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上陌生人的车,上了一辆黑车后我被人结了阴婚,从此恶鬼缠身

星爷不快乐
2016-08-16 发表
171484 209
最近有个很热门的新闻,是关于裸贷的,就是有些女大学生,用自己的裸照作为抵押去做小额贷款,事后又无力偿还,导致裸照大量外泄。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儿,我们身边也有不少,甚至还有更厉害的。有的女生为了钱,别说裸照了,简直什么都愿意干。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陆喜欢本书的读者,可以加入我的读者群:575178259,加入读者群,讨论更多内容,另外,读者群里更新更快哟!!

    更多回复

    7 7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舍友名媚就是这样的,白天在学校上课,到了晚上就跑去夜总会上班,天天把妆化得浓浓的,跟个鬼似的,还经常半夜才回来,一身的酒气不说,动不动连走路都叉着腿,走不稳的样子,真难以想象她经历了什么。
    对于她这样的人,本来我是耻于与她为伍的,打心眼里瞧不起她。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成功的撬走了我相爱了两年的男朋友!
    尤其令我难以接受的是,竟然是我男朋友子轩主动追求的她!
    事情还得从2月14号那天开始说起,我已经做好出去约会的准备了,突然接到叶子轩打来的电话,他要跟我分手。

    更多回复

    8 5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今天是情人节,又不是愚人节。
    他说,“落落,我对不起你,我爱上别人了!”
    我气急败坏,问他,爱上的那个人是谁?可他怎么都不说,就在这时,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娇嗔声,“子轩,好了么?”
    名媚!没错是名媚的声音!
    我瞬间就懵了,一个是我相爱了两年的男友,一个是我同宿舍了三年的舍友,她们什么时候好上的?就这样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吗?
    还有,叶子轩你脑袋被驴踢了吗?就算劈腿,你找谁不好?偏偏要找那个人尽可夫的名媚?
    老娘二十多年守身如玉,冰清玉洁,哪儿比她差了!
    我出奇的愤怒,听着电话名媚娇嗔的声音,我冲着手机咆哮道:“叶子轩,老娘告诉你,是我甩了你,是我不要你了!”
    我感觉自己要疯了,歇斯底里的想要发泄!
    可是,“啪!”手机清脆的落地声又把我拉回一丝理智,眼睁睁的看着手机的屏幕裂成两半!
    丫的!手机摔坏了还得自己买,可惜我现在的经济状况还经不起我这么折腾!
    我蹲下身捡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我和子轩的合影,泪水不争气的就流了出来,屏幕上的裂痕正好在合影的中间位置,一张照片一分为二,屏幕也随之暗了下去!
    “叮!”手机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你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微信的消息声惊得我一怔,本来不想看的,可是消息居然自己打开了!
    “想见你的子轩么,今夜子时到明因路来吧!有劲爆内容哦!”
    莫名其妙,他都跟我分手了,我还见他干嘛!
    可我心里还是一阵嘀咕,劲爆内容会是什么?难道还有比他劈腿更劲爆的么?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我还在纠结,究竟要不要去看看!
    还会有比劈腿更劲爆的内容么?我突然觉得在一起了那么久的子轩好陌生!
    然而我却忽略了这条微信的来源和真实性,以至于冲动的做出了足以改变我以后一生的决定!
    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我还是如约的来到了明因路!
    平时这里白天都是人烟稀少,晚上就更没有人了!
    两边的路灯影影绰绰,映在马路上,好像无数的人影在跳舞,欢庆……
    这是在庆祝我的到来么?脑子里突然冒出个这样的想法,吓了我一跳,四周环顾了一下,并没有子轩的影子,而且这里给我的感觉很是诡异,阴风阵阵的,总感觉后背发凉,我想转身离开。
    可是突然后颈部一阵冰凉,接着是一阵刺痛,感觉自己重重的栽到了地上,意识越来越模糊,自己好像被两个人架着塞进了一辆车里!
    然后感觉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而且梦中发生的事情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记得我好像在参加一个很古老的婚礼,宾客很多,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新郎背对着我,一身裁剪合体的大红喜袍,傲然而立!
    就在此时,主持婚礼的一个大叔,高声喊道,吉时已到,开始拜堂了!
    这时两个有力的手就架着我来到新郎旁边,我想挣扎,可是身上却一丝力气都没有!
    不知何时我的头上被盖上了红色的喜字盖头,身上穿的也是古代女人出嫁时穿的那种霞帔!
    “我去,难道我是新娘?!”心中的惊诧无异于白日见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整个过程都有两个力在按着我的头和肩膀,使我挣扎不得!
    拜高堂的时候我居然看见了一双纸做的脚,居然还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这高堂不应该是男方的父母么,怎么会是纸人?
    我心里害怕极了,我想挣脱,想要逃离,可是全身却使不出一丝力气,我仿佛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无力的看着自己在跟那个新郎对拜!
    接下来就应该是送入洞房了!
    我不能这样任他们摆布,我心里一个坚定的声音告诉我,我不能!
    我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气,拼命的挣扎,可是我非但没有撼动他们一丝一毫,嘴里却被塞进一个冰凉的东西,意识又渐渐模糊下来,只听得一个狠戾的声音,“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不听话!”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两根红色的蜡烛,摇曳生辉。
    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心中有种强烈的不安!
    拜过堂之后就是……
    我拼命的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我连一只胳膊都抬不起来,我大声的呼救,可是我只能张大嘴巴做着口型,因为我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我害怕极了,身上也愈发的冷,浑身都在打着哆嗦,一阵冷风吹过来,感觉自己冻得快要喘不上气了,心都在不停的颤抖!
    “先生,这个家伙终于做了件好事,送来了这个顶包的,这个可是活人,比以前物色的可都强出数倍,这活人冥婚也更方便你在阳间行走。”
    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可我怎么动都动不了,只能惊慌的注视着视线范围以内的所有动静。
    什么顶包?冥婚?阳间?
    这个人在说什么?可是想到刚刚的古式婚礼,又联想到那双穿着红色绣花鞋的纸人的脚,一瞬间仿佛脑子要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在的脑海中盘亘--
    我被冥婚了??!!

