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建个楼收集素材 顺便讲鬼话

塔山小主
2016-08-16 发表
11380 9

#塔山夜话之三江口草台班奇遇#

塔山小主说地:

    俞家桥,如今已经被拆除,俞家桥原来所在的位置已经被钱塘江路的暗桥所取代。在此之前,俞家桥是连接大碶俞王村和扎马村的快捷之道,俞家桥架设在岩河水道一个叫做三江口的地方,桥东侧是扎马村,建有一个避雨亭,来往的村人要是遇上大雨可以在此一避。不得不说的是,俞家桥周边都是两个村的荒地,早年这地块是无主尸、枪毙犯、死小孩、死猫死狗抛荒之地,也就是乱葬岗,这也给俞家桥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而知晓这些事的人都是一帮老头老太太,如果他们走了,估计这事也就被带走了,好在,这事,我听说了。有三人和我重复过以下内容,相似度极高。下面听我来讲讲。

 

塔山小主说事: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建长山碶,当时县令何愈新筑千丈塘,塘起长山碶,东延至陈华浦,沿塘建有杨家碶、贝家碶、小山碶、同山碶,并改长山碶为五眼碶,规模上长山碶为最大,后来改叫长山大碶,人们大都聚集于此,当地的中心逐渐从石湫向北转到了大碶头。

     因为大碶拥有丰富的物产和四通八达的水道,带动了大碶的船运物流,天南地北的商人都来到大碶这个地方经商做生意,赚了钱以后也在大碶置地购房,成为当时赫赫有名的繁荣商圈,这也引得周边地区的手艺人来讨生活。

马家草台班从当时的嘉兴来大碶走江湖,当时剧班子十余个成员,包了一艘乌篷船,沿着岩河水道从嘉兴一路驶来,准备去大碶码头接生意,因为刚过完初七,为了能赶在元宵节节点接到生意,这只船也是夜以继日地开了两天两夜。

这天夜里10点左右,河道上鲜有船只行驶,只有草台班子的乌篷船还在行进,船上的人除了船家和草台班主马大柱外,其余人已经酣然入睡。当船行驶到离三江口这个位置还有百余米的距离,马大柱看到,岸上一片灯火通明,像是一个夜集市。因为岩河两边多为旷地,黑黢黢一片,突然见到岸上这一锣鼓喧天、火树银花的繁荣景象,马大柱心头大喜,似乎嗅到了钞票的味道。

    草台班子的乌篷船慢慢靠近了俞家桥,马大柱一看岸上,嚯!果然是热闹非凡,一个不小的场地,密集座落着各种摊头,这当中有卖拉皮糖的,捏面人的,有挑馄饨担子卖馄饨的,就地筑锅卖豆干豆腐串,有耍马戏表演杂耍的,总之吃穿用的摊位一应俱全,每个摊位前都有人挤兑在那,这场面,少说得有五六百人,起码是一个小县城规模的集会了。马大柱赶紧让船家靠岸,喊醒了乌篷里正在睡觉的剧组成员,让大家出来瞅瞅。当时唱戏的多数是十几来岁的草瓜蛋子,见了热闹的好玩的一下子清醒了,都嚷嚷着要上去耍耍。

    马大柱心想,这可是兜客户好机会啊,是该上去亮亮招牌。他正这么想着,岸上有个白头发的老头在喊他。“喂喂喂,师傅,你们是戏班的吗”马大柱一听,说道正是正是!老人家您是要搭台唱戏吗?老头很是开心,说我刚才看到你们船上的班旗了,今天是菩萨生日,我们正好缺个戏班唱戏,之前一直找不到。马大柱大喜,忙接话,那我们真是赶巧了,也是托了您老人家的福啊。老头问道,班主现在可以接戏吗?可以啊可以啊,就是场地搭建来不及啊。老头说了,不碍事,只要演员上,我们这有戏台,钱照给。马大柱马上应允下来,招呼伙计们忙活起来。果然,上岸后在会场的的中心果然有现成的戏台,似乎是专门为马家戏班准备的一般,出将入相的门上都挂着华丽的绫罗锦缎,舞台幕布也是上好的缂丝大幕,上面一对龙凤呈祥的图案极为壮观,看来操办这次集会的人不是一般的有钱人啊,马大柱心里这么想着。

     舞台上,马家草台班成员粉墨登场,依次上演了《天官赐福》《穆桂英挂帅》《富贵长春》《金印记》等八九幕戏,台下的看客越聚越多,台上的演员演的也是越发起劲,整场表演从11点半开始演到了凌晨四点才结束。

