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无爱婚姻

永远在骚动er
2016-08-15 发表
12074 50

#无爱 婚姻#

痛!
尖锐的痛楚遍布全身!
李心艾扶着腰,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拥着身前的被子,白皙的肩膀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环视着了四周一眼,当看到雪白床单上那一抹艳红,李心艾的小脸上扬起了一抹羞涩的笑容。
就在昨天,自己跟陆子皓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她终于真真实实的成了他的女人。
就在李心艾沉浸在昨晚美好回忆当中的时候,酒店的房门突然被人猛烈的撞开,李心艾不禁吓到了一跳,抓紧被单,惊慌的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中年妇女猛地冲到了李心艾的面前,拽着她的头发一阵暴打:“李心艾,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人,你居然背着我儿子偷情,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啊……”李心艾头皮一阵麻痛,忍不住惊呼着,来人的突然闯入,让只裹着床单的李心艾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的承受着。
来人正是李心艾的婆婆莫沁梅,伴随她而来的还有一大群的记者,扛着机器,争先恐后的闯入了房中,对着床上等同赤裸的李心艾一阵猛拍。
李心艾被眼前不断闪烁的闪光灯吓的惨白了脸色,双手死死的揪着胸前的床单。
莫沁梅连抓带掐的将李心艾从床上拽了下来,撕扯着她的床单,大有一副要她在人前赤身裸体的气势,一边恶狠狠的骂着:“贱人,让你偷人,我让你偷……”
李心艾拼命的挣扎着:“我没有,妈,我没有……啊……”
李心艾慌张的搜寻着四周,希望陆子皓能够站出来为自己解释一下。
可是……
周围除了自己不认识的人群,根本就没有陆子皓的身影,李心艾顿时陷入了绝望当中。
子皓……
子皓……
你在哪里?
李心艾在心里不断的呼唤着陆子皓的名字,希望他能够出现为自己解围。
没有!
陆子皓根本没有出现。
李心艾无助的承受着莫沁梅的暴打,听着她那辱骂的话语,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她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莫沁梅的耳光一下又一下的朝着她招呼而来。李心艾只能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的摇着头。
她没有偷人,她真的没有偷人!
终于,莫沁梅打累了,松开了对李心艾的牵制,看着倒在地板上紧紧抓着床单努力不让自己曝光的李心艾,仍然不忘抬脚,狠狠的朝着她的胸口踹了一脚:“李心艾,你立刻给我滚回陆家。”
朝着李心艾狠狠的‘呸’了一声,莫沁梅整理着自己微微凌乱的发丝,然后拨开人群,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记者一看莫沁梅离开,立刻一窝蜂朝着李心艾围拢而去。
“陆太太,你真的在酒店偷人吗?刚刚陆夫人的话是真的吗?”
“陆太太,是不是因为陆少长期在面前流连花丛,所以你也耐不住寂寞,才选择红杏出墙?”
“陆太太,你跟陆少会离婚吗?目前陆少在媒体面前接受采访,说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希望你让出陆太太的位置,陆太太,这件事你怎么看待的?”
“陆太太……”
……
面对着记者那一个个犀利尖锐的问题,李心艾狼狈的趴在地板上,紧咬着下唇,无声的哭泣着。
有眼尖的记者瞧见了洁白床单上的那一抹艳红,立刻举着相机一顿猛拍。
这边闹哄哄的情况,引来了其他房客的注目,大家看着地板上的李心艾交头接耳,评头论足。
对于李心艾的处境,根本没有人站出来帮忙,只是漠然的看着她被一群记者包围着,有好事的旁观者,甚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拍摄着,准备上传到微信和微博上。
最后,还是一位小姑娘不忍心,看不下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间,给客服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酒店经理带着保安上来,将聚齐在房间内的记者和围观的人群轰了出去。
原本吵闹的空间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经理站在门口看着趴在地板上不断哭泣的李心艾,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以为李心艾是一名十足少女,做了别人的小三,被正室抓到了如此对待。
这年头,做什么不好,非要做小三,好好的一个姑娘,全毁了!
