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外打工,那晚看到后妈房间多了个男人,后妈笑称是她弟弟

聂小青125
2016-08-16 发表
129573 205
我叫夏青青,老家是福建漳州的,我们这儿重男轻女是全国闻名的,尤其是我出生的这个小村庄。 
我一出生,奶奶就说要把我扔马桶里溺死,在此之前她已经溺死两个亲孙女了,我最后没有被扔到马桶里,是因为我妈大出血死了,奶奶怕我爸太穷讨不到老婆了,再把我溺死就彻底绝后了。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加群一起讨论,群号:148269291

    更多回复

    11 2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爸爸在我出生后就出去打工了,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奶奶拉着那个女人,摸着她的肚子,笑得嘴都合不拢,这女人就成了我的后妈。
    几个月后后妈生了个儿子,奶奶却在孙子的满月宴上中风死了。
    办完奶奶的丧事,爸爸就又出去打工了,我便开始跟后妈带着弟弟生活。
    奶奶在的时候非让我喊她妈,奶奶一死,她就不许我喊她妈了,整天骂我扫把星,说我克死亲妈克死奶奶还想克她和她儿子,也不许我逗弟弟玩儿。
    渐渐地,我越来越怕跟后妈接触,她也干脆把我赶出家门让我住校,连平时放假都不让我回家。
    直到放暑假,学校要锁门了,我没有办法才不得已坐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还没黑,但是门却是关着的,我有钥匙,就直接开门进去了,一进屋子就见到弟弟在堂屋里的摇篮里哭,后妈却不知道在哪里,我连忙去把他抱起来哄。
    弟弟的哭声静下来以后,我就听到后妈的房间里传出一种奇奇怪怪的声音,床板摇得咯吱咯吱的,后妈还发出了哼哼声,像猫叫一样。
    我想进去看看她怎么了,但是又不敢进去,因为她不允许我进她的屋子。
    我抱着弟弟在院子里玩儿,很久,后妈才披头散发的出来了,身上只穿着一条吊带裙,一看就没穿胸罩。
    我怕她又要骂我不该抱弟弟,连忙把弟弟往她怀里送,没想到这次她不但没有骂我,反而有些惊慌似的,“青青啊,你怎么回来了?”
    我一直都被她喊作扫把星的,她乍喊我名字我还不习惯,正想说是放暑假了,却看到后妈的房间里走出一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
    我吓得往后一缩,后妈连忙回头一声呵斥,“你怎么不把衣服穿上?青青回来了。”
    那男人立刻缩回了房间。
    后妈又对我笑了笑,“是我表弟,来看我和你弟弟的。太热了,他就把外衣都脱了。”

    更多回复

    4 2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受宠若惊,要知道后妈从来都不愿意跟我说话的,更别说承认她儿子是我弟弟了,也就不敢问什么了。
    晚上后妈做了一桌子菜,破天荒的允许我上桌子跟他们一起吃饭,一个劲的跟我说她表弟过两天就要走了,又说爸爸不喜欢她跟从前的亲戚走动,所以我不能告诉爸爸,要不爸爸要打她。
    说着,她还不断地往我碗里夹红烧肉。
    在学校的时候,她根本不给我钱,我几乎天天都吃不饱,现在有肉吃,我眼睛都直了,再加上她对我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好,哪里还会说半个不字,连连的点着头。
    这一晚,我因为肉吃多了,肚子受不了拉肚子了,总跑厕所,夜里睡到一半,我肚子又疼醒了,起来上厕所,经过后妈的房间的时候,又听到弟弟在哭,房门没有关牢,我就悄悄看了一眼。
    只见后妈和她表弟睡在一起,她表弟压在她身上,不断地蠕动着,而后妈从嗓子眼里发出哼哼唧唧的颤声,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我吓得连忙跑了,却不知道谁把板凳放在了过道口,被我一脚绊倒了,发出哐啷啷的声音。
    后妈立刻在房间里喊道,“谁?!”
    这一声把我吓懵了,直接在台阶上摔倒了,很快,后妈就披着衣服探出头来,一看到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瞎跑什么?”
    “我……我拉肚子,去茅厕。”
    后妈没有说话,赶紧把头缩了回去,门也被砰砰甩上。