    更多回复

    9 6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拼命地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
    我怎么可以有这种荒诞的想法呢!
    可是,虽然我这样给自己打着气儿,但心里那种惊惧感却是越来越强!
    屏气细听,刚才那个说话的人已经离开了,而这个被称先生的居然在向我走了过来。
    身上的凉意越来越甚,我的心也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砰砰剧烈跳动着!
    一阵冷风袭来,床头的蜡烛忽闪了两下,熄灭了,连带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一个重物压在了我的身上。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现在就是我妻子,今夜洞房花烛,希望你乖乖的。”
    一个声音冰冷的瘆人,他霸道的话音未落,我身上的衣物尽除。
    “我不要!!”
    我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
    可是,也仅仅只是叫了这一声,两片冰凉的嘴唇便堵住了我的嘴。
    我浑身一阵颤栗,那种冷深入骨髓,我感觉自己要被冻僵了,可是来自下体的剧烈疼痛,却又让我的意识如此的清晰。
    特么的,我这是被鬼给强奸了吗?
    这是我守了整整二十多年的贞操啊!
    “只要不结婚,我就绝不会毁了你的……”
    这是男友留给我的唯一的美好,我跟他在一起多年,他并非没有机会得到我的身体。只是,每到情动之时,他都会克制住,说一定要把最美的时光,留在新婚之夜,这让我感动的一塌糊涂。
    可是现在,我就这样被一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家伙夺走了吗?
    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知是那种寒意,抑或是来自于身体或者心里的疼痛,让我再度失去了意识。
    再度唤醒我的,却是一股暖意!

    更多回复

    9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没这么恐怖吧?办正+微N9881268[来自手机网页版]

    更多回复

    5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四肢乏力,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只能被动地感受着从下体传来的那一丝暖意。
    吃力地睁开眼,模糊中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小心的往我的羞处涂着药膏。
    “醒了不要乱动,还有不要试图逃跑,因为你跑不掉的!”他说。
    说完了还转过脸对我阴森一笑。
    我再度一个寒颤,因为那张脸我看不清晰,能记住的,只有满脸的疙瘩红印,在月光下泛着幽光。
    “啊啊啊啊……”
    我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特么的,女汉子的心也不是这么吓的好吧!
    “怎么了,落落,你总算醒了,吓死妈妈了,为了那样一个男人你至于去寻死吗?”
    竟然是妈妈的声音!
    我的意识此时清醒了许多,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药味和消毒水味,呛得我一阵咳嗽。
    “妈?你怎么在这儿?我……我怎么了?”
    面对眼前的情景,我一下转不过弯来。
    原来只是一场梦吗?
    可是,哪里有那么真切的梦,还有,下体的刺痛却也是实实在在的。
    再度摇了摇吃痛的脑袋,我沉吸一口气,问妈妈怎么回事儿。
    妈妈未语泪先流,哽咽着告诉了我另一个版本的经历:
    原来,昨晚我走到明因路时,被一辆车撞昏在地。路过的人报了警,妈妈又找了小坤,一起把我送到了医院。
    可我明明记得我是被很凉的东西打晕过去的,而且是被人绑上车的,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
    我一边疑惑的不行,一边听我妈继续说,我昨晚一直高烧不退,身上忽冷忽热,嘴里一直嘟囔着不可能什么的,把我妈给吓坏了。
    “呦,你可算醒过来了,这女汉子也有想不开的时候呀?想自杀又不敢,就去那个鬼地方找死的啊?”
    说话的是赵小坤,我的发小兼男闺蜜,从小光着屁股在一个胡同里长大的,损友一枚,每天不挖苦我几次是过不去的。这件事肯定得让他嘲笑我好久,他从小就调皮捣蛋,喜欢欺负女生,我这汉纸的性格就跟他脱不开关系。

    更多回复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