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外打工,那晚看到后妈房间多了个半裸男人,后妈笑称是她弟弟

聂小青125
2016-08-11 发表
13945 2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加群一起讨论QQ:148269291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叫夏青青,老家是福建潮州的,我们这儿重男轻女是全国闻名的,尤其是我出生的这个小村庄。 我一出生,奶奶就说要把我扔马桶里溺死,在此之前她已经溺死两个亲孙女了,我最后没有被扔到马桶里,是因为我妈大出血死了,奶奶怕我爸太穷讨不到老婆了,再把我溺死就彻底绝后了。 爸爸在我出生后就出去打工了,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奶奶拉着那个女人,摸着她的肚子,笑得嘴都合不拢,这女人就成了我的后妈。 几个月后后妈生了个儿子,奶奶却在孙子的满月宴上中风死了。 办完奶奶的丧事,爸爸就又出去打工了,我便开始跟后妈带着弟弟生活。 奶奶在的时候非让我喊她妈,奶奶一死,她就不许我喊她妈了,整天骂我扫把星,说我克死亲妈克死奶奶还想克她和她儿子,也不许我逗弟弟玩儿。 渐渐地,我越来越怕跟后妈接触,她也干脆把我赶出家门让我住校,连平时放假都不让我回家。 直到放暑假,学校要锁门了,我没有办法才不得已坐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还没黑,但是门却是关着的,我有钥匙,就直接开门进去了,一进屋子就见到弟弟在堂屋里的摇篮里哭,后妈却不知道在哪里,我连忙去把他抱起来哄。 弟弟的哭声静下来以后,我就听到后妈的房间里传出一种奇奇怪怪的声音,床板摇得咯吱咯吱的,后妈还发出了哼哼声,像猫叫一样。 我想进去看看她怎么了,但是又不敢进去,因为她不允许我进她的屋子。 我抱着弟弟在院子里玩儿,很久,后妈才披头散发的出来了,身上只穿着一条吊带裙,一看就没穿胸罩。 我怕她又要骂我不该抱弟弟,连忙把弟弟往她怀里送,没想到这次她不但没有骂我,反而有些惊慌似的,“青青啊,你怎么回来了?” 我一直都被她喊作扫把星的,她乍喊我名字我还不习惯,正想说是放暑假了,却看到后妈的房间里走出一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 我吓得往后一缩,后妈连忙回头一声呵斥,“你怎么不把衣服穿上?青青回来了。” 那男人立刻缩回了房间。 后妈又对我笑了笑,“是我表弟,来看我和你弟弟的。太热了,他就把外衣都脱了。” 我受宠若惊,要知道后妈从来都不愿意跟我说话的,更别说承认她儿子是我弟弟了,也就不敢问什么了。 晚上后妈做了一桌子菜,破天荒的允许我上桌子跟他们一起吃饭,一个劲的跟我说她表弟过两天就要走了,又说爸爸不喜欢她跟从前的亲戚走动,所以我不能告诉爸爸,要不爸爸要打她。 说着,她还不断地往我碗里夹红烧肉。 在学校的时候,她根本不给我钱,我几乎天天都吃不饱,现在有肉吃,我眼睛都直了,再加上她对我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好,哪里还会说半个不字,连连的点着头。 这一晚,我因为肉吃多了,肚子受不了拉肚子了,总跑厕所,夜里睡到一半,我肚子又疼醒了,起来上厕所,经过后妈的房间的时候,又听到弟弟在哭,房门没有关牢,我就悄悄看了一眼。 只见后妈和她表弟睡在一起,她表弟压在她身上,不断地蠕动着,而后妈从嗓子眼里发出哼哼唧唧的颤声,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我吓得连忙跑了,却不知道谁把板凳放在了过道口,被我一脚绊倒了,发出哐啷啷的声音。 后妈立刻在房间里喊道,“谁?!” 这一声把我吓懵了,直接在台阶上摔倒了,很快,后妈就披着衣服探出头来,一看到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瞎跑什么?” “我……我拉肚子,去茅厕。” 后妈没有说话,赶紧把头缩了回去,门也被砰砰甩上。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见后妈把门给关上了,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厕所跑,出来的时候,后妈屋里的灯也已经关上了,我不敢再看,匆匆往自己屋里跑。 第二天早上,我刚起床,就看到后妈抱着弟弟坐在院子里,我有点诧异,在我印象里,后妈从来不会起的这么早。 “青青啊,醒了?桌子上有饭,快去吃吧。”后妈笑眯眯的看着我,语气特别温柔。 我被她这个样子搞得晕乎乎的,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急忙往饭桌上跑。 因为一直都是低着头,我没看到前面还有个人,硬生生的就撞在了他身上。 