    更多回复

    3 1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见后妈把门给关上了,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厕所跑,出来的时候,后妈屋里的灯也已经关上了,我不敢再看,匆匆往自己屋里跑。
    第二天早上,我刚起床,就看到后妈抱着弟弟坐在院子里,我有点诧异,在我印象里,后妈从来不会起的这么早。
    “青青啊,醒了?桌子上有饭,快去吃吧。”后妈笑眯眯的看着我,语气特别温柔。
    我被她这个样子搞得晕乎乎的,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急忙往饭桌上跑。
    因为一直都是低着头,我没看到前面还有个人,硬生生的就撞在了他身上。
    我抬头看了眼,是后妈的那个表弟,我这么一看,才发现他其实特别矮,而且他的五官都皱在一起。
    “原来是青青啊,吃饭没啊?”他一边摸着我的脸,一边笑容满面的问着我。
    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我不敢说话,躲掉他揉着我脸的手,慌忙的往屋里蹿。
    刚坐下的时候,就远远地看见后妈抱着弟弟跟她那个表弟不知道说着什么话。
    我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再抬头的时候后妈已经坐到我对面了,笑面如花的看着我。
    我看了她一眼,突然一口馒头呛在喉咙里,我被憋得脸色通红,急忙灌了口凉水。
    后妈见我呛着了,连忙惊呼一声:“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吃饭也要注意点,又没人和你抢。”
    我没说话,只是使劲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吃完饭后,我很自觉地想要去刷碗,后妈却一把拉住了我,硬是又把我给拉回了凳子上,我一脸发懵的看着她。
    “青青啊,你想不想去城里玩?”后妈一边拍着我的手,一边问着。
    我听了这话,有点心动,虽然我是在城里上学,但是我从来都没在城里逛过,后妈每次都克扣着爸爸给我留的生活费,我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是出去玩了。

