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的媳妇生活

黑暗的社会里
2016-08-16 发表
5990 5

#黑暗的社会里#

跟风讲一个极品一家+凤凰男+暴力倾向的故事,用一个媳妇的视角,记录极品一家的极品事迹。欢迎姐妹们拍砖。
一、看见他娘就恶心
星期六的早上,巧丽早早就起了床,洗漱,梳妆,今天是小姑子邱兰订婚的好日子,老公的父母重视非常,要求做哥嫂的必须出席。小姑子是家中老幺,据说自幼学习就好,大学毕业后刚好本校第一年招研,就势又读了4年的硕士研究生,现在一家效益不错的化工公司上班,虽说容貌一般,却找了个眉清目秀的男朋友,又勤快又机灵。如今就要订婚了,公婆一提起来就喜上眉梢。

简单准备了早饭,把老公从梦中叫醒。巧丽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新媳妇呢,所以对婆家的事也很上心,不停的催促老公快点快点,争取早点到别误了订婚的好时辰,倒是那个做哥哥的邱伟懒懒散散,一副拖拖拉拉的倒霉相。两人匆匆填饱肚子,一前一后的出了门。他们和小姑子分别在两个城市,老公的老家则处在两个城市的中间,从小姑子的城市去老家是有公交的,可是巧丽他们要去老家就要转两趟车,还要走四十分钟坎坷不平的原生态土路,所以邱伟爸妈就传旨可以不必回去,直接去小姑子那里就可以了。

小姑子住的是单位宿舍,因为同住的女孩结婚了,这套小二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二人赶到宿舍时,邱伟爸还正在路上,邱伟妈是早几天就大驾光临了。小姑子的男朋友陈辉和他的父母是第一次来,陈辉在打扫卫生,陈辉的爸妈坐着喝茶,邱兰和她的妈妈在里屋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大家寒暄了几句的功夫,邱伟爸也就到了。

陈辉的老家在外省,老头老太太虽然是庄稼人,早年却也当过工人,做过生意,收拾的干净利索,很精明的样子,只是说话有浓重的口音,大家交流彼此听不大懂,所以陈辉临时又充当了翻译的角色,又要待客又要传话,忙到不可开交。于是大家去吃饭。男人们前面走了,女人们落在后面。邱兰只顾着和妈妈嫂嫂说话,陈辉妈就快走了两步。那些婆婆妈妈的话巧丽也没有认真去听,可是邱兰母女突然的对话却把她惊住了,邱兰说:“妈,你不知道看见陈辉他娘我有多恶心,我一看见她我就恶心死了!”邱兰妈却不屑的说“走吧走吧,别把她当回事”。巧丽心中一震,偷眼看去,那母女俩却浑然不在意的,手挽着手得意洋洋似的一溜烟走了。

订婚饭吃得人声鼎沸,邱兰和邱伟的二姐也来了,还抱来了她刚满四岁的二儿子,那胖小子撒娇撒吃捎带撒泼,一会要吃这个,一会要吃那个,稍不如意就大叫大嚷,后来居然哭喊着要做他外公的位子,把他外公撵到末席去坐了。邱伟妈呢,一边不停给巧丽夹着菜,大声嚷着:“巧丽,吃吧,吃吧巧丽!我对俺媳妇可是最好了!”弄得巧丽很不自在;一边三番五次的问邱伟的父母:“家里都有多少钱啊?恁给孩子们存了多少钱?订婚给孩子多少钱呀?”陈辉妈一开始解释说孩子多,负担大,老头有病,后来一问再问之下,终于气愤的大声回复说:“我们没钱!我们家里还欠一屁股帐呢!”邱伟父子父女们则不吭一声,而陈辉开始还招呼招呼女方,后来干脆只照顾自己的父母了。

大家都在埋头苦吃,只有巧丽看得一头雾水,目瞪口呆——原来订婚彩礼不是一早就商量好的啊?居然还可以这样“要”彩礼啊?!对方都说没有了怎么还能不管不顾的继续“要”呢?看看陈辉妈妈整洁爽利的摸样,再对比邱伟妈妈永远梳不整齐的头发和灰蒙蒙的衣服,她对小姑子母女的私房话就更加无法理解了。忽然邱伟的妈妈开口叫服务员,她要把桌子上的菜打包带走给她没来的大女儿和三女儿吃,邱伟的二姐站起来开始帮着装了,巧丽偷偷看看邱伟,邱伟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订婚宴就这样出人意料乱七八糟的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一群人各怀心事,神态迥异,抱着孩子带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出了酒店,各奔东西。