 演出罢,草台班子成员在幕后卸妆整理衣物,这时白头发老头走进后台找到马大柱,把一袋子钱交给了马大柱,称大家都辛苦了,马大柱一掂量,这重量可不轻啊,一开袋子,里面都是银元。马大柱大喜,赶忙向老人道谢。老人也微微笑笑,应该的应该的,大家都辛苦了, 就随便吃点宵夜吧,乡野之地也拿不出好东西招待你们。随后来了两个村人,挑着两个大桶,一人拿起捞勺,掀开锅盖,一阵热气扑面而来,足足两桶咸菜黄鱼面。大家一下子被香味吸引,纷纷拿起碗勺分了,大快朵颐了一把。食毕,大家在幕后枕着行李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晌午,马大柱被村人喊醒。喂喂喂,醒醒,你们睡在这里干什么?!马大柱揉揉惺忪的眼睛,一看是个村人,边打哈欠边回答道,昨天我们不是在这里给你们搭台唱戏吗?唱完我们就睡在这里了。你们是外乡人吧,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你起来看看吧。

马大柱心一惊,起身看了看,自己和班子成员们都睡在避雨亭里,面前是座桥,风雨廊上还挂着牌匾:俞家桥。马大柱一想,不对啊,我们昨晚明明睡在戏台后面的房子里啊,怎么会在这亭子里呢?你仔细看看这避雨亭后面吧。马大柱走出避雨亭,愣了,眼前哪还有什么会场啊,都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土坟包,还有些纸钱撒在坟堆上面。马大柱一下子腿肚子发软,明白昨晚究竟遇到的是什么东西了,想到还吃了咸菜黄鱼面,一下子感到反胃,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腥臭的呕吐物里尽是蚯蚓杂草,马大柱一瞅,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至于这草台班子后来怎么样了,小主还真是没问,应该也是害了大病就此离去吧。

 

塔山小主说理:

俞家桥在小主的童年里,一直被大人们教导,不许去,禁止去,至于不能去的原因一直不愿意细说。但是小主贪玩曾不止一次两次前往那里,两边都是空旷的野地,都没有人种庄稼,被当成了倾倒垃圾的地点,那边常能看到黄鼠狼、刺猬、蛇等这些个动物,这么大块的空地,也成了这些玩意儿的家园。在中国的北方,尤其是东北,对五大仙家十分尊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和灰仙(老鼠),这些个动物一旦得道,鬼精的很,作弄人的事没少做,但只要给了好处也会帮着人,说白了也和人一样,唯利是图之辈比比皆是。

小主猜测,马家草台班估计是赶上这些精怪们的集会了,被白老头骗去唱戏,不过好在还能全身而退,也是万幸。据传,这些得道的精怪极擅长迷惑人心,让人见到幻象,从而做出各种各样的古怪事情来。遇上这种精怪的恶作剧,小主奉劝各位只能好自为之了,但是有一点小主很确定,平日里积德行善,切莫随意残杀生灵,这种善人精怪们也是敬而远之。

 

塔山小主后续:

这个故事前后共有三个人告诉过小主,第一个是村里的鳏夫老俞头,第二个是族里的一个奶奶,还有一个是俞王村原文化宫的管理员张爷爷,因为小主从小就喜欢听故事,茶余饭后总会缠着熟知的老人讲述奇闻怪事,因为嘴巴甜愿意喊,这些老头们老太太们总愿意编点有的没的事情来逗逗我们孩子。但是唯独这个俞家桥的故事,三人的版本如出一辙,只不过是换了名字,地点和故事内容惊人相似,我至今还相信,这一定是个真事。不知道各位看官又是怎么想的呢?

                                                                                                                                                                                   塔山小主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塔山夜话之阴人买葡萄

    塔山小主说地:

    通途路是北仑近两年刚修建好的绿波通道,两边散布着大大小小十余个自然村,这里大部分村民以种植葡萄为主业,因为新路选址是避开自然村的,因此一到夜晚,除了主干道有照明,路两边都是黑漆漆的。

    通途路两边因为葡萄种植户太多,又没有专门的供销社回收葡萄,因此种植户一直都是采用马路销售的模式来出货。而通途路修建以后,来往的车流量大增,于是每年从5月份中旬开始,到到10月份左右,路两边成了马路葡萄市场,即便是夜晚,两边的马路葡萄市场也是相当热闹。

    在通途路上,还有个地方叫做下邵,全宁波唯一定点的殡仪馆就在这里,全宁波大市范围内,所有的遗体都来这里火化,通途路是驶往该馆的主要道路。通途路因为远离居住区,加上两边都是田地,每年到了特殊的节点,总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

     

    塔山小主说事:

        马路葡萄市场,其实就是葡萄种植户占用了通途路两边的隔离绿化带,私自设立摊铺售卖自家的葡萄。从早上9点左右开始陆续出摊,晚上12点左右陆续收摊,前摊后田,供货也是相当的方便。来往的车辆总会停下来,买些新鲜葡萄带回家,因为生意好,一些勤劳的种植户晚上会守摊子到很晚,直到路面没有一辆车开过方休。丁家山村的王国明就是这么一个勤劳的葡萄农。