    更多回复

    10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后妈,后妈看我这个样子,又接着说:“哎呀,你不用担心的,我可以让我表弟带你去城里的,他在那边有工作。”
    机会就摆在我面前,可后妈也说了,是让她那个表弟陪我去,我心里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有些犹豫。
    “青青,我是你妈的表弟,也就是你舅舅,可我大不了你多少,你叫我阿力就行了。”后妈的的表弟自我介绍起来,我不知怎么的,打心眼里害怕他,低着头没有说话。
    后妈看了看阿力,又看了看我,继续开口道:“青青,你都大了,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阿力对城里比较熟悉,对了,你爸爸不是在城里吗?不如让阿力带你去看看爸爸吧。”
    听到爸爸这两个字,我顿时就有些愣住,打我从记事以来,就没怎么见过我爸爸了。
    当即,我就点了头,毕竟我最想见到的人,还是我爸爸。
    后妈见我同意了,连忙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把我往外推:“青青,那你赶紧去收拾行李吧,碗我来洗。”
    说是收拾,其实我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随便裹了两件衣服放在包里就算完事了。
    临走的时候,后妈还塞给我几块饼,让我路上饿了吃,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坐着借来的拖拉机,跟阿力走了。
    可我没想到,就是这么一走,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月份的中午,太阳火辣辣的,坐的又是拖拉机,灼的我皮肤都跟着发疼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镇上的火车站,阿力放我一个人呆着,自己去买票了,我自己一个人站在入口站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他出来。
    “走吧,买了一点的票,马上就到时间了。”阿力揽过我的肩膀,我有些不自在的想要甩开他,却被他揽的更紧。
    我心里觉得怪怪的,想要挣脱开,可就在这时候,车来了,他也放开了我,反而是抓住了我的手就往车里钻。
    他选的位置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在角落,车上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到齐了,没多久,就开始发车了。
    到城里还有一段距离,也不知是火车的问题还是路的问题,颠簸的要命,晃得我迷迷糊糊的。
    我刚想眯一会儿,突然就觉得腿上有什么东西滑来滑去,滑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眼睛发酸得很,睁不开,摆了摆腿,想要甩开贴在我腿上的东西,可没多久,我才发现完全是徒劳功,那东西感受到我的排斥,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从大腿根开始,都快要摸进我的底裤了。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皱了皱眉,我勉强睁开了眼,发现阿力正坐在我旁边,坐的很板正,可手却在我腿上摸索。
    我惊呼一声,刚要喊出声,就被他捂住了嘴,他往四周看了看,随即又低声在我耳旁说,“你腿上有个蚊子,我帮你拍一下,马上就快到站了。”
    有没有蚊子我当然心里清楚得很,我不是傻子,但是,他的话也说得很清楚,马上就要到站了,我能拿他怎么办?
    要是下车跑的话,先不说跑去哪,我身无分文的,估计还没找到地方就得先饿死了。
    我没办法,只能低着头不吭声,阿力见我不说话,心满意足的捏了下我的手,便再没对我做什么了。
    被他这么一弄,我一点困意都没有了,没多久,就听到到站的信息。
    下车以后,已经是四点了,我跟在阿力身后,说实话,这虽然是我上学的城市,但我并不熟悉,我只知道一条去上学的路。
    阿力带着我去了一个离市区很近的小区,但那小区看上去很破旧,他带着我去了四楼,虽然是白天,但楼道上却没有什么光线,很昏暗。
    开门以后,阿力让我去床上坐着,我没敢去,怯生生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阿力见我不来,自个儿走到门口把我给拽了过来。
    “青青啊,你别怕,到这咱就是一家人,你用不着害羞的。”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怎么听他这话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又不敢吱声,只轻微的点了点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被阿力拉到床上,他看了我两眼后,便去收拾自己的包了,一边收拾一边说,“青青,天气这么热,又坐了这么久的车,你肯定累了吧,不如先去洗个澡好了。”
    我听到这话,咬了咬下嘴唇,确实,坐了那么久的车,我身上都黏糊糊的,去洗个澡也好,先不说别的,跟他在一个屋子里喘气我都觉得有点别扭。
    于是我便立即点了点头,从包里抓出来两件衣服就往浴室蹿。
    确认门锁好以后,我才脱了衣服,简单的冲个澡后,就穿好衣服出来了,阿力正收拾着屋子,见我出来了,立马把扫帚放下了,“这么快就洗完了?你要是累,就去歇一会吧,对了,青青,你想去哪玩?这片我都熟悉,带你去哪都没问题的。”
    我抿了抿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去哪,这城市虽大,可以去的地方很多,但我根本叫不出来哪是哪。
    想到这,我很为难的掰着手指头。
    阿力见我不说话,也沉吟了一会儿,随即便开口道:“对了,青青,你是不是九月份就开学了?”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样,我工作的那边有要暑假工的,要不然你去试试?”阿力状似漫不经心的说着,我听了却是心下一紧。
    我自己的家庭情况我也知道,我最需要的,只是钱,起码有了钱,我就不用每天挨饿了。
    思索了一会儿,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我压根就不懂这些,“可是,我什么都不会……”
    阿力却连连摆手,喝了口水继续说,“这个很容易的,一学就会!”
    听到这,我不免动心,“是做什么的?”
    一学就会,应该就是那些端盘子之类的吧?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阿力却故作神秘的说,“等晚上我直接带你去面试,你到那不就知道了。”

