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疑妻子与邻居出轨杀死2人 儿子遭连累重伤

ibenguo
2016-08-16 发表
1130 0

新闻回放:14日7点多,永吉县黄榆乡头道川村三社发生一起命案,经调查,当地居民王某武、王某山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晚9点,新文化记者从永吉警方了解到,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畏罪自杀,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5日,永吉县黄榆乡头道川村三社的案发现场,也就是犯罪嫌疑人王某武、王某山的家门前拉着警戒线,房门、窗户贴着“永吉县公安局”的封条。院子内,还有警方调查取证的痕迹。

新文化记者询问多名附近村民,大家都知道这个院子里发生了命案,但对于事件始末均称“不清楚”,“平时来往很少”。问到王家隔壁的一家住户时,对方非常激动地说:“我家也死了人!”

邻居死在了王家的炕上

据一名村民介绍,王家有兄弟三人,41岁的王某武是老三,已经成家,妻子张某平,二人有个6岁的儿子小涛(化名);大哥是48岁的王某山,一直未成家,与王某武共同生活,分住东西屋,经常帮忙照顾孩子;王某武的二哥在外地打工,也未成家。

王家隔壁住着52岁的刘某国,已婚,儿子在外地打工,女儿已嫁人。事发前,他的妻子在长春打工,他独自在家居住。

该村民表示,王某武、王某山家庭条件一般,不太爱说话,在村里比较本分,没有过打仗斗殴的历史,除了在家务农,农闲时也出去打工。王某武曾怀疑妻子与刘某国有不正当关系。

一名知情人介绍,14日早上7点45分左右,刘某国的大哥找他去上坟,发现他的摩托车停在王家,房门反锁,并发现里面有厮打迹象,上前敲门没人开,于是报警。

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发现刘某国躺在王家炕上,身中数刀,已经身亡;张某平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小涛的头部、面部多处受伤,陷入深度昏迷;王某武和王某山则跳窗逃跑,不见踪影。

两名嫌犯自缢身亡

张某平被120急救车送往永吉县医院抢救,但当天上午10点多,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小涛疑似遭到钝器砍伤,左眼受伤严重,内脏多处受损,随后转往长春吉大一院进一步抢救。

有村民称,两名犯罪嫌疑人行凶时使用了刀和斧子,但此说法有待于警方进一步调查。

案发后,永吉县公安局出动多名警力赶到事发现场。办案民警印制悬赏通告向社会发布,走访附近群众,并在案发现场周围进行细致排查。

当日下午4点左右,办案民警在头道川村西山附近的一处小树林里,发现王某武和王某山在树上自缢身亡。另有知情人透露,二人此前还服用了农药。

目前,警方正在对此案进行进一步调查。

“救孩子……”一位母亲的遗愿如何实现

15 日下午,吉大一院神经创伤外科监护室门前,小涛的舅舅张春光时不时扒着门缝往里看,希望能得到孩子的消息,虽然从门缝里什么也看不到。每次监护室的门一打 开,张春光和两名亲属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吸引过去。“我现在特别怕这个门响,怕从里面传来不好的消息……”小涛的姨夫李刚说。

张春光说,他得到消息赶到现场后,发现姐姐和外甥都倒在血泊中,小涛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但姐姐还有意识。“救孩子……”这是姐姐对张春生说的最后一 句话。张春生找救护车把孩子送到永吉县的医院,因为伤势太重被转到吉林市中心医院,随后又转到吉大一院,“当天光救护车的费用就花了4000多。”

在张春光的手机上,还保存着小涛受伤前的照片,小脸胖胖的,非常可爱。“谁也没想到,一夜之间孩子竟然变成了孤儿……”张春光说,“我姐姐的遗愿就是救孩子,我们说啥也得管他啊。”

颅骨破碎刺破左眼球

但小涛的伤情不容乐观。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他在14日晚7点多被推进手术室,一直到15日凌晨4点手术才结束。“太惨了,我们怀疑孩子头上的伤口是用斧子砍的,用刀不会有那么宽的伤口。”张春光说。

在手术前小涛的头发被剪掉,医生用手机拍下了小涛的伤口,简直是触目惊心。左侧额头有一处从额头顶部延伸至眼眶部位的裂伤,足有五六厘米宽,在小涛 额头顶部和后部,也有两处伤口,均有约10厘米长,这三处伤口已经造成了颅骨损伤,其中最长的伤口已看到了脑组织,蒙着眼睛的纱布早已被鲜血浸透。

