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警察诸潇为抢劫财产酷刑打残无辜新疆人

亦心四
2016-08-11 发表
12913 0
宁波警察诸潇为抢劫财产酷刑打残无辜新疆人
(文中人物郭洪礼目前已被无罪释放,并获得24万的国家赔偿,以下内容是他在14年法院最后开庭时当庭交于法庭悔过书。所有对郭洪礼的加害者,无一收到法律制裁,如今全部加官进爵,其中王孝江因制作冤案有功,已荣升民事行政检察科科长。诸潇因刑讯逼供有功,已荣升警司。二民贼逍遥的不亦乐乎,而郭洪礼已终身左腿残疾,无法工作,靠家人资助生活。)
(后附文:国 家 赔 偿 决 定 书)
广大网友以及新闻媒体: 你们好!   
我叫郭洪礼,自1995年大学毕业起在广东从事家电、工程师到销售这一行业。曾参加过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2010年玉树地震救援,2010年舟曲地质灾害救援,2012年云南永年地震救援,并资助玉树多家小学。获得过广东省抗震救灾先进分子等多项奖励,我还被凤凰卫视风范大国民,晶报,南方都市报,宁波日报人民网,新华网,腾讯,网易,搜狐,新浪等媒体做了专题报道。
然而,老天却对我那么不公----浙江省余姚市(县级)公安局个别领导为获得利益,竟昧着良心指使泗门镇派出所对我惨无人道的折磨,其刑讯逼供让我终身伤残,具体情况如下: 
初入浙江遭遇暗算
2009年8月,行业内一台湾朋友叫我去浙江余姚投资技术和市场。经过一番的考察,我决定听从朋友的话,与当地民营企业云环集团老板崔登来(浙江省人大代表,小路下村书记)一起合作。没过多久,我与崔登来成立了“宁波蒲类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 表一职由我承担。 
公司成立后,崔登来说把公司承包给我一个人搞,看到当时的行情我满口答应。并与他签定了承包协议,协议规定承包期为5年,承包金由最先的50万一年上升到最后120万一年。    
由于我技术过硬加上经营有方,我所承包的公司很快占领浙江先锋电器的线路板市场,并成为广东中山美的公司和通用电器的主力供应商。看到公司赚了不少,我就花300万购买了一辆奔驰600L型轿车交给崔登来使用以为感谢。   
在这之后,我陆续发现公司会计叶建丰将我公司在建行、农行、民泰银行的大量资金转到崔登来的名下。后来我和公司出纳仔细对帐,发现被转走的现金竟高达1.0841亿元。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之前为什么崔登来极力推荐他的亲信叶建丰来我公司做会计了。
 
  当时我想到报案,但又想到会计叶建丰是崔登来之前的手下,不想一下撕破脸皮,就找崔登来当面说清楚。谁知昔日合作伙伴崔登来开始反目,劈头盖脸怒诉我,说给我一百万滚回广东,公司所有财产归他接管,法人代表一职位也要退出,那个承包协议立即作废,如果我不顾大局会让我很难堪!   