    更多回复

    6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感激的看了眼阿力,心里有些宽慰,或许这人也没我想象的那么坏。
    离晚上还有段时间,我窝在床上也不知道干什么好,正发着呆,忽然觉得床上一沉,我抬头一看,阿力已经坐在我身旁了,手里捣鼓着什么东西,我在同学那里看过,应该是手机。
    阿力一坐上来,我就下意识就往边上躲了躲,可他却轻轻拍了拍我的腿,笑着说,“怕什么,我不是都说过了,我们是一家人。”
    说完,他就用又开始手在我腿上滑来滑去,一边滑一边说:“青青呀,没想到你从农村出来的,腿这么白。”
    我没吭气,强忍住身体的不适,直到他的手滑到大腿那,我觉得痒得不行,便缩了缩腿。
    阿力见我有动静,斜眼看了看我,又盯着我的脖子看。
    “皮肤这么白,长得又水灵,怪不得……”阿力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我心里有些疑惑。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从床上跳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阿力说,“都已经天黑了。”

    更多回复

    5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阿力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现在真的是天黑了,他长长叹息一声,就从床上爬下来了。
    我偷偷的缓了一口气,实在是太危险了刚才,幸好自己急中生智,要不就遭了,估计明天就会冒出一条社会新闻:某民宅里一少女被奸杀,想想我都浑身发麻。
    好在阿力没有再盯着我色眯眯的看,而是把我带了出去。
    我跟着阿力穿过了大街小巷,街上人来人往,霓虹灯花花绿绿的洒落在地面上,这让我想起了书上常常看到的灯红酒绿,一时间我都忘了阿力刚才对我做的那些事,只顾着左顾右盼。
    “到了。”阿力停住了脚步。
    我抬头看了一眼,一个金碧辉煌的门牌,烫金的字体,写着花都两个字,门牌四周描金雕刻着花团锦簇,倒是很符合花都这个名字。
    “花都?”我若有所思,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嘛。
    “进去吧。”他牵起我的手直接把我拉了进去。
    我有些紧张,“进这里?”这里面看起来那么高档,估计进去花的小费,一晚上都够我几年的学费了,我哪里敢。
    阿力却轻车熟路,“怕什么啊,跟上!”
    我只好跟着他的脚步,怯怯的往里走。
    刚刚进了门口,只见里面灯光闪烁,比在外面的世界还要耀眼。

    更多回复

    4 0
  • 扑(10)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装修很夺目,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照射在整个大厅里。
    大厅里有穿着各种衣服的大姐姐们,她们都长得很好看,应该都是化妆了吧。短裙,长裙,短裤都有,就像电视里的明星一样漂亮。
    大姐姐们都围着一根杆子,在上面扭来扭去的跳舞。
    台下观看的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男人,年轻的,年老的,都有。
    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眼神色迷迷的。
    凭感觉,我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还在环顾周围的时候,阿力就停住了,我也随着他的脚步停住了。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这女人穿着酒红色的包臀连衣裙,脸上化妆精致的妆,手里夹着一根细细的女士烟,抽烟的样子都好优雅,我在村里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都被她迷住了。
    就在我看着那女人有些呆住的时候,旁边的阿力突毕恭毕敬的对那女人鞠了个躬,“琴姐。”
    抬起身子的时候,阿力讨好的说道,“琴姐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那叫做琴姐的女人听着他这话忍不住盈盈的笑起来,“你还是一样滑头,就属你嘴皮子厉害。”她轻轻的吐了一口烟,“怎么,发财了?今天来玩玩儿?要点谁啊?”
    阿力上前一步,趴在琴姐的耳旁细声说着些什么,然后琴姐就把眼睛移到我身上了,他们两个人都盯着我看,我感到一阵发毛,被看得浑身都不舒服。

