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半夜在老坟圈子里遇见棺材贩子,回家奶奶竟然死了

秋之却邪
2016-08-12 发表
15730 76

“诡门棺”是山场子和水场子里流传的一个禁忌,说的是常年与山林、河道打交道的人,经常会在山林里、河道上遇见裸露出来的棺材,尤其是在老坟圈子、荒地破庙以及经常淹死人的河道里最为多见。遇到这种事情必须要绕着走,如若不然这人肯定就会无缘无故的出事儿。要么就是在山林河道里失踪了,要么就是当场毙命,而且查不出来任何死因,死相也非常诡异,就像是被厉鬼给勾走了魂魄。就算这人能活着回去,也总是像撞了邪似得,魂不守舍,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最后非得闹得全家鸡犬不留,尸横遍野才肯罢休。所以谓之“路遇诡门棺,止步莫往前。轻者死一人,重则灭满门。”
这个故事要从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开始说起,时间得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那个时候我爷爷还年轻,在秦岭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里做伐木工人。其实这事情说来也奇怪,以当时爷爷的家境来看,那完全是吃饱了没事干,自己瞎折腾。家里有好几十墒地,好几间大瓦房。完全属于是个地主老财家的贵公子,用今天的话来说,典型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根本没必要去山场子水场子里揽活计、讨生活。
可爷爷为什么要去山场子涉险,干那份有命挣钱,没命花的活计呢?这就要从之前发生的一件怪事儿开始讲起。
只记得那年的深冬,天色完全黯淡了下来,已经黑得看不见人影儿了。一个穿着破皮袄子,浑身上下撒发着汗臭味和血腥味的虬髯大汉,趁着夜色摸进了爷爷家里,至于这人是干什么的,没人知道。不过从面相来看,绝对不像是个好人,一脸的大胡子,而且面露凶相,一看就是那种非奸即盗的亡命徒。爷爷似乎跟他还认识,至于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老爷子没说,也没人敢问。
“吴爷,吴爷……”一阵仓促而又急切的敲门声,把爷爷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极其恐怖,就像是游魂野鬼在呜咽一般,全然不像是个活人。虽然我爷爷那个时候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可是身份特殊,是地主老财家的少爷,而且为人仗义,方圆几百里之内,只要是提起爷爷的大名,都要客气的称呼一声“吴爷”!   这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什么人会这么没有眼力劲儿打扰吴爷休息呢?可等到爷爷去开门的时候,那人正好就倒在了门口,奄奄一息,勉强还有口气,但也已经是离死不远。他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刀口子,本就破旧的皮袄已经被砍得不像样子了,只剩下几张破碎的烂皮子,用草绳绑在身上。乌黑的脸早就冻成了铁青色,伤口流出来的血也已经冻成了冰溜子,和身上破碎的烂皮子黏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爷爷扒开那人蓬乱的头发,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赶紧招呼了几个伙计过来帮忙。从外头铲来一簸箕的积雪,就着那人身体来回搓了半个多小时。大家伙都知道,被冻僵了的人不能用火烤,更不能直接用热水去浇,只能用雪在他身上来回搓,否则这个人是根本救不过来的。到最后实在是没法子,爷爷更是解开自己的衣服,把那个人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才把他暖活的。 那人缓过劲儿之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跟我爷爷眼神交流了一下,就把身上破的不能再破的皮袄子脱了下来,光着膀子站在油灯下边。