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上陌生人的车,上了一辆黑车后我被人结了阴婚,从此恶鬼缠身

星爷不快乐
2016-08-16 发表
169812 209
最近有个很热门的新闻,是关于裸贷的,就是有些女大学生,用自己的裸照作为抵押去做小额贷款,事后又无力偿还,导致裸照大量外泄。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儿,我们身边也有不少,甚至还有更厉害的。有的女生为了钱,别说裸照了,简直什么都愿意干。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陆喜欢本书的读者,可以加入我的读者群:575178259,加入读者群,讨论更多内容,另外,读者群里更新更快哟!!

    更多回复

    7 7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舍友名媚就是这样的,白天在学校上课,到了晚上就跑去夜总会上班,天天把妆化得浓浓的,跟个鬼似的,还经常半夜才回来,一身的酒气不说,动不动连走路都叉着腿,走不稳的样子,真难以想象她经历了什么。
    对于她这样的人,本来我是耻于与她为伍的,打心眼里瞧不起她。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成功的撬走了我相爱了两年的男朋友!
    尤其令我难以接受的是,竟然是我男朋友子轩主动追求的她!
    事情还得从2月14号那天开始说起,我已经做好出去约会的准备了,突然接到叶子轩打来的电话,他要跟我分手。

    更多回复

    8 5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今天是情人节,又不是愚人节。
    他说,“落落,我对不起你,我爱上别人了!”
    我气急败坏,问他,爱上的那个人是谁?可他怎么都不说,就在这时,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娇嗔声,“子轩,好了么?”
    名媚!没错是名媚的声音!
    我瞬间就懵了,一个是我相爱了两年的男友,一个是我同宿舍了三年的舍友,她们什么时候好上的?就这样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吗?
    还有,叶子轩你脑袋被驴踢了吗?就算劈腿,你找谁不好?偏偏要找那个人尽可夫的名媚?
    老娘二十多年守身如玉,冰清玉洁,哪儿比她差了!
    我出奇的愤怒,听着电话名媚娇嗔的声音,我冲着手机咆哮道:“叶子轩,老娘告诉你,是我甩了你,是我不要你了!”
    我感觉自己要疯了,歇斯底里的想要发泄!
    可是,“啪!”手机清脆的落地声又把我拉回一丝理智,眼睁睁的看着手机的屏幕裂成两半!
    丫的!手机摔坏了还得自己买,可惜我现在的经济状况还经不起我这么折腾!
    我蹲下身捡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我和子轩的合影,泪水不争气的就流了出来,屏幕上的裂痕正好在合影的中间位置,一张照片一分为二,屏幕也随之暗了下去!
    “叮!”手机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你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微信的消息声惊得我一怔,本来不想看的,可是消息居然自己打开了!
    “想见你的子轩么,今夜子时到明因路来吧!有劲爆内容哦!”
    莫名其妙,他都跟我分手了,我还见他干嘛!
    可我心里还是一阵嘀咕,劲爆内容会是什么?难道还有比他劈腿更劲爆的么?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我还在纠结,究竟要不要去看看!
    还会有比劈腿更劲爆的内容么?我突然觉得在一起了那么久的子轩好陌生!
    然而我却忽略了这条微信的来源和真实性,以至于冲动的做出了足以改变我以后一生的决定!
    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我还是如约的来到了明因路!
    平时这里白天都是人烟稀少,晚上就更没有人了!
    两边的路灯影影绰绰,映在马路上,好像无数的人影在跳舞,欢庆……
    这是在庆祝我的到来么?脑子里突然冒出个这样的想法,吓了我一跳,四周环顾了一下,并没有子轩的影子,而且这里给我的感觉很是诡异,阴风阵阵的,总感觉后背发凉,我想转身离开。
    可是突然后颈部一阵冰凉,接着是一阵刺痛,感觉自己重重的栽到了地上,意识越来越模糊,自己好像被两个人架着塞进了一辆车里!
    然后感觉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而且梦中发生的事情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记得我好像在参加一个很古老的婚礼,宾客很多,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新郎背对着我,一身裁剪合体的大红喜袍,傲然而立!
    就在此时,主持婚礼的一个大叔,高声喊道,吉时已到,开始拜堂了!
    这时两个有力的手就架着我来到新郎旁边,我想挣扎,可是身上却一丝力气都没有!
