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奇葩男相亲被上司偶遇,好尴尬

永远在骚动er
2016-08-11 发表
44175 70

#相亲#

五月的天气,阴晴不定。

乔蕊坐在西餐厅靠窗的位置,眼角看着窗外不知何时开始下的漂泊大雨,嘴唇紧抿着,喝了一口茶,又看向餐桌对面,那正在大快朵颐的男人,揉了揉眉心。

“乔小姐,你一点也不吃吗?”对面的男人看来三十三四岁左右,此时他正在吃一份意大利面,面条沾了酱汁,糊得他一嘴的又红又黑,还黏黏腻腻。

就算有再好的胃口,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什么都吃不下了。

乔蕊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那么介意:“我不太饿,杨先生你吃吧。”

杨先生看了她两眼,一边吃,一边说:“说真的,我对乔小姐你真的非常满意,我阿姨之前就跟我说过,乔小姐是个大方温柔的女孩,我现在看了也相信了,要不,我们就正式在一起吧,等到差不多了,就结婚。”

乔蕊脸上的表情有点僵住。

杨先生还在继续说:“我对你真的挺满意的,你有正当工作,金钱方面不会依附我,你也有自己的房产,结婚后我就搬去你那里,我们就有自己的家了,对了,你的房产是在哪个地段来着,如果是市中心就好了,我公司就在市中心,不过要是地方偏远也没关系,我们就把房子卖了,在市中心买个新的,要不就买辆车代步,车的话,我一直挺有研究的,有几种车型都挺好的,也不贵,三四十万左右,虽然也有便宜的车,但是太廉价了,开出去也没面子,对了,乔小姐,你在大公司工作,月薪够供车吧,你放心,你的工资供车,我的工资就我们一起用,我每周给你零用钱,我看你吃的也少,也用不了多少钱,到时候我们还能存一些钱,等生了孩子……”

“杨先生!”乔蕊忍无可忍,咬着牙,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不我们下次再聊吧。”

她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起身离开。

杨先生急忙叫住她:“乔小姐,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走了,你等等,你饭钱还没付呢。”

乔蕊脚步一定,转头满脸铁青的看着他:“饭钱?”她来这里后,就要了一杯水啊。

此时,服务员看他们要走了,拿着餐单过来:“先生小姐,两位一共消费了两百三十二元整,请问刷卡还是付现。”

“付现。”杨先生说完,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两个五十,然后对乔蕊道:“相亲当然是AA制,这份是我的,剩下的你给。”

乔蕊嘴角一抽,气笑了:“先不说我就喝了一杯水,意大利面和咖啡饮料都是你点的,就算我不小气,愿意AA,两百三十二对半,你也该给一百一十六啊,一百块算什么?”

杨先生眉头紧蹙:“你的工资比我高,难道不该多付点吗?我刚才还说你大方温柔,原来你这么市侩。”

她市侩?

乔蕊觉得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见过奇葩的,没见过奇葩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服务员看两人争执不停,不禁不耐起来:“请问,剩下的钱,哪位买单?”

“谁吃的找谁买!”乔蕊冷着脸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了!

杨先生没想到她真的不给,忙在后面嚷嚷:“乔蕊,我给我站住!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故意来骗吃骗喝的,全天下谁不知道,相亲都是AA制,你不给钱,你这算什么?占我便宜?我是冤大头吗!亏我阿姨还说你在大公司上班,有气质,有能力,原来你根本就是外面那种女人!总想着榨干男人钱!那你倒是说说,我是第几个受害者了!啊!”

