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现场留下的断弦,是用活人的筋腱制成!

葵魁啊
2016-08-15 发表
500 0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华夏国国家安全总部会议室里还亮着灯,这里正召开着紧急会议,只是会场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烟雾弥漫,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重。
喻中国副部长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两句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五个侦察员失踪了,而我们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这是我们的失职啊!”喻中国的拳头敲打着桌子,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
喻中国环视了一下在座的人:“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开这个会,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解决问题。岳志伟,失踪的人是你们五局的,你说说,有什么想法?”岳志伟摁灭了手上的烟头:“喻部长,自从五局接手金佛案以来,我们的侦察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已查明,肖航集团明里只是一个文物走私团伙,暗里却干着出卖国家机密的勾当。”
岳志伟看了喻中国一眼:“这些我已经向喻部长汇报过,我们准备放长线,钓大鱼,挖出与肖航集团进行秘密交易的境外组织,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侦察员却出事了。不过据我们的了解,这件事情应该与肖航集团无关,不过让人觉得古怪的是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在失踪前一天曾经通过我们的渠道给我送来一份东西。”
说完他从桌子上的文件袋里掏出一样子东西:“就是这个,经过鉴定中心的鉴定,他们认为这是一根类似于琴弦的东西,应该是从什么琴上取下的断弦。”
喻中国说道:“断弦?”岳志伟点了点头,秦雪也说道:“嗯,我们仔细检查过,确实是根弦,不过我们却不知道这弦应该属于什么乐器。”喻中国接过来看了看:“什么材质分析出来了吗?”秦雪苦笑着说道:“分析出来了,象是人或者动物的筋腱。”岳志伟说道:“所以我们认为这应该和某个宗教组织有关。”
樊江河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听到岳志伟的话,他抬起头来说道:“岳局,五名侦察员失踪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遭遇?”樊江河是一局的局长,是个解密的高手,他直觉认为这件事情并不寻常。岳志伟说道:“有,从他们的任务日志上看,五人失踪前几天都曾经和一个叫伊莲的女人有过接触。”
喻中国问道:“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汇报?”岳志伟说道:“这个伊莲是我们在当地请的向导,所以之前我们还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樊江河问道:“这个伊莲现在在什么地方?”岳志伟说道:“也失踪了,和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一起失踪的。”
喻中国说道:“岳局长,说说你的打算。”岳志伟说道:“喻部长,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喻中国说道:“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快说吧。”岳志伟喝了口茶:“大家还记得六年前的彭刚案吗?”
岳志伟话才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大家的眼光全部停留在他的脸上。
岳志伟说道:“当时我们优秀的侦察员、七局的副局长彭刚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离奇遇害,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志亲眼见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双手挥舞着,挣扎着,然后滚到了地上,便断了气,任凭战友怎么拉扯、阻止都无济于事。”
岳志伟看了一眼秦雪:“当时鉴定中心给出的尸检报告我记得是这样说的,彭刚同志是窒息死,颈部有明显的勒痕,他的手指中有筋腱的残留物。严部长当时对这个鉴定结果很不满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优秀的侦察员就这么没了,被人活活勒死了,居然还没有任何人看见凶手。最后严部长指示,这个案子必须彻查,但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查出一点线索。”
陈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看秦雪,秦雪咬着嘴唇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喻部长,我们在给断弦做鉴定的时候也有发现,具体的让陈斌向大家说吧。”
喻中国点了点头,陈斌说道:“各位领导,我们在对断弦进行结构分析的时候发现这根断弦的分子结构和当年彭局指缝中残留的那个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也就是说,彭局指缝的残留物是属于这根断弦的!”
喻中国没有再说话,这个案子一旦扯上彭刚案,就透着无比的诡异。
终于,他站了起来:“好吧,这个案子五局再继续跟进,至于断弦和彭刚案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许再提,散会!”
