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雪有声音……

这个妹子有点萌i
2016-08-16 发表
936 0

#。。。。。。。。。。#

“请出示证件。”方雨林规规矩矩地向奥迪车先敬了个礼。丁洁一见是他,一下就来了气,放下车窗,冲他嚷道:“方雨林,你搞什么名堂?我爸在车上!”
         方雨林裹着一件旧的警用棉大衣,棉帽上早已落满雪花。个头高挑,皮肤黝黑,略显瘦削,长相还有点怪,两个特大的颧骨隆起在稍嫌扁平的大脸盘上,极像阿那克库都克荒原上耸立的两座蒙古王古墓。但凡见过的人都知道,那古墓都是用黑色的片石和碎石堆砌成的,既没有墓碑,也不见任何一点皇家陵寝常有的装饰。它的原始和朴实就像是浑然天成一般。但在夕阳的逼问下,它却总是在隐隐地透露着某种岁月的神秘和坎坷。
         “请出示证件。”方雨林客客气气地又重复了一遍。
         丁洁更来气了。她知道方雨林是故意在跟她过不去,便用力瞪了他一眼:“你不认识我爸?”
         “有命令要求我对通过这儿的任何车辆和人员检查证件。”
         “上头给你这命令是为了啥?是为了保证我爸和其他首长的安全!可现在我爸就在车上!”这时,要不是丁司令员出来干预,丁洁肯定轻饶不了这小子。丁司令员一边拍了拍丁洁的肩,让她别再吱声,一边微笑着从后座上探出半截身子,对仍在车外笔直地站着的方雨林说道:“小方啊,你看怎么办好呢?今天我还真没带证件。平时,那些零七碎八的东西,都是交警卫员和秘书带着,今天他们一个也没跟出来……”老头随和地笑道。此时,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带着两名战士急匆匆地跑来,粗鲁地推开方雨林,并训斥他:“老方,你找呢?快给我闪开!”忙弯下腰去,对车里的丁司令员敬了个礼,红着脸说道:“对不起,司令员,他……他是新分到我们中队来的,还不太熟悉有关警务……您请走。”
         丁洁气呼呼地关上车门。奥迪车缓缓起步。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和其他战士都一本正经地向离去的司令员座车敬礼。方雨林虽然也敬着礼,但脸上却明显地流露着一丝不恭和调侃。奥迪车平稳地驶去。由于方雨林这么一搅和,丁洁原想在这个著名的来凤山庄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的好心情实实在在地受到了沉重打击。但即便如此,她也万万想不到,仅仅几分钟后,受到如此严密警戒保卫的山庄里竟然会发生一起枪杀案。此案的重大,不仅将震惊整个省城,还将惊动千里之外的中南海。
        
        
         奥迪车刚起步,方雨林习惯性地看了一下表,那一刻是18日下午4点50分左右。在零下17度的气温下,他已经在这山道旁站了三个多小时。脸颊上阵阵针扎似的刺疼早已被厚重麻木的僵硬所替代。他越过微微颤动着的奥迪车车顶,把自己疑询的目光投向那座著名的山庄。山庄被一个地势雍容的山湾大度地拥抱着,还有一大片幽美深邃的白桦林熨帖地依偎着它。从高处远远地看去,仿佛一个俊美的牧童率领着一群天真的美少女嬉憩在这山谷间。90年代以前,这里是省委省政府接待中央首长和外省宾客的主要场所。后来建了设备更现代档次更高级的中式宾馆,它才不再兼负接待任务,单纯成了本省各级领导干部夏天避暑、冬天疗养滑雪的处所。省委省政府一些主要的笔杆子们也喜欢上这儿来要上几间房,关起门,“吞云吐雾”地赶着起草省委省政府的一些重要文件和讲稿。山庄的建筑取此地少见的西班牙风格,传说是多少年前一个西班牙传教士所建。这位西班牙传教士之所以斥巨资把自己的传习所建在如此偏远的一个山湾里,目前能找到的一个正确说法是当时他斗不过在这一带更为盛行的那些东正教的传教士们,只得如此。这说法,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我坚信,千百年来,人们为争取各自的精神道统的正解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绝不弱于他们为满足物欲和权欲上曾交付的一切。人们需要在精神道统方面有所追求和建树,因为他们毕竟还是人,他们要以这样的努力去注视和构筑自己民族和这个世界的未来。他们深以为,只有拥有了这种精神注视和精神构筑,未来才会真正属于自己。任何一个弱化了精神注视和精神构筑的民族到头来收获的必然是整个民族的弱化和痿软,即便它一度会很富裕。但用不了多么长的时间,比如说二三十年吧,这种弱化的趋势就会在它肢体的各个部位渐见分晓……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