看到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不可能被他随便吓唬几下就卷铺盖走人,继续与他周旋退巨款一事。  
余姚警察刑讯让我残疾  
谁知崔登来说到做到,他趁我去云南永宁救援期间派人将公司财务室洗劫一空。我得知情况后,立即赶回浙江处理公司这些事情。记得是2012年8月的一天早上,我按照崔登来约定去他办公室商量此事,刚进办公室就被四个穿制服的警察押住,并迅速用手铐将我反铐。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押上警车的后座  
随着警笛的呼啸,我被押到余姚市公安局泗门镇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将我反铐在“老虎椅”上,任凭我怎么喊冤,他们当没听见其表情一个比一个严肃。到了晚上,一个名叫诸潇的警察拿着一些事先打印好的资料递给我看,说只要签几个字我就可以回去了。   
他边翻我边看,原来是要我签字让之前的承包协议作废、自动退出法人身份的决议。这时我犹如晴天霹雳,警察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因为公司是我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就拒绝签字。这时,诸潇突然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罩在我的头上,好比抓毒贩一样将我带到另一房间,还是反铐我坐在“老虎椅”上。  
刚把我锁好,诸潇就帮我取下黑头罩,他的拳头如雨点般地击在我脸上头上,并恶狠狠地说我不老实,当时我被打得我耳内嗡嗡作响,鼻子也出了血。我说哥们咱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回答是你签个字会死人吗?我知道一签字,我所打拼的公司就归崔登来一人所有,我就得拍屁股走人。   
在我再次拒绝签字后,诸潇变得更为残暴,将反铐我的手抬得老高,并用脚后跟猛踩我的脚扯甲,直到我的十个脚扯完全变黑才罢休离开。我没吃没喝,一直坐老虎凳,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次日上午,诸潇又来到我的面前问我想清楚没有,我还是不答应签字,他就打开老虎椅让我到另一房间做笔录。刚站起,我才发现我的双腿被老虎椅的钢管压成了紫色,跟本无法站立更别说走路。心狠手辣的诸潇用脚在我背后猛地一推,将我推到在地,这时,我左膝盖韧带被摔断。我疼痛大喊,诸潇说这情况他见多了,还扬言弄死我赔偿80万搞定,就是他这一脚让我终身残疾。到了另一房间,我在他事先打好的所谓口供上写了“以上笔录我看过,与我说的一样”,并按好手模,我就被稀里糊涂送进了看守所。  
检察机关秉公撤诉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被抓期间,诸潇与我家人联系,强迫我家人购买了所谓的赃物,相机与金条交予其作为我的罪证。在2013年春节前,诸潇两次来余姚看守所提审,要我在一份伪造的所谓2012年12月在余姚看守所举行的蒲类公司全体股东大会的决议,撤换我的法人,执行董事职务。并要我写明之前我与崔登来签署的承包协议作废。均被我严词拒绝(这一段内容被同来的警察记录进了口供里)。 
2013年1月5日,在我还被羁押在余姚看守所时,崔登来自褚潇处拿到我被余姚公安扣押的身份证原件,并伪造了股东大会决议,伪造了我的签名,然后去工商部门撤换了蒲类公司法人,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当真是无法无天到极点了。。。。
2013年3月,看守所终于带我去了余姚人民医院检查我已十分恶化的左膝。左膝果然伤的十分惨重。关节腔内所有骨头,半月板,韧带均伤的一塌糊涂。(9级残疾)
  
  到了5月,监室进来一个新犯,号称是特种部队退伍的,也是泗门派出所送来的,涉嫌罪名亦为职务侵占。进来后就直接威胁我要我不要乱检举,否则出不去了。  
2013年11月,宁波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我的案子发回重审。开庭时法官一句对我为宁波做的贡献表示敬意的话语让我热泪盈眶。开庭前宁波检察官也反复给我讲,一定要相信法律,相信法律是正义的。自此,我对法律开始了坚信。  
2014年四月,一个非看守所警察(黄某)时到我监室门口,给我讲,只要我认罪,就给我判缓刑,并且崔登来会赏我两千万,后他看我在记录其警号,落荒而逃。   
2013年5月我的案子从原来涉案4万提高到了40万,又提高到了300余万,律师给我讲,我最少要坐够6年半的牢了,我不信!!!并在开庭审时向法庭交了一份态度极度强硬的"悔过书"(此次不再赘述,请搜索“宁波杰出检察官王孝江--冤案制造专家”浏览)
2014年11月12日,转机终于来了余姚法院盛辉法官来看守所宣读了他们做的撤诉裁定书,同意了余姚检察院的撤诉。盛辉法官同我讲,要相信法律一定是正义的,公正的。我坚信,只是来的有些晚。6天后,在关押我833天时终于重获自由。在那之后,我的律师为我申请了国家赔偿,当地法院也很快回文并受理,9月28号余姚法院副院长姜慧君代表余姚法院想我鞠躬道歉,把我个铁打的汉子激动地头痛哭。,而后余姚法院做出了国家赔偿24万的判决,我不服其判决数字与之前协商好不同(115万),上诉至宁波法院。
     
  今天,我的1.0841亿元还在崔登来的名下没有退还,蒲类公司的所有资产也全部被转移,蒲类的法人,执行董事,总经理还是被非法的换了他人。那个对我刑讯逼供的人民警察诸潇也没有得到任何处理,只听说检察机关已经对诸潇立案,但没有实际行动,现在请求媒体记者、广大网友继续关注我的遭遇! 