李心艾缓缓的抬头,脸颊高高肿起,上面还伴随着几道抓痕,渗出丝丝血丝。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李心艾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渐渐的环抱着自瑟瑟发抖的身体,无助的哭泣着。
空洞的眼神,犹如失了灵魂的木偶一样,突然,李心艾像是想起了什么,抓起地上的衣服匆忙穿上,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酒店。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李心艾回到陆家的时候,陆臻霆,莫沁梅和陆子皓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液晶屏幕上正在直播着刚刚莫沁梅冲到酒店抓奸的场景。   看着画面中自己狼狈不已的样子,李心艾红肿不堪的脸颊血色全无,娇小的身躯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李心艾,你还有脸回来吗?你有本事啊,我们陆家是亏待你了,还是虐待你了,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背着我儿子光明正大的跑到酒店去偷人了。”莫沁梅一看到李心艾的身影,立刻冷下了脸色,没好气的冲着他吼着。   李心艾缩着肩膀,一步一步的走到他们的面前,低着头,眼眶里含着泪水:“爸,妈,子皓。”   坐在沙发上的陆子皓翘着二郎腿,冷冷的哼了一声,看着李心艾的眼神充满了嫌弃和厌恶。   结婚两年,陆子皓就不曾用正眼看过李心艾,只因为当初娶她都是因为陆臻霆的逼迫,陆子皓早就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并且在结婚后,光明正大的带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不顾李心艾的难堪,将人带进了公司里,随时陪伴在自己左右。   陆臻霆的视线缓缓的从液晶屏幕移过来,当看到李心艾那微微颤颤的表情,还有那脸颊的红肿,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妻子,最后,无奈的叹息着:“心艾,你回来了,来,我们坐下好好谈谈。”   陆臻霆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他的态度,更是让李心艾拿捏不准。   抬眼,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当看到他一脸嫌弃鄙夷却又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李心艾只觉得一阵寒冷。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在看着婆婆莫沁梅那龇目欲裂的目光,李心艾更是坐立不安了。   最后,在陆臻霆的示意下,李心艾才颤抖着身躯,坐在他的对面,低着头,眼含着泪水,哽咽的开口:“爸,我没有偷人,我之所以会出现在酒店里,是子皓给我发的信息,爸,你相信我。”   李心艾抬起头,殷切的看着面前的陆臻霆,解释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为什么陆子皓要这样对待自己,这两年来,李心艾一直都知道陆子皓对自己的不喜。   她努力的想要讨好自己的丈夫,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换来他的冷眼相待,可是即使这样,李心艾也不曾想过放弃陆子皓,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在接到陆子皓信息的时候,兴奋不已的前去赴约。   如今,仔细想来,李心艾也发现了事情不对劲的地方,陆子皓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对自己转性了,再来,昨天晚上自己才走进酒店房间,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压在了身下。   李心艾一心以为那个人就是陆子皓,并没有多想,可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李心艾就是在单纯,也知道这是别人一早就设计好的。   而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自己的丈夫。   想到这里,李心艾脸色惨白,痛到麻木的心被寒冷紧紧的包围着,她多么希望,这一切跟陆子皓无关。   陆臻霆看着李心艾着急解释的样子,视线落在了一边始终吊儿郎当的儿子身上,沉声开口:“今天的事情,我相信心艾是无辜的受害者,至于事情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想追究,皓儿,我警告你,想要跟心艾离婚,不可能,我不会同意的。”   陆臻霆坚定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陆子皓一听到陆臻霆的话,一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李心艾怒吼着:“爸,这个贱女人都公开给我带绿帽子了,你还不准我离婚?现在整个Z市都知道我陆子皓被人带了绿帽子,这个婚,我一定要离。”
    陆子皓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父亲竟然还不同意自己离婚。
    他到底想要自己怎么样?