    不知何时我的头上被盖上了红色的喜字盖头,身上穿的也是古代女人出嫁时穿的那种霞帔!
    “我去,难道我是新娘?!”心中的惊诧无异于白日见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整个过程都有两个力在按着我的头和肩膀,使我挣扎不得!
    拜高堂的时候我居然看见了一双纸做的脚,居然还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这高堂不应该是男方的父母么,怎么会是纸人?
    我心里害怕极了,我想挣脱,想要逃离,可是全身却使不出一丝力气,我仿佛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无力的看着自己在跟那个新郎对拜!
    接下来就应该是送入洞房了!
    我不能这样任他们摆布,我心里一个坚定的声音告诉我,我不能!
    我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气,拼命的挣扎,可是我非但没有撼动他们一丝一毫,嘴里却被塞进一个冰凉的东西,意识又渐渐模糊下来,只听得一个狠戾的声音,“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不听话!”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两根红色的蜡烛,摇曳生辉。
    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心中有种强烈的不安!
    拜过堂之后就是……
    我拼命的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我连一只胳膊都抬不起来,我大声的呼救,可是我只能张大嘴巴做着口型,因为我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我害怕极了,身上也愈发的冷,浑身都在打着哆嗦,一阵冷风吹过来,感觉自己冻得快要喘不上气了,心都在不停的颤抖!
    “先生,这个家伙终于做了件好事,送来了这个顶包的,这个可是活人,比以前物色的可都强出数倍,这活人冥婚也更方便你在阳间行走。”
    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可我怎么动都动不了,只能惊慌的注视着视线范围以内的所有动静。
    什么顶包?冥婚?阳间?
    这个人在说什么?可是想到刚刚的古式婚礼,又联想到那双穿着红色绣花鞋的纸人的脚,一瞬间仿佛脑子要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在的脑海中盘亘--
    我被冥婚了??!!

    更多回复

    9 6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拼命地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
    我怎么可以有这种荒诞的想法呢!
    可是,虽然我这样给自己打着气儿,但心里那种惊惧感却是越来越强!
    屏气细听,刚才那个说话的人已经离开了,而这个被称先生的居然在向我走了过来。
    身上的凉意越来越甚,我的心也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砰砰剧烈跳动着!
    一阵冷风袭来,床头的蜡烛忽闪了两下,熄灭了,连带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一个重物压在了我的身上。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现在就是我妻子,今夜洞房花烛,希望你乖乖的。”
    一个声音冰冷的瘆人,他霸道的话音未落,我身上的衣物尽除。
    “我不要!!”
    我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
    可是,也仅仅只是叫了这一声,两片冰凉的嘴唇便堵住了我的嘴。
    我浑身一阵颤栗,那种冷深入骨髓,我感觉自己要被冻僵了,可是来自下体的剧烈疼痛,却又让我的意识如此的清晰。
    特么的,我这是被鬼给强奸了吗?
    这是我守了整整二十多年的贞操啊!
    “只要不结婚,我就绝不会毁了你的……”
    这是男友留给我的唯一的美好,我跟他在一起多年,他并非没有机会得到我的身体。只是,每到情动之时,他都会克制住,说一定要把最美的时光,留在新婚之夜,这让我感动的一塌糊涂。
    可是现在,我就这样被一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家伙夺走了吗?
    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知是那种寒意,抑或是来自于身体或者心里的疼痛,让我再度失去了意识。
    再度唤醒我的,却是一股暖意!

    更多回复

    9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没这么恐怖吧?办正+微N9881268[来自手机网页版]

    更多回复

    5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四肢乏力,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只能被动地感受着从下体传来的那一丝暖意。
    吃力地睁开眼,模糊中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小心的往我的羞处涂着药膏。
    “醒了不要乱动,还有不要试图逃跑,因为你跑不掉的!”他说。
    说完了还转过脸对我阴森一笑。
    我再度一个寒颤,因为那张脸我看不清晰,能记住的,只有满脸的疙瘩红印,在月光下泛着幽光。
    “啊啊啊啊……”
    我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特么的,女汉子的心也不是这么吓的好吧!
    “怎么了,落落,你总算醒了,吓死妈妈了,为了那样一个男人你至于去寻死吗?”
    竟然是妈妈的声音!
    我的意识此时清醒了许多,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药味和消毒水味,呛得我一阵咳嗽。
    “妈?你怎么在这儿?我……我怎么了?”