陈斌的脸上有些失望,又看了看秦雪,秦雪无奈地摇了摇头。
岳志伟上了车,正准备发动车子,就接到了喻中国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阎秘书在电话里说道:“岳局吗?喻部长请你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岳志伟赶到了喻中国的办公室,喻中国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阎正洋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关上门出去了。喻中国从办公桌边走了过来,也在沙发上坐下,掏出浅蓝色包装的软盒“熊猫”烟,扔了一支给岳志伟:“志伟啊,叫你回来是有件事情要你去办。”岳志伟接过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舍不得点。
喻中国说道:“散了会以后我把会议的情况向严部长进行了汇报,严部长指示,彭刚案和侦察员失踪的案子并案调查,不过调查必须秘密进行。调查工作还是由你们五局负责,不过严部长建议,在你们五局下面成立一个特别部门,这个部门只有一个代号,叫‘诡域’,专门负责对诡异案件的秘密调查,彭刚案和侦察员失踪的案子就交给这个部门去办吧。”
岳志伟说道:“喻部长,那‘诡域’的人员你看……”喻中国摆了摆手:“人员的问题你不用操心。”他走到桌前,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纸片递给了岳志伟:“这个人是严部长亲点的‘诡域’负责人,至于他的手下,由他自己去挑吧,你只要配合他把组织关系给落实了就行了。”岳志伟苦笑道:“看来这个部门在五局只是挂名吧?”
喻中国笑道:“怎么?还有想法啊?”岳志伟说道:“怎么会?部长放心,志伟一定会给予他们全力的支持。”喻中国说道:“‘诡域’这个部门是不能为外人知的,就算是我们内部也只局限于几个领导知道,所以他们还必须有对外的身份,方便他们办案。”岳志伟说道:“这样吧,我们五局原本有八个处室,他们对外的身份就是五局九处吧。”
喻中国指了指岳志伟拿着的纸条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和他联系,严部长可说了,这个人不一定会答应,不过严部长交待,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出来主持这个工作,也只有他才能够胜任。”岳志伟站了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鉴定中心,陈斌说道:“秦主任,你说这件案子会不会和彭局长的案子一样,又不了了之了?”秦雪黯然地说道:“不知道,小陈,这个案子太诡异,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认知范围,所以部领导自然会很谨慎。”陈斌叹了口气:“可是秦处长,彭局是你的未婚夫,你难道就不希望他的死因能够真相大白吗?”
秦雪说道:“好了,小陈,别说了,我相信部里一定不会放弃调查的。小陈,你也是部里的老人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一定要有分寸,一定要严格遵守保密制度。”小陈说道:“我知道了,主任。”
第二天一大早,岳志伟便驱车来到了坎儿胡同。
“坎儿胡同89号,应该就是这了。”岳志伟见四合院的大门敞开着,便走了进去,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在院子里的自来水管边刷牙,岳志伟问道:“小姑娘,请问这里有个叫舒逸的人吗?”小女孩朝南边的那间屋子指了指。
岳志伟轻轻地敲着门,半天,门才打开:“谁呀?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睡眼惺忪地望着岳志伟,男人的头发有些长,看上去很油腻,象是很久没洗理过了,胡子拉茬的。岳志伟笑着问道:“请问舒逸是在这住吗?”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岳志伟,让开了门,丢下一句“进来吧”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岳志伟跟着进了屋,屋子里乱得哪里有他下脚的地,男人理了理沙发上那堆衣物和书籍:“我这里太乱,让你见笑了,来,坐吧。”他手上拿着一双臭袜子,觉得放哪都不太合适,干脆塞进了裤兜。岳志伟看了看屋里,不象有其他人的样子,他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天哪,他不会就是舒逸吧!
还真让他猜中了,男人在他对面的一张小板凳上坐了下来,双脚交叉伸向前面:“我就是舒逸,找我有什么事?”岳志伟楞了一下,他没想到严部长看中的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舒逸淡淡地说道:“你很失望吧?”岳志伟点了点头。舒逸说道:“谁让你来的?季天恒还是严正?”岳志伟知道季天恒是警察部部长,而严正就是他们安全部部长的名字,这人居然一眼就大抵看出了自己的来头,他的心里不由得一惊。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