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来,却身不由己,离奇的事儿接二连三……

小太阳2333
2016-08-11 发表
810 0

这个恐怖事件的开始,就像是一个小学生在记一篇流水账作文。
         南天是一个单身的自由作家。早晨按自己的生物钟起床,洗漱、吃早餐;接着在电脑前敲字直到中午十二点;出门,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午餐;回家睡午觉;下午三点起来,玩电脑游戏;晚饭是叫的外卖,吃完后写文章直到十一点半;之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节目很乏味,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诡异的状况,就发生在他睡着之后。准确地说,是他睡醒之后。
         南天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当他看清周围的时候,愣了足足半分钟。
         我还在睡梦中?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不对,触感是真实的。南天捏了自己的手臂一把,疼。他瞠目结舌地环顾着这个狭小而陌生的房间——总共大概只有78平方米,斜前方是一扇关着的木门。房间没有窗户,顶上是一盏日光灯。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床,一座布艺沙发,角落里有一个抽水马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南天倏地从那张小床上坐起来,惊愕而紧张地思忖着——这是什么鬼地方?不管怎么看,他都敢百分之百地确定,这不是自己温暖可爱的家。我之前不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吗?南天想了起来,那电视节目真难看,让他不自觉地睡着了……可是,现在这是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他的思绪混乱不堪,喉咙一阵阵发干。他无法判断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状况。
         这时,南天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惶恐的声音:啊!这是什么地方?
         还有别人在这里!南天激动地跳下床来,两步跨到门前——感谢上帝,门不是锁着的,一拉就开了。他跨出门,来到走廊上,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一头棕色卷发、面色惊惶的女人,他们俩短暂地对视了几秒,仿佛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就在这时,南天旁边房间的门也打开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以同样诧异不已的表情出现在他们面前。紧接着,走廊上的房门纷纷打开,不止是这一边,还有隔着好几米远的对面走廊也是——每个小房间里,分别走出来一个人。所有人都张着嘴,瞪着眼睛,一副惊愕莫名的神情。
         这个时候,南天将所处的环境彻底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大空间,分上下两层,下面是狭长的大厅,摆放着一圈深棕色皮椅。而自己和其他人现在正处在二楼对称的两排走廊上。南天数了一下,两排走廊上各有七个房间,加起来一共14个。没错,每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一共有14个人。
         我们这是在哪里?一个穿白衬衣的男人茫然地向众人发问。
         看格局,这里应该是个监狱。中年男人眉头紧蹙。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每个人都显得紧张不已。
         对面的一个短发女人叫道: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没有人能回答得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同样的问题。
         这时,一个戴帽子的小伙子从一侧的楼梯走了下去,来到一楼中间的大厅,仔细观察着这里的每一个布局。楼上的人面面相觑,也跟着走下楼来,大家都聚集在一楼大厅里。
         这里有扇门。穿白衬衣的男人走到大厅的一道铁门前,用劲拉了拉,摇头道,锁死了。
         戴帽子的小伙子点着大厅中间那围成一圈的棕色皮椅数了一遍,用手托住下巴,说道:有意思,刚好14把椅子,和我们的人数一样。
         一个头发是淡茶色的年轻帅哥双手插在裤包里:这么说,这些都是早就安排布置好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安排的这些?有人问。
         会不会是一个电视节目?一个高个子男人说,现在有一些真人秀节目,将不知情的嘉宾带到某处,进行秘密拍摄,最后才告诉嘉宾,这其实只是一个电视节目而已。
         不可能。一个冷冷的声音,来自一个面容同样冷峻的男人。没有哪家电视台或者制作单位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不经得我允许的情况下,把我弄昏,并带到这里来录制什么节目。这男人说话的口气非同一般,似乎来头不小。所有人都望了过去,南天注视着他的脸,觉得有些面熟,好像曾在哪里见过。
         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也说道:没错,这不可能是那种无聊的电视节目。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422号上午917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大家和我一样,已经被非法拘禁12个小时以上了——这绝不可能是一个游戏,完全是不折不扣的犯罪。看到这中年男人看表,大家才想起时间这个问题。一些没有戴手表的人开始摸自己衣服或裤包里的手机,随即听到他们的惊呼声。手机不见了!
