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死后,他竟在父亲的腹中挖出一块玉佩!

小太阳2333
2016-08-12 发表
1239 0

白杨镇。

 

翡翠玉楼二楼一间雅房内,杨辰双腿上,各坐着一个娇媚的女子。此时杨辰正甩出几张银票,砸在桌上,得意笑起来。

 

两个女子一见这银票,顿时双眼放光,连忙争着把胸口往杨辰手臂上蹭,娇笑道:“杨爷,您出手真是大方……”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小厮挤到少年旁边,不顾满头大汗,俯在贵公子耳边道:“辰少爷,三老姑爷去世了!”

 

小厮名为小黄,是杨辰最信任的人,陪伴了杨辰多年。

 

杨辰表情忽然呆滞,良久才缓过劲来,拂拂衣袖站起身来,离开了这里。小厮表情悲伤,却追不上杨辰脚步。

 

走到大街上,杨辰暗道:“死鬼老爹虽然醉生梦死,胜我十倍,但是年不到四十,看着也能再活十年,今个儿怎么翘辫子了?”

 

脚步加快,很快就回到了杨家。

 

白杨镇有两大霸主,分别是白家和杨家。杨家占据白杨镇近半资源,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一般生于这样的世家,是人生大幸。不过对杨辰来说却不是如此。

 

杨家老祖年轻时天赋纵横,修为深不可测,在白杨镇建下了赫赫基业,并且开枝散叶,生下子女无数,成就杨家大族。

 

杨辰的老娘即是老祖之女,排行第三,天赋超然,白杨镇无人不识。不过杨辰老爹却是个入赘的角色,年轻时候如何风骚杨辰不知道,自懂事开始,老爹终日饮酒,浑浑噩噩,孤单一人被遗弃在简陋茅庐中,混吃等死。

 

老子废物儿子也跟着倒霉,杨辰在这个大家族中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遭人冷眼不说,他老娘也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于是他从小自由,生性不拘,凭着身上绑有的杨家光环,在外混吃混喝,欺男霸女,小日子一直都过得不错。

 

不顾那些守门卫士的冷眼,杨辰从侧门进入杨家。

 

杨家大院楼亭林立,花草秀丽,显示着大家族的优雅与底蕴。

 

没走几步,对面就走来两个人,先行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衣,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正是杨辰二伯的大儿子,他的堂哥杨战。

 

杨战身后跟着的,是他一个远方表弟,名为陈六,尖嘴猴腮,腰弓着,对着杨战一脸谄媚。

 

走到杨辰跟前的时候,杨战突然拦住杨辰去路。

 

“听说你那废物老爹完蛋了?”

 

杨战揶揄看着杨辰,脸上满是嘲讽之色。

 

杨战在白杨镇的名声不弱,年方十七就已经冲破了四条龙脉,成就龙脉境第四重,惊才艳艳。

 

杨辰和这些杨家出色的年轻后辈,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他们从小就有无数的资源培养,家族中功法秘籍任选,而杨辰却根本没有。

 

他老娘不管他,其他人更不可能给他东西,当初年幼时和其他族人一起参加淬体,他进境飞快,力压众人,也风光了一阵。但是没有功法,再加上他心灰意冷,便没有再修炼,始终未能冲破一条龙脉,进入龙脉境第一重。

 

杨辰也暗中努力过,但是没有功法秘籍,无人指导。修炼一途寸步难进。

 

“为什么沉默?我说你爹是个废物,莫非你还不服气?”

 

站在杨辰面前,杨战居高临下,戏谑的看着他。

 

这样的欺辱,杨辰并不是没有遭遇过,他在外头风光无限,但是一回到杨家就等于一条狗,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往往忍一忍就能过去,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那死鬼老爹走了的原因,表面上怡然自得,但是心里格外烦躁。

 

“你给我让开!”

