门功课(我们那时候只有语文数学,当然也有自然这门课,不过‘自然’这门课自然是浮云。)

    更多回复

    2 0
  • 扑(8)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语文数学满分200我平均都可以考190以上,甚至状态好的时候考198、199这样的数字都是有的,而且扣掉的那一两分,全部都在作文上,为什么?因为语文老师说:“作文嘛,没有一个固定答案,但是你写的肯定不会是满分,所以就象征性的扣你一两分。”而且我的家人也觉得很正常,谁都不可能是满分,所以必须适当扣一两分的。卧槽,现在想想觉得很不公平啊,这种扣分的理由。

    可惜的是,小升初的考试不知道是真神阿拉降临了,还是被耶稣附体,我他M考砸了,两门都是刚刚及格。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回忆起来,完全摸不清楚头绪。就这样,我上了火车站附近的初中,我们这里的第八中学。

    这些事是不是和我的混混生活完全没有关系?是的,就是没关系,我只不过是想要感慨一下,别慌,马上进入正题。

    更多回复

    1 0
  • 猫(9)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们初中就在火车站拐角的一条街的中间,据我回忆,我们这条街上当时只有四个正常的门脸,一个是我们中学,一个是一家面馆,还有一个小卖部,一家稍微像点样子的宾馆,叫长城宾馆。剩下的所有大大小小的门脸全部都是美容美发,屋里或坐或躺着几位妙龄少女,红色的灯泡照的满屋血红,你懂的,红灯区,后来据我所知,我的好几个初中女同学都在这里兼职过,再后来嫌这里赚的太少,规模太小,很多没有人组织的就都南下了,很多女同学南下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偶尔会听到一些消息,谁谁谁在东莞混成了妈妈桑,谁谁谁又在哪里榜上了大老板,谁谁谁吸毒前几年死了,等等等等……

     

    小升初考砸之后,我老爸让我在院子里跪了一整夜。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人是不可能一动不动的跪一整晚的,真的,三四个小时之后膝盖就会受不了冰冷的地面,自己的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千万不要腿麻,因为在罚跪的时候一旦腿麻了,那简直生不如死,想动还不敢动,不动的话又觉得双腿快要从身体脱离了的痛楚。当然,后半夜老爸回屋睡觉之后,我勉强在地上坐到天亮。

     

    说到这里就要说说我们80后的苦逼了。说80后苦逼,就真的很苦逼啊。上小学的时候大学免费,还分配工作,上大学了就成自费了,也不管分配,小学反而免费了。我们的父辈大多都是60后甚至50后的那一代,他们大多没文化,为什么文化,因为那十年啊,我爸爸就是因为那十年,小学没毕业就没学可上了。没文化,也没赶上改革开放的春风,因为改革开放春风吹的时候,他们都已过了不惑之年,没什么冲劲儿了。所以我们这些85年之前的80后,长大之后大多都没有什么靠山,好不容自己可以赚几个钱,却又赶上了高房价,经济危机,勉强结婚生子,又都是独生子,上面要照顾四个老人,下面还要养孩子。而我们小时候的成才路径非常非常单一,可以说除了上大学,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成功的路径。如果自己有点什么音乐啊,绘画啊,体育啊什么其他的爱好,或者想学点专业,父母都会羞愧的抬不起头,好像比别人的孩子矮了一等。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总之,在我爸爸的眼里有几种思想一直影响着他对我的教育。1、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重理轻文)2、上一个好大学是唯一的出路。3、初中如果上了五中(重点初中),高中就可以有机会上一中(重点高中),这样才有机会考上大学,才能成材。4、除了学习,其他一切除吃饭睡觉以外的之前都不是我应该有的。
    就是这种极端的思想,在我没有考上重点初中五中之后,我爸爸就几乎放弃了我的未来,90年代,那时候大学生还比较值钱,但是考不上大学的,也比比皆是。你考上了,光宗耀祖,今后走向光明大道。考不上,这辈子就一定是个凡夫俗子,碌碌无为。

    在我初中入学的那年夏天,除了我没有考上重点初中这件事之外,又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在那个年代,这件事情就好比家里发生了重大的变故,大家看我的眼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孤儿一样。不过对我来说,当时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这就意味着,我彻底没人管了。哈哈。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初中开始,我便开始和家门口的坏孩子纠缠在一起,对,没错,前面铺垫那么多,就是为了这句话。

     