    更多回复

    2 0
  • 猫(11)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琴姐上前一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仔细的看着我,“长得还不错啊,是块好材料。”
    我感到下巴有些痛,但是我并不敢乱动,只是没再敢对上琴姐的眼睛,我知已经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在这里的工作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的工作。
    琴姐也许是看出了我的不适,就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和阿力低低说着些什么,我上前一步扯了扯阿力的衣角,阿力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头低低的看着他,一脸无奈的说,“我想回家。”
    阿力眉头紧皱,看着我,语气比刚才的要重一些,“回家?”
    我点点头,偷偷看了一眼在他旁边的琴姐,琴姐也一直紧紧的看着我,我想要说这里不是好地方,但要真是这样说的话估计会得罪人。
    见阿力不理会我,我便转身想要自己离开,可我我的手却被人拉住了,是阿力。
    他上前一步,“你干嘛去?”他声音低低的,像是刻意的。
    我瞧了一眼琴姐,想着现在我说小声一点她应该就不会听得见了。
    我勾勾手,示意他靠近一点,他低下头,我靠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不想要来这里工作。”
    阿力听了我说的话就笑了,我看得出来他是在冷笑。
    琴姐见我和阿离拉扯,干脆不理会我们,高傲的走开,冷着脸丢下一句,“阿力,你好好搞定。搞定了再找我。”

    更多回复

    5 0
  • 扑(12)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阿力见琴姐这样,有些着急,连忙拉着我走到旁边比较安静的地方,“青青,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我带你来找工作,你以为我愿意啊!你知道吗,其实你爸爸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从楼上摔下来了!脾都破裂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需要钱治疗呢!你不赚钱,他只有等死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惊呆了,急忙问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爸现在在哪里?”
    一直以来都以为爸爸在外面过得挺好的,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仿佛是给我来了个当头一棒。
    阿力的眼帘低垂下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声音更加的低沉下来了,“这不是害怕你担心吗,你还在上学,要是听到这个消息肯定连学习都学不下去,所以......”
    我越发慌了,不知不觉眼泪就从眸子里流淌下来了,泪水滑落在脸颊上湿湿的凉凉的。
    “我应该要怎么办?”我无助的望向阿力,现在我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做,只好寻求他的帮助。
    阿力看着我淡淡的说着,“暂时没事了,不过你妈妈让我先给你爸爸代缴了很多的医药费,你爸爸已经在医院住下来了。”
    听着他这么说我就有些放心了,总之爸爸没事就好,要发生个三长两短估计我也活不下去了,我擦了擦眼泪,看着他,“真的很谢谢你。”
    没有看出来他还是挺好的一个人,帮爸爸交了医药费,人还是不能够看外表的。
    阿力的眼珠子一转,说道:“虽然我帮你们先给了医药费,但是你要还给我啊,那都是我的老婆本呢。不还我就不能再给你爸治疗了。”
    我一下子慌了,他让我还钱,可是我一个学生,哪里去找钱还给他?
    “我现在没有钱怎么还?”我无助的看着他,眼中还噙着泪花。
    “这个嘛,”他顿了顿,上下的打量着我,似乎是在盘算些什么,“在这里工作就有钱还了。”

    更多回复

    3 0
  • 猫(13)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转来转去还是要在这里工作,可是现在我任何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听着他给我的安排。
    在他的一番劝说之下,最终我还是答应了。
    他说这里工作轻松,钱也多,想到爸爸此时正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他说什么我都只能无奈点头。
    阿力见我应下,很满意的笑了,把我送到琴姐面前,又低低的和琴姐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琴姐笑盈盈的又上下左右把我打量了一遍,笑道,“决定了?那以后就跟着琴姐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先给你弄个宿舍,跟我来。”
    说着,琴姐就带着我到了集体公寓,“你今天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再带你熟悉环境。我还有事,先走了。”琴姐交代一声就离开了,她看起来好忙。
    宿舍里面有四张床,虽然环境也很一般,但是比我在家的时候要好点,我睡在入门的第一张床,是下铺。其他的张床上都扔着各种乱七八糟的衣服、化妆品、包包之类,看来那三张床都是有人睡的。
    我不知道明天究竟是做的什么工作,该不会是像今天在大厅里看到的那些大姐姐一样在那里扭屁股吧?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紧张,要真是这样可怎么办啊!

