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wutingshow11
2016-08-11 发表
6520 5
第14章 又死了人

在我即将落入睡梦之中的那一刻,他俯压在我身上,伴随着一股清香的冷冽侵入骨髓,我幽幽醒转,感觉到他吻住了我的小嘴。

长舌在我口腔中翻卷着,不留一丝空隙,一会舔舐我的喉底一会扫过我的贝齿。

倏地,他卷缩着我的舌头,往外拉伸吮吸着,我顿时被他惹的头昏昏然的,如梦似幻。

“唔……”我听到了自己情不自禁的发出羞涩的声音,扬高了脖子,不自觉的迎合着他的吻。

我也忍不住舔了一下他的龙舌,顿时感觉到他的身躯微微一僵,随即我被他如狂风般的扫虐,嘴巴肿胀,带着酥麻的刺激,被他迷惑的沉迷其中。

空气中回荡着我们彼此浓重的呼吸声,暧昧羞涩,令人脸红。

他的吻霸道的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绪,我一时受不了这种刺激,脑袋顿时空白一片,感觉自己就要在下一刻窒息休克。

今晚的热吻是那么的漫长,我以为自己会死在这种吻之中,可是还吊着一丝呼吸,感官是那么的明显。

阁楼的烛火不知道何时被他扫灭了,我睁开迷蒙的眼睛看到的是他近在眼前的红眸,魔魅的把我吸入其中。

“竹儿……”他的呼吸急促灼冷,强势的吹拂在我的脸上,引来一阵阵麻痒的颤抖。

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咚咚的夹杂在彼此的喘息之中,他开始吻的时而温柔时而猛烈,手也不安分起来。

他一手从我睡衣的下摆往上探上来,直接附在我的柔软上,我完全陷在他的诱惑之中,无法自拔的随着心底的渴望迎合着他。

他的另一只手一路往下,从我敏感的背脊线一路轻浮而下,直至我的小腿窝处。

明明是冰冷的,可是我却觉得被他触碰过的地方就要灼烧起来一般,心底冒出无底洞的空虚,急需什么来填补。

他的手一个使力就把我的腿曲起来,置身在我的两腿中间,我感觉到小腹火热的很,却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我用仅剩的意志力伸手推他,却附在他健壮的胸口上,毫无一丝力气。

明明房间是黑暗的,可是我却看得见他裸露出浴袍外面的健硕胸肌,迷人至极,舍不得移开一分,手掌底下是他有力结实有弹性的肌肤,我的心猛然一荡,顿时感觉脸颊火热的很。

“喜欢为夫如此么?”他啄吻着我的脖颈,啃咬着,痒痒的,又带着一种刺痛般的酥麻,引来我的喘息,忍不住叫喊出羞人的音调,娇媚动人。

我觉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心底越发的空虚着,我扭动着身子,即渴望又害怕,尤其是他的手转而滑入我的大腿内侧,我颤抖不住,一股电流急速从他触碰的位置一路窜到我的心脏,我受不了这种刺激与兴奋,感觉到腿间的异样,我忍不住哭喊出来。

“不……要!”

“嗯,为夫知道!”他好似很满意我的表现,嗓音透着愉悦。

他的吻一路落下,我身上的衣服也不知何时丢落在地,他身上的浴袍也飘落覆盖在我的衣服上,就像我们一样纠缠在一起。

他一边啄吻我脸上的泪水,细细柔柔,柔进我的心间,我忍不住的抚上他的身子,他猛然压下身躯,咬住我的唇瓣,带领着我开始浮浮沉沉……

第二天醒来,还没有完全醒过神来,就觉全身酸痛。

我躺在床上唉呼不已,一点都不想起来去军训。

反正我是不用参加训练了,还不如在寝室睡觉呢,可惜……

“小竹,快点起来了,再不走,就要被扣学分了哦……”莉莉在我耳边吼着。

我不得不认命的爬起身,忍着身子的酸痛快速洗漱,跟他们一起去晨练。

军训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晨练,晨练过后有半个小时吃早饭的时间,然后继续训练。