他这一吼,餐厅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乔蕊脸一下子红了,气得肝儿都疼。

她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勉强压住想爆粗口的冲动,她从皮包里掏出三百块,丢给服务生。

“小姐,多了。”服务生说。

乔蕊头都没回,直接出了电梯,后面,还能听见那位杨先生的声音:“多的钱退给我,我们是一起的。”

乔蕊摇摇头,经不住想翻白眼。

此时电梯还没到,她在原地等得焦急,深怕那个杨先生又追出来。

而这时,身边走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她警惕的抬头一看,却顿时,脸色大变。

“景,景总……”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沉稳俊美的男人单手插着裤袋,站在电梯前,声色平静的道:“乔秘书真是争分夺秒,午餐时间都不忘抓紧时间相亲。”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乔蕊顿时脸颊涨红,被顶头上司目睹自己相亲失败全过程什么的,简直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这时,电梯到了,先恭敬让上司进去,随后她才跟进去。 可门还没关,外面,一个急冲冲的身影慌忙的跑过来:“等等,等等我。” 乔蕊忙按关门键,可动作太慢,那位杨先生还是又钻了进来。 她顿时头大。 可那位杨先生看着乔蕊,似乎已经忘了刚才大庭广众,骂了人家一通的事,还笑眯眯的说:“乔小姐,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其实我刚才只是试探你,看你是不是那种只会占男人便宜的女人,实验证明你不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你现在要去哪儿?我们晚上一起看电影吧,我刚才说对你满意的事,是真心的,我真觉得我们很配,我也不嫌弃你年纪大,要不我们就在一起吧。” 她才二十六而已!

    更多回复

    1 2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乔蕊简直快哭了,眼角不住的瞥着离自己不远的景仲言,简直要死了,上司在这儿,她想骂人都不能骂,可这杨先生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她真的快忍不住了。 “乔小姐,蕊蕊,小蕊,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怎么不理我。”看她不吭声,杨先生又靠近了些,还故意凑着乔蕊的耳朵边,用暧昧的音调喊她。 乔蕊脸刹那间彻底黑透了。 正在她考虑在顶头上司面前打人,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年底评核时,她身子突然一歪,接着,便被动的,落入一个刚硬温暖的怀抱。 全身在一瞬间僵住,她不可思议的仰头,可凭她的角度,却只能看到男人干净利落的下巴。 景仲言脸色淡然看着电梯里,那一脸错愕的男人,手臂搂着乔蕊的肩膀,黑眸微挑,冷冷的道:“这位先生,小蕊的名字,不是你能喊的。”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你,你是什么人!你干什么抱着她,乔蕊是我的女朋友,你给我把手放开!”杨先生气得满脸震怒。 景仲言却闲适淡淡,垂头看了乔蕊一眼,左手抬起,食指抚开他额前的碎发,声色暗哑的道:“就算气我,也不用找这种男人凑数,你明知道,我不会上当的。” 乔蕊只觉得自己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还有自己的额头,烫的快把她给煮熟了。 对面的杨先生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怒气冲冲的指着乔蕊,开口一连串辱骂:“你这个贱人果然有别的男人,竟然敢耍我,行,你行,我倒是要当面问问你妈,是怎么教出你这种不知廉耻,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的贱人的!” 此时,电梯到了一楼,杨先生哼了一声,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电梯里,只剩下两人。 景仲言淡定的放下手,按了关门键,电梯门重新合并,往负一楼落去。 当乔蕊回过神来时,电梯正在下降,她尴尬得不能自已,抬头,怯怯的看向景仲言,干涩的道:“景,景总,刚才……”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不用谢。”男人随口道。 乔蕊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她现在担心,那个杨先生真的找她妈告状怎么办,她不配合相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妈知道了,一定会以为她是故意找了个男人去破坏相亲! 到时候,妈一定会追着她打的! 看她满脸愁苦,景仲言挑眉:“怎么,不是你让我帮你的?” “我?”乔蕊瞪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 男人眉目淡凉:“刚才,你一直看我,不是求我帮你解围?” 完全不是啊,她看他,只是觉得在上司面前闹这一出,影响不好,绝对没其他意思的!真的! 不过看景仲言一脸“不是你求我,我会多管闲事吗”的冷漠表情,乔蕊也只能干巴巴的接受了他的“一片好意”。 毕竟,人家真的是帮了他。 “那,谢谢景总……” “嗯。” 乔蕊:“……”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这时,负一楼到了,景仲言走出去,回头发现乔蕊没跟上,蹙了蹙眉:“不走?”