    更多回复

    3 0
  • 扑(14)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直到半夜,我终于听见走廊外面传来嬉笑声,脚步声,那脚步似乎有些颠颠荡荡的,停在了门口,很快就传来钥匙拧动的声音。
    门被打开了,我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们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们。
    “你是新来的?”其中一个穿着暴露裙装的女孩子指着我,后面那两个也都疑惑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欢迎欢迎。”那女孩笑道,我有些受宠若惊,也报之一笑,“谢谢。”
    那女的看见我这个样子直接就笑了,好像我很好笑似的,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笑什么,也不敢问。
    她们已经不管我了,回到了各自的床位整理起来,还聊起天来。
    “你说今天那男人怎么样?”其中一个女孩子说。
    “猛!你可真不知道我是有多累。”另一个女孩子回道。
    “是吗?那么爽?那下次让我来会会。”
    “好,下次换你来吧。”
    “…………”
    这两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而我的对面床却一直很安静,我对她有些好奇,便看了过去。
    “看什么?!”那躺着的女孩依法向,便吼了我一声,还不耐烦的朝我翻了一个白眼。
    我被她的凶样给吓住了,直接就躺下,没再敢乱看。

    更多回复

    1 0
  • 猫(15)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一整夜她们都在聊着那些男人的,至于说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有很多的用词都是我没有听过的。
    我被吵得睡不着,直到累得睁不开眼了,才睡了过去,这天晚上睡得一点都不好。
    一大早我就又醒了,那几个女孩却都呼呼大睡起来,她们似乎都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
    我悄悄起身洗漱好,觉得在宿舍实在是虚度时光,我还要打工挣钱呢,便想着去找琴姐,问问她到底准备安排我做什么。
    我循着昨天的记忆又来到了花都,大厅里面是黑暗的,昨夜绚烂的灯光全都没有了。如果不是因为刚刚在外面看到艳阳高照,绝对不知道现在是白天。
    现在这里没有了昨晚的大姐姐在抓着杆子跳舞了,应该是晚上才会开始吧。
    我只好往里去,没想到真的看到了她。
    “起那么早啊?”琴姐打着哈欠瞥了我一眼,她还是昨晚上的装束,看样子是彻夜未归。
    我有些紧张的问道,“琴姐好,今天我要做些什么?”
    琴姐伸手撩起我那散乱的刘海,盈盈笑道,“怎么?第一天来就想要上工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16)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想要快点工作,赚多一些钱。”我傻愣愣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实话。
    琴姐又笑了,像是在看小孩一样,她摸摸我的头:“傻姑娘,不用急,这事得慢慢来。”
    我听着琴姐这样说就有些急了,“琴姐,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
    琴姐上下打量着我,深深的吸了口香烟,吐了一口烟圈缓缓的说:“一个月。”
    我听她说这话的时候就给急住了,一个月?我都快要开学了,这不是逗着我玩吗?
    “琴姐,我爸爸现在住在医院里面要钱,你看可不可以先让我快点开始工作。”我低着声音,想要得到她的怜悯。
    琴姐挑了挑眉,“这样啊?”说着,她便掏出了一个钱夹子,从里边拿出了好几张红色的票子,塞到了我的手上。
    我惊愕的看着她,一脸发懵,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给我这些钱,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啊。
    还没有等我问出口她就说:“这些钱都是给你零用的,以后要是没有钱了,就来找我要。只要你好好的待在这里,听我的话,琴姐我就不会亏待你。”