我觉得自己都全身乏力,脚好像都要拖着走了,忍不住的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猛烈,羞涩无比,心中暗暗的恼骂着帝呈肃。

“小竹,你怎么了,脸这么的红?”莉莉倏然伸手过来摸着我的额头,还尖叫了一声,“啊,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我躲开了她的手,不好意思着,然后又听到一声无比刺耳的嗓音。

“呵呵,发骚哦,你看看她脸红的像茄子,肯定是做春梦了。”招人烦吐出来的话就是这么的让人讨厌。

“你才发骚呢!”我愤愤瞪了她一眼,快步走着,脸颊更是火红的很。

“哈哈……真的吗?是真的吗,小竹?”莉莉跑上来几步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眼神暧昧的盯着我发红的脸。

我咬了咬牙,心想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我被鬼夫欺负的事,且不说她们害不害怕,以她们现在幸灾乐祸的八卦精神,肯定会笑话我的。

说不定还会问我什么感觉呢,那我可羞死了。

“估计是她做春梦了,天天躲在被子里看小说,还发花痴!”我有意的看向后面淫笑不止的招人烦。

“呵呵!”莉莉笑的肩膀抖动着,连带我的肩膀都被她拉扯着。

“你……”招人烦正想反驳我的话,却突然眼睛睁的大大的,随即手指另一个方向,“你们看!”

我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男生寝室,下面已经围着一群学生,有军训的新生也有早起的其他高年级学生,都围在那里,旁边还有校园治安跟几辆警车,那车灯在打闪着。

我心一震,肯定是出事了。

我往那边跑去,随后罗莉跟章荏芳也跟在我后面往那边跑去。

待我们跑近的时候,随即看见有个抬架从男生寝室楼里面抬出来,上面躺着一具尸体,盖着白布,看不见是什么人,但是在下台阶的时候,一手倏然滑落下来,上面布满了淤青肿胀,血迹都结痂了。

围观的人群都被吓了一跳,大大的抽气着。

我上前几步,想看的更加清楚一点,却被警员给喝止了,“让让,别挡路!”

“天呐,死人了,又死了一个!”旁边围观的人嚷嚷着,昨晚在体育馆才发生了命案,今天早上醒来又死了一个,一夜之间连死了两个人。

很多人免不了猜测,校园更是弥漫了一股恐慌。

我从中听到一点眉目,那就是这个人是昨晚死掉女生男朋友的跟随者。

没想到,刘毅一夜弄死了两个人,想到我对他说的话,“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找害死你的人。”

我心倏然冒出了愧疚,看来刘毅是不会放过这些人,那群人都已经死了两个,绝对不能再死人了。

“同学,你知道这男生是哪个班的吗?”我拉过知情的人追问着。

“听说是跟昨晚那个女生的男朋友是同一个班的。”

