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穿黑西服

迈动2016_maidong
2016-08-12 发表
480 0

#蜕变之路 ——野百合也有春天#

和很多同事一样,我也很羡慕酒店里的领班和经理,穿西服打领带,手拿对讲机,小嘴一张,指挥来指挥去,觉他们特神气。当然,我们是不喜欢他们张嘴的,因为他们嘴里都是活儿,“小孟,你去那边把那张桌子上的餐具收了”“小刘,来客人了,倒水”“哎,丽丽,给二楼205拿五瓶啤酒”……

  不知道从哪刻起我萌生了一个念头,我也要穿上那身黑西服,我总觉得我穿着比那几个领班都要帅。我敢想敢做,也说做就做。于是,就因为一个想穿西服的愿望,我开始了有计划的行动。

  小型酒店管理职位的晋升大多是从服务员先到优秀服务员,再到领班主管,最后是经理、总经理,厨房是从学徒小弟开始的,再由配菜到打荷,由炒菜师傅到档口负责人,然后就是晋级主管、厨师长了。因为我一直从事的前厅工作,所以后厨的事我关心并不多。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根据自身条件把目标定位在了要当一名领班上。领班是我们这最基层的管理干部,相当于部队里的班长吧,管理一个部门或者一个区域,手下兵不多但最少也有五六人。想要晋升的前提是要得到上级认可,被认可的条件之一那就是要先做好本职工作。

我知道领班都是从优秀服务员里面选出来的,所以我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成为一名优秀服务员。我百度了一下“优秀”这个词,解释说就是出色、非常好的意思,泛指品行和成绩。品行自然没的说,我虽然高中都没念完,但从小还算懂事有礼貌。当然要想当领班光有这些可不行,在这里最重要的品行莫过于积极主动助人为善,还有对上级的命令认真履行。说到成绩就是指工作了,首先得技能过硬,服务流程熟练,此外对客人的服务态度一定要好。知道了这些标准,我就开始让自己一步步地向目标靠近了。

  服务技能有很多种,像托盘、口布折花、分菜这一类我都很拿手了,唯独斟倒酒水这一项功夫不到位。每次斟酒时不是倒得多,就是倒得少,有时还洒在酒杯外面。洒酒是最不能让客人容忍的,有一次我给客人倒白酒,倒一杯洒一点,倒一杯洒一点,倒了两圈下来请客的人就跟我急了:“你这服务员是怎么回事,一瓶酒洒了那么多。”我当时还不服气,心想:真抠门,洒点酒至于吗?不过后来回想起来也难怪,一瓶十五年茅台好几千块呢。

为了练好斟酒,我找了经理给我示范标准和技巧,然后自己在下班后到没人的地方练。通常都会有客人把喝不完的酒剩下不要了,我正好存起来练习用。晚上最早的下班时间也得十点多了,如果客人走得晚,洗完餐具擦完地,或许已经十二点了。我每晚总是最后一拨回寝室休息,酒店里没人了是不让逗留的,我便早早收拾完自己的包间,一边练习斟酒一边等其他同事下班,等最后一桌结束了我就和大家一起回去了。

应该说功夫没有白费,不到两个月时间我的各项服务技能都相当熟练了,尤其是斟酒这一项竟然能得到很多客人的赞赏呢。说来都是熟能生巧的事,我们这有的客人习惯用高脚杯喝白酒,但很多服务员总是倒不均匀,不是这一杯多点,就是那一杯少点,人们也会因此不公平计较几句。我早就发现了这个细节,特别加强了训练。后来这项技能成了我的看家本领,每次倒酒前客人怕我倒得不均匀,会建议我把杯子放在转盘上摆成一排再倒,我则炫耀说不用摆依然毫分不差。好几次都有好奇的客人把我倒完的酒杯,拿到转盘上一一比较,结果每一杯都不多也不少,最后都无不称赞:“你们这的服务员水平真高。”

因为我时常得到客人的表扬,领导也欣慰我为酒店赢得了好的口碑,自然有什么重要接待都首先想到我。可是要当一名合格的领班只有这点本事还不够,我又开始观察我的领班他都做些什么。我们那每个楼层都有两名领班,分别负责8个包间,每个包间一名服务员。领班的工作除了日常安排本区域员工打扫卫生和接待外,还有个重要工作就是培训。培训更多针对的是新员工,当然某些业务不精的老兵也会让领班操心的。