       他的摊位放在通途路和村道交叉口位置,但凡宁波回北仑的车辆,首先看到的就是这家葡萄摊,因为自家承包了20亩地来种葡萄,每逢葡萄大年,卖葡萄的时间总要比别人多,但因为这葡萄新鲜,品种好,自家的生意倒也是不错的。

       这天也是忙忙碌碌到了晚上1135分,沿途的葡萄种植户们看到路上车辆渐少,都陆续收摊回家了,只有两三家摊子打着地摊灯还在碰运气等上门生意。王国明一个人照看着摊子,一边看着朋友圈的消息,一边也盯着面前有没有车辆停下来,好做笔生意。

       时间一点一点也过了十二点,静谧的夏夜整条路上几乎没有车辆来往,草丛里的叶叫子声音也是越来越清楚。王国明打了个哈欠,抬起头,转了转脖子,已经有些困意上来了,他也准备收摊回家。此时,通途路路面因为温差,开始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路面有车辆自远处开来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王国明对汽车的声音可是格外敏感,因为这可是来钱的信号,他放下手机揉揉眼,强行打起精神,准备把卖剩的葡萄全部处理了。

       车轮声从远及近,而且还不是一辆,看起来好像是前面高速口刚下的一只车队,王国明一瞅,心里一阵暗喜。下来的还真是清一色的黑色奔驰轿车,不过都是方方正正的虎头车,王国明哪认识这是什么车型,但看到奔驰基本上认定是有钱人。这一支虎头车奔驰目测了下大概有八九辆,都是保持着同样的车速,同样的间距,慢悠悠地开在道路上,看起来像是在外地刚做完婚车生意回来,因为车把上还贴着粉白色的拉花。

       王国明赶紧招手让车停下来,果然,第一辆虎头奔驰缓缓停在了王国明的摊位前,剩下的车辆也不紧不慢地停靠在了路边。

       头车副驾的车窗慢慢摇下,王国明看清了这主顾的脸,清清秀秀,斯斯文文,像是政府里上班的公务员,只不过这肤色有点白,来人也不问葡萄多少价格,只说了句,老板,给我挑好点的葡萄,有点渴。王国明赶紧接话,好好好,12块钱一斤最好的夏黑,今天便宜卖你了,算8块一斤好了。来人也不说话,点点头。王国明赶紧回过身给这人拿葡萄,心里早就是乐开了花,心想遇到大客户了,尾货还能卖到市价,挑最大串的葡萄往袋子里装。一上称,三十斤翘头。老板给你装好了,32斤算30斤好了,总共240块钱。来人从副驾接过葡萄,递给王国明三张一百元,说了句,不用找了。接过钱的那一刹那,王国明的手碰到了来人的手指,一下子有种触电般的冷,王国明一愣,但是接了钱也就乐呵呵了。麻溜地收下钱,完成了生意,虎头奔驰车队又慢慢开走了。

       王国明也是开心,临收摊时做成了一笔大生意,然后赶紧收拾摊子上剩余的葡萄和工具就回家了。回到家已经是凌晨的245分,王国明因为太累洗完澡就上床休息了。一直到第二天晌午,王国明感觉自己头昏脑涨,觉得自己好像发烧了,赶紧喊老婆来看看,一量,嚯!还真是,温度计已经到了39.2℃。赶紧叫车把老公送到了社区卫生院,打上退烧针。昨晚上回来还好端端地怎么突然就生病了,莫不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老婆的疑问警醒了王国明,对啊,自己平日身体都挺好的,怎么昨天回来后就生病了呢?退烧针的药效让王国明开始舒缓,想到自己和昨晚那个大老板的手碰到时,感觉到了刺骨的冰冷,本来不信邪的王国良有点慌,他想到自己还收了对方的三百块钱,是不是...

       他赶紧交代老婆,回家去看看昨晚做生意的那个包,里面的钱去点点,老婆照办了,不一会儿,老婆的电话过来就骂,你这缺心眼的怎么把死人钞票装包里了!王国明心头一惊,冷汗直冒,是三百块钱吗?三百块你个头啊,是三万块的冥币!

