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劈腿,为了报复我强睡了他哥……

葵魁啊
2016-08-16 发表
250 0
 二月,天曜京城。
        虽无雪,却依然寒意渗人。
        寒塘里,一个身影挥舞着双手,把水面拍起一阵一阵的浪花,却怎么也靠不了岸。
        岸上站着七八个人,幸灾乐祸的看着。
        “小姐,你看阮疯子那蠢样,难看死了。”
        “这样一个人,连小姐的头发丝也比不上,怎么敢跟小姐争瑾王?”
        “她也就是摊上个好娘,若没有红颜将军当年征战天下的功荫,皇上怎么可能把这种疯子指给五皇子。”
        “什么红颜将军,都死了十几年了,谁还记得?”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