“脑膜严重受损,左眼保不住了,手术中被摘除。”张春光说,“大夫说,这处伤口太重了,破碎的颅骨刺破了眼球,不得不摘除。”

据张春光介绍,小涛的脾脏也受了伤,但危险的伤势还是集中在头部。

血压基本恢复正常

神经创伤外科监护室每周一、三、五允许一名家属探视,时间为下午2点到2点半。昨天下午1点55分,张春光换好了无菌服,套上鞋套、戴好帽子,守在监护室门前,门一开,他分开其他几名病人家属,急匆匆地走进了监护室。

2点25分,探视时间还没有结束,张春光低着头从监护室走出来。“不忍心看,孩子太遭罪了!”张春光说,“孩子的头上全都包着纱布,管子插到脑袋里,说是里面有淤血,必须清理出来,从手术到现在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张春光曾看到小涛的右眼皮动了一下,让他惊喜不已。“我马上问大夫,大夫说,孩子的麻药药效还没有过,这是他咳痰时不自主的反应。”这个解释让张春光有些失望。

好消息是,小涛的血压已经基本恢复到正常数值,心率也比较稳定。“出事那天,血压已经降到50多,太危险了。”张春光说。

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自从小涛入院以来,吉大一院神经创伤外科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甚至保安和保洁员都知道了这个可怜孩子的遭遇。

“孩子14号下午送到这儿的时候,我正好在里面清扫卫生,孩子脸上包着纱布,血还往外涌呢,我当时这心啊,都揪成一团了。”一名保洁人员心疼地说,“不管大人有啥矛盾,孩子是无辜的,大人过不下去就离婚呗,哪能把孩子砍成这样呢!”

“孩子送来的时候,左眼是包着的,右眼就那么瞪着,直勾勾的,感觉就像是定格在凶案发生的那一瞬间。”神经创伤外科监护室一名医护人员说,“孩子即便治好了,估计心里也会留下巨大的阴影。”

15日晚,小涛还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告诉张春光,小涛的左腿动得比较频繁,但右腿几乎不动,可能与左脑受到重伤有关。

医药费已经欠了两万多元

张春光说,目前他们筹集的七八万元医疗费已经花光,到15号下午,已经欠医院两万多元的治疗费用。“无论发生了什么,孩子是无辜的,他不仅失去了双 亲,自身还遭受伤痛折磨,实在让人感到痛心。”头道川村相关负责人表示,15日,该村已经号召村民为小涛捐款,但村里毕竟能力有限,更希望社会各界能伸出 援手,帮助小涛渡过难关。

据了解,吉林省慈善总会了解到小涛的遭遇后,秘书长王志勇来到吉大一院,送来3000元钱,此外王志勇还表示,将给小涛开辟专门的捐款账户,保证专款专用。

通过以下几种途径,您可以帮助可怜的小涛:

1. 拨打本报24小时新闻热线0431-96618

2.直接汇款给小涛的舅舅张春光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永吉县双河镇储蓄所银行账号:6228 4805 4623 2780 264

3.添加张春光的微信,通过微信转账

微信号:15948407123

延伸阅读

爱的教育缺失 易致悲剧

8月8日,松原女子李晓娟被丈夫陈某砍了十几刀,本报昨日曾作报道,如今小涛一家又遭如此变故。两起悲剧的共同点都是婚姻中产生的矛盾,而夫妻俩未能冷静处理。

对此,新文化报情感倾诉栏目著名主持人香北表示,目前国内对于“爱的教育”是缺失的,所谓“爱的教育”指的是成年人关于情爱的教育。 “这包括如何处理恋爱、婚姻关系,遭遇分手甚至是遭遇背叛时,如何冷静应对等等。”香北说,“现在有些人突然遭遇类似的问题,尤其是农村或偏远地区的人, 几乎都是用自己的情绪处理问题,完全没有理性,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处理这些问题,更不知道冲动的行为不但毁了自己,也毁了那些真正爱自己的 人。”

或许现在当事人回头看看自己造成的后果也会懊悔吧。香北说:“爱的教育非常重要,人人都应该学习,我在倾听一些读者的倾诉时,发现他们很多人在结婚 时,光想的是白头到老,却没有考虑到万一婚姻遭遇到挫折如何处理。而这样的心理准备在婚前就应该做好,这都是爱的常识。一个没有常识的人,是不会有理性 的,所以不论是在婚前或是婚后,学习爱的常识都很重要。”

(原标题:倒在血泊中的母亲最后说了三个字:救孩子)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