“他们班的人都是住在这上面吗,那你知道他是几班的吗?或者知道她男朋友的名字?”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第15章 寻人 问好情况后,我真想赶紧找到其他人,可是老师来催赶,加上莉莉拉着我往操场走,不得不去参加军训的晨练。 看着底下各个班级都在站着军姿,我却坐在体育馆的看台上,如坐针灸。 心里着急想去把那几个参加作恶的人找到,警醒他们做好应对措施。 因为我知道,只要刘毅没被收了,就还会死人。 事不宜迟,趁着吃早饭的时候,我跑去找教官了。 他在看到我的那一瞬狠狠一震,目光落在我的胸口,里面蕴含的意味我猜不透,但是我是一个女孩子,倏然被他盯着看那里,非常的气火。 我忍不住的眼神凌厉起来,想说完事情就走开,“报告!我想请假!” 也许是我的声音过大,顿时把那一桌吃早饭的教官都给吼愣住了。 黑脸回了神,目光无波的盯在我的脸上,“理由!” “身体不舒服!”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可是明显他就不相信,直接盯着我看,没有做声,倒是一边看戏的教官们七嘴八舌的调侃着。 “哟,首长,你的学生胆子够大的嘛,连请假都这么的理直气壮,也不怕你不答应。” “这么大声,真的是身体不舒服?哈哈……” 我的脸垮了下来,扫了几眼那几个多嘴的教官,硬是隐忍下我的脾气,没有呛道。 我确实有求于他们,不得不忍声啊。 “我看你精力旺盛的很,还是回去归队训练吧。” 我是唯一的一个伤员,在整个训练场就见我一个人是最闲的,现在不止是教官还是新生都能一眼认出我来。 “同学,你太可爱了,要不来我的班吧!” 见他们还想调侃,我咬牙低声说了句,“我是找我们的教官!” “换个理由!”黑脸说了句就继续埋头吃起早餐。 靠之,这么傲娇的教官,到底是哪里找来的啊! 我在心底愤愤的骂了句。 真想吼他一句,我去抓鬼行了吧! “我有事!” “什么事?” “急事……”我牙根都咬断了,“准还是不准啊,问那么多!” “不准!” 啊? 我目瞪口呆的瞪着他,倏然有种被他耍了的感觉,早说不准,何必在这里东拉西扯问了一堆。 “那教官,你慢点吃,别噎着了。”我瞪着他说了句就转身走人。 “哇瑟,这么嚣张的学生,要给她点教训……” “吃饭!” “是,首长!” 真闷,亏他职位那么高,要不是他是我的教官,我真不想跟这种闷葫芦说话呢。 我愤愤的走了,为了学分,到了时间我还是乖乖的到我的老位置报到,心里却盘算着巡查那几个人的事情。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我冲冲吃了饭就跑去那男生宿舍楼打探消息。 在我们学校,女生宿舍男生止步,男生宿舍女生随意进出。 这种规定还真不知道是哪个人规定的,估计是个男的,才出这种奇怪的制度,方便男生带女朋友回寝室…… 我走进那栋宿舍楼,连登记都不用,即使早上死了一个人,警察还在调查事情。 我按着别人告知我的位置,寻到了早上那名男生的寝室,不过那里被警察给查封了。 进不去。 我本想找他们寝室的人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是不是真是刘毅杀的人。 时间急迫,我要是再找不到那几个男生,可能真会出事。 我正想回去寝室查查他们管理系的课表,却被一个寝室的男生叫住了。 “学妹,你是来找这个寝室的同学吗?” “啊……对!”倏然被人叫学妹很不习惯,我愣了下点着头。 “哦,那个付刚死了,警察把他们的寝室封了,剩下的几个人也都被警察带去问话了。” “那你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你是问哪个人的,我们专业经常跟他们一起上课,我都有。” “是吗?那太好了,我找林风,还有跟他一起玩的好的。你都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那男生明显的愣了一下,才点头,“知道。有几个是我们班的,就住在我隔壁。还有一个就住在这里,不过他还没有来学校报到!”他指了指对面查封的寝室。 “那你先给我林风的手机号码吧。”我笑着催道。 “给你可以,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靠他太近,别被他骗了。” 敢情这位学长以为我是林风的爱慕者之一。 我无所谓的说了句只是想找他问点事情而已,听到我的解释后,他才愣愣的点头。 昨晚上体育馆死掉的女生,谁都知道了,这种消息就像是滚雪球一般,何况他们跟那个林风是一起上课的,他的女朋友莫名死了,想不知道都难。 “那你自己过去找他们吧,估计在睡觉!就在隔壁。”那位学长指了指隔壁,“我们班下午一点半有课。” “谢谢学长!”我点了点,正要敲那房间的门,他又走过来,消声跟我说了句,“你小心点,他们好像被吓到了,情绪不太稳,昨晚深夜我们都听到对面寝室的惨叫声了,太恐怖了。” “那……你们怎么没有报警!”我吓了一跳,警察明明就是早上才过来的样子。 “这个,我们也怕啊,因为我们都听到了那个恐怖的声音,都吓坏了!”他现在说话都颤抖着,还左右看了看过道。 “什么声音?” “有一个不是他们寝室男生的声音,听我们班几个说是那个体育馆死掉的刘毅!” “应该不假!要不他们怎么会被吓到,据说他们以前跟林风打过刘毅,兴许是刘毅回来报复了。” “好,我会注意的,谢谢你学长!警察肯定会查清楚事情的,你不用惊慌!”即使我很确实已经是刘毅了,但是不想让他恐慌,还是好心的安慰了一句。 “学妹,你人真好!我叫孙奇,你叫什么名字?”他有些脸红的问着我的名字。 “呵呵,叫我小竹就行了。”我尴尬的回了一句,没有说全名。 他点了点头,又惊恐的看着走道的两边,就怕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跑出来。 此刻走道上没有一个走动的人,静悄悄的,安静的恐怖。 “学长,你快进去休息吧,我问他们几句话就走!”我点了点头,没再理睬他,直接去敲隔壁间的宿舍门。 等了好一会,里面才传出一声胆颤的声音,“谁啊?” “我……”我顿时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了,我跟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我找你们有点事情,能开开门吗?我是新来的一年级学生……” 门刷的拉开了,露出一双红丝布满的眼睛,我吓了一跳,吞了口水才勉强笑着打招呼。 “嗨!你好!”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第16章 怀疑黑脸的身份