    面对眼前的情景,我一下转不过弯来。
    原来只是一场梦吗?
    可是,哪里有那么真切的梦,还有,下体的刺痛却也是实实在在的。
    再度摇了摇吃痛的脑袋,我沉吸一口气,问妈妈怎么回事儿。
    妈妈未语泪先流,哽咽着告诉了我另一个版本的经历:
    原来,昨晚我走到明因路时,被一辆车撞昏在地。路过的人报了警,妈妈又找了小坤,一起把我送到了医院。
    可我明明记得我是被很凉的东西打晕过去的,而且是被人绑上车的,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
    我一边疑惑的不行,一边听我妈继续说,我昨晚一直高烧不退,身上忽冷忽热,嘴里一直嘟囔着不可能什么的,把我妈给吓坏了。
    “呦,你可算醒过来了,这女汉子也有想不开的时候呀?想自杀又不敢,就去那个鬼地方找死的啊?”
    说话的是赵小坤,我的发小兼男闺蜜,从小光着屁股在一个胡同里长大的,损友一枚,每天不挖苦我几次是过不去的。这件事肯定得让他嘲笑我好久,他从小就调皮捣蛋,喜欢欺负女生,我这汉纸的性格就跟他脱不开关系。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呸,你才是去找死的呢!”气哼哼的回了他一句,但我心里的疑惑却一点儿没减轻。
    “好,好,我的大小姐,快吃点饭吧,你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小坤说。
    可不是吗,窗外已经夜色朦胧,华灯初上了。
    肚子还真是饿了,拿过一碗小米粥一顿海塞,才觉得身上有了些力气。
    小坤说:“好了,这以后一个月,你的伙食我管了,看你这腿一个月也不一定好利索,这回作死作过头喽,哈哈!”
    “你胡说什么呢,你姐我的腿好着呢!”
    其实至到此时,这才注意到左腿上绑了好大一块石膏,稍一用力,疼的我倒吸一口凉气。
    “你走吧,去打你的lol吧!”我打发小坤走,实在是许多事儿想不明白,我想独自静静。
    “对哦,我最近打团战总打不好,以至于丢小龙丢大龙的,今天再输掉比赛就赖你哈!”小坤永远都不着调。
    我白了小坤一眼,没说什么,他却是走上前来,趴我耳边说:“我看你印堂凹陷发乌,脸色苍白,精气不足,是不是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他的话再度让我心里激灵了一下。
    他爷爷以前是村里出名的神算子阴阳师,不会他也懂这个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的,但我嘴上还是不愿意承认,只说他是乌鸦嘴,把他撵走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再度陷入了深思。
    不对,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慌忙的拿起手机,我想看看昨天的微信究竟是谁发过来!
    可是当我打开微信的时候,却没有昨天那条消息的一丝痕迹!我记得我没有删掉呀!我拿着手机反复的刷新,一条消息一条消息的翻找,可是仍然没找到蛛丝马迹!
    我颓废的把手机扔在床上,脑子乱成一团!
    “叮!”你有一条微信消息!
    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
    “被鬼干的滋味不错吧!”我快速的拿起手机,消息又自动打开了!
    我愣愣的看着这几个字,有种要把这个人撕碎的冲动,究竟是谁?是谁要这样害我!!
    可当我看向屏幕上面发信人昵称的时候却发现,手机还是处在锁屏的状态,横在我和子轩合影之间裂痕尤为刺眼!
    我顾不得那么多,手指有些颤抖的打开微信……
    和刚刚一样,消息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我感觉要崩溃了,昨晚的事究竟是不是仅仅一场梦……
    越想心思越沉,眼皮也跟着沉重起来。
    迷迷糊糊的也睡不踏实,脑子里翻来覆去的问号折磨着我,无奈的睁开眼,已经凌晨了!