    更多回复

    2 0
  • 猫(17)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感动不已,本能的想要将钱还给她,毕竟是无功不受禄。可是一想到还在医院里面的爸爸,我就犹豫了,现在爸爸需要用钱,暂时拿着吧,赚了钱再还给琴姐也是可以的,我默默的打算着。
    “谢谢琴姐。”我低声道谢,表明自己已经接受了琴姐的好处。
    琴姐看到我这样有礼貌,似乎很满意,笑笑道,“回去休息吧,咱们这儿白天不上班,晚点给你带几件衣服过去。”说完就离开了。
    我也只好捏着钱往外走去,刚出门,却就撞到了阿力,他一看到我,便问,“怎么样,琴姐给你零花没有?”
    我心里一惊,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琴姐给我钱了。
    他见我不说话,嘻嘻笑道,“琴姐的规矩我知道,新来的都会给零花的,琴姐这方面可大方了。快给我,我拿去给你爸续交住院费。”
    我一听他是要把钱拿给爸爸用,连忙将还没有捂热的钱掏了出来,交到他手上,又问道,“我爸到底在哪个医院?我能去看看他吗?”

    更多回复

    0 0
  • 扑(18)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阿力却摇头拒绝,“不行的,你爸还在重症监护室,一天花好多钱的,没脱离危险呢,医生也不让看。琴姐给你钱你拿给我就行了,别的事不要你操心。”
    说完,他就点了点手上的钱,一把塞进口袋里,嘿嘿笑道,“看来琴姐很看好你,第一天就给你这么多钱,你好好跟着琴姐混,嘴巴甜一点,很快就有大钱赚了!”
    我无奈的点着头,“什么时候才能见我爸爸?”
    “等到他脱离危险吧。”阿力说完,便说自己还有事走了,我又变得身无分文,无助的往宿舍走去。
    接下来的一个月,果然如琴姐所言,我都没有上班,可是我每天都要到会所里报道,接受训练,从仪表仪态到谈吐,从奢侈名品到国际经济形势,从名酒名烟到化妆品牌,琴姐要我做到如数家珍。
    她还总是让我练习舔香蕉,要练到把整根香蕉都吞到嘴里却不断才可以……
    我也从那个乱糟糟的四人宿舍搬出来了,跟琴姐住在一个大套复式楼里,这段时间里琴姐也断断续续的给了我很多钱,可是这些钱都没有在我手里过过夜,全被阿力拿去了,他死也不让我去看爸爸,只知道从我要钱。

    更多回复

    2 0
  • 猫(19)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一个月后,当我站到镜子前时,我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唇红齿白,仪态万方,看起来又清纯又优雅,琴姐高兴得都合不拢嘴,说自己没看错人,还说我可以出道了。
    “青青啊,你是学生,又是处女,咱们这里,最值钱的就是你这样了,也不枉我悉心调教你一个月,今晚正好有个拍卖局,你可以粉墨登场了。”
    “拍卖,拍卖什么?”我有些迷糊。
    琴姐的脸冷下来,“阿力没给你说过吗?”
    我摇摇头,琴姐骂道,“这个死阿力,居然到现在还瞒着你!拍卖你的初夜啊,你这小样儿,卖个二十多万很容易的!”
    我吓得脸色苍白,“什么?拍卖初夜?”
    琴姐见我这样,冷笑道,“那你以为我干嘛这么多天天天跟你耗着?给你吃穿给你钱的,你是金宝卵啊?”
    我吓得哭了出来,“琴姐,我还要上学呢,我不能干这个的。”
    我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我的工作就当小姐,说好听一点就是高档的鸡。
    阿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见我和琴姐闹,立刻冲到我面前,刷刷的给了两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你这个白眼狼,琴姐这么帮你,你现在说不干,不想活了吗?别说琴姐了,就是我都不答应!”
    说着,他就甩了一张单子到我脸上,“看到没,这是你爸的病危通知书,马上要动手术,20万,拿得出来就治,拿不出来就算!让他一死百了!”
    我挨了打,脸火辣辣的疼,又听到爸爸的消息,眼泪止不住的就哗哗淌,琴姐再也没有往日里对我的那般亲热,坐在一边静静的抽烟,一双丹凤眼斜斜的看着我。
    我哭了许久,看着那张病危通知书,只好含泪答应,“我做,我做,只要能救我爸爸……”

    更多回复

    3 0
  • 扑(20)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可以看看 [来自手机网页版]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