    陆臻霆犀利的目光落在了陆子皓的身上,冷声开口:“想要离婚,可以,你立刻给我滚出陆家,放弃陆氏的继承权,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转给心艾,我立马让人替你办理离婚手续。”
    陆子皓气的快要抓狂了,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李心艾,那眼神,恨不得上前将她狠狠的撕裂了。
    接收到陆子皓的目光,李心艾不知所措的低着头,心中却充满了悲凉。
    虽然她不知道公公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这两年来,如果不是陆臻霆每次都以陆氏的继承权来威胁陆子皓,只怕他早就迫不及待的跟李心艾离婚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莫沁梅在一边阴沉着脸色,同样凶狠的瞪着对面的李心艾,这个该死的女人。
    不顾陆子皓气急败坏的跳脚,陆臻霆慈爱着脸色,对着李心艾说着:“心艾,你跟我到书房一下,爸有些事情想要单独跟你谈谈。”
    闻言,李心艾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也不敢看莫沁梅和陆子皓那欲杀人的目光,起身,步履匆忙的跟在了陆臻霆的身后,只留下陆子皓恼羞成怒的嘶吼。
    书房内,陆臻霆看着眼前始终都低着头的李心艾,轻声叹息着:“心艾,还记得你进这个家门的时候,答应过爸爸的事情吗?”
    李心艾轻声回答着:“记得,不管子皓怎么对我,都不要跟他离婚。”
    这是自己当初嫁进陆家的时候,陆臻霆私底下找她约谈的条件。
    虽然李心艾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她还是答应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李心艾在很早以前就一直暗恋着陆子皓,这件事情,就连陆子皓都不知道。
    陆臻霆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嫁给子皓这两年,你受了不少的委屈,心艾,爸爸相信,只要你坚持下去,子皓会看到你的好,爱上你的,至于今天的事情,爸爸心中有数,知道跟你无关,你也不要放在心上,知道吗?”
    “我知道了,爸爸。”李心艾感激的看了陆臻霆一眼。
    在陆家,恐怕也只有陆臻霆愿意相信自己,并且无条件的支持着自己,让李心艾的心里划过一抹暖流。
    从书房走出来之后,李心艾紧绷的神经才渐渐的松懈下来,拖着疲惫的身躯,她转身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却在经过莫沁梅卧室的时候,透过门缝,听到了莫沁梅和陆子皓传来的争吵。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妈,你不是说了,只要将李心艾骗到酒店,让她跟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在让媒体疯狂的曝光,爸爸一定会同意我跟她离婚吗?可是你看现在,哪里如愿了?”陆子皓不满的抱怨着。   要说来,这个馊主意还是自己的母亲想出来的,怎么都不见效呢?   莫沁梅咬牙切齿:“我怎么知道那个狐狸精到底给你爸灌了什么迷魂汤?该死的贱丫头,要不是那个贱人进错了房间,甚至还不见房间内男人的身影,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莫沁梅之所以不喜欢李心艾,除了她在李家只是个不受宠的私生女之外,更多的原因就在于陆臻霆对她的维护,让莫沁梅认定了李心艾在私底下肯定没少勾引自己的丈夫,因此,对李心艾的态度更是差了。   李心艾僵硬着身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真相,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是陆子皓和莫沁梅一手安排的,只是为了要跟自己离婚。   冷!   冰冷的空气将李心艾的身躯紧紧的包围笼罩着,她浑身上下忍不住颤抖着,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寒冷。   陆子皓为了跟自己离婚,什么招数都用上了,但是李心艾没想到,他竟然不惜给自己戴绿帽,甚至将事情曝光在大众的眼中,只是为了跟自己离婚,他是有多讨厌自己?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滑落,李心艾双手紧紧捂着泛着痛楚的胸口,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泣出声。   她的心好痛,痛到快要无法呼吸了。   满心的爱恋,最终却换来了丈夫无情的背叛和陷害,李心艾只觉得自己可悲,她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不想再去倾听门内婆婆和丈夫的抱怨,李心艾疯了一般的冲出了陆家。   ——‘轰隆’   像是感觉到了李心艾悲伤的情绪,原本万里无云的情况突然传来一道响雷,紧接着,倾盆大雨猛然落下,伴随着一道道雷声和闪电,李心艾失魂落魄的走在雨幕中,泪水混合着雨水将她的脸庞浸湿。