他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有的地方甚至是刀疤上盖着刀疤,还有的地方看起来是新伤,伤口上的冰渣子一解冻,就不停的有血水流出来。更为恐怖的是,那人的后背上,整张皮都已经被人撕了下来,露出已经变黑的血肉,让人觉得恶心又恐怖。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直到最后,他摸索了很久,才从裤裆里掏出来一个被卷起来的布包,布包被解开之后,里边居然是一张地图。那人用手掌把地图抹平之后,才恭恭敬敬的交到我爷爷手里。看到这副情形的时候,爷爷的眼睛已经完全湿润了,握着地图双手止不住的颤抖。这张地图是画在人皮上的,形状和那个大汉后背上的伤口居然是一模一样,赫然就是从他背后上撕下来的那块人皮。   “吴爷,我怕地图被那些人砍坏了,就把它撕了下来。现在图交到您手里,我就是死了也没啥遗憾的了!只是还挂念着家中的老娘和还没出世的娃子,往后还望吴爷您多照应着点儿。我刀把子,这辈子能遇见吴爷,能跟着您,我不后悔!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跟着您!”他说话的时候,义正言辞,神色笃定,就像是马上要赶赴刑场一样。说完这句话,那大汉冲着爷爷微笑了一下,之后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爷爷抱着他的尸体,久久没有说话,眼神也很是复杂,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可谁也没敢上去打搅他,都那么木讷的杵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最后爷爷起身了,但他也仅仅只是吩咐伙计们,把那大汉的尸身拉出去安葬,看不出来他当时到底是悲是喜。   伙计们赶紧照他的吩咐忙活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伙计们进屋之后,在屋子里找了个遍,都愣是没发现那大汉的尸体,就像是他根本就不曾来过这里一样。连原本滴落在屋子里的血水,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被他脱下来的破皮袄子也没了踪影,唯一能证明这件事情真实发生过的,也就只剩下爷爷手里还死死攒着的那张人皮地图。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从那天晚上之后,院子里就开始闹鬼了,爷爷经常会在半夜的时候,看见窗户外头平白无故的出现一张人脸,一张已经扭曲变形,被生生从头骨上剥离下来的人脸。赫然竟是那个来给爷爷送地图的虬髯大汉的脸,样子极其可怕,嘴唇还不停的一张一合,像是在说着什么。   爷爷从他的嘴型看出来,那个大汉是在反复的跟他说:“报仇!报仇!”   出了这档子事儿之后不久,爷爷跟家里交代了一下,嘱咐奶奶照看好这个家,照看好地里的庄稼,又交代了几个雇来的伙计,多多帮衬。然后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去了秦岭深处的大山,在山场子里头当起了木把,这一去就是十几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音信全无。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山场子主要是在山林子里伐木,水场子则是用来运木材的水运通道。当时没有固定的林场,更没有专门搞货物运输的火车。没有好的运木材的交通工具,所以主要是通过水路运输,将砍下的木材扎成筏子,顺水而下运到木料场换几个钱。   当时人们早早就意识到,将木材穿成木排,顺江漂送很是方便,因而就产生了木材采伐和漂送的行业。伐木和运输自然也就结成帮伙,形成排群往下漂流。负责采伐的称“木把”,负责放排的叫“木帮”,木把和木帮们的工作也分别称作“山场子”和“水场子”。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山场子从每年的阴历九月开始,到第二年三月结束,这段时间是森林采伐的黄金季节,木把们一整个冬天都在伐木,大树伐完,运下山,山场子就结束了。山场子结束叫“掐套”,掐套的时候还有隆重的仪式,木把们要带着红纸、鞭炮、猪头到庙上,去祭奠保佑他们平安的山神爷。   