    爸爸和妈妈全都搬走了,只有我和爷爷奶奶住在火车站这边,我整天的疯狂程度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同龄的孩子总是能很快认识,搬家之后我最先认识的是我的两个邻居。一个叫张小虎,一个叫赵岩。张小虎人如其名,虎头虎脑的,赵岩看上去稍微文气一些,戴个眼镜。他们两个都比我大将近一岁,比较聊得来。他俩和我一样都在八中上初中,都比我大一届,两个人不在同一个班里。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就像是现在的小孩们一样,家门口的发小如果在一个班里念书,有好处,如果都不在一个班,只是在一个学校里,也有好处。比如我们三个,每天放学之后肯定要聚在一起,把白天大家听到的事情都各自说一说,例如今天在学校谁把谁给打了,谁混的根本不行,谁的哥是社会上的哪个老大,吊的很,总之,巴拉巴拉,说的劲是八卦,只不过是男孩子特有的八卦。就像女孩子在一起总喜欢聊谁喜欢谁,谁追了谁,谁才是真正的碧池。

    更多回复

    6 0
  • 猫(13)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那时候我还没真正意义上开始混社会,那个阶段也没有想太多,毕竟还是小孩子,只是贪玩而已。我和张小虎,赵岩三个人每天放学之后都会一起回家,回家之后书包一扔或者干脆不回家,找个地方坐下就开始玩,什么都玩,砸啤酒瓶盖子,收集烟盒,或者坐在音像店的门口听歌。那几年,让我印象深刻的几位歌手,就是张宇,刘德华,任贤齐了,《笨小孩》《伤心太平洋》《心太软》《一言难尽》等等都是我们经常唱的歌,当然,那时候我们这里没有KTV,全市只有一个恋歌房,而且门朝哪开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是坐在音像店门口,和音像店的大喇叭一起边听边唱,现在想想那种感觉简直开心极了,现在我去KTV,已经不再唱歌了,来KTV不是谈事情就是喝酒。那时候我们三个人只有我家有一台双卡录音机,没错,就是现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那种双卡录音机,两尺长,半尺高,很占地方,只是我们那个时候,九几年已经没有人再把这种东西抗在肩膀上了。所以有时候我们在音像店没有听过瘾,还会来我家,听我爸爸妈妈当时留下来的一些老卡带,里面全是老歌,但我们也能通宵的听,现在想想,一盘卡带,里面七八首歌,三个年轻人陶醉的听一晚上,这种事情估计再也不会发生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14)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渐渐的,我对火车站附近越来越熟悉,对这里的人和物也都基本上了解的七七八八,转眼我就上了初三,那已经是96、97年了。只有这一年,我爸爸对我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他期待也许会发生奇迹,也许我一下子就懂事了,努力了,考上一中,考上大学,今后成为上流社会的人。然而事情总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初三,那一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事,比如香港回归,固定电话号码升到七位数了,单位不行要让大家下岗,等等等等。但是对于我那年来说,只发生了三件事1、张小虎会抽烟了,并且一直在教我。2、录像厅里有了一部电影叫做《古惑仔》超级好看,比金庸古龙他们的小说还好看。3、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这三件事,一件一件地发生,最后一件事的后果,就是我正式开始了我混混的人生。

     

    相信男孩子都明白,对于一个初中生或者高中生来说,抽不抽烟基本可以作为判断是不是混混的标准之一,当然,有的男孩混的比较吊,但是不抽烟,这种情况也不少。当一个学生还在初中的时候,不抽烟的未必是好孩子,可是抽烟的,就一定是坏孩子,最起码,是个内心希望变坏的人。张小虎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我指的是那种真正抽进肚子里,在当时这已经很牛b了,张小虎的形象一下子在我心中提升了两个,不,三四个等级。从一个爱捣蛋,爱使坏,偶尔逗比,偶尔打打小架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会抽烟的混混。张小虎越是当着我和赵岩的面,抽的越凶,而我和赵岩在刚开始的那几个月,也确确实实地把张小虎当作了老大,毕竟人家已经开始抽烟了。

    更多回复

    1 0
  • 猫(15)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说起来抽烟,记得很多懵懵懂懂刚开始学抽烟的人,往往把烟吸在口腔,然后吐出去,有点装B的嫌疑,他们即想满足内心对吸烟的好奇,又不希望真的染上烟瘾,殊不知许多烟民都是从这个阶段开始抽烟的,就像是我。一开始为了装B,为了让别人觉得我也很强,很吊,不要小看我,就经常在书包里装一包烟,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就拿出来抽,但是抽着抽着就发现,自己可以把烟吸进肺里面了,然后就会发现这种感觉还挺好,紧接着就会开始发现自己竟然在某一个时间段不抽不行了,比如上厕所,相信大部分烟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烟瘾,都是在上厕所的时候。慢慢的,烟草就从一个偶尔拿出来的东西,变成了提神的必需品,最后演变成生活的一部分。