    看着妈妈趴在床边睡着了,想来也是一天一夜未合眼了,累坏了吧。
    这二十多年母亲一个人带着我吃尽了苦头,想想就内疚的不行。
    床头有付拐杖,想必是小坤给我准备的,这哥们想的倒是挺周全。
    双手撑着床,吃力地下来,单腿撑地,两个胳膊架着拐,我小心翼翼的挪了一步,还行,勉强能走。
    虽然额头已经疼的沁出汗珠,但作为一枚女汉子,这点儿困难还是可以克服的。
    推开病房门,一股凉风肆意的吹来,又让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医院的走廊里空无一人,灯光昏暗,整个楼道里只回响着拐杖落地的声音,我慢慢地走着,又感到了那种阴森可怕的感觉。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都说医院阴气重,身上落了病的人就格外地敏感些。
    终于挪到了卫生间,放下拐,靠在洗手台前,洗把脸,感觉很清爽,抬头对着镜子弄着头发……
    就在此时,我禁不住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
    在那镜子中,我似乎又看到了那张丑陋不堪的脸!
    没错儿,就是他,那个长满了疙瘩红印的模糊的脸!
    看到这张丑陋而恶心的脸,我顿时脊背一阵发冷,我又感受到了那股令人熟悉而又刺骨的寒气!
    恐惧迫使我逃离,可是脚下却灌了铅一般,丝毫不能动弹!
    接下来,便感到他双手环过我的腰,他的肌肤贴近我的肌肤……
    是那种清晰的肌肤相亲的感觉,可我明明穿着衣服!
    这一刻,似乎我的力气在被一丝丝的从身体里面抽离,而意识也在逐渐的模糊,似乎在一个很远的地方,还是那个声音,还是他句话,他对我说:“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伤害你!”
    我大喊:不要!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声叫喊竟似乎没有发出声音。
    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总被欺负,大脑一热,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和胆气,我用力转过了身。
    这一刻,我与他来了个面对面!
    可是,明明感觉与他不到十厘米的距离,他的样子却依旧是那样模糊,只能看到胳膊上的肌肉一块块的,像砖头一样,而六块腹肌也是那样的完美,强壮的那么不真实。
    从他身上,我感觉我只看到了暴力两个字!
    哦,不对,应该是很黄很暴力--他竟然是光着的,连那里也没有一丝遮挡,庞然而巨。
    下体的疼痛依旧在提醒我,危险!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啊啊啊……”
    看着眼前这一副很黄很暴力的情景,我再度大喊了起来,双手条件反射的用力一推,感觉到钢铁一样的坚硬与冰凉。
    “落落,落落,你怎 么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的心瞬间软了下去,是子轩来了?
    我大喊:“子轩,这里有鬼!”说罢,便不管不顾地对着眼前的人扑了过去,脑子里根本没有来得及去想,刚才那张丑陋的脸去了哪里?子轩又是怎么出现在我面前的!
    叶子轩就是我的男朋友。
    哦,不对,此时应该叫前男友。
    虽然他已经不再是我的了,虽然我应该恨他,可是这一刻偎在他怀里时,我的所有恨意委屈,就只剩下了依赖。
    “落落,你是不是发烧还没好,你怎么自己出来了?”子轩关切地问我,一如继往的温柔。
    我的脑子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但是却越来越乱,看着眼前真真实实的子轩,我整个人都处在懵逼的状态中。
    这一天发生了好多事都在眼前回放着,想不明白,巨大疑惑与不安,像是整片太平洋,吞没了我。
    许久,我的思绪才回到了现实之中,此时面对子轩,我那可怜的尊严又冒了出来。
    我推开他:“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我用的着你管吗?找你的名媚去!”
    “落落,对不起,我妈她以死要挟我,我是没有办法才答应她离开你的,可是当我知道你出事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是连夜从外地赶回来的,我只想看看你,我只要你没事,别无他求。”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泪如雨下,倔强的拄着拐费劲的走出卫生间,子轩见我态度决然,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紧走几步,两只手扶着我,准备送我回病房。
    我又推了他一下,表达我的倔强。
    就在此时,忽的又是一阵冷风吹来,我立时站在了原地。
    这种阴冷的空气我已经有些熟悉了,每当它出现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冷彻入骨的感觉,急忙伸手抓住了子轩的手臂--任我再坚强,我还是怕了这种感觉。
    可是,子轩的手臂却忽然越来越凉,扶我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蓦地,他突然胳膊一横,就那么把我整个人横抱了起来,我想挣扎,却终不能够。
    “别乱动!”子轩对我呵斥道。
    拐杖掉在了地上,他也没去管。
    我瞪眼瞅他,只感觉他的脸冷冰冰的,一双眼睛坚定地盯着前方,这种霸道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在子轩身上看到过的。
    不知为何,对于他的这番变化,我心里居然有一丝甜蜜划过,就像是愿意把弱小的自己交给他,任由他的放逐,这样的托付感令人神往不已。
    女汉子,终究还是个女人啊。
    走到病房,他几乎是用扔的把我丢到了病床,我疼的呲牙咧嘴,惊不住叫出了声来,这一下,把我妈也惊醒了。
    “落落,怎么了,你怎么出去也不叫我一声!”妈妈嗔怨了一句,又转而问子轩:“子轩什么时候来的呀?”
