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美女姐妹花,柔情与危险为伴,我该如何抉择............

夜一枪
2016-08-12 发表
192124 600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从了二小姐吧##

一对姐妹花,一样的美貌,不一样的任性,谁为妻,谁为妾? 你就从了二小姐吧......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某日的黄昏,文雷走在平峰市的凌华街。
    平峰市是华亚国西部边塞第一大城市,临近沙漠。
    文雷在找合适的住处,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过。想来想去,只有天盛旅馆是最满意的。他身上没有多少钱,不得不坐上一辆看着快淘汰的夏利出租车。
    司机是女性,穿着的衣服朴素,却特别干净,手腕上带着平峰市地区女性特有的露水珠手环,瘦弱的手掌,掌心有一层黄蒙蒙的老皮,手背青筋隐现。
    这个现象被别人看到,并不觉得奇怪,不过文雷却多看了两眼。
    再转过路口,就到了天盛旅馆,夏利出租车却被三辆宝马车挡在中间。
    三辆宝马500在中等发达城市的平峰同时出现不足为奇,但是车牌后位数三个二,三个六,三个八,却让人为之感到惊讶。
    女司机看了一下微闭着眼睛休息的文雷,推车门下去。
    三辆宝马车同时开启,每辆车下来两个彪形大汉,一色的黑西服,橙黄内衣,蝴蝶领结,脚下皮鞋锃亮,映射着灯光。

    “野娘儿们,又超过规定期限二十天,你欠的一百四十万增加到一百六十五万五,马上还钱吧,否则今晚,你绝对逃不过去的。”为首的黑西服左脸有处刀疤,配着棱角分明、古铜色脸膛,不是一般的霸气外露。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夜一枪的读者群:184017100,感谢您的关注!

    更多回复

    3 2
  • 扑(2)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不会还,想怎样就来吧。”女司机说话干脆,没有一点犹豫。
    一言不和,双方就打斗起来。
    女司机所用是梅花螳螂拳,文雷对这套拳术的认知,来源于代号龙十六的战友,他就是梅花螳螂拳高手。
    文雷对女司机非常的佩服,敌对五名黑西服,没有惧色。
    不过一群恶狼疯狂起来,不是女司机能对付的了。一个没注意,她被踹中胯骨,随时倒地,随时一个鲤鱼打挺,巧妙的躲过矮个西服男的一记重拳。却被小胡子西服男左勾拳,打中肩头。虽不至于受伤,但她身子踉跄的退后几步,顺势取出夏利车驾驶座旁的黑皮套,闪亮的蝴蝶刀抄在手里。

    更多回复

    2 2
  • 猫(3)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文雷明白了,这就是女司机手心有一层老茧的原因,当初根据老茧边缘厚度猜到她使用峨眉刺、柳叶刀、蝴蝶刀一类的轻灵小巧兵器。
    刀疤西服男目睹了女司机刚才的应战,知道不好惹,喝叫了一声:“一起抄家伙,把她拿下,他瘸腿男人必当拿钱赎人。”
    五个西服男依次取来三尺二寸长,厚重的砍山刀。刀锋锐利,闪过冷光,团团凶蛮之气随之飙升。
    文雷首先是军人,才做的特种兵。军人的血性和正义,促使他从夏利车下来,悠闲的说着:“哥几个,你们好不地道,五个轮子再加一个备胎,是要把大姐碾压在地啊。”

    更多回复

    4 0
  • 扑(4)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你是什么东西?”刀疤西服男将注意力放在文雷身上。
    破旧的青色休闲服,拉链锁到胸口,里面露着很久没洗的紧身秋衣,裤子膝盖处破了两个洞,脚下的旅游鞋泛起毛边,发黄发暗。古铜色的脸膛,略显瘦削,匀称的下颌一层胡子茬,那双眼睛看着没精打采,像是刚睡下就被唤醒。
    “普通的乘客,看着不公,所以前来劝架。”文雷不急不缓的道。
    “劝架,你妈妈的是找死。”小胡子西服男一招“力劈华山”,狠狠的砍过来,威力凶猛。武器的沉重,并没有影响其迅捷,如一道闪电,一道狂风。

