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3名考研学生在校内被电倒 致2死1伤

ibenguo
2016-08-15 发表
2360 0
一副黑框眼镜、半个西瓜、一把银灰色雨伞,校园里的积水退去,警戒线内,地上的这三样东西,是两位考研生触电身亡后,留给亲人最后的物件儿。

8月7日晚,一场暴雨袭击江苏徐州。徐州工程学院3名留校考研的学生,途经校内积水道路时倒地,其中两人送医不治身亡,另一人受伤。第二天,校方发布通报称,事故是由地下电线经暴雨浸泡漏电,3名学生在积水处触电所致。

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但尚未公布调查结果。

触电身亡

8月9日上午,在徐州工程学院城南校区,事故现场仍拉着警戒线。

据了解,触电身亡的两名学生是吴书睿、陈冠宇,受伤的学生是蔡坚。

教学主楼四楼A404教室,黑板上写着“考研141天”,数字还特意用红色粉笔书写。这是当日吴书睿和蔡坚的自习教室,陈冠宇在三楼A309自习。

据他们的同学金阳(化名)回忆,当天没有课,他们仍按习惯到教室自习。补习班的教师还专门送来西瓜。“大家一起去吃晚饭,回到自习教室时还没下雨。”金阳说。

19时29分,徐州市气象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6小时内徐州市区及北部地区降雨量将达50毫米以上,请注意防范”。

金阳称,自己没有收到学校的暴雨预警提醒。

据该校保卫处工作人员回忆,当晚强降雨持续40多分钟,学校内积水顿时涨到膝盖,“雨下得太急了,一时都排不出去,校园到处都是积水。”

大约21时,陈冠宇带着吃剩下的西瓜离开自习室。金阳也准备回去,“天还下着雨,校园里没有路灯,漆黑一片”。

金阳走出教学楼才发现,校园里到处是积水,“一点干的地方都没有”。最后,他只好走过积水,从主楼东侧的路往宿舍走。

路过图书馆时,金阳看到20多米远处,有人倒在地上,一开始以为有工人在修排水管道。再往前走几步,他听到同学蔡坚的喊声,“不要过来了!不要过来了!”

他迅速绕道,从路边的草坪上跑到门口的保安室反映情况。

8月8日,徐州工程学院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当晚,保卫巡查时发现3名学生倒在道路积水中,立即拨打120,并进行现场施救。

夜色中,仍有同学从图书馆走出来,保安赶忙前去,让他们不要过来。

金阳看到,有两三名保安在事发现场将人往外拖,并对胸部进行按压,有一名保安也受了伤。随后,3名同学被送到医院抢救。

8月8日凌晨,吴书睿、陈冠宇两人抢救无效身亡,蔡坚度过危险期留院查看。

8月9日,蔡坚的母亲称,蔡坚正在留院观察,不能回答任何问题。

留校“考研党”

过去一个星期了,今年50岁的宿迁人陈太明仍不敢相信儿子死亡的消息。今年年初,23岁的陈冠宇告诉家人自己想考研。据了解,被徐州工程学院土木工程学院录取后,陈冠宇一直学习刻苦,每学期都获得奖学金,各种获奖证书有厚厚一叠。但他最大的希望是考一个好学校的研究生。

当陈冠宇告诉父亲暑期考研补习培训班费用要1.8万元时,陈太明没有犹豫,支持儿子决定,“学校老师说该补习班90%以上的同学保过”。这笔费用几乎是全家一年的纯收入。

学期结束后,陈冠宇回家休息了不到6天,7月3日返校。

今年同为23岁的吴书睿是南通人。因为家里经济紧张,吴书睿“狠下心”,也只是花了2000多元报了政治和数学两门课的暑期考研补习培训班。

陈冠宇和吴书睿所在的土木工程学院位于该校中心校区,而这次补习班的上课地点搬到了城南校区。为此,两人还专门申请了学校的宿舍,成为临时室友。

在徐州工程学院,像吴书睿这样的学生很多,考研对他们来说,也许是很好的出路。学校也把支持学生考研的工作放在重要位置。

“就业困难,找不到好工作。”该校考研生廖洁(化名)说,考研是向更高学府冲刺的一次机会。

该校官网显示,2015年,该校毕业生考取研究生人数达到314人(不含出国留学人数),同比增加98人,增幅较大;研究生录取比例由 2011年的2.59%增加到2015年的5.44%。本科毕业生国内深造单位遍布全国93所高校和科研院所。

“高端班课更多,开课早,拉得比较长。”廖洁说,高端班上学期还没结束就开课了,要到8月23日结束,开学后将继续,“遇难的两名学生是高端班里成绩最好的,也是最刻苦的。”

陈冠宇和吴书睿参加的暑期考研补习培训班是由一家叫“恩波考研”的机构开办的。在“恩波考研”徐州总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未联系到相关负责人。徐州“恩波考研”招生代理高先生称,事发后补习班就放假了。

高校暑期安全问题值得关注

面对数量庞大的考研学生,各类考研补习班竞争激烈。在学校外墙上,考研招生广告格外显眼。教学主楼内,考研传单贴到了几乎每一间教室内的黑板旁。多家考研培训机构在该校区租用教室。

因为考研学生诉求强烈,徐州工程学院开放宿舍5号楼二楼和图书馆供留校考研生自习。

此外,学校还为考研学生提供住宿。据考研生小严介绍,“考研党”如果要住在学校宿舍,须向学校提出申请,获得批准后才能入住,“住校生有200多人”。廖洁说,申请住校的学生很多,她就没能申请到宿舍,只好在校外租房子住。

吴书睿的父亲吴小敏说,出事的地方水泥地面开裂,地下电线裸露在外。他向学校提出查看事故录像,但涉事区域的录像据称刚好损坏。

吴小敏认为,学校不应该把存在安全隐患的校区提供给留校学生使用,“暴雨只是事故发生的诱因,根本原因在于漏电”。

“学校本应该是安全的地方,也是让家长放心的地方,如果走在路上都会出事,那太可怕了。”廖洁说。

事故发生后,有学生对学校安全和管理水平提出质疑:学校为什么没有启动漏电保护装置?暴雨来临前为何没有预警?校内积水为何没有及时排出去?

据该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介绍,尽管学校向学生开放宿舍和教学楼,但因为正值暑假,学校大部分教职工放假,留校值班的教职工比较少,遇到突发事故,应急处理能力不足。与平时相比,学生假期留校期间,学校的管理松懈。

一位受访的教育专家指出,高校暑期安全问题值得关注:过去放暑假,学校成为空校;而这些年,随着考研和实习的学生增多,学校服务却跟不上,在校学生也得不到相应的管理和服务。

8月8日,徐州工程学院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事故发生后,学校及时将情况报公安部门,并迅速成立事故调查小组,积极配合公安、安监等部门的调查工作,积极做好善后工作,切实开展校园全面安全核查,防止意外事故再次发生。

截至发稿,死者家属还在等待调查结论。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