    子轩闻言,走过去附耳对我妈说了几句。然后,我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就走出了病房。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搞什么啊?怎么俩人背着我说啥了?
    “妈,你干嘛去呀?”我急切地问。
    妈妈没理我,径直走了。
    蓦地,病房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多,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
    又是那种熟悉的寒意,我有些怕,无助地看向了子轩。
    而他却面带愠怒的朝我走了过来!
    继而,突然伸手,用一只胳膊把我摁倒在床上,冰凉的手瞬间就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最好不要拒绝我,我需要你的精气支持我留在阳间,你好好配合我,等我办完事,你就自由了,否则,不止你,还有他,天赐的这个宿主,你们都跑不掉!”
    宿主?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难道?
    难道昨晚的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它是真真实实发生了的?!
    而现在子轩居然被那个恶鬼上身了?
    直到这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此时这个冰冷阴森的子轩已经不是那个子轩了!
    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疼痛,原来我真的被鬼给霍霍了……
    我心痛的无以复加!
    但是我已经这样了,我宁愿去死,也不想再让子轩受到伤害了!
    呵呵,也是可怜,明明是子轩背叛了我,可我为何还是贱到肯为他去死?
    在有一种叫做“爱”的毒药侵蚀下,我想保护子轩,几乎成了一种本能。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一把扯住了那双冰冷的手,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只要你不伤害子轩,我什么都答应你!”
    “哼,倒是个痴情的女人,不过,你似乎忘了,”只见子轩脸色模糊了一下,冰凉的手指加大了力度,有那么一刻,我感觉就要窒息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希望你记清楚!还有,你的所谓子轩,他已经劈腿了,这你都能忍吗?你这个蠢女人!”
    那恶鬼的话像颗颗银针刺在我的心头,我的心一点点下沉,下沉……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呔!你这只恶鬼放开落落!有种的来与我决一死战!”病房的门突然被重重踹开,小坤手里拿着把桃木剑,另一只手拿着几张黄符纸,站在门口。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大脑缺氧眼花了,还是小坤本来站在门口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我感觉他的眼里有一种翻山倒海的恨,和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绝。然后居然还不忘安慰我,“死丫头,不要怕!”
    可是他不说这句话还好,本来已经松开我的恶鬼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的看着他,听到这句话,感觉屋里就要结冰了,那恶鬼眼神犀利的看着小坤一步步向他走过去。
    “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有什么事儿冲我来!”我大声喊道。
    既然我已经这样了,我真的不希望我身边的人再因为我而受伤害!
    “哈哈哈……”我和小坤只是听着那只鬼似乎很爽朗的笑,然后不知怎么的小坤手里的桃木剑和黄标纸都跑到了他的手里,感觉只是眼前一闪,小坤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小朋友,不要拿这些小孩的玩意儿来吓唬老子,跟我决一死战,你是脑子坏掉了还是嫌命太长了?!滚!”
    “我……要不是我爷爷不肯教我,你这只小鬼不要太猖狂了,我爷爷的师傅可是曾经名噪一时的捉鬼大师吴道子!”小坤挣扎起身,一副我就是不服的样子。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小坤的脸上写满了倔强的神色,关于他爷爷的师傅这些事儿,其实我也是听说过一些的,但在此之前,小坤每当跟我讲起,我都毫不感兴趣,因为我压根儿不相信,而且会骂小坤是个神棍。
    可是如今,这些我坚决不信的事情,却结结实实地摆在我的面前了,其实直到此时,我还是一脸大写的懵逼。
    那只鬼听到小坤说起吴道子,脸色却瞬间阴沉下来,眼里散发着悠悠的寒光,晦暗不明。
    不过,只是一瞬间,他就又恢复了常态:“带我去见你爷爷!”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小坤一听那男鬼的话,脸上的神情微不可言的变了变,似乎在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一样,而后大声说“好呀,我带你去!”