    “我上一楼去。”她又没车,负一楼是停车场,她进去干什么。

    景仲言看了眼手表:“十二点五十了,十分钟内你能赶到公司?”

    乔蕊默然,肯定不能,所以她打算打车,不过那也得十五分钟。

    “我也回公司,走吧。”男人说完,掏出车钥匙,朝着一个方向,按了安全锁。

    只听“滴”的一声,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捷豹闪了闪车头灯。

    乔蕊是不想和景仲言一起走的,但是又想起外面还在下雨,她出去也不见得能立刻打到车,回公司迟到了,全勤没了不说,还按秒扣钱。

    多方考虑,最后,她只好干巴巴的跟上他。

    上了车,乔蕊坐在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就端端正正的不敢乱动一分。

    车子启动,不一会儿就出了停车场。

    车厢里很安静,乔蕊觉得有点不自在,景仲言是景氏总经理,老总裁年迈已高,已经不管景氏的事了,景氏一切,现在基本上都是景仲言做主。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有人看么、、?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而乔蕊作为总经理秘书,按理说跟景仲言相处的时间是很多的,不应该如此谨小慎微。 但是须知,一个跨国集团总经理的手下,是不止一位秘书的,不算几个实习的,就说正式的大秘书,加上乔蕊,一共就有六个。 而乔蕊在其中,应该算是最没权的,她一般的工作就是找文件,记录文件,输入文件,审核文件,锁定文件。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她每天都和文件打交道,躲在一个不大的秘书室里,跟文件一呆就是一整天,弄完当天的文件,基本上也到时候下班了。 工作三年,要说和景仲言的单独相处到底有几次,乔蕊扳起手指算了一会儿,呵呵,零次。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不对,目前已经突破一了,是的,就是此时此时刻,这历史性的第一次! 乔蕊其实很惶恐,她不是八面玲珑的人,也不太会和上司说话,更不会拍马屁,短短十分钟的车程,她简直度秒如年。 车子到了景氏的停车场,乔蕊着急忙活的解了安全带,下车前,又对自家上司道了次谢:“真是麻烦景总了,还有刚才的事,真是多亏了你。”回家可能会被老妈打成猪头这种事,就暂且不提了。 景仲言不置一词,身子却往后一靠,靠着椅背上,上下打量着乔蕊。 他淡凉的黑眸,来回扫视,乔蕊被他盯得全身发毛,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变僵。 “景总,我哪里不对吗?” 景仲言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靠前,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捉住她的下颚,左右端详一会儿,眉毛微挑。 “长得也不错,已经这么愁嫁了?” 我才没愁嫁!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乔蕊差点咆哮,只觉得景仲言手指的温度,灼热得她脸皮都要烫坏了,这种像是货物一样被人点评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景……景总……”乔蕊眼珠子乱转,下巴想挣开他的手指,这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 男人却并不打算放开她,反而凑得更近了。 彼此的脸都在对方的眼睛里放大,乔蕊只觉得鼻息间,竟都能闻到男人身上的淡淡烟草味,很好闻的味道,夹杂着一点沐浴露的清香,衍变得有些惑人。 而就在这时,一道骤亮的光线突然一闪而过,接着,就听咔嚓一声,那声音稍纵即逝,仅是一秒中,便不复存在。 景仲言微微坐起身,放开了乔蕊。 乔蕊捂住脸,脑袋偏向车窗玻璃外,刚才那个白光,就是从那边闪过的。 “别找了,是狗仔。”男人点了一根烟,随意说道。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乔蕊不可思议的看向他:“你知道?”话说完又想起什么,不禁脸色变黑:“所以,景总,你是……故意的?” 故意让人拍到他们靠很近的照片。 “嗯。”他吸了口烟,吐出白色的烟雾:“放心,没照到你的脸,我帮你一次,你帮我一次,打和。” 商人果然都是斤斤计较铁公鸡!乔蕊内心暗戳戳的想。 “哦,对了。”景仲言又吸了一口烟,舌尖舔舔唇瓣,看向乔蕊,好心提醒:“还有两分钟,你就迟到了。” 乔蕊眼睛一瞪,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一炸,急忙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临走前,她又神色复杂的看了车厢内一眼,却见俊美无俦的男人,吞吐着烟雾,神色渺渺的也正看着她的方向。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迷蒙的雾气下,那张本就出色的脸,更被熏染得增添了几分魅惑,还有迷蒙下他那双深邃的黑眸,沉得仿佛能看透世情一般。 乔蕊心神一晃,不得不说,她这位顶头上司,长得真的很作弊,难怪办公室里大秘书小秘书加起来,十个至少有八个都暗恋他。 不过这些,和她都没有关系。 乔蕊看了眼手表,还剩一分半了,她跑向电梯,发现电梯还很高,干脆爬楼梯上去。 最后,乔蕊终究是没赶上打卡,迟到了十秒。 扣了十块钱不说,这个月的全勤没有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迷蒙的雾气下,那张本就出色的脸,更被熏染得增添了几分魅惑,还有迷蒙下他那双深邃的黑眸,沉得仿佛能看透世情一般。 乔蕊心神一晃,不得不说,她这位顶头上司,长得真的很作弊,难怪办公室里大秘书小秘书加起来,十个至少有八个都暗恋他。 不过这些,和她都没有关系。 乔蕊看了眼手表,还剩一分半了,她跑向电梯,发现电梯还很高,干脆爬楼梯上去。 最后,乔蕊终究是没赶上打卡,迟到了十秒。 扣了十块钱不说,这个月的全勤没有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她心里哀怨得不行,垂头丧气的回到十楼总经办。