二、你为啥不开口“要”

 

一行人出了酒店大门,兵分三路:邱伟的父母回老家;邱兰、陈辉、陈辉的父母回邱兰宿舍;巧丽、邱伟、邱伟的二姐和儿子一起去邱伟的三姐家,三姐的脚受伤了,所以邱伟妈让把打包的饭菜拿去给她吃。

三大一小四个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二姐还在那里嘟嘟囔囔说离得又不太远,也就二里地吧,为啥不能走着去呢,巧丽看着自己和二姐穿的高跟鞋,再看看她抱在怀里的大胖儿子还有手里提的打包的菜,心里有点不爽:又不用你花钱,嘟囔个什么劲儿啊。巧丽扭头看着窗外,出租车穿过大街小巷,马上就快到三姐家所在的城中村了,二姐却突然对她发难了:“巧丽,刚才吃饭时咋不开口问他家要钱呢?”

巧丽一惊:“我问人家要啥钱呢?”

“帮咱妹要彩礼钱呀,你以为光管来吃饭呢?!”

“那来之前也没人跟我说让我张嘴要钱呢,我以为都是事先商量好的啊。再说了我自己订婚结婚还没张口要过钱呢,我哪里知道还有这样的规矩。”巧丽也生气了,说的好像自己有多么傻,又多没见过世面没吃过饭似的,要不是看邱伟的面子,谁愿意跑来跑去,大好的周末时光干什么不好啊,“再说咱娘不是开口要了吗,人家说没钱你又不是没听见。”

“人家说是人家说,你该要还是得要!”二姐的声音更高了。

“那你为啥不开口要呢?姐姐你和咱爸还有邱伟邱兰都不开口,哪轮到我说啊?”巧丽忍住心中烦恼,郁闷的问她。

“我是出了门的闺女了,不好再管娘家的事,咱娘开口了你不给她帮腔就是不对。”

巧丽也生气了,但她仍是尽量平和的说:“既然不好管娘家的事那你今天还带着孩子来?你现在说这些算不算管娘家的事?再说人家当场连娘的面子都驳了,我再开口岂不是更没趣?愿意给不用开口,开口要不来是很有面子的事吗?这婚又不是可以不定,说成这了邱兰不还是跟着人家走了吗?她本人不计较咱还有啥说的?”

“那你做嫂子的不说还是不对!”

这都成了复读机了还,巧丽不由气结,邱伟这时大声说了一句:“人家都说没钱了,这事就不用再说了!”算是了结了这桩公案。在外人面前说这样话题,也不嫌丢人。二姐仍是气呼呼的,送了巧丽好几个白眼。车到胡同口,邱伟结了车钱,对下了车的巧丽说:“帮二姐抱住孩子。” “那她空着手装太太啊?我也不是谁的使唤丫头。”巧丽心想,于是装做没听见,转身走掉。

三姐家是城中村的老户了,一个挺大的坐北朝南的院落,朱红色的大铁门开着,五间正房的一楼住着三姐三口和三姐的婆婆,两边厢房也和正房一样是两层小楼,全部租给了外地来的打工一族,结婚以后听邱伟妈说,每月光房租都花不完。这次三姐的脚扭伤了,大姐在这里照顾她,所以妹妹的订婚宴席俩人都没去。上次邱伟的订婚宴可是三姐出面办的,老婆婆、大姐和二姐都找各种借口没有参与。不然的话,自己恐怕早就和这家人路路归路桥归桥了。巧丽心里偷偷的想着,暗地里叹了一口气,懊悔没能早些和邱伟家的这些女人打打交道。