       王国明一听,又急又怕,一下子眼前又黑了过去。

     

    塔山小主说理:

    阴阳两界有分隔,子时之后鸡鸣之前这段时间是属于阴人的,此时势头较低的人群尽量不要在这个时间独自夜行。阴人身上的死气极容易影响活人,如果身强力壮阳气旺,也免不了得场病,但平日就是孱弱不禁风,那碰上这样的事,运气背点说不定就要跟着它一起上车走了。

    自古有人就有官,有鬼自然有当差的来管理,王国明遇上的说不定是正好来带人的鬼差,因为附近刚好是殡仪馆,而且在岔口附近更容易遇上奇怪的事。所有请鬼招魂,最后必定是在十字口、岔路等这些地方送走的,阴间路正是隐藏在这些岔口。故事里买葡萄的阴人,小主觉得应该正是当班的鬼差,因为普通阴人因为罪业,是无法进食的,只有些道法的鬼差才会进食。而鬼差贪吃也是有说法的,人过世之后头七必会有鬼差陪同,来家里看看,此时家人必要在逝者头七这天晚上,在桌上供奉美食,否则鬼差吃不上东西必定拿逝者的亡魂出气。  

        小主奉劝各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切莫贪人财物占人便宜。王国明就是想用过剩葡萄以次充好,卖给了鬼差,患病也是咎由自取。

     

     

    故事后续:

       通途路上的马路葡萄市场依旧存在,晚上这段路上的热闹景象还是在继续,人们习惯了经过此处时带上一两串葡萄回家。不同的是,这个马路葡萄市场一到晚上11点左右,基本上再难见到本地摊主的身影,只有那些外乡人,一些二道贩子,还愿意扎着棚子卖的稍微晚些,但基本上也都在12点之前就撤摊子回家了。而王国明自从这件事之后,一到晚上就不愿意一个人出摊卖葡萄,总是有人陪着,不到10点就匆匆收摊。

     

                                                       塔山小主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塔山夜话之深夜守站人

       说起火车,很多人会和春运联系在一起,人们借着火车这种交通工具,在一夜之前从宁波可以回到远在千里外的老家,火车是人们回家的工具,有的时候也是那些不可描述的朋友们回家的快捷通道。今天塔山小主要说的故事,就和这个火车有关系。

      小主是土生土长的宁波北仑人,北仑是个港口城市,依靠港口物流起家,所以小主的家乡在贫瘠的70年代,为了运输集装箱和货物,专门建设了一条火车铁道,直接和宁波的铁路交通管网相连。这里的火车用的是柴油头机车,现在还在继续使用,车头除了前面可以载人,后面的车厢基本以货运为主,有些还只是个火车的托运板。

      这条铁路沿途穿过了北仑大大小小的十几个村落,有些铁道口设置在自然村内,有些道口设置在偏僻的山脚。每个铁道口都会设置栅栏,一旦有火车经过,会有守道人提前放下栅栏阻止人员和车辆的通行,道口边上无一例外都会建个小房子,里面住的正是看守道口的守道人。

       这个故事是从徐杨村的守道老人那里听来的,这个道口的位置在徐杨老坟山的山脚,道口是村里生活区和村工业区分隔点,即便晚些时候还是会有少部分人经过这个道口,去工业区上夜班。

       当时的守道老人叫老徐,已经69岁,做守道工作的一般是老人,村里给低保老人安排的工作。列车总是按时按点经过老坟山的道口,每晚最后一班车都是210分经过老徐所在的位置。

      8月份的某天晚上,老徐自己也记不太得,估摸着那天刚好是七月半的前两天,自己照例上夜班,电视机里放着《还珠格格》,一直在看,凌晨2点,按照惯例,此时最后一班列车即将开到,老徐等着信号灯亮起,就走出门去放下栅栏,火车安全通过。老徐又一次回到房间内,电视里的紫薇和尔康真在闹矛盾,老徐打算着看完这俩人闹完就准备睡觉。可是看着看着,电视图像突然开始有点波纹干扰,出现了点雪花,老徐就准备上去捣鼓下闭路电线,正在这时,一声长长的火车汽笛打破了凌晨的平静。

       老徐很纳闷,最后一辆火车不是过去了吗?怎么又来一辆。而且信号灯也没有亮起,说是有火车要通过。但按照工作规章,但凡有火车经过,道口必须要放下栅栏。老徐是个顶真负责的人,于是,他再次起身套上安全服拿上小红旗,走到铁道口准备去放下栅栏。

       可这奇怪的是,当老徐走到房间外时,他发现,这列火车有些许奇怪,因为火车驶过来的时候铁轨和轮子之间没有咔嚓咔擦的声音,这机车头的灯光似乎也不是平日里所见的黄色卤素灯,而是一种泛着青色的冷光灯,最奇怪的是,列车行驶的时候,底下有一排红色的线灯,老徐守了7年铁道口,一次也没有见过这列火车。

       老徐心里有点慌,但毕竟这么大一个家伙行驶在铁轨上,应该是辆火车,他壮着胆子想看看清楚。而当这列火车慢慢驶近铁道口时,老徐看清了火车的面貌,双腿一下子就发软,身边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就降温了,八月份本该闷热的空气也似乎如冰窖一般,因为老徐看到,驾驶这辆火车的机车长脸上皮肤白的吓人,双颊上还有纸人才有的红色腮红,两个眼睛像死鱼眼一样外凸,一直盯着前方,这根本就是个纸人在开这辆火车!而火车的车厢里里外外都站满了人,这些人穿着白色大长褂,脚底弥漫着一团说不清道不明的雾气,而且怎么也看不清脸,但从露在外面的皮肤看,都是铁青铁青,根本就不是活人!