    里面的人谨慎的再问了句找谁后,我把名字都一一的报了一遍,他更是惊讶的瞪着我,那眼睛暴突着,里面透着红丝特别的吓人。

    “我能进去一下吗,说完话我就走!”这种事情还是少点人知情好。

    何况这几个人还是罪犯,虽然当时警察没有查出什么,也被林风家人拿钱打发了,不了了而之。

    “进来吧!”他看了看我一会,才把门打开一点,站到一边等我进去后,他就一把把门关上了。

    “你找我们什么事?”倏然一个瑟瑟发抖的声音传来,明显比刚才那个男生害怕的要命。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直接对上了那俯瞰下来的眸子,带着惊恐,一样布满血丝,我这才发现他们寝室里的人都盯着我,或坐,或半挂在上铺上,我吓了一跳。

    我压下心惊,才开始组织语言,“你们是不是都认识那个刘毅?”

    我一说话,他们都惊震的盯着我,神色各异,眸光闪烁。

    “不知道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我觉得事情不简单,有可能是你们不相信的事情,就是比较灵异的那种,他可能是回来报复的……”我语气一顿,看到他们脸色变得惊恐不已,身子禁不住发抖,我继续接着说:“如果你们真的跟他有过节,就要小心一些……”

    “不是我们,是林风……”其中一个胆子较小的男生可能是受不了这惊吓,突然爆吼,却被那名开门的男生给喝止了后面的话。

    那男生面色黑沉的逼问着我,眸光狠戾,“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听说的,而我是一名猎鬼师,所以知道这件事情后,我不得不追查清楚,希望你们都能度过一劫。”

    虽然他们打死了刘毅,但是那些证据警察都无能为力,即使我从刘毅的口里知道这些,也帮不了刘毅的冤屈,但是我也不能看着他变成厉鬼继续在人间危害人啊。

    “这是我准备的,兴许能派的上用场,你们晚上最好是呆在这里,把这些都贴在门窗上,并在四周撒上这些酒,到半夜的时候,不管是谁来敲门都千万不要打开。”

    我从包包里拿出几张驱鬼符跟辟邪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并每人发了一个平安符。

    “你真的是猎鬼师?”

    我看向问话的那名开门的男生,点了点头。“嗯!”

    他们惊惧疏离的眼神顿时缓和了几分,我才问,“你们能联系到林风吗?”

    他们彼此对看了几眼,摇了摇头。

    我想他们应该是有什么事隐瞒着,不想告知我,我叮嘱了他们几句,也无意再停留,希望今晚收了刘毅,不再出任何人命。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若是你们遇到昨晚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赶过来的。”

    开门的那名男生脸色很不好,接过我的纸条并没有说什么,眸光带着阴冷,弥漫着凶气。

    我点了点就走出了他们的房间,却在拐角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疑惑的上前。

    黑脸听到我的脚步声回过身来,脸色无比的严肃,“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有点事来找人!”我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他,也疑惑他为何在这里。

    他眸光一闪不闪的盯着我,最后说了句,就走了。“这里是命案现场,你要是不想惹麻烦,最好是别出现在这种地方。”

    看着他走掉的背影,我顿时回过神来,再度疑惑他为何会在这里!

