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父亲重病后,母亲竟然……

nnnnnnnnaa
2016-08-11 发表
540 0

一个孤独的身影站在树下,在焦急等待着什么。

 

铃…

 

手机铃声响起。

 

秦远方看到是母亲的号码,马上按下接听键就问道:“妈,你怎么这么晚的?”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苍老、焦急的声音:“儿子,出来接妈一下,妈好像被贼人跟踪了,妈现在已走到村口的大榕树拐口。”

 

“妈,你小心一点,我这就到。”

 

秦远方听到这里,哪里还顾得了关门,直接抄起门边的一块板砖就飞冲出去。

 

秦远方心里本来就有一个不安的情绪在缠绕着他,不想灵验了。今天母亲去银行拿钱回来救急,理应早点回来的,可是他等了足足两个小时都看不到母亲,之前打母亲的手机询问总说要到了,不想最后等来的竟然是这样的消息。

 

秦远方冲得飞快,转眼间就冲到了母亲所说的那棵大榕树。

 

啊…

 

是母亲的惨叫声,一点的预兆也没有。

 

秦远方听得是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本到了极限的速度竟然又快了几分。可是刚刚转过拐口的秦远方却看到一幕让他睚眦欲裂的场面:母亲坐在地上死命抓着一个身材不是很高大的男子腿角,而那男子还丧心病狂地拿着摩托车头盔狂砸母亲的手。

 

“杀千刀的!”

 

秦远方哪里还有理智,箭一般飞冲上去。

 

只可惜那男子已成功让母亲屈服,直线跑了开去。

 

秦远方来到母亲身边,急问道:“妈,你有没有事?”

 

母亲哀号道:“儿子,你爸的医药费被抢走了。”

 

秦远方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秦远方父亲的身体本就不是很好,可他一直都死撑着不告诉任何人,但他最终还是掩饰不过去,最近去医院检查,悲哀地检查出是癌症。幸亏检查得早,是初期的,还有救的希望,所以秦远方一下班就急着回家照看父亲,而母亲则赶在银行关门前将钱领出来救急。

 

可以说,被抢的那些钱是救命钱,丢不得。

 

“站住!”

 

秦远方如同发怒的狮子狂吼。

 

只可惜这里是市郊乡村,而且还是比较落后的老屋区,连街道两边的路灯都不能每天供应,更不说找人出来帮忙了。

 

饶是如此,秦远方依然是双眼发红,直追不休。

 

或许是愤怒所推动的力量过于可怕,或许是那抢劫犯的腿脚不利索,仅仅过了三、四分钟,秦远方就成功追到抢劫犯大约三十米的距离。

 

抢劫犯没想到秦远方如此快速,眼见自己逃不过去,而跟前恰恰好有一条拐弯的阴暗巷子,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可下一时刻,他就傻了眼,因为眼前的巷子被人为地封住了,一堆杂务封锁住前进的道路。

 

“看你往哪里跑!”

 

秦远方手里拿着板砖,双眼满是血色。

 

一想到这个抢劫犯是如何对待母亲,秦远方就有杀人的冲动。最诡异的是,因为读书和上班而缺乏体能锻炼的秦远方跑了这么远居然连喘一下也没有,身体的疲劳完全被愤怒覆盖。

 

“别过来!再过来就捅死你!”

 

可是抢劫犯也爆发了。

 

狗急了也会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不说本就没什么良心的抢劫犯了。只见他抽出随身的匕首,徐徐向秦远方逼来,并喝骂道:“臭小子,别逼我动手,不然肯定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抢劫犯显然是惯犯。

 

只要不动凶器伤到人,即使被抓到也只不过是羁押一段时间而已,过了时间又可以重操旧业。可是一旦拿出武器伤人,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被逮到的话至少要进监狱忏悔两、三年的。他刚才威胁秦远方,并不是他发慈心,而是避免自己走上绝路。

 

秦远方却丝毫不退缩,喝回道:“把钱还给我们,我爸需要做手术!如果你还给我们,我们可以当没发生过。”

 

“敬酒不吃吃罚酒!”

 

抢劫犯晃动了几下刀子,还威吓般朝秦远方比了几个捅的姿势,似乎想吓退秦远方。

 

可是抢劫犯还是低估了秦远方的能力。别看他的高高瘦瘦的,没什么肌肉,可是为了父亲和母亲,别说是面对抢劫犯了,即使是杀人,秦远方也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那抢劫犯寸寸进逼,秦远方也不客气,手中的板砖二话不说就砸了过去。双方的距离实在是太接近了,几乎是秦远方刚有动作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抢劫犯就惨叫起来。

 

板砖正中抢劫犯的胸膛,瞬间砸得他心口郁闷,连腿了数步。

 

“啊……”

 

抢劫犯疯了,彻底疯了。

 

他做了这一行可是有数年的了,到现在还没出过一次事呢。这一次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不想最后竟然杀出了一个秦远方,让他挂了大彩。

 

锋利的匕首疯狂舞动,丝毫不留情。

 

秦远方没了武器,不敢硬抗。他之前本是计划砸对方的脑袋,随后就发动雷霆万均的猛攻,不给对方窗系的机会。不想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在关键时刻居然攻错了目标,反而激起对方的凶性。

 

秦远方一退再退,最终退出了小巷。

 

“不能再退了!”

 

一旦让抢劫犯出了小巷子,那他就是鱼入大海,秦远方根本奈何不得。

 

“去死吧!”

 

凶性大发的抢劫犯没想那么多,他只想刺死眼前的年轻人。

 

“好机会!”

 

秦远方看到抢劫犯直直刺来,二话不说就将脚边一个废弃的花盆踢了过去,抢劫犯撞到花盆,当即来了一个恶狗抢食,摔得很凄惨。

 

秦远方不会对这样的产生怜悯,第一时间飞奔过去将最有威胁的匕首踢开,随后手脚并用,又踢又锤的,甚至还拿起边上的废弃物品对抢劫犯一通乱砸。

 

每一拳都到肉,每一拳都能引起抢劫犯的惨叫。

 

起先,抢劫犯还在反抗的,而且还很激烈。可是秦远方的下脚太狠了,他刚才用多少力道砸自己的母亲,秦远方就以十倍的代价还给他,简单的两三下就让抢劫犯只能抱着头,缩成卷虾在地上惨叫连连。

 

良久。

 

秦远方终于停了下来。

 

“叫你抢劫!叫你打我妈!”

 

秦远方看到地上没动静了,又补了两脚方才罢手。

 

只不过停下手来的秦远方感觉到一股用力过渡的晕眩,还有拳头关节处、脚趾等地方传来的惨烈痛楚。刚才处于癫狂状态根本没去注意,现在头脑清晰了,全部负面感觉也都汹涌上来。

 

也正是秦远方的分神,使得他没去注意抢劫犯的眉毛很有节奏的动了几下。

 

“该死的,钱被藏到哪里去了呢?”

 

秦远方心挂父亲的医疗费,马上来到抢劫犯之前被堵的地方,却发觉没有丝毫的掉落物品,连一个钱币也没掉。左右检查了一通,秦远方只能把搜索目标锁定在抢劫犯身上。

 

嘣!

 

可是还没当秦远方回头,脑袋就传来一个震荡,随后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喀!

 

在秦远方接触地面的那个刹那,秦远方依稀听到一件物品破碎的声音,也隐约感觉到胸前护身符位置传来的灼热感觉。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