       老徐顿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等到他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医院的急诊室内,身边是村里的支书看着自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徐一时间也说不上来话。原来是上夜班的人看到老徐晕倒在铁道口,打电话给了120送到了医院,医院这边才通知到给村里来认人。

       自从那件事之后,老徐便辞去了守铁道口这份工作,搬到儿子所在的村子去生活了,而且再也不敢夜里经过铁路了。

      

     塔山小主:天地造物,各有其路。活人有活人走的路,阴人有阴人过的道,但是随着我们科技的发展,阴人们也会用到活人的法子来赶路。比如说汽车、火车、渡船等等,北京的地铁每晚停止运营前也会空跑一趟,但这一趟一般不让乘客上车,对外说是测试轨道信号,但懂行的人都知道,地铁动工经过了北京城太多阴人的地盘,这最后一趟车是为了送白天沿途被惊扰的阴人们回家。而老徐碰上的估计也是这么一辆送阴人回家的火车,只不过,这次开车的是阴人们自己罢了。尤其是步入农历七月,鬼门其实在这个月会提前开放,让阴人们赶路回家探望家人,这时候行夜路,大家也得注意避让。各行其道,相安无事。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塔山夜话之育王岭故事

    塔山小主说地:

       北仑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和鄞州交接处便是育王岭,岭东为鄞州,岭西为北仑。而在很早之前,就是镇大路还没建设之前,育王岭是北仑通往宁波的必经之地。育王岭东侧有座驰名中外的佛门古刹——阿育王寺。而不为人所知是岭西的璎珞寺,璎珞寺紧挨着一座坟山,上面密密麻麻遍布着大小老坟,有些坟头的字碑被腐蚀,已经看不清主人姓甚名谁,年代相当久远。岭西320国道,有一段路虽然装了路灯,但一到晚上,始终没有亮过,这里面也是有说法的。

     

     

    塔山小主说事:

       这件事是小主的朋友口述的真事,主人公是她的丈夫,为了讲述方便,接下来我将用第一人称来讲述整件事:

        

        我叫李明,事情发生在26岁那年,当时我是大碶热处理厂的一名技术工人,因为岗位的关系,我们都是日夜班轮流,保证工业炉不断火。这是一家小工厂,位于育王岭的山脚下,边上都是山,一到晚上,周围黑黢黢一片,只有沿着国道向前走个三百来米,才有村子。

        清晰记得那是2006年的1222号,那晚刚好是冬至,我上的是夜班,下班时已经是凌晨5点,因为冬令时,天亮的比较晚,骑自行车出厂门时,天色还是暗的,空气干冷,但那天的月亮很圆很亮,视线很好。

    路上就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沿着329国道往湖塘方向骑,从工厂出来,到离厂最近的璎珞村还有300来米的距离,路灯在这段路上是不亮的,但因为此时月光皎洁,视线非常好,周边的环境映照的和白天一样,我也就胆大多了。

    骑了大概200来米,快要到璎珞村了,一路上我的眼睛都在四处乱瞅,因为月光下的景物和平日真的有很大不同,感觉给我非常舒服。而当我的目光移到一户村民家的葡萄架时,我似乎看到葡萄架下有个人影,看起来像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好似把刚洗完的衣服挂在葡萄架上,这么一大早,这么冷的天,村里的妇女还真是勤劳,我当时心里是这么想着的,因为路上没有其他人,我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这下我感到不对劲。

     看清楚后,我发现,这女人不是站在地上晒衣服,而是被挂在了葡萄架上,刚才看到她垫脚晒衣服的动作其实是双脚凌空挂在了葡萄架上。而且,这女子的衣服和我们穿的风格格格不入,长长的青褂,肥大的花裤,而且她的脸隐藏在葡萄架的阴影中,始终蒙着一层淡淡雾霭。

    我心脏骤然一紧,感觉有东西狠狠抓了我一下,我知道自己见了不该见的东西,赶紧把视线移开,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加快了脚蹬子的节奏,当时离我最近的路灯大概还有60来米,感觉这道光似乎能救我,这是我这辈子骑过最难捱的一段路,心智告诉我要冷静,但是腿肚子还是不断在抽搐,浑身发抖,整个头皮都是发麻的,虽然冬天的气温低,但是汗水已经浸湿了我穿着的棉夹袄。

     幸运的是,60来米的路很快骑到了,一到路灯亮起的路段,我突然感觉全身放松,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借着劲赶紧往家里的方向骑。本来厂子离我在湖塘村的家不到2公里,但是到家时已经是早上6点多了,家里人还在睡觉,我为了不打扰家人,自己匆匆忙忙擦洗了下就上了床,强迫自己忘掉刚才的那一幕。