    我蹙眉一想,昨晚他出现在女尸的车前,现在又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他到底是什么人?

    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跑去了林风的班级,找了一个女生,问问她哪个是林风,她眼神鄙夷的扫视了我一圈才对着教室里面喊着。

    “林风有人找!”

    随即我看到一个高瘦的少年走出来,面容光洁,眉目流韵,穿着一件打开两颗扣子的白色衬衣,一只手插在裤袋里悠闲的走出来。

    带着贵公子的俊宇,不过他的眼神却很不正,出来看到我,上下的打量着,嘴角带着一丝邪气,痞痞的问着,“是你找我?”

    “你就是林风?”我正眼对上他有色的眼睛,心底却抵触的很。

    他挑了挑眉头,应了一声。

    “雪玲是你女朋友吧?”我看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像刚刚死掉女朋友一般的伤心,眉头下意识的皱着,眸光一直看着他的脸。

    他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神色闪过一丝不屑与慌乱,我顿觉的奇怪。

    “你想做什么?”他眸光变得凌厉起来,似乎是被我戳穿什么秘密一般恼怒起来。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刘毅是怎么死的。”我看着他质问着,看到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恐惧,随即又消逝了。

    刘毅的死跟他脱不了关系,刘毅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心底对他冒出更加的反感,不知道自己帮他对不对。

    “这个我不知道,你找别人去。”他对我低喝一声,随即转身想走人,我喊住他,“你就不怕他回来报复你吗?”

    他转过身来,眸光愤恨的瞪着我,似乎要我拆吃入腹,又带着惊慌。“你究竟知道什么?”

    “你女朋友跟朋友都接连出事,他们出事并不单纯,也不是意外,我是听说了他们都跟刘毅有过节,才来找你的。”我无惧的,冷淡的说着,塞给他一个平安符。“你要是不想被他报复,最好是找个道士帮你驱邪,这是我做的,你拿着也许有点帮助。”

    见我要走,他突然跑过来拦住我,左右小心的看着,害怕别人看见的样子,见没人在才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看他的样子,明显就是见过符咒一般,我勾了勾唇,低声说道,“我是猎鬼师!”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没有了刚才那么仇愤我,反而像是救命稻草一般的拉着我,要我给他出主意。

    “我想刘毅的死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我拉出自己的手,见他听到我的话后,眸底闪过惊慌,来不及躲闪。

    “那雪玲跟付刚真的是被他杀死的吗?”林风惊恐的看着我,连他攥着符咒的手都开始抖颤起来,嘴唇苍白,面色无血色。

    “这个……”我皱着眉头,我是见过刘毅,但是却没有在作案现场看见,“我在体育馆见过他,就在雪玲出事之前。”

    那女生明显当时是在体育馆那里上洗手间,看地上掉落的笔记本,也是学生会的一员。

    这下,林风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他估计是没想到刘毅会在死后来找他们算账。

    “你要是害怕,最好是还给他一个公道,他自然不会那么仇恨你,甚至报复你。”我抿嘴深意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符咒给他,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你自己想想吧,希望你能想通。”他若是去自首,兴许刘毅怨念不会这么深,甚至不去投胎,反而留在人间作恶。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第16章 怀疑黑脸的身份

    里面的人谨慎的再问了句找谁后,我把名字都一一的报了一遍,他更是惊讶的瞪着我,那眼睛暴突着,里面透着红丝特别的吓人。

    “我能进去一下吗,说完话我就走!”这种事情还是少点人知情好。

    何况这几个人还是罪犯,虽然当时警察没有查出什么,也被林风家人拿钱打发了,不了了而之。

    “进来吧!”他看了看我一会,才把门打开一点,站到一边等我进去后,他就一把把门关上了。

    “你找我们什么事?”倏然一个瑟瑟发抖的声音传来,明显比刚才那个男生害怕的要命。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直接对上了那俯瞰下来的眸子,带着惊恐,一样布满血丝,我这才发现他们寝室里的人都盯着我,或坐,或半挂在上铺上,我吓了一跳。

    我压下心惊,才开始组织语言,“你们是不是都认识那个刘毅?”