    更多回复

    1 1
  • 猫(5)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好好的说话呢,你着急动手干啥。你着急,那一定是着急丢人现眼。”文雷微微一欠身,就躲开刀锋,探出手掌,按在刀背上,没看他用多少力,小胡子西服男把持不住,往前踉跄奔出几步。
    砍山刀被文雷抢夺过去,小胡子西服惊讶的站住,却被文雷横着挥舞的刀锋拍到胯骨,惨叫着趴下。
    文雷使用了军体拳术中的夺刀术,轻而易举的就把小胡子西服男制住。

    更多回复

    3 0
  • 扑(6)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你妈妈的,原来是个横种,怪不得半路敢冒出来。”刀疤西服男一眼就看出文雷不是善茬子,军体拳力道用出来,恰到好处,没有多浪费一分就把小胡子西服男拍倒至骨断。
    正所谓高手寂寞,见对手而心喜。刀疤西服男喝退手下,反身取来砍山刀,立好门户。
    “你比他们强的太多,一个能抵五个,不过我奉劝你换一柄趁手的家伙,再来动手。”文雷抬了一下低沉的眼皮,亮彩由瞳孔深处闪烁出来。
    “少你妈妈的废话,老子把你剁了再说。”刀疤西服男斜着砍过来,但凡这类厚重的刀械,适合劈、砍,所用的气力也超强。

    更多回复

    1 0
  • 猫(7)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文雷躲刀、还手,一气呵成,他所用是军体功夫中的点刀术,这样一来,耗费的力量相对小些。“当啷”一声,文雷的刀压住对方的刀,平淡和缓的口吻道:“你在用刀之时,膝盖微微弯曲,证明你很少用这类笨重武器。而真正的此类刀高手,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现象,你双手的茧层,证明你是一个使用苗刀的高手。”
    “少废话,再打。”刀疤西服男心里吃惊,表情却丝毫没带出来。
    “你已经败了,去陪你的同伙吧。”文雷话语声中,一招“落叶扫”,砍山刀快如疾风,在刀疤西服男没来及抬起兵器之时,重重的被拍在胯骨,随着“喀吧”一声,身体倒地,砍山刀被文雷收入手中。

    更多回复

    0 0
  • 扑(8)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这速度,刀疤西服男自觉无法比拟,他已倒下,凶狠意识却没倒下,指挥着四个手下将文雷包围。这四个手下也不会是文雷的对手,但可以拖时间,他打电话让更厉害的人来对付文雷。
    刀疤西服男拨通了号,没来得及说话,几辆警车飞驰而至,警察迅速包围现场,狙击手找到合适位置,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目标。
    文雷扔掉两把砍山刀,第一个被拷上了手铐。众多西服男和女司机也一并被带上警车。
    “我要见你们局长。”文雷被审讯时,只说这句话。

    更多回复

    1 0
  • 猫(9)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你想见就见,以为自己是谁,老实交代你的底细,要知道我们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审讯文雷的肥胖男警察瞪了一眼,很少遇到这样不开化的怪人。
    女司机程烟已经录了笔供,并提供了手机拍照影像,证明文雷被持凶器的歹徒围击,才出手把对方打伤,纯属自卫,只要文雷说清楚来龙去脉的,做完笔录,即可无事放行。
    可他偏偏逆水行舟。
    “再说最后一遍,我要见局长。”文雷见肥胖男警察拍桌子瞪眼,他不等了,三下两下就把手铐子打开,立起身子,朝着电话机走过去,“你们养尊处优的懒惰了,这个电话我自己来打。”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肥胖男警察愣住了,在他眼皮子底下,案犯就把手铐子打开,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一旁陪审的女警一个箭步就过去,施展了擒拿手,当抓住文雷的手腕,却滑了一下,被文雷轻而易举就破解了。
    “你生气的样子特别好看,胸脯比坐着时高出一罩杯,小蛮腰匀称,看上去弹性就好,臀部非常圆润,够得上一级美女的级别。无论坐着,还是站着,都有女人的魅力,够得上警花的级别。”文雷撞了一下,陪审女警就被撞到墙角。
    文雷继续向电话机走去,陪审女警手里的枪顶到了他的后脑。