掐套结束之后,水场子就开始运作了。水场子首先要穿排,把砍好的木料扎成木筏子。排头最宽8米,全长65米左右。穿完排就进入了漫长的放排时间,放排的总大把头为“头棹”。头棹要对山水之间的各种帮规习俗了如指掌,特别是江风、水势、天气、鸟兽、地俗、人情,甚至是鬼怪之类的东西,都要有足够的了解,这些本事都是需要好几年的历练才能够完全掌握的。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采伐与漂送,其实就是在跟残酷的大自然进行殊死的捕斗,山场来冬难熬,大雪封山不能进出,水场子更是把命拴在裤腰带上,置身于风口浪尖,弄不好就会葬身江底。   冬天的时候爷爷跟其他木把一起在山场子伐木,来年开春河水解封之后,又顺着汉水进入长江,把木料运送到各个木料场子。   家里人都不知道爷爷去了哪里,甚至不知道他这么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就在奶奶都以为爷爷已经不在人世的时候,突然一天夜里,爷爷却回来了。整个人活脱脱的就像是个野兽,身上穿戴的衣服早就分辨不出来颜色了,破衣烂衫,蓬头垢面,胡子拉碴,而且全身上下也尽是伤口,血水都已经在衣服上结了厚厚一层黑色的血痂。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奶奶当时吓得都要昏死过去了,一头扑到爷爷身前,哭着喊着:“这是哪个天杀的,咋把你祸害成这个样子啊!”   爷爷并没有去安慰奶奶,更不等奶奶去给他清理伤口,就赶紧从怀里掏出了那张人皮地图,让奶奶按照上头的图样,连夜用针线绣在了一张白布绢子上。而且还嘱咐家人,不论谁问起这事儿,都绝对不能透漏半个字。   这一切做完之后,奶奶才帮着爷爷处理身上的伤口,好多地方都已经溃烂流脓了,甚至有些伤口上还能看见活的蛆在腐肉里蠕动,来帮衬的伙计们都连连作呕,忍不住吐了好几回。后来还是奶奶用嘴把脓血给吸了出来,再用盐水清洗了好几遍,最后敷上了草药,用布条子包扎好的。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紧接着就有一批人闯进爷爷家,要他交出那张人皮地图,否则就要灭他满门。爷爷把那张人皮地图给了他们之后,不久变卖了家里所有的田产和房子,带着一家人逃到了今天我们所住的这个镇子上。却绝口不提他失踪那十几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告诉家里人,来抢地图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安安分分的白手起家,做起了皮货、山货生意。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爷爷把家迁到这个小镇子上,四十年之后才有的我。虽然爷爷对我爸他们绝口不提,他失踪的那十几年里发生什么事情,甚至只要是我爸他们一问起来,爷爷都会大发雷霆,不是拍桌子,就是摔板凳。时间长了,我爸他们也就不再问了,权当是这事儿从来没发生过。可是他却时常给我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说得既神秘又诡异。   那还是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光着屁股蛋子躺在被窝里,死活就是不肯睡觉,哭闹着让爷爷给我讲故事,爷爷对我没办法,不能打、不能骂、又哄不好。实在拗不过,才跟我讲了那么一小段。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这大山、河道啊,也都是有脾气的,你贴在地上听听,这虫叫、蛇嘶、狼嚎、河水咕咚咕咚响,那就是这大山、河道在跟你说话。它要是稀罕你,那啥好东西都给你送。野鸡、兔子、狐皮、狼皮、山参、灵芝,河里的鱼虾、蚌壳、大珍珠,啥稀罕物件儿都有。你像我们现在这做山货、皮货生意的,可不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可要是这大山、河道不稀罕你,你做啥都不顺。呼啦啦的白毛风、毒蜂子、白蚂蚁、野猪群,不光是糟蹋庄家,有时候还要死人。行船在河道里,闹不好就遇上大风大浪、洪水,还有水鬼。轻则掀了你的船只,吞了你的财货;重则船毁人亡,财货两空啊!”爷爷一边抽着旱烟袋子,一边坐在火堆前茗着苞米酒。

