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看病越来越贵 取消医生编制是必然趋势

345208920
2016-08-12 发表
1210 0
编制管理成为一块“绊脚石”,阻碍医疗界人才的自由流动,妨碍符合行业特点的医务人员薪酬制度形成,不利于医疗资源优化配置。取消编制不代表取消财政补贴,医务人员待遇也不会降低
近日,深圳市宣布,今后新建医院一律取消编制、取消行政级别。目前,全市49%的医生已经没有编制。
医院编制究竟是个啥?现行的医院编制制度起源于1978年的《县及县以上综合性医院组织编制原则(试行草案)》和2006年发布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设置和编制标准指导意见》,规定“医院人员编制确定原则基本上是按床位定人”。编制成为政府管理公立医院的一种手段。政府通过核定医院编制,并根据编制数量给予财政拨款,监管和保障公立医院发展。
然而,由于政府投入不足,“定编定岗”带来的不公平现象和管理弊病日益凸显。一方面,有编制人员和没编制人员同工不同酬,编制外人员在基础工资、养老保障、职称评定等方面是“二等公民”待遇。多少意气风发的医学毕业生,削尖脑袋都要去公立医院,公立医院因此集聚了最优质的医疗资源。医生成为“单位人”,流动性差,多点执业改革进展不畅,民营医院招不到好医生。人们为了找到好医生看病,想尽办法往公立医院跑,加剧了看病难。
事实上,随着公立医院发展加快,大部分公立医院的编制难以满足需要。在很多医院里,护理、医技、行政、辅助等岗位非编人员已占一大半,甚至存在部分医生是非编人员的现象。受限于编制数量,很多医院招不进核心人才,或是无法给予更高的待遇和更大的发展平台。由于编制有限,财政补助也无法再增加,其对医院的监管、保障作用微乎其微。医院主要收入已不靠财政补助,而是转向从患者身上赚钱,使看病变得越来越贵。
时至今日,编制管理成为一块“绊脚石”,阻碍着医疗界人才的自由流动,妨碍符合行业特点的医务人员薪酬制度形成,不利于医疗资源的优化配置,公立医院难以探索建立科学合理的管理体制,服务质量得不到保障,看病难看病贵顽疾久治不愈。
眼下,公立医院改革进入深水区,取消编制是必然趋势。2011年3月,《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下发,明确公立医院属于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即“差额拨款事业单位,可部分由市场配置资源的事业单位”。日前,人社部宣布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这意味着公立医院将进入无编制时代。
取消编制不代表取消财政补贴、医务人员待遇降低。从国际经验看,财政对医疗机构的补偿不一定通过编制给付,而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来实现。我国医保对医院的补偿已占了大头,政府可以通过医保对公立医院进行补偿。从深圳的做法看,政府按照服务质量、数量、患者满意度等给予补贴,医生得到合理的报酬,待遇不会降低。取消编制之后,医生们的天地更广阔,没啥可怕的!
新闻多一点
取消医生编制本身不是问题
2016-08-05 新京报
近来,医生的编制问题引来众多媒体的关注,先是深圳一家取消了编制的医院给医生开出了起步价40万高额年薪的新闻占据了多家媒体的显著位置,接着《南方都市报》发表社论,喊出了“取消编制,医生的职业前景更为广阔”之口号。取消医生编制的脚步已经一步紧似一步地迈到了我们眼前。
其实,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做出了要逐步取消医院、学校等机构的行政级别及编制的决定后,取消医生的编制就已经摆上了日程,这项工作必定是今后医疗改革的重点。所以,如何未雨绸缪,让这项工作平稳而有序地展开,是值得当前做重点考量的问题。
对于当下的医生而言,所谓的编制,已经没有了太多实际的意义,因为在《劳动法》《医师法》等相关法制建设日益完善的情况下,编制所带来的那种“铁饭碗”似的安全感,已经不那么明显。具体到我国整体处于医生供量相对不足的状况,只要具有应有的医疗技术,医生的饭碗本身也不是大问题。编制的最大好处,恐怕还在于退休后的养老更加可靠。所以,只要做好了养老衔接,缺陷编制不会存在太大的问题。
但取消了编制,医生是不是能像在深圳那家医院一样拿到高薪,却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取消编制只是身份变化,如无其他方面的政策变化,医生面对的医疗市场还是那么大,新的机制下,可能会让医生的待遇发生更大的分化。
这就涉及编制外医生的薪酬体系与医疗市场的定价体系。前些年的律师改革,让很多律师放弃了编制,但律师行当获得高薪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放弃编制,而是律师们可以根据自身的行业地位来获得自己服务价格的定价权,从而能够更加真实地体现自身价值。所以,在医生去编制化之前,必须要建立一个适合医生发展的薪酬体系。
此外,去编制应尽可能减少老人老办法的期限。如果已经获得了编制的医生,身份将维持至其退休,这就是意味着近期工作的年轻一代,在延迟退休政策的作用下,其编制身份将维持40多年,也就是说,在未来40多年里,很多医院面临“编制”与“非编制”两类医生,这显然不利于医院内部的规范管理以及同工同酬制度的实施。这种状况也不利于这一制度的健康发展。如果采取“一刀切”可能伤害部分老医生的切身利益,那么要设定交替期,也应尽可能限定在5至10年以内,从而减少两种制度共存引发的混乱。
针对这个问题,有关部门应该将所谓编制内隐藏的福利阳光化。据此,医生放弃编制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福利损失,就可以给予一定的货币补偿了。
此外,取消医生编制,另一个不能忽视的群体是医院里其他的工作人员。这些本属于编制内的国家工作人员,因为医生的身份改变,他们的身份也需要随着改变。如果说医生放弃了编制可能获得解放,那么他们放弃编制后,利益能否得到维护呢?
所以,取消医生编制本身不是问题,配套措施的完善才更重要。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