    更多回复

    1 0
  • 猫(11)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不喜欢被人用枪顶着,更不喜欢娇滴滴的美女使用这类冰冷的家伙。”文雷像是开玩笑的语气。
    肥胖男警察看到了文雷双肩微动,这是要转身的迹象,但后面的动作,他没看清,陪审女警的手枪到了文雷手里,黑洞洞枪口放在陪审女警胸前的沟壑之间。
    “在这里射一颗红豆,会让你的美丽增加几分。”文雷用了点力量,把枪口往前推了一下。
    陪审女警当警察时间虽然不短了,但从没见过这种阵势,吓的脸色苍白。
    正此时,审讯室的门被撞开,平峰市公安局刑侦队长董星飞手持微冲闯进来,后面还跟着数名武警,五人的枪口对准文雷,其余的包围了审讯室。

    更多回复

    4 0
  • 扑(12)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董星飞刚刚调出资料,文雷竟然是七二九越狱的重大案犯。
    所有在屋的警察慌神了,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们不害怕,但是案犯劫持了陪审女警,这使他们为之所惧,投鼠忌器。
    “我不想把你们当作对手,去给局长打电话,我马上要见他。”文雷这话,完全是命令的口气。
    事关重大,董星飞做不了主,命令肥胖男警察按照文雷的话去做。
    五分钟之后,进来个中年警察,一脸坚毅,额头略有皱纹,代表的不是老态,而是沧桑。中年警察就是平峰市公安局局长展烈。

    更多回复

    2 0
  • 猫(13)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他目睹审讯室的境况,表现出来的是镇定和运筹帷幄。
    文雷扫了一眼展烈的徽章,说道:“展局长,我单独和你说话。”
    “好的。”展烈一挥手,命令在场的警察全部出去。
    “局长,他可是A级通缉的七二九越狱重犯。”董星飞并没有撤枪,更没有动一下身子。
    “少说废话,服从命令。”展烈在文雷越狱的当即,就收到传报,越狱重案犯可能流落到平峰市一带,今天果然遇到了。这样的厉害人物,如今用枪劫持女警,一旦矛盾激化,后果更不堪设想,所以必须撤下所有手下,再从长计议。
    董星飞率领武警走出审讯室,埋伏到周围。

    更多回复

    1 0
  • 扑(14)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展烈平静的问道:“你可以说了,为什么要见我?”
    文雷把枪还给陪审女警,并用其掩护身子,到门口,把她推出去,迅速关闭房门,郑重的口吻道:“证明我身份的东西在我的手机里,你启动技术部门A+级系统,扫描手机内部的商标。”
    一听到A+级系统,二十年的老公安展烈,忍不住震动了一下,这个系统已经两年没用到了,此乃国家公安部特种战队专用系统,属于华亚国军界绝对机密。
    除了公安部特种战队缔造者元帅及他的直接手下,还有地级市以上公安部门一把手局长知道,别人绝对不知。
    展烈亲自拿着文雷不知多长时间没有用过,按键已经被尘埃掩住的手机去技术部门,启动A+级系统,在商标上扫描出一个金色的龙头,他刻不容缓的就用密线上报。

    更多回复

    2 0
  • 猫(15)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至尊龙头,他终于回来了,我想他一定没死,他终于回来了。”元帅的激动话声通过密线,传到展烈耳朵里。
    这是展烈和元帅第二次通话,如果不是如此的特殊情况,展烈没有资格和元帅直接通话。
    “我马上飞往平峰市。”元帅又道。
    “您什么时间出发?”展烈要尽快见到元帅,对于至尊龙头的事件,他无权处理。
    “立刻。”元帅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更多回复

