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时代留下了无数才华,却不经意间背负了千年骂名

蓝lz5
2016-08-16 发表
2170 0

#才华#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这些耳熟能详的诗句,征服了古今无数读者,也让晚唐才子李商隐成为了对后世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之一。但历史却给这位天才诗人留下了不光彩的评价,让他在不经意间背负了千年骂名。
李商隐为何会背负千古骂名
文/李元辉

(图)李商隐,晚唐著名诗人,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
1
史书评价
打开史书,先读一下五代史学家刘昫等人编修的《旧唐书》对李商隐的评价:“俱无持操,恃才诡激,为当涂者所薄。名宦不进,坎壈终身。”大意是说,李商隐不能坚守节操,依仗才能做一些怪异偏激之事,所以被当权者鄙薄。因而也得不到权贵的推荐,终身仕途坎坷。再看一下《新唐书》与《唐才子传》的说法:“士流嗤谪商隐,以为诡薄无行,共排摈之”、“忘家恩,放利偷合。”大概意思也是说李商隐虚伪浅薄,背恩负义,没有品行,受到人们的嗤笑、谴责与排挤。
可见,无论是《旧唐书》、《新唐书》还是《唐才子传》,除了诗歌取得的成就无法抹杀外,对李商隐个人操守的评价,总体来说,就是四个字:人品低劣。
在古代,人们非常注重个人的节操品行。李商隐,我们心目中的晚唐诗坛的一颗明星,我们至今无限崇拜的大诗人,你究竟做了什么事,竟然受到了当时士大夫的集体攻击,而且还完整无缺的记载到了史书之中?现在,让我们梦回晚唐,在李商隐的人生轨迹中去探寻历史的真相。
2
贵人相助

(图)令狐楚《少年行》
李商隐在九岁时,父亲去世。因他是长子,家庭重担自然过早地压在了他的肩上,十一岁时,他一边跟随家乡的一位族叔诵典学文,一边替别人誊录抄写,以养家糊口。828年,十六岁的李商隐因文采出众,开始受到一些士大夫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天平军节度使令狐楚。令狐楚是李商隐在人生中碰到的第一位贵人,人生之中有贵人相助,有时可少走许多弯路。
829年冬,令狐楚聘请李商隐到节度使幕府为巡官。《旧唐书·李商隐传》记载,“楚以其少俊,深礼之,令与诸子游。”公务之余,令狐楚对李商隐精心栽培,《李商隐诗传》记载,“李商隐原习古文,不善今文,令狐楚则亲授其写今文的要领,李商隐俨然以师事之。”令狐楚不仅亲自传授,而且两次资助李商隐进京参加考试,《旧唐书·李商隐传》说,“岁给资装,令随计上都。”在令狐楚及其子令狐绹的帮助和举荐下,837年,二十五岁的李商隐终于荣登进士第。
令狐楚一家对他的的知遇之恩,令李商隐念念不忘,充满了感激之情,这种情感在他的《谢书》一诗中显露无遗:“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自蒙半夜传衣后,不羡王祥得佩刀”。 
可是,就在李商隐登进士第的那年冬天,即837年十二月,他的恩师令狐楚不幸病逝,李商隐顿时失去了靠山,不得不走上了另外一条看似美好实则险恶的道路。
3
卷入党争

(图)牛僧孺,唐朝政治家、文学家,在牛李党争中是牛党的领袖,唐穆宗、唐文宗时宰相
838年,为了谋求一官半职,也可能对王茂元的女儿十分倾慕,二十六岁的李商隐赴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府做事,并如愿以偿地娶了王茂元的女儿为妻。《旧唐书·李商隐传》记载,“王茂元镇河阳,辟为掌书记,得待御史。茂元爱其才,以子妻之。”但年轻的李商隐并不知道,这桩甜蜜的婚姻,却把他卷入了当时的“朋党之争”,因此也注定了他的一生坎坷,并招致后人唾骂。
“朋党之争”指的是唐朝后期朝廷大臣之间的派系斗争,具体是以牛僧孺为领袖的“牛党”与以李德裕为领袖的“李党”之间的争斗。双方各从派系私利出发,互相排斥。在政治取向上,令狐家属于“牛党”一派,而王茂元则属于“李党”一派。属于“牛党”的令狐家对李商隐有栽培之恩,而现在,中了进士的李商隐居然成了“李党”的女婿,这对“牛党”来说,无论从个人感受还是从派系感情上绝对是无法理解和接受的。
于是,整个“牛党”派系以此为借口,开始对李商隐打击报复,“忘恩负义”、“放利偷合”等帽子就这样无情地扣到了李商隐的头上。一个书生,一个不懂如何玩弄权术的文人,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卷入了复杂的派系斗争中,其最终只能成为斗争的牺牲品。
4
千年一叹