    虽然小坤的神情似乎不怕,但我的心里却担心极了,毕竟那可是一只恶鬼呀!万一小坤和他的爷爷因此受到伤害怎么办?这事因我而起,我可不愿意拖累别人。
    况且子轩还在那只鬼手里,我该怎么办?
    我当即就大声的喊了出来,“我也要去!”
    小坤闻言,一个劲地给我挤眼睛,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想让我跟着去,可是,我放心不下,我必须去!
    “你必须跟着我,因为你是我的妻子,也是我在阳间行走的身份证,连这个傻子都知道我是只鬼,你不在,我会很麻烦的!”
    我没管他口中所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身份证之类,我只想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所以我必须跟着他,以确保子轩的安全。
    小坤的奶奶去世得早,爷爷一个人住在距离这里几十公里以外的村庄里,那里也是我们长大的地方。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们开车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了,村里环境很美,鸟语花香,像个世外桃源,但今天确是出奇的安静,就好像是深夜人们都在睡觉休息一样的安静,转过几个胡同,没有碰到一个人。
    我一路被小坤和“子轩”扶着走,被汽车撞坏的腿,以及在那个似梦非梦状态下被人撕裂的某处,让我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终于到了小坤的爷爷家,很远就能看到门是开着的,院里树荫下的石桌上摆着象棋和茶水,可是却没有看到人。
    “爷爷,爷爷,我回来了……”小坤一边喊一边搀着我往屋里走。
    这时,“子轩”却突然拽了我的胳膊一下,眼里寒气逼人,似乎是怕我做什么或者说什么,有一股威胁的意味。
    小坤喊了几句,但依旧没人搭话。我们快步走到屋里,才发现本来简单的摆设此时却显得特别凌乱,像是被人翻过,凳子东倒西歪,床铺也被掀乱,橱子的门半开着。
    “爷爷,爷爷,这是怎么了,你在家么?”小坤焦急地一边喊着,一边东屋西屋的乱窜。
    而这时,“子轩”的目光却停留在了一个写字台上,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写字台那里,桌上地下满满的都是纸片,像是谁故意撕碎散落了某本书的痕迹。
    “子轩”怔怔地看了一眼,而后拖着我快步来到了写字台前,只见他在桌子那里东翻西翻,不知怎么的,在桌角靠墙那里居然出现了一个暗格!
    我一下也被这个暗格吸引,只见里面有个小小的开关,“子轩”轻轻转动了下,就听“吱呀”一声,我们身后那个半开着门的柜子竟然动了起来,呼吸间,一个黑黢黢的洞口便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子轩”没有犹豫,再度拖着我往洞口靠近,这时,我感到丝丝的阴冷从那洞口中袭来,走到近处才发现,有一条又陡又窄的阶梯通向下面,看不出来有多深,我判断,那里应该是一个小密室。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小坤听到响声也赶了过来,看着幽幽的洞口,一脸的惊讶。
    毕竟这里可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竟然凭空多出来这样一个洞口,任谁都会觉得吃惊的。
    看着吃惊的小坤,我正想跟他说句什么,突然下一刻,我却忍不住地尖叫了起来--
    因为我在小坤的肩膀上,突然看到一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东西,伸着血红的长舌头舔着小坤的脖子!
    那个东西长的实在太丑太恶心了,那张脸足有脸盆那么大,泛着青灰色的油光,腥红的大嘴几乎占据了整张脸,血红的舌头吐在外面,有黄蜡蜡的脓血一样的液体不断地滴下来。
    尤其是,它竟然用一双突出来的,像是随时要掉下来的眼珠了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那样子,似乎我也是他鲜甜的食物一样!
    我尖叫了一声,颤着声对小坤喊:“小……小坤,你身后有个脏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有多么的害怕,一边这么喊着,身体也一边往后退着,巨大的恐惧以及那种恶心的感觉,让我有种立马就去死的冲动!
    可是小坤却跟没事人一样,回头瞅了身后一眼,又奇怪地扭着看着:“没事呀?落落你怎么了?是不是幻视啦?”
    这么说着话的同时,小坤便向我走了过来,而他肩膀上那个怪物,也在此时冲我做了一个凶狠的呲牙的动作!
    我不清楚小坤为什么对那个怪物一点儿感觉没有,看着他向我走来,我忍不住的颤栗,那怪物此时已经不舔食小坤的脖子了,两只吊耷在外面的眼睛不善地盯着我,似乎已经换了舔食的目标了。
    我大喊:“你……你不要过来!”
