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wutingshow11
2016-08-16 发表
760 0
第17章 令人心碎的梦境

我能帮的也就这么多,希望他们都能熬过今晚。

我边想着晚上该怎么对付刘毅,边往体育馆那边走去。

由于中午没有睡觉,我坐在看台上面昏昏欲睡,不知不觉,我却真的就睡着了。

我眼前出现一片迷雾,完全看不清楚,我的心底隐隐的升起了一抹不安。

我不知道自己的嘴里在喊着什么,倏然烟雾都散开,眼前是一大片望不到边际的花海,只有花没有叶子,红艳艳的一大片,就像鲜血般的鲜艳欲滴,又红似火,那花香却让我觉得很熟悉。

我忍不住举步走近,俯身嗅闻,馨香扑鼻。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花海,忍不住兴奋的在花海里翩翩起舞,欢欣雀跃,连笑声都如银铃般的迷人。

我感觉自己就要飞起来了。

我低头一看,惊讶着自己身上竟然穿着广绣的流仙裙,也是火红的颜色,红的让我心喜。

冥冥之中,我觉得这是梦,所以我一点都不想醒来。

因为我觉得这片花海是属于我的。

我在花海里畅玩了很久,一个人烟都没有。

我漫步其中,竟然还能感觉到那花朵触碰我脚跟的那种麻痒的舒意。

倏然,画面转换,我看到了似曾相识的殿阁前,一个男子搂着一名女子在调情,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那女人勾人的笑声却刺痛了我的心。

只要看上一眼,单单就那男子的一个红色背影,就犹如刻骨铭心般的痛袭来。

我感觉很痛苦,很伤心,忍不住的落泪。

我不懂自己为什么看到他们浓情蜜意会落泪,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我感觉一股绝望,心口像被人刺痛着,一个转身就奋力往外跑去,跑进了那片红艳艳的花海。

而此刻,我不再觉得那片花海是属于我的,更顾不得欣赏,我继续跑着,泪水滴散在花瓣上面,嘶嘶作响。

花海的尽头是一个悬崖,望不到边的悬崖,底下酝酿着黑沉沉的雾气。

我不知道为什么,悲痛,绝望一股脑来袭凶猛,与我脸庞上的泪水交织在一起。

后面传来脚步声,我很想回头看看,是什么人,为何他的脚步声会那么的着急。

风声咧咧,好似还传来一声悲痛欲绝的叫喊,惊厉不已,听不清楚内容,可是我的心却很痛,痛的我只想死掉。

我好想回过头去看看,那个人是谁,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突然纵身一跳,我的嘴角竟然带着一抹解脱的微笑……

吓!

我猛地抬起头来,一阵昏眩,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罗莉就在我面前挥着手,“小竹,你是怎么了?”

我呆愣的看着她,还无法回神,感觉全身冒着虚汗,连脸上都布满了汗滴。

我刚才是在做梦吗?

“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那梦境的美好与心伤绝望我依然记忆犹新,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我望着莉莉咬唇说道。

“噩梦吗?”她看着我,眸底布满了担忧。

“也不算是噩梦吧!”我感觉头昏昏然的,回过神了才发现她竟然跑上看台来找我。“你怎么上来了?”

“下课了呀,都吃晚饭了,我在下面喊你好久都喊不醒你,就上来叫你,走吧,我们也去吃饭,小芳在下面等我们呢。”莉莉笑着拉起我来,往下面走去。

“天呐,我竟然睡了一个下午?”我扭着脖子,才发现酸痛的很,估计是这几天累的,加上晚上鬼夫夜夜骚扰,我才会做这种奇怪的梦。

很快,这梦就被我抛到了脑后,不过胸口处还是隐隐的作痛。

吃完了晚饭,回到寝室,我就着手准备工具,把能派上用场的都塞到包包里,想今晚就把刘毅收了。

想象是很美好的,现实却是我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可是黑脸却在这时宣布,五分钟后查寝,我不得不回到宿舍。

学校里昨晚连着出了两条人命,学校不得不高度警觉,让大家没事不得在外面乱晃。

“小竹,你还要出去吗?”莉莉看到我收着东西,忧虑的问着。

“嗯,我得出去一趟,要不,可能还会出事。”

“今天查寝这么严,你还是别出去了吧。”她走过来,附在我耳边说着,“也许那个刘毅今晚不会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疑惑的看着她。

她笑了笑,故作神秘,“猜的。”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走了。”

我拿着东西趁着招人烦刚好在洗澡就出去了,结果呢,等我跑到了楼下的时候,那大门已经紧闭,这下我真是出不去了。

除非我会穿墙而过,想到昨晚刘毅走之前的愤怒,我就心有戚戚焉啊。

我着急不已,却不得不回到寝室,心里却担心刘毅会再次杀人。

“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快?”莉莉看到我,很惊讶,她也不知道下面的大门被锁住了。

“嗯,下面锁门了,宿管阿姨不肯开门。”不管我怎么找理由,就是不放行,我泄气的把包包直接丢在床上,刚好这时候招人烦洗完了澡出来。

“小竹,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啊。”莉莉随口的问着我。

“你先洗吧!”我还在想着对策呢,哪有心思想洗澡啊。

她看了看我,说了句,“你别担心了,即使出事了也是他们的报应!”

“就是啊,听别人说,那个刘毅就是被他们打死的,还传着有人看见刘毅的鬼魂了,是那个刘毅的鬼魂回来报复的。”招人烦听出我们在说什么,既好奇又害怕的说着。“他们死了也活该!”

呃!

事情确实是这样,即使刘毅夺了他们的命,也是报应,到目前为止,至少刘毅没有害过其他无辜的人,这就是所谓的冤有头债有主吧。

可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不想更多的人就这么死了。

哪怕他们再可恶,也应当是法律来惩罚,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着想着,竟然觉得自己的这种理由很苍白无力。

最后,我只能想到一个理由,那就是我是一个猎鬼师,不管是好鬼坏鬼都得收了,这是我的职责。

这么想着,我才心底安慰多了。

现在我出不去了,该怎么办呢。

若是刘毅再度找上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躲过一劫,即使他们求救,也于事无补呀,不像人与人之间的对抗,还能反抗一下。

但在鬼面前,人就只有认栽的份,何况还是怨气深重,带着仇恨来索命的鬼。

没有解救方法,那必定是死!

倏然,我想到了一个人,忍不住的勾起了笑容,正好笑眯眯的对着招人烦,把她吓的惊悚着,愣愣的问着我:“你……笑什么,真恐怖!”

她戳着自己的手臂就上床,不再理我。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