     当天早上我就开始发烧,家里人带我去医院就诊,但始终查不出什么毛病。好在打了退烧针,但高烧退了以后就一直低烧,整整折腾了一个多礼拜身体才慢慢恢复。

    事后,我和朋友再次去见到那个女人的地方,可哪里还有葡萄架,根本就是山脚下的一片荒地。而当时离我最近的那根路灯,边上是一座寺庙,上面牌匾上写着:璎珞寺。

     

    自此以后,我对这地方有了阴影,不敢再上夜班,也是机缘巧合,这件事之后,家里人通过关系,我到了另一家单位工作,就此离开了育王岭山脚。我多么希望,当初只是我的错觉,但这件事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塔山小主说理:

     说起育王岭,小编略知一二,早在北仑还是镇海县辖区范围时,育王岭活跃着脚夫这一行当,何为脚夫?即是为商人翻过育王岭,为两山之间通商提供运输服务的物流人员,可惜当时的物流人员没现在这么好命,脚夫是苦命人的工作,多数是北下的难民和本地吃不饱的饥户,这些脚夫聚拢在育王岭下,搭建草屋棚户,安营扎寨,开始有了璎珞村的雏形。当年因为医学不发达,人口死亡率高,穷苦人走了以后因为无钱安葬,都是被草草掩埋在育王岭一侧的小山上,久而久之,小山已成为密密麻麻的坟山,这也是现在璎珞寺边上坟山的由来。

    小主的朋友李明见到葡萄架下的女人也刚好在这坟山附近,可能就是那一时代逝去的苦命妇人吧。而且按照老说法,除了农历7月十五,冬至夜也是鬼门开放的日子,这一天是全年阴气最重的日子,一般家家户户都关门而居,坐在一起吃汤国,夜不出门。可是我的朋友刚好在这天还在上夜班,本身因为劳累势头较低,再加上独自经过这个阴寒之地,碰到阴人的概率可是大大增加。好在这名妇人并无害人之心,李明也是因为工作劳累,又加上过于靠近,由此害了场病,不过好在病后并没有落下病根,也是先人福泽庇佑。

     

    塔山小主说后续:

    我和李明相识是通过一次买卖,当时小主在网络上出一串白玉五帝钱,李明是我的买家。一来二去,双方发现有共同话题,便多聊了几句。随后,李明就把这一经历告诉了我。如今李明是一名私企企业主,他并没有在那次遭遇中落下什么病根,相反,因为那次经历他开始信仰佛祖,因为他相信那天是因为璎珞寺的佛祖保佑才让他安然到家。每逢初一十五,必定虔诚吃斋供奉。