     

    当时的烟草比现在便宜,但是却没有现在那么多花样,我们的小卖部基本都只卖本地烟。我们抽的比较多的有几种,红旗渠,软包的一块五。丝绸之路,一块二一包,金钟,好像卖一块钱。许多有钱的混混或者是大混混,都只抽九块钱红包的红旗渠,简称金红,因为烟嘴处有一圈金边。我和张小虎当时买的比较多的就是丝绸之路,属于大众化,便宜,但是拿出来也不丢人。赵岩是不吸烟的,那时候不吸,现在也不吸,有一次我偶然的碰到了赵岩,他后来接替父亲的班进了邮局,成了一个公务员,他进去的时候公务员还不需要考试,请客送礼再加上是单位子弟,一般都可以做到。那次偶然的碰面本来我是要请他吃个饭的,可是我们两个都很尴尬。他才三十多已经秃顶,从穿着和交通工具来看,典型的工薪阶层,大家不要以为进了公家单位就一定会怎样怎样,关系不过硬肯定还只是工薪阶层。而我混到现在,和赵岩想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了,我们两个互相看着彼此,再想想曾经的青葱岁月,心里竟然十分尴尬,简单寒暄几句就走开了。这是后话。

    会抽烟的混混。张小虎越是当着我和赵岩的面,抽的越凶,而我和赵岩在刚开始的那几个月,也确确实实地把张小虎当作了老大,毕竟人家已经开始抽烟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16)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上了初三,张小虎进了一所很垃圾的职高,就是那种你半个月不去都没有人理你的职高。而赵岩则勉强考上了一所很一般的高中,一般的高中也是高中,那时候我们中考,可以上的高中很少很少,就那么三四个,市里面,县里面,乡镇里面的学生都挤破头要来上学,竞争可想而知,在那个时候,张小虎就算是已经被放弃了的青少年,家人对他唯一的期望可能就是不要惹事,回头找个工作老老实实上班就好。而赵岩还有一丝希望,毕竟还在象牙塔里。
    我估计张小虎学会抽烟也肯定是在刚进入职高发生的事情。渐渐的,张小虎越来越像是我们三个人里面的老大,认识的坏孩子最多,虎头虎脑的,打架不含糊,抽烟最早,长得最丑(别笑,在我们小时候,长得丑真的很占优势,丑不叫丑,叫恶,长得恶,恶人的意思,对方一看你就知道不好惹。)而且他时间最多,十六岁的他已经是半混社会的状态了。

    赵岩进入高中之后,在我现在回忆起来,他一直处于人格分裂的状态。一方面,他进入了高中,天之骄子的希望还在自己身上保留着一些,所以会有些鄙视我俩,一个初中生外加一个职高的混混,另一方面,赵岩又希望和我们保持密切的联系,要知道,所有的高中男孩都希望自己多认识一些校外的或者社会上的人,提起来都有面子,在学校更不会被欺负,如果你认识的外面的那个人还小有名气,再加上你会利用这些名气笼络人心,那你必定能成为热血高中里呼风唤雨的一方霸主啊。

     

    赵岩就在这样的心态中进行着高中生活,一方面白天该上课上课,从来不会无故旷课,而晚上一下课,就满大街找张小虎和我,三个人继续在一起厮混。那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有了自行车,我还没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张小虎和赵岩在我们学校门口碰头,接到我之后再一起行动。


    更多回复

    0 0
  • 猫(17)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果然,赵岩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他们高中离我们学校比较近,刚上高一,晚自习下的早。
    “小强,鹏子,”赵岩看到我俩之后挥手致意。
    对了,我叫公孙小强。先别笑,也别说好吊,真的叫公孙小强。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管我叫孙小强,这样简单一些,给人的感觉也不那么装B

     

    看到赵岩,我和张鹏马上围了过去,因为我的关系,张鹏和赵岩也很熟。

    “虎子呢?”我问道。

    “他在他们学校等咱们呢,说晚上带咱们去录像厅看片儿,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他来我家找我的时候说的。”赵岩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包黄丝绸,给我和张鹏一人分了一根。赵岩虽然不抽烟,但毕竟当时也算是在学校里混的,常备一包烟是必不可少的。