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李心艾错愕的看着那修长的指节,慌乱的摇着头:“不……不用了,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负责的。”   昏迷前的那一幕映入李心艾的脑海里,是她挡在了马路中央,如果真要论起责任的话,那也是自己的过错。   李心艾撑起自己的身子,望向了窗外,当看到了外面夜幕降临的景象,震惊不已:“现在什么时候时间了?”   “晚上十一点半,你昏迷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依然是冷漠如斯的声音。   李心艾一听,脸上划过一抹焦急,伸手就要拔掉手背上的针管:“我要回去了。”   今天刚出了那样大的丑闻,自己就一整天都没有回到陆家,只怕莫沁梅那边又不好交代了。   男子看着李心艾的动作,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她:“就算不要命,也别死在我的面前,我怕脏了我的眼。”   在看到针管逆流的血液,男子的眼神愈发的冰冷。   李心艾停止了一切动作,错愕的看着男子,低着嗓音说道:“我必须回去了,不然,我的家人会担心。”   “医生说了,你要在医院观察一个晚上。”男子的语气不容拒绝。   李心艾脸色苍白,扯出了一抹虚弱的笑:“我没事,我……”   “女人,在Z市,我的话还从来没有人敢质疑。”男子逐渐的朝着李心艾逼近,双手用力的掐着她的下巴,逼她迎视着自己冰冷的目光,用眼神警告着李心艾不要违抗自己的话。   李心艾被眼前男子的气势给震慑住了,眨着双眼,眼神略带恐惧的看着他,心,狠狠的颤抖着。   这个男人,好冷!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在察觉到李心艾对自己的恐惧之后,男子勾唇,扯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确定李心艾会乖乖听话之后,这才松开了对她的钳制,转身,漠然的离开了病房。
    李心艾心有余悸的坐在病床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天啊,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只是单单一个眼神,就足以秒杀了自己,那神情,那强大的气息,都让李心艾感到害怕。
    他,到底是谁?
    当男子走出病房的时候,一道身影立刻迎了上去:“暮少。”
    “龙一,我要你调查的事情,结果如何?”男子边走边问着,言语中带着一股严厉。
    龙一闻言,沉着回答着:“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女人名叫李心艾,是陆子皓的妻子,两年前登记结婚,但是陆子皓对她并没有感情,听说是陆臻霆拿陆氏股份逼迫他,迫不得已才娶了她。”
    “李心艾,二十四岁,李氏集团李昊的小女儿,因为是小老婆所生,在李家并没有什么地位,目前在陆氏集团担任设计总监,美国金融大学名校毕业,另外,今天早上所有关于李心艾出轨消息的报道,都出自她丈夫陆子皓婆婆莫沁梅之手。”
    其实对于李心艾在陆家的处境,在经过一番深入的调查之后,龙一倒是挺同情她的。
    一个女人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深爱的丈夫不爱自己,还联合别人一起设计你,使得你身败名裂,不得不背负完全不属于你的罪名。
    听龙一的报道,男子的唇角扯出了一抹讥讽的弧度:“陆子皓的妻子?”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晚上跑到房间里跟自己共度一个晚上的人,就是这个女人吧。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所以,陆子皓是算计到自己的头上了吗?
    龙一观察着男子的表情,清了清嗓音:“暮少,已经调查清楚了,昨晚的事情,跟陆家无关,是李心艾跑错了楼层,进错房了,所以……”
    剩下的话,龙一并没有明说。
    “从现在开始,盯着陆家跟李心艾的一举一动。”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招惹上了自己,就别想要全身而退。
    在医院惶恐不安的待了一夜之后,李心艾在确定昨晚那个冷冰冰的男人不在医院之后,不顾医生的劝阻,李心艾额头裹着纱布,匆匆忙忙的回到陆家。
    李心艾没想到,自己匆忙的赶回来,却看到了那么刺眼的画面。
    只见陆子皓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他的怀中搂着一个艳丽的女人,两人亲昵的靠在一起,窃窃私语,脸上都扬着甜蜜的笑容。
    靠在陆子皓怀中的女人,正是他深爱的女人沈梦萌,李心艾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存在,尽管心中难受,却只能无助的承受着。
    李心艾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难过,这样的画面她早就应该习惯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那么的痛?