    大秘书头头向韵看她回来晚了,脸色板了起来:“乔蕊,怎么这么晚才到,明知道下午有个重要会议,你文件都准备好了吗?还有幻灯片……”

    乔蕊埋头听训,这时,景仲言恰好走进来,他神色淡淡的看她们一眼,随口落下一句:“别怪她,我开车慢了。”

    简单的一句话,落在在场人的耳朵里,却犹如爆炸。

    总经理室门一关,外面的秘书、助理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乔蕊,眼神变换莫测。

    “乔蕊刚才和景总在一起?他们一起吃的午饭?”

    “不是吧,景总喜欢这款的?”

    “办公室这么多美女,燕瘦环肥,各色生姿,景总居然中意这种小家碧玉?”

    “嘘,小声点,向韵姐脸都黑了。”

    大秘书向韵喜欢景仲言,这在景氏几乎是无人不知的事。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乔蕊听到了那些议论声,又看到向韵果然一脸杀入仇人似的瞪着她,顿时无辜极了。 “向姐,我……” 她想解释,向韵却冷声打断她:“会议要的所有文件,三分钟内交给我,少一张就收警告信吧!” 大秘书头头是有权利发警告信的,集齐三封警告信就自动开除,任何人都没情讲。 乔蕊欲哭无泪,也不解释了,赶紧去自己的小办公室搬文件。 下午,向韵去开会,留给乔蕊一堆工作,乔蕊看着办公桌上快叠成山的文件,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蜡。 她真想告诉全世界,她和景仲言真的没有半点关系!不要再把她当假想敌了好吗! 这个晚上,没意外的,乔蕊加班了。 忙到接近凌晨了,才把事情都做完,她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等到肩膀没那么酸了,才开始收拾背包。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包包收拾完,她一边打开手机,一边锁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往电梯口走。 忙工作的时候她习惯把手机静音,现在一打开,才发现有十几通未接,都是妈妈打来的,估计是那个杨先生真的告状了。 现在也晚了,估计爸妈都睡了,乔蕊也不去打扰他们,反正天大的事,明天再说,今晚她就回自己的家好了。 这时,电梯到了,她埋着头走进去,却猛地撞到一堵肉墙,她一愣,迅速抬头看去,接着,就看到一个此时此刻,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景,景总?” 这个时间,景仲言竟然会回公司。 乔蕊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鼻息间,就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酒香味,然后她又看向景仲言的脸,见他俊逸的脸庞的上,果然有些泛红,登时悟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景仲言这是喝酒了,不过喝完酒为什么要回公司?乔蕊眨眨眼,视线却不偏不移的,瞄到他修长的手指上,还挂着的一串车钥匙。

    车钥匙?