    小主也奉劝各位,人在世,时运有高有低,势头低时遇到不干净的事过去就罢,莫把阴影一辈子都留在心中。

                                      塔山小主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6 发表 [寂寞]发表
    个人打小就喜欢稀奇古怪的事物,喜欢涉猎老书籍和民俗文化的整理,这些都是真人真事改编,地名和信息都是属实,带有地域局限性,我写的故事各位看官,权当解闷吧,谢谢大家的阅读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塔山夜话之黄粱梦境 塔山小主说地: 北仑毗邻镇海,中间隔着甬江,两区隔江相望,原本北仑和镇海之间流动靠的是红联摆渡和甬江隧道,但是一到晚上,摆渡停运,仅甬江隧道开通,甬江隧道机非道路不分,车流高峰期,骑车的市民挤在机动车之间穿行,相当危险。 2001年6月8号,招宝山大桥建成通车,大桥划分了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极大方便市民出行。招宝山大桥北仑一侧连接的戚家山街道,引桥位置在金鸡山一带,两边多数是野树林。 塔山小主说事: 这是朋友给小主提供的素材,讲的是她父亲的故事,初中时自己在镇海上学,而家在北仑,三年间来去都是由父亲接送,为了讲述方便,我用第一人称为大家讲述这件事: (口述)我叫张顺,是做花木生意的,家在戚家山街道,女儿在镇海上学。学校在镇海青川路上,离我家大概有6公里左右,每天都是我接送孩子上下学,从家到孩子的学校,这条路我开了三年了,一路都相当熟悉。 三年间,这条路上发生过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我至今难以忘却。2015年的8月12号,这一天我和平常一样,5点左右在家里吃过晚饭,骑上电瓶车去接孩子下晚自习。 那天傍晚出门时有晚霞,整片天空好像都是红色的,地面笼罩着一层红色的暮气。我开在路上,边上很少有车,我放松了下来,因为下午工作有点困,骑车路上有点犯迷糊,印象里我是沿着东海路一直往招宝山大桥方向开,方向没有偏离过。 过了江南路岔口就该开上招宝山大桥的引桥,但事后我没有印象是怎么上引桥去的。总之我过了一个岔口,感觉自己好像开错了路,因为两边的建筑从没见过。照平常来说,此时我应该是招宝山大桥的引桥上,可眼下竟然开进了一条商业街,边上都是电视里民国时代的老店铺,门口都挂着木招牌和店旗,像是杭州的清河坊街那样,就连房子也是两层楼建筑,青瓦白墙格子木门,年代都已经很久远。路上来来往往虽然都是人,但都是是我父母年轻时那一辈的打扮,但看不清对向来人的面孔,整条街还弥漫着一股黄色的暮气。当时我已经确定,这里既不是北仑也不是镇海地界,而是遇到了老人说的鬼打墙。短时间内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发软,未知的恐惧感像密密麻麻的虫子一样爬满全身,闷热的天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淌到了眉上。但意识告诉我,一定要出去,农村人都知道撒尿可以驱邪,于是我也不管了,直接停下电瓶车,对着路边的一棵柳树,闭上眼强迫自己撒了尿。 幸运的是,等我睁开眼,自己站在招宝山大桥的引桥上,刚才撒尿的地方是根桥索,地上还留着尿渍。腿肚子一下就软了,靠在了桥栏上,心跳快的吓人,看了下表是6点20分,在桥上还没开到江面,我抻着自己坐上电瓶车,发现电瓶车的电量只有一格电,来之前可都是满格,开三十几公里也没问题,但现在从家里出来到这里不过2公里,竟然没电了。 我赶紧给弟弟打了电话,让他开车去接我女儿放学,自己就掉头回家去了。一路上好在都有汽车和电瓶车,恐惧感少了许多,一到家我就瘫倒在沙发上,回想起看到的种种,头皮感到阵阵发麻。 家里人也知道了这件事,在村里的妈妈从寺庙里求了个平安符,让我挂在电瓶车上,自此以后就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 但那天的遭遇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真的希望只是一场梦。 塔山小主说理: 对于黄昏的解释,是日与夜的交汇时刻,也是人与神明、人与妖魔阴魂同时存在的时间点,佛家更是把黄昏称为“逢魔时刻”,生人出行也要尽量避开人烟稀少的地方,因为这时间碰到奇怪事件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小主学识有限,着实没法去判定朋友父亲在这天傍晚究竟遇见的是什么。但从“经过岔路”“出现晚霞”这些的字眼中,也许是文人笔下的山中“鬼市”,因为岔路往往是各种灵异事件发生的常见地点,有说法称,岔路是隐藏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在逢魔刻,大门被打开,小主朋友的父亲误打误撞就进了去。不过,小主朋友的父亲是撒尿后才回到桥上,这种用污秽之物来驱散障眼法,一般适用在“鬼打墙”“鬼迷眼”这类的恶作剧上,张顺遇上“鬼打墙”的说法可能会更加成立。 “鬼打墙”“鬼遮眼”这类尽是阴人精怪们的恶作剧把戏,如若大家遇见大声厉骂、就地撒尿一般就可化解,如果还不奏效,按请佛教说法,以《楞严经》中五方佛心咒亦或是六字大明咒可化解。但小主也曾在书中写过,相比“鬼遮眼”“鬼打墙”,还有一种“鬼绊脚”更为凶险,一般出现在有过横死之人的场所,相比于前两者只是作弄生人,后者的做法是为了找生人替死,一旦遇到“鬼绊脚”,急需立马脱困,否则意外会很快来临。容易出现的地方以出过死亡事故的道路、铁轨站口、公交站台之类地方局多。 今天是农历七月半,鬼节,大家路上尽量避开走桥涉水的路段吧,路边结缘的纸钱也切莫踩踏,晚上尽量不要晚归吧。 塔山小主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很精彩,楼主继续~~~~~~~~~