    “那咱们走吧!找虎子去。”
    赵岩推着自行车,三个人漫步走向张小虎所在的职高。我们几个人的学校都在火车站附近,相隔两条街而已,所以平时联系起来非常方便。那时候没有BB机,手机什么的更不要想了,都不知道什么东西,我们之间联系基本靠吼,就是谁找谁有事情,那就必须过去当面说,约定好了,没什么意外就一定会赴约,如果你放了别人鸽子,那你这个人今后也就会被贴上靠不住的标签,一传十十传百,名声会很不好。不像是现在,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发个微信,随时联系,只不过,越是这样,好像大家的诚信也就越来越低了,所以说科技在不断地方便人们的生活,同时也在一步步击溃我们传统的信义和江湖契约。

     

    我抽着赵岩发的黄丝绸,大口大口吞云吐雾,爽飞了,此时的我已经有了烟瘾,白天在学校基本没抽什么烟。虽说我们这些坏孩子一下课就会聚集在厕所里吸烟,但是那时候我们条件都不好,每次课间的时候,厕所总是聚集七八个人,但是烟的话能有两根整根的就很不错了,七八个人围着吸两根烟甚至一根烟,卧槽,如果轮到最后才给你,你会发现到你手里的烟,过滤嘴已经被吸扁,很难再咗一口出来,烟也烧到了最后,烫的拿不住,就这样极端的环境下,还是有一些炮头小能手,还能拿着抽出来好几大口。

    所以我们那时候,下课去厕所,为了抽上一两口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身份的象征了。要知道,如果随随便便一个人站在厕所抽烟,如果你没点名气和底子的话,很容易会被别人当作垫脚石,无缘无故把你海扁一顿来提高自己的名气。所以既然能够在厕所安然无恙地抽烟,就说明你是这附近几个班级的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还可以进行很重要的社交,比如如果看到名气比你高,实力比你强的学校里的混子,你能和他共同抽一根烟,彼此交换者来几口,那你面子大了去了,今后大家就都会说,你是谁谁谁的朋友,有人想揍你,就得掂量掂量。再或者,如果你总是能够在大家都没有烟的情况之下顺手摸出来一根,那么你的人缘会大大滴好,只要你不是那种自大狂妄爱吹牛的人,大家基本上都会有事卖你个面子。如果谁被谁惹恼了,但是又觉得对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真干起来对自己也没好处,你可以在厕所里散布一些言论,比如说那个热恼了你的人你早晚得揍他,或者骂他是个傻X,根本就不行什么什么的,如果你连续散布三天这样的言论,你都没有被对方揍,那么你就赢了,大家都会说,那个人怕你,你不打他是因为懒得动手而已,不战而屈人之兵,等等等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下课抽烟,是坏孩子们在学校重要的社交手段。

    更多回复

    1 0
  • 扑(18)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说起买烟,当时97年,大家还是思想相对比较保守的。而且那时候我也才15岁左右,所以能经常有钱,而且经常有烟的,大家也都会高看你一样。有句话是这样的说的,男孩子买东西最脸红的时刻有三个,十五岁之前第一次买烟,十八岁之前第一次买套,二十岁之前第一次买春。

     

    一根烟抽完,见赵岩没有再发的意思,我也没好意思要,张鹏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属于比较呆萌的人,你给他他就吸,不给他他也不主动要,你打架他会毫不犹豫的上,但自己好像从来不找事,也不会惹到谁,也从来不去争取什么,就是这样呆呆傻傻的一个人。
    说话间就到了站前职高(火车站门前的职高)张小虎正和几个人蹲在学校门口的马路牙子上抽烟呢,看来已经等候我们多时。

     

    走上前去,张小虎立马站起身来,用特有的沙哑嗓音说道:“小强,赵岩,等你们老半天了,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职高的几个哥们,哎呀,关系都铁的很,过命的交情!……那什么,桑博,这几个就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那更是过命的交情呀。”
    对方除了张小虎一共有四个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站在最前面的胖子,桑博,一脸横肉,一看就是个很吊的家伙,而我们这边也不甘示弱,我和赵岩都摆出一副酷酷的表情,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只有张鹏有点傻乎乎的,嘿嘿嘿地对着大家笑了半天。
    就这样,两伙人在张小虎的介绍下就认识了。