最后,虽然亲身经历如此惨剧,今年4月底尼泊尔大地震,我还是驻着拐棍,背着生命探测仪等装备去救援,且挖出两个幸存者,后又参与灾后重建,重建百余所被震毁学校和村落,前后近两月,将卖掉房子准备打官司的45万全部捐完。  
我坚信:这个社会,还是需要多一点正能量!!!
 附文: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国 家 赔 偿 决 定 书
(2015)浙甬法委赔字第12号
赔偿申请人郭洪礼。
赔偿义务机关余姚市人民法院,住所地余姚市。
法定代表人应启明,院长。
委托代理人唐平君(特别授权代理)余姚市人民法院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槚(特别授权代理)余姚市人民法院工作人员。
郭洪礼因重审无罪赔偿申请余姚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余姚法院)国家赔偿一案,不服余姚法院(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决定,于2015年11月3日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于2015年11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日组织双方进行了质证,赔偿申请人郭洪礼,赔偿义务机关余姚法院的委托代理人唐平君、陈槚到庭参加了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9月20日,余姚法院作出(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决定,该决定认定,2012年8月8日,郭洪礼被余姚市公安局传唤,2012年8月9日,余姚市公安局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刑事拘留郭洪礼,同月24日,被余姚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余姚检察院)批准逮捕。2013年2月25日,余姚检察院以余检刑诉(2013)195号起诉书向余姚法院提起公诉,后余姚检察院进行了补充侦查,余姚法院延期审理。2013年6月13日,余姚检察院以余检刑诉(2013)195-1号起诉书(变更)追加指控郭洪礼挪用资金罪,并变更了职务侵占罪数额提起公诉。2013年9月6日,余姚法院作出(2013)甬余刑初字第28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郭洪礼犯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扣押的摩托罗拉手机一部计人民币3399元,发还给被害单位,并责令郭洪礼再退出违法所得职务侵占部分计人民币34425.50元,挪用资金部分人民币40万元,合计434425.50元,返还给被害单位。郭洪礼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21日作出(2013)浙甬刑二终字第450号刑事裁定,将本案发回余姚法院重新审理。2014年11月12日,余姚检察院作出余检刑撤诉(2014)02号撤回起诉决定,向余姚法院请求撤回起诉,同日,余姚法院作出(2013)甬余刑重字第2号刑事裁定,准许余姚检察院撤回起诉。2014年11月18日,余姚检察院以犯罪情节轻微为由做出余检未检刑不诉(2014)36号不起诉决定,同日,郭洪礼被释放。郭洪礼不服,向余姚检察院提出申诉。2015年5月21日,余姚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做出了余检控申刑申复决(2015)1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对郭洪礼作出不起诉决定。余姚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之规定,余姚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郭洪礼于2012年8月8日被余姚市公安局传唤,至2014年11月18日被释放,被限制人身自由共833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2015年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涉及的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每日赔偿金标准219.72元计算,应当支付郭洪礼侵犯人身自由权赔偿金183026.76元。综合考虑郭洪礼被羁押及工作生活受到的影响等具体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64000元。2015年9月28日余姚法院已当面向郭洪礼赔礼道歉,履行了相关义务。对于郭洪礼提出的医疗费、伤残赔偿金及康复锻炼费等其他赔偿请求,因不存在余姚法院有侵犯其生命健康权的情形,依法均不属于余姚法院国家赔偿范围,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十七条第(二)项、第二十一条第四款、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及第二十三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决定一、支付郭洪礼侵犯人身自由权赔偿金人民币183026.7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64000元,合计人民币247026.76元。二、驳回郭洪礼的其他赔偿请求。郭洪礼请求赔偿义务机关余姚法院赔偿:1.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共833天计183026.76元;2.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共计523665.58元;3.伤残赔偿金、残疾生活辅助费、康复费249384元;4.