    眼前一片模糊,李心艾努力的眨着眼睛,想要将眼前的景物看清,却发现,那原来是自己的眼泪遮住了视线。
    似乎是察觉到了李心艾打量的目光,陆子皓和沈梦萌同时将目光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李心艾,陆子皓的眼神里划过一抹厌恶,而沈梦萌则扬着得意的笑容,讥讽的看着站在门口红着眼眶的李心艾,一脸的嘲讽。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呦,还知道回来。”陆子皓双手摊开,靠在沙发背上,讽刺的看着李心艾,俯身,在沈梦萌娇艳的红唇上亲吻着。   沈梦萌搂着陆子皓的脖子,柔弱无骨的靠在他的身上,讥笑着:“子皓,听说你所谓的妻子昨天晚上在酒店里度过了一个晚上,红杏出墙了?哎呦,还真看不出来,肯定是你平常冷落了她,人家空虚寂寞冷了。”   沈梦萌纤细的小手暧昧的在陆子皓的身上游移着,故意要给李心艾难看。   陆子皓用这样的法子对付李心艾,沈梦萌是知情的,这个主意,还是她在莫沁梅耳边状似无意提起的,没想到啊,效果竟然还不错。   李心艾原本惨白的脸色,在听到沈梦萌嘲讽的话语之后,瞬间失去了血色,苍白如纸,身躯摇摇欲坠。   陆子皓闻言,狠狠的吻住了沈梦萌:“小妖精,我有你就足够了,至于她,不过是一个贱人罢了,谁知道她背着我找了几个男人。”   李心艾紧咬着下唇,在陆子皓的注视下,只觉得一阵难堪,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李心艾逼着自己收回了视线,不再去看客厅中那对不要脸的男女,拽着双拳,面无表情的就要朝着楼上走去。   在经过客厅的时候,陆子皓终于松开了沈梦萌,两人衣衫不整,空气中飘散着暧昧的气息,陆子皓懒懒的开口:“李心艾,你给我站住。”   李心艾背对着陆子皓停下了脚步,明显不想面对他们。   她的态度,让陆子皓的心中一阵恼火:“李心艾,你一夜未归,又去找哪个男人了?怎么,一次两次的,你还偷上瘾了是吧。”   听到陆子皓的话,李心艾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怒火,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他:“陆子皓,你血口喷人。”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自己额头上那么明显的伤口,他眼瞎了没有看到吗?
    她好歹也是他陆子皓的妻子,就算在不喜欢自己,他有必要这样时时刻刻冤枉自己吗?
    陆子皓勾唇,冷冷的笑着。
    就在这时,莫沁梅的身影出现在楼道上,当看到一夜未归的李心艾,目光立刻变得凶狠,三两步走到了李心艾的面前,抬手,对着她就是一巴掌:“贱人,昨天又跑去勾搭男人了?你究竟将陆家的颜面放在何处了?”
    不分青红皂白,不论是非就给李心艾定了罪。
    李心艾察觉到莫沁梅的动作,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贯力,身子朝着地面狠狠的摔去,额头的伤口撞到台阶的边角,瞬间鲜血淋漓。
    血水混合着泪水模糊了李心艾的视线,她抬头,看着莫沁梅,眼神迸发出一股冷意:“我没有。”
    “还敢狡辩。”莫沁梅被李心艾的态度气到了,指着她的鼻子谩骂着:“不要脸的女人,你敢说你昨天都没回来,不是去找男人了?”
    “我没有。”不等莫沁梅将话说完,李心艾愤怒的嘶吼着。
    莫沁梅脸色大变,铁青无比。
    沈梦萌见状,从陆子皓的怀中站了起来,走到了两人的面前,亲昵的挽着莫沁梅的手臂,娇柔的开口:“阿姨,想要知道她有没有偷人,很简单,扒开她的衣服看看有没有别人留下的痕迹,一看就知道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李心艾听到沈梦萌的话,浑身一阵冰冷:“沈梦萌,你敢!”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李心艾知道,不管是沈梦萌还是陆子皓,或者是莫沁梅,都以羞辱自己为目的,心中悲愤,不顾晕眩的身体,双手撑在地板上就要起身。
    她要离开这里。
    她必须离开这里!