    我一说话,他们都惊震的盯着我,神色各异,眸光闪烁。

    “不知道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我觉得事情不简单,有可能是你们不相信的事情,就是比较灵异的那种,他可能是回来报复的……”我语气一顿,看到他们脸色变得惊恐不已,身子禁不住发抖,我继续接着说:“如果你们真的跟他有过节,就要小心一些……”

    “不是我们,是林风……”其中一个胆子较小的男生可能是受不了这惊吓,突然爆吼,却被那名开门的男生给喝止了后面的话。

    那男生面色黑沉的逼问着我,眸光狠戾,“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听说的,而我是一名猎鬼师,所以知道这件事情后,我不得不追查清楚,希望你们都能度过一劫。”

    虽然他们打死了刘毅,但是那些证据警察都无能为力,即使我从刘毅的口里知道这些,也帮不了刘毅的冤屈,但是我也不能看着他变成厉鬼继续在人间危害人啊。

    “这是我准备的,兴许能派的上用场,你们晚上最好是呆在这里,把这些都贴在门窗上,并在四周撒上这些酒,到半夜的时候,不管是谁来敲门都千万不要打开。”

    我从包包里拿出几张驱鬼符跟辟邪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并每人发了一个平安符。

    “你真的是猎鬼师?”

    我看向问话的那名开门的男生,点了点头。“嗯!”

    他们惊惧疏离的眼神顿时缓和了几分,我才问,“你们能联系到林风吗?”

    他们彼此对看了几眼,摇了摇头。

    我想他们应该是有什么事隐瞒着,不想告知我,我叮嘱了他们几句,也无意再停留,希望今晚收了刘毅,不再出任何人命。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若是你们遇到昨晚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赶过来的。”

    开门的那名男生脸色很不好,接过我的纸条并没有说什么,眸光带着阴冷,弥漫着凶气。

    我点了点就走出了他们的房间,却在拐角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疑惑的上前。

    黑脸听到我的脚步声回过身来,脸色无比的严肃,“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有点事来找人!”我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他,也疑惑他为何在这里。

    他眸光一闪不闪的盯着我,最后说了句,就走了。“这里是命案现场,你要是不想惹麻烦,最好是别出现在这种地方。”

    看着他走掉的背影,我顿时回过神来,再度疑惑他为何会在这里!

    我蹙眉一想,昨晚他出现在女尸的车前,现在又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他到底是什么人?

    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跑去了林风的班级,找了一个女生,问问她哪个是林风,她眼神鄙夷的扫视了我一圈才对着教室里面喊着。

    “林风有人找!”

    随即我看到一个高瘦的少年走出来,面容光洁,眉目流韵,穿着一件打开两颗扣子的白色衬衣,一只手插在裤袋里悠闲的走出来。

    带着贵公子的俊宇,不过他的眼神却很不正,出来看到我,上下的打量着,嘴角带着一丝邪气,痞痞的问着,“是你找我?”

    “你就是林风?”我正眼对上他有色的眼睛,心底却抵触的很。

    他挑了挑眉头,应了一声。

    “雪玲是你女朋友吧?”我看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像刚刚死掉女朋友一般的伤心,眉头下意识的皱着,眸光一直看着他的脸。

    他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神色闪过一丝不屑与慌乱,我顿觉的奇怪。

    “你想做什么?”他眸光变得凌厉起来,似乎是被我戳穿什么秘密一般恼怒起来。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刘毅是怎么死的。”我看着他质问着,看到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恐惧,随即又消逝了。

    刘毅的死跟他脱不了关系,刘毅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心底对他冒出更加的反感,不知道自己帮他对不对。

    “这个我不知道,你找别人去。”他对我低喝一声,随即转身想走人,我喊住他,“你就不怕他回来报复你吗?”