    1 0
  • 扑(16)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天中午,灯光昏暗的平峰市看守所密室,门窗紧闭,黑窗帘遮盖严严实实。密室内只有两个人,文雷和元帅。
    元帅耐心的听着文雷的讲述。
    华亚国特种兵中流砥柱龙之战队,成功解救被恐怖组织劫持的撒国驻亚大使,从而名震国际,同年竞技场上,挫败撒国特种兵头号大鳄狂澜队,更是轰动各个军界。
    龙之战队队长文雷被冠以“至尊龙头”的名号,国际上则习惯的称之“特神”。
    花无百日好,月无日日圆。

    更多回复

    2 0
  • 猫(17)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一年半前,至尊龙头文雷和队友们,遭遇狂蜂队前所未有的冲击,以他们坚强的信念和团结精神,半月时间里和狂蜂队在西部边境狼山周旋,但是一步步掉进对方的设计好的陷阱,他就明白了,龙之战队出现了叛徒内奸。
    最后几天里,受伤了七名队友,战死三个,其余的纷纷失散。文雷只身逃出包围圈,多方打听,得到一个消息,这次围歼龙之战队的狂蜂队头目隐匿在坚国白虎市监狱坐镇指挥,所以他埋藏了带有身份证明的手机、龙之战刀,隐姓埋名,以化妆后的面目被捕进入白虎市监狱,功夫不负有心人,五百个日夜,终于探查到有关叛徒内奸的蛛丝马迹。
    正在他将越狱行动考虑周全时,国际刑警组织把他押解回国。在华亚国的黑水监狱,文雷越狱成功。

    更多回复

    1 0
  • 扑(18)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文雷说出这些内幕,取下脸上特制的面具,恢复了原来的面容。
    “我的心痛将烟消云散,只要你还活着,三年内,还我一个全新的龙之战队。”昏暗灯光下的元帅一脸毅然。
    文雷立正,行军礼,掷地有声的道:“保证完成任务。”
    元帅将闪着寒光的短刀交到文雷手里,“这是部长阁下亲自让我转交你的龙之战刀,你要用它刺进叛徒的心脏。”
    “我不但要用这把刀插进叛徒的心脏,还让新的龙之战队成为一把刀,插入敌人的心脏。”文雷放下行军礼的手。在他荣升第三代龙之战队队长时,元帅亲手交给他龙之战刀,而今是公安部长亲自赋予神圣职责的战刀,他明白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可是他就喜欢这样的挑战。
    人在战刀在,这是龙之战队铁的纪律。

    更多回复

    2 0
  • 猫(19)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新的龙之战刀比以前的加长了一寸有余,却窄了半寸,更加的锋利,晶亮的刀锋中间有道凹槽,手柄黏贴着圆形拇指大的白标签,上面是一圈英文字母。这只是掩饰,其实里面有至尊龙头身份的隐匿图形,只有公安部门升级的A++系统才能扫描出,如此一来,可以避免敌方以叛徒出卖的资料,探查出龙之战队的身份。
    元帅收回文雷的旧手机及原来的龙之战刀。
    当天下午,文雷迎着炙烤大地的烈日,走出平峰市看守所。
    一辆路虎飞驰而过,在几百米以外停下来,倒车的速度飞快,径直到了他身边。

    更多回复

    1 0
  • 扑(20)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文雷首先看到驾驶席的长发女子,那真叫一个美。那眉眼,那琼鼻,那嘴唇,那皮肤,那白皙的脖颈,那把握方向盘的姿势,那那……,文雷不想再看,否则会得单相思病。
    “哥,你有病啊,让我倒车,把他拉上,我才不会呢。”美女司机冰着面孔,文雷却从话声中听到甜的味道,她说话太好听了。
    “妈妈的,遇到这样的美女,是我的不幸。”沈麟嘀咕着,他一向对冷艳美女超级感兴趣。越是对他冷,越是着魔。
    后车门打开了,下来个西装革履,穿着讲究到百分百的年轻男子,手指上带着红宝石戒指,在平峰市地区,男性戴宝石戒指,女性戴露水珠手环,乃是当地的习俗。

    更多回复

    2 5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