 

深吸一口气,杨辰抬起头看着他,冷声说了出来。

 

“老弟,你怎么用这种口气和哥哥说话,莫非你心里对我不满么?你不学无术,败坏杨家名声,我身为哥哥,稍微教训一下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杨战笑着说,不容杨辰争辩,就一拳打在杨辰小腹上,然后冷笑着离去。

 

杨辰痛叫一声,摔倒在地。

 

杨战一走,陈六立刻屁颠屁颠跑过去,路过杨辰的时候,他回头一大口唾沫朝着杨辰吐去,杨辰在地上痛得抽搐,连忙躲开。

 

“哎呦,躲开了啊?堂哥,你家这条狗还挺灵活的嘛……”

 

朝着杨辰嘲讽了一阵,陈六这才跟上杨战的脚步。

 

周围的丫鬟看到这一幕,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没有人朝杨辰投来同情的眼神。反而嬉闹而去。

 

杨辰从地上爬起来,他擦掉嘴角的血液,看着杨战和陈六离去的背影,充满灵气的眼睛中,弥漫出了一丝狠辣。

 

“武者,若我也是个武者,若是我到达龙脉境,我一定要报复!”

 

“杨战,还有狗奴才陈六,今天的耻辱老子记下了,别给老子逮到机会,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握紧拳头,杨辰朝着他老爹住的地方而去。

 

这十几年来,谁羞辱过他,他一一都记在心里,若是有翻身之日,定叫那些人大跌眼镜,永世不得安宁!

 

这就是他,在他杨辰的朋友圈子里,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笑面虎,黑心狼。

 

杨辰之父,名为龙青澜,名字文雅,听说年轻时候也风骚无比,杨家杨三娘杨雪晴,当年是多么风华绝代的人物,都给他勾去了魂魄。

 

走进粗陋的房门,被一群杂役丫鬟围着的龙青澜,面色乌黑趴在地上,屋子里酒气和屎尿之气混在一起,臭不可闻。

 

“他来了……”

 

看到杨辰到来,丫鬟窃窃私语离开,看来是完成了任务。

 

杨辰此时的目光,停留在龙青澜身上,这个男人早就垮了,他会有这个结果,杨辰早就能预见。

 

蹲了下来,看着他那乌黑的脸庞。

 

“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十六年来,我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你也没有被我了解,可悲的是,今天我站在这里,竟然感觉我俩是陌生之人。老爹,老爹……想来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不孝子,你离世,我竟流不出一滴眼泪。”

 

原本觉得自己没心没肺,但此时心里竟然有些苦涩。

 

逗留了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杨辰回过神,一个身穿淡红色长裙,头发高挽着的美妇,在一群人簇拥下走了过来,她侧身望了望龙青澜的尸体,叹了口气,淡淡道:“这一世孽缘已经结束,杨辰,他是你爹,看在这情分上,你就找个地埋了他。”

 

说罢,也没有多看杨辰一眼,径直走了。

 

杨辰笑了笑,习以为常,他用嘲弄的眼神看着龙青澜,道:“老爹,你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年轻时候艳名远播,无数美女拜倒在你大裤衩之下,没想到死了之后,你的女人就来瞄了一眼你的死相吧?”

 

心里悲凉,却不能表现出来。

 

杨辰也不管其他,将龙青澜的尸体背在背上,不顾府上人古怪嫌弃的目光,一直走出了杨府,弄了一辆马车,杨辰亲自当马夫,将龙青澜运送到了镇外,找了个风景不错的树林,杨辰下车环顾四周。

 

“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正适合你长眠,而且阴气也重,想来女鬼不少,若是你死后依旧风骚,就再给我弄个二娘三娘,这里环境优雅,想来是颠鸾倒凤之地不二之选。”

 

“我杨辰再怎么说也是你儿子,这一身血肉有一半是您老喷发出来的,不过你死的早,我又不成器,唯一的报答就是将你葬在此处了。若是你变成鬼有了法力,得空就保佑我可以继续快活下去吧。”

 

看着龙青澜乌黑的脸庞,怔了一阵,终究还是有了一滴眼泪流了出来。

 

杨辰匆匆擦拭,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指,在温润的土地上挖起坟墓。

 

他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天赋很不错,几年前淬体后到现在,仍然没拉下半步,一个大坑,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正准备将龙青澜埋了,龙青澜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杨辰喊了一声诈尸,就将他老爹,推进了泥泞的土坑中。

 

看着坑中的人,杨辰惊魂不定,支支吾吾道:“老……老爹,我可没有说你坏话,今个儿挖了个坑,不过是想让你入土为安……”

 

龙青澜翻了个身,骂道:“我安你祖宗十八代,老子还没死全,就想埋了我,小混蛋,我活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丹田中有一块龙形玉佩,等我死后挖开我丹田,取出龙形玉佩,才能让我这一生彻底解脱……”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