    更多回复

    1 0
  • 猫(19)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当时我没反应过来,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张小虎要让我们来找他,而不是他找我们了,因为他和桑博几个人也都是刚在职高认识不久,什么过命的关系,估计顶多就是一起抽过一个烟屁股的关系而已。张小虎喊我们来,是要对职高的几个人介绍一下,意思是:看到没,我在外面可是认识人的,我的兄弟也都不好惹。而对我们来说,张小虎则是要让我们看看,刚开学一段时间而已,他就认识了这么多兄弟,而且都跟着他去录像厅看片,更加进一步确立了张小虎在我们这个团队之中老大的地位。

    录像厅就在车站广场前的一栋大厦三楼。(好像是三楼,要么是四楼,具体忘记了,反正现在那里已经成了速8,,,,,这不是广告,,,,)
    当时的火车站还没有现在这么灯火通明,没有大广场,也没有灯塔什么射灯之类的,一到晚上,就变得黑漆漆的,什么牛鬼蛇神都会出没。火车站门前有几个二三十层的高楼,据说是很早以前一位外地富商来这里投资,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富商人间蒸发了,高楼盖好之后就没有了后话,结果被ZF收走,转手一层层租了出去,那时候我们市里面最高的建筑物,也就是车站前的这几座高楼了,所以很多娱乐场所以及饭店都集中在这里。

    我们一行七八个人有的穿着校服,有的没穿,就这样穿梭在火车站前的街道里,夜幕的衬托下,大家都觉得自己俨然成为了小马哥一样的人物,不自觉地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一个个都看上去趾高气昂的样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大厦,走进了楼梯。

     

    我们几个人在张小虎的带领下,很熟络地从阴暗的楼梯走上三楼,来到了录像厅的门口。三楼的走廊还算是比较明亮的,因为那时候做生意的一般喜欢楼层比较低的地方。三楼有一家饭店,一家舞厅,还有一个录像厅。饭店在走廊最里面,这个时候已经关门了,舞厅在中间,里面还放着舞曲,但不是现在酒吧迪厅的那种,而是以前真正的交谊舞的舞曲,快三步慢四步那种。一般这个时候还出现在舞厅里的人,不是小混混就是搞破鞋的,没跑,正常人除了周末,晚上哪里会来这种地方。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2016-08-10 发表 [寂寞]发表

    录像厅在最靠近楼梯的这边,有两个门,一个门被两大块棉布帘挡的严严实实的,是观看的地方,另一个小门里面则是放映室和老板的休息室,那时候能播放电影的设备就两种,一种是胶片播放器,就是农村放电影的那种类似投影仪的设备,一种是当时来说比较先进的录像机,播放的是黑色的盒盘。这里所使用的设备是后者,因为操作比较方便。

     

    在当时1997年,虽说做生意对大家来说已经是个潮流了,但是生意还是看什么生意,像是录像厅,舞厅,台球厅,甚至饭店这样的行业,还是牢牢把握在一些大混混的手里,尤其是,在火车站这样的地界,没点实力你敢干这样吸引流氓的店?早被砸了100次了。
    我们那时候的混混不比之前上一辈的混混。他们那时候经历了十年的洗礼,有经历了大格局不断地变迁,钻了很多漏洞,可能真正混出位的,没几个手里没有人命的,只是大家心照不宣,或者当作传说在聊而已。他们那时候的混混更讲排场,讲义气,爱面子。可能为了一句话,就敢上刀山下火海,为了一份情谊,就敢豁出去自己的一生,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那种豪气,那种豁达,在现在看来有些不值或者是傻,但在他们那个年代,这样的人才配得上称之为混混。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回头再慢慢一个一个讲。

    到了我们这一代,少先队员接班人,父母又大部分是老实巴交的工人,就显得畏畏缩缩了许多。我们也看谁够狠,看谁够吊,看谁更撒的开。但是已经没有了前辈们的境界,不是我们不想,我们也想像他们一样,惹了大事坐火车出去躲一躲就好,police见到了大混混也得礼让三分,动刀动枪的一不小心非死即残,我们也崇拜这样的混混,但是我们不能像他们那么豪放了,因为时代不一样,80年代初的严打,80年代末的大事件,还有90年代的严打,像我刚才说的那些混混都已经去见马克思了,所以我们不是不想,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我们只能在现有的框框里,做着最凶狠的事情,出了框框,这辈子就完了。框框是什么?人命啊,伤残啦,等等等等,不过和现在想比,我们那时候又显得宽松了好多,在那个年代,只要不出人命,基本上找找关系花花钱,都还有周旋的余地。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