    只是,不等李心艾有所动作,沈梦萌已经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快速的冲到李心艾的面前,跨坐在她的小腹上,伸手就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啊……滚开……放开我……滚啊……”
    李心艾双手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服,试图保护自己最后一丝的尊严,余光瞥见了陆子皓始终坐在沙发上,甚至心情愉悦的注视着自己被沈梦萌欺负,李心艾心如死水。
    因为额头的伤口不断的冒着血,李心艾只觉得一阵晕眩,最终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当中。
    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
    莫沁梅眼看着李心艾陷入了昏迷当中,制止了沈梦萌的动作,反正羞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可以没有忘记陆臻霆今早出差前的交代。
    “陈妈,将这个女人拉进杂物间关着,没有我和少爷的准许,不准她出来,让她好好反思,免得再给我们陆家丢脸。”莫沁梅嫌恶的看了李心艾一眼,随即吩咐家里的佣人将李心艾拉到了杂物间,从外反锁着。
    李心艾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处黑暗的地方,她挣扎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在杂物间内,虚弱的她朝着门口的方向摇摇晃晃的走去,却发现门从外面被锁住了。
    “有人吗?放我出去……开门啊……陈妈……开门啊……”
    李心艾用尽全身的力气拍打着门板呼唤着。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5 发表 [寂寞]发表
    可是,她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理会自己,李心艾背靠着门板跌坐在地板上,蜷缩着自己的身体,紧紧的环抱着自己,泪水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紧咬着下唇,李心艾不敢让自己哭声宣泄。   她不能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让那些人再有机会嘲笑自己。   额头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李心艾最终还是浑浑噩噩的昏了过去。   李心艾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她来说都是煎熬,额头的伤口发炎,李心艾只觉得自己忽冷忽热,冷汗遍布全身。   她好冷,又好热!   谁能够来救救她?   两天后,陆臻霆风尘仆仆的回到了陆家,陈妈一看到他的身影,脸色为难,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家少爷,犹豫着该不该将李心艾现在的处境告诉他。   自从少奶奶被关进去已经两天了,这两天,莫沁梅不准佣人打开杂物间的锁,陈妈真的很担心李心艾会出了什么事情。   最终,在良心的谴责下,陈妈还是将李心艾被关在杂物间的事情告知了陆臻霆。   陆臻霆变了脸色,怒吼着:“胡闹,还不赶紧将锁开了。”   杂物间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李心艾的身子缓缓的倒在了地板上,完全失去了知觉。   “啊……”陈妈被眼前的情况吓得脸色惨白,捂着嘴惊呼着。   陆臻霆望着脸色潮红昏迷不醒的李心艾,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感觉到她身上炽热的温度,转身就走出了陆家,将李心艾送到了医院当中。   伤口发炎,加上杂物间潮湿的环境,使得李心艾高烧不退,已经到烧到了41°,如果不是陆臻霆回来及时将她送到了医院,只怕李心艾直接就被烧傻了。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莫沁梅和陆子皓被震怒的陆臻霆叫到了医院,劈头盖脸就打了陆子皓一巴掌,怒斥着他。   陆子皓歪着脸颊,硬生生的承受了陆臻霆的耳光,眸光怨恨的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人。   李心艾,很好!   一夜之后,经过紧急治疗的李心艾终于退烧了,而莫沁梅和陆子皓也因为陆臻霆的原因,留在了医院内,一家三口守在了她的病床边。   李心艾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们三个人,尤其是在看到陆臻霆的时候,李心艾忍不住红了眼眶。   就算不说,她也知道是陆臻霆回来救了自己。   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李心艾吃力的拔掉了自己手背上的针头,在陆臻霆错愕的目光,掀开被子下床,一下子跪在了他的面前。   “心艾,你这是做什么?”陆臻霆心疼的想要扶起她,却被李心艾摇着头拒绝了。   莫沁梅在一边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而陆子皓同样的不甚在意,反正,李心艾的死活跟他陆子皓完全没有关系。   “爸。”李心艾原本清灵的嗓子,因为高烧的缘故,像鸭子般沙哑。   深深的吸了口气,李心艾抬头,坚定的看着陆臻霆,声音哽咽的说着:“我想要离婚,还希望爸爸能够成全我。”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答应陆臻霆的请求,所以,她用上了成全。   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李心艾清醒了,陆子皓不是自己持之以恒的讨好就能够爱上自己的。   他可以狠心的设计自己,让她声名狼藉,甚至纵容沈梦萌那样羞辱自己,李心艾真的承受不住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她虽然爱着陆子皓,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尊严,她不想爱的那么卑微。
    陆臻霆皱着眉头,愤怒的瞪了陆子皓一眼,随即转过头,对着李心艾温柔的开口:“心艾,有什么话,咱们站起来好好说,你现在身子还虚弱,乖,暂时先不闹了,好吗?”