(图)李德裕,唐代政治家、文学家,牛李党争中李党领袖
但这只是噩梦的开始。起初,李商隐只是受到“牛党”的攻击,但后来“李党”竟也参与进来两面夹击。《新唐书·李商隐传》记载,“牛、李党人蚩谪商隐,以为诡薄无行,共排笮之。”李商隐为什么会两头受气呢?原来,此后一段时间内,“牛党”得势当权。850年,属于“牛党”的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当了宰相。
这时,为了仕途和生计,李商隐想到自己与令狐绹的交情,又转而去求令狐绹。《旧唐书·李商隐传》记载,“令狐绹作相,商隐屡启陈情,绹不之省。”《新唐书·李商隐传》也说,“绹当国,商隐归穷自解,绹憾不置……复干绹,乃补太学博士。”
这事在《唐才子传·李商隐》中说得更加详细,令狐绹当宰相后,李商隐几次上门求情,令狐绹恨他忘恩负义,接受小人征召,拒绝与他见面。重阳节那天,李商隐再次来到令狐绹的衙厅,留下“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樽前有所思”、“郎君官重施行马,东阁无因许再窥”的题诗。令狐绹见到诗,动了恻隐之心,就补授他为太学博士。
这样一件原本是人之常情的事,却让“李党”抓住了把柄。在“李党”们的眼中,李商隐在失势之时,转头又去找“牛党”,这是典型的脚踩两只船。于是,也对李商隐开始谴责排挤。

(图)行书李商隐《无题》诗一首
命运竟是如此乖戾,就这样,李商隐处在牛李党争的夹缝和攻击之中,既说不清,又道不明,面临着“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尴尬局面。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李商隐万万没有想到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他只好出入幕府,南来北往,在中华大地上孤独地漂流。四十岁过后,他已心灰意冷,“克意事佛。方愿打钟扫地,为清凉山行者。”晚年更是辞职归乡,静静地等待生命的终结。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怀未曾开”,无法言表的苦闷与绝望,折断了诗人的翅膀,熬尽了诗人的生命,他只能在世间,留下一声声千年长叹!
5
难言之隐
 如果说是“朋党之争”毁掉了李商隐,但李商隐并没有刻意去钻进这场争斗中去,而且以他的官职来说显然也不够资格;如果说他对“朋党之争”完全不知情,也说不过去,因为他真真切切生活在这个漩涡之中。 
面对当时人们的指责,李商隐没有正面回应,而是选择了沉默,选择了诗歌。时过千年,谁也无法得知李商隐当时的心态与价值取向。他是想特立独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呢?还是不选边不站队,在两大派系之间搞平衡呢? 或许诗人自有其难言之痛,自有其至苦之情,千千心结,尽藏诗里,只能通过无题诗来含蓄晦涩地抒发,比如其晚年所作的那首至今众说纷纭、犹如迷雾的《锦瑟》。 

(图)行书李商隐《夜雨寄北》诗一首
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尽管李商隐受到了这样那样的非议,受到了不公正的评价,但他的诗歌作品,却成为晚唐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但由于史书记载的不良影响,导致当时流传不广,普及程度也不高。
直到北宋初年,飘绕在李商隐头上的云雾方才慢慢散去,他才拥有了第一批粉丝,他的诗歌方才逐步被人们所接受,所传诵。现在,李商隐成为了对后世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之一。《李商隐诗传》有句评论说得好,“他所有的委屈都是应该的,因为这世界当真辜负了他。”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李商隐,你留给人间的诗歌密码,何日才能解开?你背负了千年的阴云密雾,何日才能散去?
学堂专栏作家丨李元辉
文史学家,甘肃武威人,民盟盟员,甘肃陇文化研究会会员,2014年由线装书局出版文集《诗文话天马故里》 ,2015年由团结出版社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汗血宝马》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