我抬头看了眼,是后妈的那个表弟,我这么一看,才发现他其实特别矮,而且他的五官都皱在一起。 “原来是青青啊,吃饭没啊?”他一边摸着我的脸,一边笑容满面的问着我。 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我不敢说话,躲掉他揉着我脸的手,慌忙的往屋里蹿。 刚坐下的时候,就远远地看见后妈抱着弟弟跟她那个表弟不知道说着什么话。 我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再抬头的时候后妈已经坐到我对面了,笑面如花的看着我。 我看了她一眼,突然一口馒头呛在喉咙里,我被憋得脸色通红,急忙灌了口凉水。 后妈见我呛着了,连忙惊呼一声:“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吃饭也要注意点,又没人和你抢。” 我没说话,只是使劲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吃完饭后,我很自觉地想要去刷碗,后妈却一把拉住了我,硬是又把我给拉回了凳子上,我一脸发懵的看着她。 “青青啊,你想不想去城里玩?”后妈一边拍着我的手,一边问着。 我听了这话,有点心动,虽然我是在城里上学,但是我从来都没在城里逛过,后妈每次都克扣着爸爸给我留的生活费,我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是出去玩了。 我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后妈,后妈看我这个样子,又接着说:“哎呀,你不用担心的,我可以让我表弟带你去城里的,他在那边有工作。” 机会就摆在我面前,可后妈也说了,是让她那个表弟陪我去,我心里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有些犹豫。 “青青,我是你妈的表弟,也就是你舅舅,可我大不了你多少,你叫我阿力就行了。”后妈的的表弟自我介绍起来,我不知怎么的,打心眼里害怕他,低着头没有说话。 后妈看了看阿力,又看了看我,继续开口道:“青青,你都大了,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阿力对城里比较熟悉,对了,你爸爸不是在城里吗?不如让阿力带你去看看爸爸吧。” 听到爸爸这两个字,我顿时就有些愣住,打我从记事以来,就没怎么见过我爸爸了。 当即,我就点了头,毕竟我最想见到的人,还是我爸爸。 后妈见我同意了,连忙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把我往外推:“青青,那你赶紧去收拾行李吧,碗我来洗。” 说是收拾,其实我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随便裹了两件衣服放在包里就算完事了。 临走的时候,后妈还塞给我几块饼,让我路上饿了吃,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坐着借来的拖拉机,跟阿力走了。 可我没想到,就是这么一走,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月份的中午,太阳火辣辣的,坐的又是拖拉机,灼的我皮肤都跟着发疼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镇上的火车站,阿力放我一个人呆着,自己去买票了,我自己一个人站在入口站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他出来。 “走吧,买了一点的票,马上就到时间了。”阿力揽过我的肩膀,我有些不自在的想要甩开他,却被他揽的更紧。 我心里觉得怪怪的,想要挣脱开,可就在这时候,车来了,他也放开了我,反而是抓住了我的手就往车里钻。 他选的位置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在角落,车上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到齐了,没多久,就开始发车了。 到城里还有一段距离,也不知是火车的问题还是路的问题,颠簸的要命,晃得我迷迷糊糊的。 我刚想眯一会儿,突然就觉得腿上有什么东西滑来滑去,滑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眼睛发酸得很,睁不开,摆了摆腿,想要甩开贴在我腿上的东西,可没多久,我才发现完全是徒劳功,那东西感受到我的排斥,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从大腿根开始,都快要摸进我的底裤了。

    更多回复

    15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