三姐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大姐忙着倒茶倒水。“怎么那老太婆出去玩了不在家伺候你?你可是病人啊!”邱伟二姐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三、这老婆子倒不孬     “那倒不是,”邱伟的三姐说,“她倒是天天给我做饭的,照顾也很周到,我因为行动不方便怕上厕所所以不敢多喝水,她看出来了,还叫我不要顾虑别委屈了,万事有她呢。是我觉得劳累她上年纪的人过意不去,才叫大姐白天过来帮我,晚上你妹夫下班回来就好了。老太太是做完饭打发我们吃过又收拾了才出去的,最近忙着照顾我也闷得够呛。”     二姐将信将疑的撇着嘴。     “这老婆子倒是不孬,”大姐也开了口,却把巧丽吓得不轻,“哪像我家那个老不死的,天天见面也不理我,更别说吃她一口现成饭了。不过你也不用过意不去,将来她老了还得你伺候呢,现在趁她身子还硬朗,该叫她干就叫她干,不听话,老了你就不管她。”     巧丽看见三姐轻轻向大姐使了个眼色,也许是悟到兄弟媳妇就在身边吧,大姐赶紧转变话题,又问起了订婚的情况。二姐一五一十的汇报了,老大就假模假式的说:“唉,把孩子养大也不容易,给不给钱都要好好孝敬啊。”巧丽知道这话是给她听的了,好像生怕自己将来对老人不好的样子,就想分辨自己是与人为善的人,只要人家对的好,就一定也对别人好。不过人家也没有冲着自己,也不好插嘴的,就在三姐的安排下闷闷的进里屋睡午觉去了。     傍晚三姐的婆婆回来了,在厨房整治饭菜,巧丽就觉得该去帮忙。大姐拉了她的衣角,叫她坐着别动,巧丽不想看见一屋子客人端坐,只让老太太去忙,就笑着说,“睡了半日,也该活动一下了,”于是进了厨房的门。老太太正在洗菜,对掌勺的儿子说:“多做几个菜,亲戚们都来了不是?媳妇也病了这些天了,姐妹们聚聚也高兴高兴。”一边调度着,一边转头对巧丽说:“赶紧到屋里歇着吧,姊妹们好好说说话,这里有我们两个就够了。多懂事的姑娘啊。”姐夫也呵呵呵的笑着,说“巧丽可是邱家知道帮忙的第一人啊。来看看我就很感动了,别人啊,都不行。”说得巧丽有点不好意思,同时又隐隐的疑惑起来。 晚上大姐安排去她家。和老三家离得不远,走路大概二十分钟吧,老二是早就带着孩子回自己家了。老大家的院子格局和老三家差不多,只是规模小了点,四间正房,院子也不甚宽阔,大门口一个老太太给菜园子浇水,见了就打招呼说:“来客人了?”巧丽料着这是大姐的婆婆了,正要答话,大姐已经冷冷的开了口:“话咋恁多嘞!”一边拉着巧丽上了二楼,一边嘱咐他两个说:“在大姐家和在自己家一样,不用拘束。别理楼下那老太婆,她心不好,不知道心疼我。我一会去上夜班,你外甥一会回来你们就把门上好休息吧。”           “怎么没见姐夫呢?我还没见过呢!”           “你姐夫上夜班不回来了,你们待会就睡那张大床吧。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一个都是猪八戒,给我兄弟拾鞋都不要。天天光知道吃饭喝酒,家里活一点也不干,懒得不得了。”           巧丽再一次瞥了邱伟一眼,再次彻底无语了。           巧丽实在是不能赞同这样的安排,她不愿意睡在别的夫妻住过的床上,她更不愿意看见不久的将来,在她不在家的时候,她的卧室和卧具同样被邱伟的亲戚肆无忌惮的占用,她必须用实际行动向邱伟表明她的行为准则和底线。当晚,在巧丽的一再坚持下,邱伟痛苦的从已经暖热了的被窝里不情不愿的爬出来挪进外甥的房间,大姐夫妻的房间和大床上,睡的是他们的儿子,一个高中刚刚毕业的少年。外甥说:“舅妈,睡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巧丽微微的笑了一下,一样不一样,要看是什么事,对谁而言了。虽说以前邱伟也没少在他姐姐家生活,可是现在多了一个巧丽,他就不能不顾及媳妇的感受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四、你从哪里听来的
    大姐的婆婆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老人,丈夫去世了,就跟着大姐夫这最小的儿子生活,然而来大姐家次数也不少了,见老人的面还是第一回。从没见过大姐主动和婆婆说过一句话,偶尔开句腔,也是恶声恶气的噎死人,更没见过她像教育巧丽那样去孝敬了。
    晨起,巧丽到楼下去洗手间,老人正在门口梳头,用梳子沾了水,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轻声招呼她说:“孩子,来,你也来了几次了,咱娘俩也没说过话。”