    那语气,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却让一边的莫沁梅和陆子皓恨得牙痒痒。
    李心艾摇了摇头:“爸,如果您今天不答应我的话,我就长跪不起了,对不起,我没办法遵守对您的承诺了。”
    陆子皓,她爱不起!
    在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和精力之后,李心艾终于决定不再自欺欺人。
    陆子皓在听到李心艾的话,看向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李心艾那坚定的眼神,他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不舒服感觉。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陆臻霆脸色冷沉,叹息着:“心艾,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不爱惜自己,要是让你妈知道了,她该有多心疼。”
    陆臻霆的话,踩到了李心艾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一瞬间就让她红了眼眶,泪流满面。
    最后,李心艾还是在陆臻霆的搀扶下缓缓的站起了身子,重新躺回了病床上。
    陆臻霆按铃,让护士重新来给李心艾扎了针,让莫沁梅和陆子皓暂时出了病房,病房内只剩下李心艾和陆臻霆。
    “心艾,你老实告诉爸爸,是不是对子皓彻底的失望了?”这不是陆臻霆想要看到的结果。

    那个不孝子!

    【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的weixin公中号私密书话,看更多小说哦】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陆臻霆真的是恨铁不成钢。
    李心艾低着头,沙哑的声音依然虚弱:“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这样强求下去,不管是对他还是对我,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至少,自己曾经真的很努力的想要赢得陆子皓的心,可是现在,她不愿沉浸在美梦中,她愿意清醒了。
    “爸,感情讲究的是两情相悦,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倾尽我所有的真心和精力,努力的想要子皓爱上我,我不断的在追逐,费尽心思想要靠近,却忘了,不爱就是不爱,爱情是没有办法将就的。”
    她真的好累!
    爱的好累!
    陆臻霆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最后,只能无奈的说着:“心艾,你不是答应过爸爸,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放弃的吗?爸爸知道你的心里还有着子皓的存在,那天发生的事情,爸爸也都知道了。”
    “心艾,爸爸代替你妈和那不孝子郑重的向你道歉,我已经帮你狠狠教训那逆子一顿了,就算是看在爸爸面子上,在给子皓最后一次机会,好吗?”
    说真的,陆臻霆是发自真心喜欢李心艾这个儿媳妇,相对于沈梦萌,那个女人太过做作虚伪,偏偏自己的儿子眼睛还被浆糊遮住了,竟然爱上那样爱慕虚荣的女人。
    陆臻霆说什么都不会让沈梦萌进入陆家的,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要陆子皓娶李心艾的原因。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爸,我……”李心艾低着头,不敢迎视着他的目光。   陆臻霆是长辈,竟然为了陆子皓拉下了自己的脸,像自己一个晚辈道歉,李心艾知道,他是真的不希望自己跟陆子皓离婚。   可是……   她真的就这样不离了吗?   如果说在陆家生活李心艾体会到唯一一丝亲情的温暖,就是在陆臻霆的身上,对于他的要求,李心艾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拒绝。   “心艾,难道看在爸爸的面子上,也不可以吗?”陆臻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知道,从你嫁入陆家,不管是沁梅还是子皓,都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心艾,难道爸爸对你不好吗?”   李心艾紧咬着下唇,一副为难的样子,正是因为陆臻霆对自己好,才让她坚持到了现在。   李心艾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坚持下去了。   陆臻霆看着她不说话的样子,摆了摆手:“罢了,罢了,终究是我们陆家亏欠了你,你要是真的坚持要离婚的话,爸爸也不阻止了,你开心就好。”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冰冷的目光,李心艾慌忙开口:“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   总之,是自己撞了他,李心艾不禁在心里懊恼着,怎么就偏偏撞上了这么一块冰山。   像是看出了李心艾心中的懊恼,林暮寒面色变得更冷了:“怎么,可以出院了?”   李心艾以为他认为自己是在那天被他撞了之后到现在才出院,解释着:“那个,我在第二天就出院了,这一次是发了高烧,我……”   听着李心艾语无伦次,紧张到结巴的解释,林慕梵冷冷的开口:“我有说什么吗?”   啊!   什么?   