         要是谁把我们抓到这里来,还会留下手机给我们报警或求救,那才是怪事呢。面容冷峻的男人了一声。
         这么说,我们是被什么人秘密地抓到这里来的?那个有着一头漂亮卷发的女人捂着嘴骇然道,那人想把我们这么样?
         我看不止是一个吧,可能是一个什么组织。想想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我们十多个人同时一起抓到这里来?而且,全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男人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说。
         有没有谁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淡茶色头发的年轻帅哥说。我是意思是,有人有被绑架或者是胁迫的印象吗?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然后纷纷摇头。
         这么说,我们全是莫名其妙地昏迷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
         南天开口道:我是睡着后……然后醒来就在这里的。
         我也是。那个戴着闪闪发光的钻石耳坠、短头发的女人望了南天一眼,我跟他一样,也是睡着后就没有了任何知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不管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把我们秘密囚禁在这里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淡茶色头发的年轻帅哥说。
         沉默了片刻,戴帽子的小伙子指着那一圈围成一个大圆的皮椅说:也许这些椅子就是答案。我刚才就说了,我们现在一共有14个人,而椅子也有14把。这肯定不是巧合吧?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抓我们到这里来的人希望我们在这里开一个茶话会?面容冷峻的男人冷笑道。
         戴帽子的小伙子并不觉得好笑,他仔细观察着周围:谁知道呢?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大厅里没有其他更醒目的东西了。而这14张皮椅整齐地摆放成一个圆圈——这种暗示再明显不过了——这个神秘的主人希望我们都坐到这些椅子上去。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南天表示赞同,我也是这么理解的。
         大家现在都靠近这一圈皮椅。短发女人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全坐在椅子上?然后呢,又该干什么?
         或许坐下来之后,就会出现下一个提示穿白衬衣的男人若有所思地说道。
         “‘提示,什么意思?短发女人问。
         白衬衣男人耸耸肩膀:我不知道,随口说的。只是觉得如果是在小说中,就会出现这样的情节。
         对,我也这么想。戴帽子的小伙子竟显得有些兴奋,他走到一张皮椅旁,准备坐下来,我们就来试试看吧。
         等等,别坐!漂亮卷发的女人突然叫道,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身材高大的男人问她;你怎么了?众人都注视着她,她的脸一下红了,窘迫地说:没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们,小心点。
         你好像认为我们坐到这椅子上,会发生什么事?短发女人犀利地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漂亮卷发女人咬着下嘴唇,眉头微蹙。片刻之后,她说道:因为,我以前的一篇小说中,就出现了这样的剧情——椅子上藏着机关,坐下去的人……会死。这句话让众人都吃了一惊,包括南天在内。但卷发女人显然没有意识到,大家吃惊的是什么。
         你说,你的一篇小说中?这么说,你是个作家?南天问。
         对。卷发女人点头道,我是个推理、悬疑小说作家。
         真是巧了!南天忍不住惊呼道,我也是啊,我也是写悬疑惊悚小说的。
         接下来,更令他们吃惊的是,戴帽子的小伙子也叫道:什么?你们都是写恐怖悬疑小说的?和我一样?
         等等,难道我们大家都一样吗?都是悬疑小说作家?白衬衣男人瞪大了眼睛。
         没错,我也是!短发女人叫道。
         面容冷峻的男人观察着周围人的反应,转动着眼珠,随后低声道:哼,看来真是这样。
         戴帽子的小伙子望着冷峻男人,忽然叫道:啊!难怪我刚才觉得您面熟呢,您是大作家荒木舟吧!