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0元,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5.康复锻炼费、陪护费、继续治疗费用100000元,上述五项共计人民币1306076.34元。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20000000元。认为2012年8月8日郭洪礼被余姚市公安局传唤,2012年8月9日,郭洪礼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余姚市公安局拘留,并于同月24日被余姚检察院批准逮捕。2013年2月21日,余姚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起诉。2013年9月6日,余姚法院判决郭洪礼犯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郭洪礼不服提出上诉。2013年11月21日,该案被发回重审,重审期间,余姚检察院以犯罪情节轻微为由作出不起诉决定,后郭洪礼不服提起申诉。2015年5月21日,余姚检察院对郭洪礼作出不起诉决定。郭洪礼没有实施犯罪行为,从2012年8月8日无辜被传被拘到2014年11月18日释放,蒙受了巨大冤屈,且在被羁押期间,多次遭受刑讯逼供,致使郭洪礼残疾,使郭洪礼的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依法应获得赔偿。
余姚法院辩称: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规定,余姚法院不存在有侵犯郭洪礼生命健康权的情形,故相关申请不属于余姚法院赔偿的范围;2.根据法发(2014)14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原则上不超过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的规定,余姚法院确定的64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已最大化地靠近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金额的百分之三十五,符合法律规定。(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赔偿委员会在质证时,郭洪礼对于余姚法院(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中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因此,本院赔偿委员会对余姚法院(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中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外郭洪礼对余姚法院在审理(2013)甬余刑初字第288号案中没有对其采用殴打等方式伤害其人身健康也予以确认。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规定,二审改判无罪,以及二审发回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因此,本案的赔偿义务机关余姚法院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三十五条之规定,赔偿郭洪礼侵犯人身自由权赔偿金183026.76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64000元并无不当。郭洪礼称其因刑讯逼供而致伤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郭洪礼在本院质证时确认余姚法院在审理(2013)甬余刑初字第288号案中没有对其采用殴打等方式伤害其人身××故余姚法院对此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余姚法院驳回郭洪礼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及康复锻炼费等赔偿请求并无不当。郭洪礼请求余姚法院赔偿经济损失120000000元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综上,余姚法院作出的(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一、第四款、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维持余姚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30日作出的(2015)甬余法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九日
                                                                                   
余姚知情人爆料: 红礼哥,听你说起胖子诸潇比较熟悉,父母开五金店,在泗门分局上班,有个余姚市政法委书记的亲戚,也就是政法系统一把手。云环集团以前是泗门最大,最红的企业。政府系统背景那是绝对深厚的。呵呵,至于崔登来我想不用我多说了,你比我更了解和清楚。对于你的遭遇我真是闻所未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深陷禁锢囚室,巨额资产被鲸吞,网罗莫须有的罪名,严刑逼供致残,我从头到尾看下来,真的毫不夸张的讲比电视还精彩狗血,真是无恶不用极及,你却还有如此大度的胸襟和心态,令兄弟钦佩。确实我们这里的人尤其是这种大老板,大企业官商背景的人比较复杂,心机太重。你要知道资产大的人,钱赚的特别多的人,很多都是发的横财。“人无横才不大“,这种人往往野心膨胀,敢赚的不干净的钱,偏门的钱,来路不正的钱。赚钱是这种态度,做人当然也是这种态度。你要多学学社会上的,做生意上的一些套路和路数。我们这里的人一不小心就会给你下套。土话讲,侬套路吃吃进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