    他转过身来,眸光愤恨的瞪着我,似乎要我拆吃入腹,又带着惊慌。“你究竟知道什么?”

    “你女朋友跟朋友都接连出事,他们出事并不单纯,也不是意外,我是听说了他们都跟刘毅有过节,才来找你的。”我无惧的,冷淡的说着,塞给他一个平安符。“你要是不想被他报复,最好是找个道士帮你驱邪,这是我做的,你拿着也许有点帮助。”

    见我要走,他突然跑过来拦住我,左右小心的看着,害怕别人看见的样子,见没人在才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看他的样子,明显就是见过符咒一般,我勾了勾唇,低声说道,“我是猎鬼师!”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没有了刚才那么仇愤我,反而像是救命稻草一般的拉着我,要我给他出主意。

    “我想刘毅的死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我拉出自己的手,见他听到我的话后,眸底闪过惊慌,来不及躲闪。

    “那雪玲跟付刚真的是被他杀死的吗?”林风惊恐的看着我,连他攥着符咒的手都开始抖颤起来,嘴唇苍白,面色无血色。

    “这个……”我皱着眉头,我是见过刘毅,但是却没有在作案现场看见,“我在体育馆见过他,就在雪玲出事之前。”

    那女生明显当时是在体育馆那里上洗手间,看地上掉落的笔记本,也是学生会的一员。

    这下,林风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他估计是没想到刘毅会在死后来找他们算账。

    “你要是害怕,最好是还给他一个公道,他自然不会那么仇恨你,甚至报复你。”我抿嘴深意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符咒给他,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你自己想想吧,希望你能想通。”他若是去自首,兴许刘毅怨念不会这么深,甚至不去投胎,反而留在人间作恶。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第16章 怀疑黑脸的身份

    里面的人谨慎的再问了句找谁后,我把名字都一一的报了一遍,他更是惊讶的瞪着我,那眼睛暴突着,里面透着红丝特别的吓人。

    “我能进去一下吗,说完话我就走!”这种事情还是少点人知情好。

    何况这几个人还是罪犯,虽然当时警察没有查出什么,也被林风家人拿钱打发了,不了了而之。

    “进来吧!”他看了看我一会,才把门打开一点,站到一边等我进去后,他就一把把门关上了。

    “你找我们什么事?”倏然一个瑟瑟发抖的声音传来,明显比刚才那个男生害怕的要命。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直接对上了那俯瞰下来的眸子,带着惊恐,一样布满血丝,我这才发现他们寝室里的人都盯着我,或坐,或半挂在上铺上,我吓了一跳。

    我压下心惊,才开始组织语言,“你们是不是都认识那个刘毅?”

    我一说话,他们都惊震的盯着我,神色各异,眸光闪烁。

    “不知道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我觉得事情不简单,有可能是你们不相信的事情,就是比较灵异的那种,他可能是回来报复的……”我语气一顿,看到他们脸色变得惊恐不已,身子禁不住发抖,我继续接着说:“如果你们真的跟他有过节,就要小心一些……”

    “不是我们,是林风……”其中一个胆子较小的男生可能是受不了这惊吓,突然爆吼,却被那名开门的男生给喝止了后面的话。

    那男生面色黑沉的逼问着我,眸光狠戾,“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听说的,而我是一名猎鬼师,所以知道这件事情后,我不得不追查清楚,希望你们都能度过一劫。”

    虽然他们打死了刘毅,但是那些证据警察都无能为力,即使我从刘毅的口里知道这些,也帮不了刘毅的冤屈,但是我也不能看着他变成厉鬼继续在人间危害人啊。

    “这是我准备的,兴许能派的上用场,你们晚上最好是呆在这里,把这些都贴在门窗上,并在四周撒上这些酒,到半夜的时候,不管是谁来敲门都千万不要打开。”

    我从包包里拿出几张驱鬼符跟辟邪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并每人发了一个平安符。

    “你真的是猎鬼师?”

    我看向问话的那名开门的男生,点了点头。“嗯!”

    他们惊惧疏离的眼神顿时缓和了几分,我才问,“你们能联系到林风吗?”