我最佩服的是我所在区域的张领班,她比我大四岁,也是没上大学就早早出来工作的。张领班是个山东姑娘,性格开朗,待人宽厚。不但工作组织得井井有条,并且培训起员工来也一样周到细致。我最喜欢的是她开例会,声音亲切,寓教于乐,无论是谁被客人投诉了还是谁无意做了错事,在她那里都能把事说得又深刻又有趣。我决定向她学习。

为了练习口才我没少读报纸,空闲时就在包间大声朗读。很奏效,能让自己讲话时音量放得开,并且咬字更清晰。我也时常学着张领班的样子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练习培训。培训就是要把自己会的东西教给那些不会的人,让他们学以致用。通过镜子能让我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讲话的表情是否自然动作是否合理微笑是否感染人。

我那时在公共场合不善言语,张领班经常告诉我要练胆,练胆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公共场合讲话或者表演。我知道在公众面前表现就难免会出丑,但其实出一次丑能让自己的胆量提高好几倍。记得我最出丑的一次是在一次宴会上。那是一次婚宴,因为男女双方都力求简单,所以婚礼并没有请乐队和歌手,宴会中途是酒店代表送花,这种事每次都是张领班或者其他领班负责的。这一次也不例外,张领班上台大方地祝福了两位新人,并预祝大家用餐愉快。语言流畅,一气呵成,我在一旁使劲地鼓掌。

本来说完就可以下台了,可这一次张领班却留了下来,突然用手指着我对大家说:“下面有请我们酒店的小歌手给大家唱一首《杯水情歌》,为大家助兴。”天哪,我虽然在例会上给大家唱过歌,可今天这么多人何况还是客人的婚礼,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几个小伙伴早已不容分说把我推上了舞台,酒店的同事们都把目光锁定到了我身上,我只感觉脸上发烫,本来十几桌的宴会,一下子感觉像是人山人海似的。有客人也叫起了好,张领班递给我话筒,并吩咐乐队给我伴奏。

  我站在舞台上头有点蒙,握着话筒的手直冒汗,可能因为太紧张唱第一句歌词的时候就跑调了。台下传来了客人的唏嘘声,我双手握着话筒面无表情,又几近颤颤巍巍地唱完了一首歌。歌唱完了,没有客人为我鼓掌,大家觥筹交错像是忘记了我的存在。只有张领班和几位同事还在那里认真地为我喝彩,我知道他们是真心的。

  下了台我的手心已经湿透了,我不停地责怪张领班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搞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又有宾客被请上舞台,大概是我刚才的表演太糟了吧,每一个上去的人都那么信心十足。

  说来也奇怪,自那次落败以后,我好像胆子真的变大了,特别增强了我想要表现的欲望,就像那次意外的亮相,虽然过程凄惨结束得也像个笑话,但走上舞台众人欢呼雀跃的那一刻,确实很美妙。自然而然地,酒店里遇有演节目的时候都少不了我,不是跟同事编个相声就是找上几个伙伴编排个舞蹈,一跃成了圈里的文艺骨干。

机会真的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三个月后,张领班要被提升做楼层主管,我们的区域领班即将空缺。想当领班的人当然不止我一个,在张领班成为主管的那些天大家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谁会是我们的新领班。有的说要在全酒店所有的优秀服务员里面选,有的说可能会把别的领班调过来。

说不在乎这件事肯定没人信,但我也没有太多关注谁去谁留,照常做自己该做的事。那天晚上楼层经理突然找到我,跟我唠起了家常。并将我最晚下班练习斟酒最早来打扫包间,还协助张领班培训新员工的事一一摆了出来,不停地夸我肯吃苦有恒心。我有点飘飘欲仙,突然经理话锋一转问我:“张领班要去当主管了,你们区打算让你来带领,有没有信心呀,张领班也是极力推荐你的”起初我没敢确信,因为比起很多老员工我来酒店的时间并不长,按常理这种事都是会优先考虑老员工的。我嘴上说着可以试一试,但心里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还记得那天我早早起床,换好了提前准备的黑西服,白衬衫黑领带,把皮鞋擦了又擦。宿舍的伙伴们见我在镜子前摆来摆去地也跑过来凑热闹,都争着穿上黑西服炫耀,有的还给我设计了新发型。

  那个清晨有些如愿以偿的释放,难忘、温馨也充满欢乐。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