    巧丽想起了大姐的话,然而老人一个人孤零零的住着一楼的四间房,早晚没个说话的人,也实在是孤单。巧丽就问了一声好,陪着老人聊了一阵身体饮食之类的话题。说起前一阵去看病,老太太感慨的说:“老了,身子骨也不如从前,只能勉强鼓捣点东西糊弄糊弄肚子,别的活都干不动了。我看你婆婆身子倒好,前些天她来看你姐我们见过,听说只是眼睛有点模糊,我就跟你姐夫说哦,有时间带她去瞧瞧大夫。”
    婆婆眼睛不好巧丽是看得出来的,看东西总是仰着脸,眯缝着眼往下看。
    “我也跟邱伟说过让他带婆婆去瞧瞧,我还跟他说笑话呢,你妈妈没上过学,一个字也不认识怎么也得了一个近视眼呢!”巧丽笑着回答说。
    “你们城市长大的小孩子哪里知道,那是做饭烧柴时烟火熏的哦,孩他外婆家里条件差,买不起煤,一直都是烧柴火的,娶你大姐时我去过,你大姐那时出落得可真漂亮,你姐夫一见就喜欢上了——”老人说话的速度慢了下来,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家里住着三间坐北朝南的土坯瓦房,乱石块垒起来两溜低低的院墙,用塑料布搭了一个棚子烧火做饭,还有趁着院墙用塑料布搭成的门楼,跑风漏气的,里面住着你们的奶奶——”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巧丽忽然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觉得难受极了,她几乎要惊声尖叫起来——这就是她的婆家,她的一家子住着瓦房,却让风烛残年的老奶奶住在风雨飘摇的塑料棚下的婆家!就算婆婆再厉害再不孝,那也是公公的亲娘啊,公公怎么会忍心?邱伟的大姐结婚时怎么也有二十多了吧,邱伟的父亲在家里排行第五,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她简直不敢相信,也许是老人年纪大了记错了吧,或者她当时看错了也未可知——     正愣在那里的时候,大姑姐回来了:“巧丽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我洗手出来,遇见大娘说会儿话。”     “有什么好说的呀,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走,上楼,姐给你们买了好吃的了。”     巧丽被大姑姐拉着手往二楼走去,回头看时,那沐浴在朝阳下的老人,一双眼睛迷迷茫茫的,神情里透出的似乎全是落寞,陪伴她的只有身边一只同样寂寞的小哈巴狗。 返程的列车上,巧丽还是忍不住期期艾艾的问邱伟说:     “——你小时候,家里没有厨房,用塑料布搭了个棚子,在下面烧火做饭?”     “是啊,那时候家里穷,日子过得苦啊。”邱伟脸色凝重的答道。     “——你小时候,全家都住在瓦房里,让你奶奶住在门楼底下,那门楼也是塑料布搭的?”     “你怎么知道?你听谁说的?”邱伟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急急忙忙的问道。     巧丽嗑着瓜子,笑嘻嘻的回到:“我瞎猜的哦。”然而她的一颗忐忑的心却沉到了最低,这样标榜孝道的家庭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样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公公却是虐待亲娘的铁石心肠,亏他还是乡村中学的教师呢,真是的,在这样家庭环境下培养出来的老公,再想想厌恶未来婆婆的小姑子和复读机一般难缠的二姑姐——巧丽不由得为自己的婚姻忧心起来:贫穷并不可怕,可是人的品质——还有,今天和自己聊天的老太太,大姑姐平时待她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她告诉自己这些事,是无心的唠叨还是好意的提醒呢?这么多的思绪在她的心中绕啊绕的,巧丽再也无心去看窗外的风景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猫(5)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奇葩的家庭教育出来的都是奇葩,总会有报应的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