    他们彼此对看了几眼,摇了摇头。

    我想他们应该是有什么事隐瞒着,不想告知我,我叮嘱了他们几句,也无意再停留,希望今晚收了刘毅,不再出任何人命。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若是你们遇到昨晚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赶过来的。”

    开门的那名男生脸色很不好,接过我的纸条并没有说什么,眸光带着阴冷,弥漫着凶气。

    我点了点就走出了他们的房间,却在拐角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疑惑的上前。

    黑脸听到我的脚步声回过身来,脸色无比的严肃,“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有点事来找人!”我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他,也疑惑他为何在这里。

    他眸光一闪不闪的盯着我,最后说了句,就走了。“这里是命案现场,你要是不想惹麻烦,最好是别出现在这种地方。”

    看着他走掉的背影,我顿时回过神来,再度疑惑他为何会在这里!

    我蹙眉一想,昨晚他出现在女尸的车前,现在又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他到底是什么人?

    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跑去了林风的班级,找了一个女生,问问她哪个是林风,她眼神鄙夷的扫视了我一圈才对着教室里面喊着。

    “林风有人找!”

    随即我看到一个高瘦的少年走出来,面容光洁,眉目流韵,穿着一件打开两颗扣子的白色衬衣,一只手插在裤袋里悠闲的走出来。

    带着贵公子的俊宇,不过他的眼神却很不正,出来看到我,上下的打量着,嘴角带着一丝邪气,痞痞的问着,“是你找我?”

    “你就是林风?”我正眼对上他有色的眼睛,心底却抵触的很。

    他挑了挑眉头,应了一声。

    “雪玲是你女朋友吧?”我看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像刚刚死掉女朋友一般的伤心,眉头下意识的皱着,眸光一直看着他的脸。

    他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神色闪过一丝不屑与慌乱,我顿觉的奇怪。

    “你想做什么?”他眸光变得凌厉起来,似乎是被我戳穿什么秘密一般恼怒起来。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刘毅是怎么死的。”我看着他质问着,看到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恐惧,随即又消逝了。

    刘毅的死跟他脱不了关系,刘毅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心底对他冒出更加的反感,不知道自己帮他对不对。

    “这个我不知道,你找别人去。”他对我低喝一声,随即转身想走人,我喊住他,“你就不怕他回来报复你吗?”

    他转过身来,眸光愤恨的瞪着我,似乎要我拆吃入腹,又带着惊慌。“你究竟知道什么?”

    “你女朋友跟朋友都接连出事,他们出事并不单纯,也不是意外,我是听说了他们都跟刘毅有过节,才来找你的。”我无惧的,冷淡的说着,塞给他一个平安符。“你要是不想被他报复,最好是找个道士帮你驱邪,这是我做的,你拿着也许有点帮助。”

    见我要走,他突然跑过来拦住我,左右小心的看着,害怕别人看见的样子,见没人在才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看他的样子,明显就是见过符咒一般,我勾了勾唇,低声说道,“我是猎鬼师!”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没有了刚才那么仇愤我,反而像是救命稻草一般的拉着我,要我给他出主意。

    “我想刘毅的死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我拉出自己的手,见他听到我的话后,眸底闪过惊慌,来不及躲闪。

    “那雪玲跟付刚真的是被他杀死的吗?”林风惊恐的看着我,连他攥着符咒的手都开始抖颤起来,嘴唇苍白,面色无血色。

    “这个……”我皱着眉头,我是见过刘毅,但是却没有在作案现场看见,“我在体育馆见过他,就在雪玲出事之前。”

    那女生明显当时是在体育馆那里上洗手间,看地上掉落的笔记本,也是学生会的一员。

    这下,林风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他估计是没想到刘毅会在死后来找他们算账。

    “你要是害怕,最好是还给他一个公道,他自然不会那么仇恨你,甚至报复你。”我抿嘴深意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符咒给他,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你自己想想吧,希望你能想通。”他若是去自首,兴许刘毅怨念不会这么深,甚至不去投胎,反而留在人间作恶。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