    景,景总……他是自己开车回来的?

    喝酒后开车的?

    酒驾?

    当了二十几年良好市民,乔蕊对于酒驾这两个字,非常陌生,可是陌生,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其中的危险程度。

    公益广告也说了,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看景仲言现在的摸样,似乎喝得还不少,这一路过来,他真的没出什么事吗? 电梯里的男人似乎不想搭理乔蕊,揉着眉心,从她身边走过,乔蕊眨眨眼,拉住他的袖子:“景总,你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吗?” 话音刚落,面前的男人突然身子一歪,往旁边跌下去。 乔蕊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他,可男人的体重,怎么可能是她区区弱女子能拉得住的。 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只感觉呼吸间,全是另一个人的气味,带着一丝暖意,还有不容忽视的酒香。 一瞬间的颠簸后,乔蕊极快的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头,正被景仲言护在怀里,两人一起摔倒,她只是脚崴了一下,而景仲言却因为护着她,整个后背重重的落在地上,就连后脑勺,也被磕得“咚“了一声。 “景,景总,你没事吧。”乔蕊慌张的爬起来,惊恐的抱住景仲言的头,反复确定他被摔坏了没有,刚才那声“咚”真的太响了,这不会脑震荡吧。 景仲言本就因为酒意,思维有些模糊,现在又被乔蕊抱住头翻来覆去,更觉得头疼欲裂,他抓住她的手腕,想将这帮倒忙的女人推开,乔蕊却突然掰住他的脸,仔细的看着的眼睛,满脸凝重。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景总,你,你没事吧?要不要打120?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恶心想吐什么的?”人家说脑震荡的人,都会恶心想吐,乔蕊现在是真的被吓住了。

    景仲言凝目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两人的呼吸,似乎都不清不楚的交缠在一起了。

    “我没事。”他低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吐出,眉心狠狠皱着,想坐起来。

    乔蕊连忙扶着他,将人慢慢扶进了办公室,又随便拿了份文件,殷勤的给他扇着风,嘴里还不安的一再确定:“真的不用去医院吗?还是去看看吧,头可不是别的地方,真受伤了,会出大问题的。”

    “什么问题?”看她一副大惊小怪的摸样,景仲言吐了口气,身子重靠在大班椅上,让自己总算可以休息一下。

    “我也不知道什么问题,但是检查一下始终是好的,要不还是打个120吧?”

    “不用了。”景仲言不再看她,径直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u盘,塞进衣服口袋,起身,准备离开。

    【看更多精彩小说,关注公中号私密书话,回复12/13等数字即可】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11 发表 [寂寞]发表

    他特地回来,就是为了取这个u盘,明天早上要出差,这东西,得带上。

    “景总你要走了?”乔蕊问。

    景仲言头也没回:“不然呢?留这过夜?”

    乔蕊跟上去,两人进了电梯,景仲言按了负一楼,乔蕊心里一咯噔。

    电梯不一会儿到了一楼,看乔蕊没有出去的意思,景仲言挑了挑眉:“不走?”

    乔蕊不吭声,摇头。

    电梯门重新关上,景仲言随口问:“怎么?有朋友开车来接你?不会是中午那个吧?”

    中午那件事已经变成黑历史了吗!

    乔蕊红着脸咬牙:“不是。”

    看她不想多言,景仲言也不问了,负一楼一到,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乔蕊在后面暗戳戳的看着景仲言果然走向他黑色捷豹,顿时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果然是酒驾,景总他果然是酒驾!

    景仲言刚上了车,驾驶座的门还没关,副驾驶座的门突然开了,一抹娇小的身影极快的窜进去,坐好,目光凝重的看着他。

    更多回复

    1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