    更多回复

    0 0
  • 猫(13)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当时年纪还小,趴在被窝里听的津津有味,忍不住问了一句:“爷爷,那大山稀罕你不?”   爷爷敲了我一个脑门儿蹦,“好好听着!”   接着他又跟我讲了在山场子、水场子遇到的怪事,什么老坟圈子里的棺材板子,荒郊野地里的鬼庙。在大树上晒鳞片的蟒蛇,脑袋能有水缸那么大,身子能盘下半个山头儿。还有老林子里头,狐狸迷惑人,黄皮子拦路,鬼打墙。河道里水鬼截船要祭品,甚至有时候还要活人当祭品。听的我是一愣一愣的,好几个晚上都不敢睡觉,睡着了还不断的做噩梦。

    更多回复

    0 0
  • 扑(14)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到最后爷爷沉吟了许久,才用一段意味深长的话草草结尾:“这大山里的野兽,河道底下的水鬼,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人心呐!”   当时我还小,不知道爷爷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样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上学、逃课、打架、恋爱,直到现在我在武汉一所三流大学,念完一个三流专业,慢慢开始接触社会的时候,才算是渐渐明白了他话里的弦外之音。

    更多回复

    0 0
  • 猫(15)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七八月份的天气有些燥热难耐,尤其是像武汉这样的火炉城市,那简直就是一个大火盆。我趁着下午没课的时间,去家里开的铺子里小坐了一会,像这样的门面铺子,我家开了不下百十来家,做的都是山货、皮货生意。野兽皮子、老山参、灵芝、野味儿,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你出得起价钱,我们这铺子里就啥都有。   这铺子也都分里间和外间,外间摆在明面上的,都是些草药和人工养殖的兽皮,里间却是洞里乾坤,另一番景象,那儿才是我们真正做山货、皮货买卖的地方。如果光就凭着明面上的这点买卖,那估计我们全家都得跟着喝西北风。但我们这里都只是收皮子和卖皮子,却从来不进山狩猎,赚的就是中间高额的差价,所经营的皮货、山货也都是在法律许可范围之内,有正规的营业执照。

    更多回复

    0 0
  • 扑(16)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之所以分成里间和外间,关键是为了区分,哪些是真心想买皮子的主顾,哪些是不懂装懂,看新鲜凑热闹的门外汉。这些人进了铺子,可能啥也不买,好皮子都能让他给你磨坏了。要是真心想买皮子的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明面上这些东西品相、质量和价钱。不等你开口,他肯定会问你还有没有更好的货,这样的人就是真心想要买皮子的,掌柜的伙计会直接带他去内堂挑好皮子。   铺子里的掌柜也都是爷爷当年带过来那几个伙计的家属亲戚,办事勤快不含糊,关键是嘴巴严实靠得住。做皮货生意的,主要就是那么几个老主顾。摆阔气要面子,不懂装懂。但这样的人,你还不能得罪,铺子里有什么好货色的物件儿,都还得给他们留着,地道货色地道价钱。这些老主顾,那就是铺子的财神爷,得罪不起。一年之中也就那么几单大买卖,算得上是真正的生意,这些个老主顾买完皮子以后,这一年的生意也就算是做的七七八八了。

    更多回复

    0 0
  • 猫(17)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其他上门的过路客,那是能坑就坑,能蒙就蒙,宰一个算一个,看到不顺眼的就直接往外撵。这样的人,你就算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都榨不出来几个钱。   常在铺子里进进出出,这些做生意的门道自然也就无师自通了。不是我跟你吹,不管什么皮子,我只要一经手就能看出来皮子的好坏。其实做皮货主要就是一看二摸三闻,这里边的门道没有个三五年的功夫,是学不会的。

    更多回复

    0 0
  • 扑(18)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这天下午,我正悠哉悠哉的坐在门外的躺椅上,就着树荫乘凉,手里握着紫砂壶泡的龙井,心里美滋滋的品着茶。却见铺子里头,进来一个一身白领打扮,时不时还扶一下鼻子上的金丝眼镜的上班族。我一看就知道,这八成又是个来看新鲜的。给铺子里的伙计使了个眼色,那伙计也机灵,在铺子里又是拍桌子,又是摔板凳的,一副牢骚满腹,咒爹骂娘的嘴脸,不一会就这看热闹的就灰溜溜的走了。   我在铺子外头看得直乐,拿起紫砂壶茗一口茶,半眯着眼睛躺下了。   还不等我睡着,就听见铺子里的伙计在嘟囔着,像是在往外撵着什么人:“出去出去出去!”

    更多回复

    0 0
  • 猫(19)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一抬头,就看见铺子里多了个人,衣衫褴褛,破旧不堪,穿着一件洗的都褪了色的军大衣。我有些纳闷了,这大热天的,怎么还有人穿军大衣呢?心里寻思着,这人八成是从北方过来的,这个时候,只有北方人会因为常年下雪才穿这么厚的衣服。   “撵啥子撵,俺是来卖禳子的!”那个人操着一口极重的东北口音说到,这“卖禳子”其实就是卖皮子的意思。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2016-08-12 发表 [寂寞]发表
     见他浑身上下什么东西都没带,两手空空就进了铺子,不像是来卖皮货的,倒像是有什么事儿,到铺子里来找人的。我不由得走了进去,使了个眼色,支走了伙计,意思是跟他说,这事儿我来处理。   那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见我年纪不大,不肯跟我谈买卖,只是很轻蔑的撩了一句话:“我这禳子,不见你们掌柜子不卖!”   “我就是这铺子的少东家,你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也是一样的!”我心里估摸着,这人八成是来找茬的,想在这闹事儿。这几年像这样的事情我处理过好几起,倒也算是驾轻就熟了。如果见到当家的,他要是拿不出来好皮子,我肯定会招呼伙计把这人扫地出门。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