李心艾抬头,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睛一眨一眨的,那呆愣的模样,在林暮寒的眼中看来,竟然衍生出一股可爱的味道。   向来跟女人不亲近的林暮寒,破天荒的竟然将目光停留在一个女人身上超过三秒钟,并且没有任何厌恶和排斥的现象发生。   这样的举动,让随后赶来的龙一看到,心中微微震惊。   林暮寒脸色依然冷沉,却不似之前那般冷硬。   李心艾还没有从林暮寒的话中回过神来,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愤怒的声音。   “李心艾,你这个贱人,你又背着我偷人了。”陆子皓怒气冲冲的跑到李心艾的身后,用力的拽着她的手臂,怒骂着:“你就这么犯贱,离开了男人就没办法活下去吗?”   陆子皓远远的就看到了李心艾撞上了一个男人,然后两人就那样注视着,在陆子皓的眼中看来,两人就像是在深情的凝望着。   陆子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然的冲了过来。   李心艾在听到陆子皓的声音之后,身躯一阵僵硬,脸上划过一抹难堪,她的神色,并没有逃过林暮寒的双眼。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陆子皓也察觉到了李心艾的改变,冷笑着:“怎么,被我说中,心虚了?”   李心艾一听,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歉意的看了林暮寒一眼,虽然害怕他,但是李心艾还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牵扯上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   在陆子皓的眼中看来,李心艾看向林慕梵那一眼,却成了眉目传情,更加的愤怒了,拽着李心艾的双手一阵用力,不顾自己的力道抓痛了她,拉着她就要离开:“看什么看,爸让我接你出院,李心艾,你最好收起你淫荡的本性,住个院都不安分,你能耐啊你……”   随着陆子皓的话语,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李心艾很是愤怒,挣扎着想要从陆子皓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臂,却被他硬拽着塞入了车中,最后,车子快速的消失在医院中。   龙一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讥笑着:“这样的男人,还不离婚,要来有何用?”   林暮寒深沉的看了龙一一眼,冷酷的唇角扯出了一抹浅浅的弧度:“要不,让龙大弄来给你暖床?”   龙一额头上划过三条黑线,聪明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尾随着林暮寒离开了医院。   从医院回来之后,陆子皓就驱车离开了,李心艾知道,他肯定又是去找沈梦萌。   无所谓了。   李心艾告诉着自己,然后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自从嫁给陆子皓之后,李心艾就被陆臻霆安排在了陆氏上班,现在的她是设计部的总监,所在的领域并不在她擅长的领域,是陆子皓故意刁难她安排的。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从坐上那个位置开始,李心艾就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很快就做出了一番成就,哪怕这样,李心艾在公司里的日子依然不好过,原因很简单,陆子皓同时将沈梦萌带入了陆氏,让她成为了自己的贴身秘书,更是毫无顾忌的在公司出双入对。   公司的人都知道李心艾是陆子皓明媒正娶的老婆,两人之间没有感情基础,相反的,陆子皓爱的人是沈梦萌,虽然是小三,却比她这个正牌夫人还受宠,因此,李心艾在陆氏最经常接收到的目光就是嘲讽和同情。   自从出了酒店的事情,加上自己生病住院,李心艾发现自己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有去陆氏上班,酒店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只怕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吧。   尽管如此,李心艾还是决定回去上班,早晚都要面对的。   半夜的时候,李心艾是被一阵猛烈的踹门声给吵醒的,慌乱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李心艾才打开床头灯,一眼就看到了陆子皓犹如猛兽般赤红着双眼,发疯似的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李心艾,你这个贱人。”   不等李心艾逃离,陆子皓已经上前狠狠的拽着她的发丝,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阴沉着脸色,眼神中划过一抹狠绝。   李心艾只觉得头发一阵发麻,整个人跌坐在地板上,抬头,看着发狂的陆子皓,他大半夜的又在抽什么风?   之前,陆子皓不是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李心艾都选择隐忍下来了,但是现在,她不打算忍了。   李心艾伸着双手,借助自己纤长的指甲狠狠的掐着陆子皓的手臂,不一会儿,就让陆子皓吃痛的松开了双手,将自己的头发从他的魔手当中解救出来。   “李心艾。”陆子皓低头看着自己渗出血的手臂,暴怒的嘶吼着。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