         大家都望了过来,带着些许惊讶。他们没想到,堪称悬疑小说界领军人物的著名作家荒木舟竟然也和他们一起经历着这起诡异的事件。
         荒木舟淡淡地说:嗯,那是我的笔名。
         戴帽子的小伙子好像忘了自己处在什么状况中,竟兴奋地感叹道:“14个悬疑小说作家离奇地聚集在一个神秘的场所,面临着未知的危险和谜题——实在是太有戏剧性、太有意思了!我们现在的经历,简直就是一部最好的悬疑小说!他说完这番话,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男孩突然盯住了他,嘴唇微微张开,好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荒木舟仍然是那种慢条斯理、冷若冰霜的口吻:现在不是为这种事情激动的时候吧?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好。
         对。现在看来,我们这些人会聚集在这里,绝不可能是巧合了。既然大家都是些推理悬疑类的行家,那就一起来分析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穿白衬衣男人说,另外,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做个自我介绍——我的笔名叫龙马。
         啊,龙马,我知道!戴帽子的小伙子指着他说道,我看过你那本《逃出恶灵岛》,很棒!没想到就是你呀!他兴奋地直搓手。
         龙马浅浅笑了一下,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他转向众人,大家都分别做个自我介绍,没意见吧?
         淡茶色头发的年轻帅哥正要开口,戴帽子的小伙子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抢在他之前说道:……——我也想起来了。我看过你的专访——你就是被媒体称为偶像作家的歌特吧?
         年轻帅哥捋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点头道:对,是我。
         戴帽子的小伙子确实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在这种大家都惶惶不安的时候,他却有心情在众人中搜寻着明星人物。你是白鲸吧!他指着一个一身休闲打扮的男生说,新晋的悬疑小天王,我在网上读过你的作品。
         这个笔名叫白鲸的男生,南天也听说过,他是去年才在悬疑小说界崭露头角的,作品并不多,但势头却锐不可挡,蹿红的速度之快令很多前辈都为之咋舌。
         白鲸勉强笑着点了点头,同时问那戴帽子的小伙子:那你呢?
         我就不能跟你们比了。小伙子不好意思地取下帽子,挠了下头,我没什么名气,都没出过实体书,只能算是网络写手吧——我的笔名叫北斗。
         高个子男人接着说:我的笔名叫暗火,也不是什么名作家。
         一头漂亮卷发的女人微皱着眉说:我叫纱嘉……嗯,是笔名。
         短发女人有着和小女人般的纱嘉截然不同的成熟韵味。我嘛——笔名叫千秋。她拖长的声音极具磁性,蕴涵着性感和妩媚。
         后面的人挨着介绍自己——三十多岁的瘦削男人笔名叫莱克;穿方格子衬衫的白皮肤男人叫尉迟成;微微发胖的中年男人笔名叫夏侯申;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形象看起来有些畏畏缩缩的,名字叫徐文,他说那是他的真名,他从不用笔名。
         在南天做过自我介绍后,最后就只剩下那个十多岁的男孩了。他看起来是这14个人里面年龄最小的一个,之前一句话也没说过。见大家都望向了自己,他开口说道:……我的笔名叫克里斯。
         克里斯?大家都怔住了,连荒木舟都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着这个男孩。
         北斗惊讶地张大了嘴,几乎是大喊道:你真的是克里斯?写《冥顽世界》的那个16岁的天才作家?
         男孩淡定地说,嗯,是我,不过我现在已经18岁了。他腼腆地笑了一下。
         大家面面相觑,惊讶之情溢于言表。和其他人一样,南天也感到不可思议。之前,他认为在这14个人当中,荒木舟就是最大牌的作家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连克里斯都在他们当中!要知道,天才少年作家克里斯在全世界来说,都是个名人。他16岁写成的长篇小说《冥顽世界》一问世便获得国内外的多项文学大奖,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出版,位居畅销书排行榜多周。之后,克里斯转为写悬疑小说,每本书都有几百上千万册的销售记录。据媒体介绍,克里斯智商高达150以上,但这个天才少年作家却十分低调,基本不接受任何采访和报道,所以对很多人,包括业内人士来说,他都是个谜一般的人物。而这样一个人物,现在居然也经历到这起诡异的事件中来,别说是性格外露的北斗,就连自认为沉得住气的南天都感觉心潮澎湃。同时,更深一层的震惊和恐惧也向他笼罩而来——到底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能把这么多不简单的人聚集在一起?目的又是什么呢?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