    这一声几近嘶吼,似乎不把自己的喉咙喊破,就难以平复自己心底的恐惧一般。可是小坤却似乎根本没听见一般,径直走进了密室。
    可是下一刻,更大的恐惧让我顿时汗毛倒立--在这个当空,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痒痒的,用手一摸,黏糊糊的一片!
    我瞬间想到,我的肩膀上,莫非也有一只同样的怪物?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一念至此,我只觉魂飞天外,一边“啊啊”大叫着,一边疯了一样在自己的肩膀上乱抓。
    我什么也抓不到,但是手上传来的那种黏乎乎的东西却又提醒着我,那东西实实在在的存在。
    巨大的恐惧让我想要逃离,可是受了伤的腿却灌了铅一般,我身体一个裂趄,紧接着就摔倒在了地上。
    “嗵”的一声,我的肩膀重重地撞到了地上,脸紧紧地贴着地面。而此时,一张青灰色泛着油光的脸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腥红的大嘴喷吐着一股恶臭,竟然还对我说话:“你跑不掉的!”
    话音未落,它血红的舌头就像着我舔了过来!
    我一定是胆被吓破了!忍不住呕吐出来的同时,胸腔里的某个内脏也翻搅似的疼痛了起来,尖声的叫喊已经表达不了我的恐惧,那一刻,我痛恨自己为什么没被吓的晕过去!
    就在此时,子轩那张英俊的脸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确切地说,只有这张英俊的脸是子轩的,我清楚地知道,此“子轩”已经不是我的子轩了。
    我知道他是那个恶鬼,满脸长着红疙瘩丑陋不堪的恶鬼,那个不明不白把我配了阴婚,夺了我的初夜的恶鬼。
    我是应当恨他的,但是此刻,我却不得不感激他救了我。
    只见他伏下身来,大手一抓,便将我眼前的怪物攥在了手里。
    此时挣脱了束缚的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里也是一阵阵地模糊,“子轩,是你救了我么?”
    我居然又把他当成了我的子轩!
    忽然一阵眩晕,我真的希望自己晕到不省人事。
    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子轩”手里的恶鬼居然不见了,还有,他……他的嘴角竟然有血迹,他……莫非他吃了那个怪物吗?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一念至此,我顿时一个忍不住,转身呕吐了起来。
    “好了,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这里很危险,快走吧!还有!不要拿那种眼神看我,我叫陆雨泽,你的子轩已经不要你了!”
    陆雨泽擦擦嘴角的血迹,眼神冰冷,强壮的手臂一把揽过我,微凉的唇就这样贴了过来,丝丝凉意掠过我的牙齿,舌尖,搅动着我的舌头,我的心一阵慌乱,下一秒狠狠的咬了一下他的舌头。
    “混蛋!”陆雨泽恶狠狠地推开我,低声骂了一句,脸上的神色掩饰不住的懊恼。
    但紧接着,他又突然发起狠来,一把揪住我的领口将我拉到他的近前,深邃的眸子狠狠地逼视着我。
    “记住,你是我的女人!”似乎每一句话都是牙缝里挤出来一样,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我翻了翻白眼,哼,虽然我不得不承认,我是被这只鬼拿走了贞操,而子轩确实也背叛了我,但老娘我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给一只鬼吧。
    而且还那么丑,想着眼前就浮现了那张印满红印子的脸,简直阴森可怕!
    可是目前也没有办法,毕竟看着他貌似很强大,我和小坤还得靠他找到爷爷呢!
    “我知道啦,陆雨泽!”先糊弄过去再说吧。
    “啊……”从幽深的洞里传来小坤的呼救,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好,小坤肩头还有一只呢!陆雨泽,快去救他!”
    “没事,只是一只普通的孤魂野鬼伤不了他的,倒是你腿上的伤,我必须先帮你医好它,这个村子总感觉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控制着,还是尽早的离开的好!”
    陆雨泽说着,把我抱到了旁边的藤椅上,抱起我的右腿,一层层揭掉纱布,疼的我呲牙咧嘴。
    “疼就叫出来呀,又没人笑话你!不过呢,你最好还是别叫了,不然很容易招鬼!”说着还不忘很认真的点点头。
    这个人,哦不,这个鬼怎么这么可恶!我应该恨他的,可是看着他抬着我的腿小心的模样,却又不忍心。
    “你能行吗,做过医生么,别给我弄残废了!”但我还是没好气的说出口,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只见他修长的手指,用尖利的指甲,在右手掌间划开一个小口,居然有一道清泉流出,洒在我的伤口上,更神奇的是,我的伤口居然开始愈合,而且一点也不痛了。
    “快走!”我正好奇为什么他的血是没有颜色的,他拉着我就往那个洞口跑去!
    在那一刹那,我恍惚看到一个黑影闪过!
    洞口的门迅速被关上,里面黑漆漆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黑暗,任由陆雨泽拉着我的手向下飘去,对,我敢肯定是飘,因为,丫的我的脚压根就没落地!
    慢慢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看到他居然搂着我的腰,刚刚太紧张居然没有注意!我用力推开他,“流氓,色鬼!”
    可下一秒,我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就那么手一松,把我从半空扔了下来!
    我吃痛的想要爬起来,摸着地上湿湿滑滑的……
    “好脏……”我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在我脚边不远处,居然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向我爬过来!
    一身血红的衣裙,衬得本来苍白的脸更加惨白,两只眼睛留着两行血泪,两只手干枯的只剩下了骨头,指甲却异常的尖锐!
    眼看她就要爬到我面前了,而陆雨泽居然虚坐在半空看着我笑,嗤笑着说,“求我救你呀!”
    我白了他一眼,倔强的爬起身就跑,可能是太慌张,也可能是地下室太过阴暗潮湿,没跑几步,我就重重的又摔在了地上!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而那个女鬼的双手很快就攀上了我的脚脖子,尖锐的指甲嵌进我的血肉,一股股鲜血流出,而那只女鬼居然两眼放光,兴奋的用舌头舔着我腿上的血!
    我只感觉脚脖子撕裂的疼,头也胀胀的晕眩起来!
    眼前身影飘过,陆雨泽一脚踹开了趴在我脚边的女鬼!
    那女鬼惨叫一声,似是不甘,前进两步,却又害怕陆雨泽似的,化作一阵黑烟,不见了!
    “没想到你还挺喜欢自虐的!你知不知道,她会把你的血吸干的!”陆雨泽轻轻抚过,那些被抓过的伤口居然奇迹般的愈合了!
    “不要开心得太早,这些伤是有尸毒的,我只是暂时让它愈合了而已,不然你会招来更多鬼的!”陆雨泽似是有些担心又似有些责备。
    虽然我的心里害怕极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遇见这么多鬼?但是陆雨泽的话我还是不信,他就是故意吓吓我吧,想让我离不开他,然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走到了阶梯的尽头,这里只是一个不大的小房间,点着四根蜡烛,靠墙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两张照片。
    一张是个老爷爷,满头白发,一身道袍,仙风道骨,上面写着,师傅吴道子;另一张却是一个俊逸的少年,端正的五官接近完美,那双美目,炯炯有神,似能洞穿一切,一袭白衣,负手而立,真是帅极了,无疑是我见过的最帅的人了,可惜这么年轻就死了。
    “不可惜,我不就在你身边么!”正在犯花痴的我,被陆雨泽的这句话说得一愣,我明明没有说出口,他怎么知道的?而且就在我身边,谁呀?
    这两天的经历真的是颠覆了我的五观,从一个无神论者到被鬼缠身,居然还莫名奇妙的冥婚,这真是我以前打死都不能接受的!
    可是当我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陆雨泽的面容一点点从子轩变成画中人的时候,我还是呆住了,刀刻般的完美轮廓,高耸的鼻梁,性感的嘴唇,还有那双能洞穿人心的双眼,更加的深邃有神!
    “你,你不是个丑八怪么,一脸的痘印的!”我一脸的质疑,我又看了一眼牌位,小师叔,陆雨泽!
    陆雨泽脸色微微变了变,似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开着的小石门,“走了,小坤应该已经离开这里了,我们得尽快找到他!”
    我虽然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如此俊逸不凡的少年沦为了一只丑八怪一样的鬼?可是,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只是对这只鬼有了一丝的好奇!
    眼下当务之急是小坤和他爷爷感情那么深,这个时候他肯定急坏了!一想到小坤和他爷爷都还身死未卜,那一点微微的好奇心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多回复

    1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