    更多回复

    0 1
  • 猫(7)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塔山夜话之竹林里的三寸小人 塔山小主说地: 小主童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山区度过,那是小主最爱的一段时间,因为山区流传着各种光怪陆离的事情。大碶有条公路叫做大海线,大海线往海口方向走,沿途有7个村庄,依次是新和、新路、杨岙、共同、民丰、慈丰、上横、海陆,最后到到海口村,全长18公里,两边经过的是水库和大山,其中的共同村是小主外婆的老家。小主12岁那年,大碶片区唯一没覆盖手机信号的地方,就是共同杨岙这几个村子,山人出行紧靠一班718路,山路盘旋,交通闭塞,一过晚饭点,家家户户就闭灯睡觉,没有娱乐活动。 共同村周围都是大山,生态环境相当的好,小主晚上睡觉时,有时候甚至能听到狼嚎,外婆便会安慰小主,都是小豺狼,不碍事,进来我们弄死它。就是这么个原生态的地方,留下了深刻的童年记忆。 塔山小主说事: 每年暑假是小主最开心的时候,父母亲因为工作没时间管我,将我托付给外公外婆代为管教,而我也愿意去山里的外公家。因为这里群山起伏,溪水淙淙,像是天然的游乐场,每天都能有新玩法。再加上山里孩子很好客,又会玩,小小山村的几个同龄孩子早就成为我好友,一起上山摸鸟下溪抓螃蟹,还有就是去山塘子里钓鱼,钓完再去溪坑里游泳,感觉特别山大王,脱缰野马般的生活好不自在。 大人们都禁止孩子往大山深处钻,但男孩子好奇心重,喜欢探险,这些话一般都是耳边风。有次大家坐在村里大会堂的阶梯前,边吃着冰棍边吹牛自己做过牛逼的事,彼此都认为自己最牛。当中有个小鬼说道,自己最牛逼的事是见过三寸高的小人,当时差点就抓住他们了。小鬼叫阿楠,说自己一次溜到后山凹的竹林里挖笋,见到了很多小人,那种小人就一个手掌那么大,三村多高,见人就跑。我们都不信,哄笑他是大话精,山里孩子的硬脾气一上来,非得梗着说,千真万确看到了,而且还不止一个,如果不信敢不敢一块去看。我们当中的几个男孩子都是好事鬼,天不怕地怕,说行啊,你带我们去啊,你敢去我们就敢跟去看!谁不去王八蛋,脱光了这里绕三圈! 小主从小就是个好奇心特重的人,听说三寸小人,也想见见。阿楠说看到的小人地方在后山凹的毛竹林里,自己在傍晚的时候见到的。我们一看时间,3点半了,过去后山凹估计也差不多要4点半,到傍晚了。行,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那边到底有没有小人。 后山凹的毛竹林离大会堂有一段距离,我们总共7个男孩子,最大的不过15岁,最小的才8岁,小毛孩一路上打打闹闹倒也不觉得寂寞。去后山凹毛竹山的路不是好路,都是山里人砍柴探出来的野路,边上是杂树丛,还有很多棘刺植物,我们当中最大的孩子来之前特意回了趟家,带了把砍柴刀,带头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劈掉这些长刺的植物。 印象里我们翻过了一座山头,又走了一段山腰,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后山凹的毛竹山。因为是夏令时,虽然到了傍晚,但太阳还挂在天上,毛竹林非常浓密,里面阳光照不进来,比较阴冷,毛竹林里的环境就像是晚上7点这样子的光景。 我们中的大孩子诘问阿楠,你的小人呢?在哪看到的?阿楠说,当时我在这地方挖笋,小人从那边那棵树下出来的。我们顺着阿楠手指的方向,原来在这片毛竹林中还有棵树,这树的腰围很大,树叶是椭圆的,像羽毛一样是对称的,树根一圈的表皮上还有烧过的痕迹,黑色的,事后小主得知,这种树叫做槐树。 阿楠向大家讲述,自己正在挖笋,听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东西踩在毛竹叶子上,等他回过头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以为是山老鼠之类的也就没放心上,当他挖好笋放进竹篓时,他撇到一个小小的人光着身子跑在竹林里,速度很快,跑到那棵树时就凭空消失了,他一下子慌了神,以为自己碰上了鬼,赶紧跑掉了,自己没敢去抓,是骗大家的。 大家嘲笑他是胆小鬼。仗着人多,还有大孩子手里的砍柴刀,我们一起走到这棵槐树前,围着这棵树找了一圈,不过这棵树的确是大,少说也得有上百年了,因为树干上有很多黑色的苔藓,树围估计得三个大人才能合抱的过来。大家像是抓山老鼠那样翻动树周边的乱石,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小人可能藏身的地方。不知道为何,这棵树的周边还有很多黑色的灰烬,看起来像是黄纸烧过的痕迹。当中还有人提议要不要挖下这地下有没有小人的窝,因为没带工具,也就作罢了。7个小孩没找到小人的身影,只有拿阿楠调侃,说他骗人,阿楠最后被大家呛得快哭了出来,眼圈都发红了。坚持说自己没骗人,是有小人。 天色开始变暗,大家知道该回去了,一会儿天黑就不好了,于是我们也准备下山,刚走了几步,突然阿楠喊了声,啊!啊!快看快看!小人小人!!!就在那里!大家看到,树边上冒出了两个小人,我看的真切,这小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样样和我们一样,全身光着,皮肤下还散发着一种雾蒙蒙的蓝光,但这小人真的就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我们几个都看的惊呆了,不自觉张大了嘴巴。说到这里,可能有看官怀疑,为什么见到这小人我们都不害怕,说真的,人小鬼大,当时只有好奇,孩子的好奇心大过恐惧。当时甚至有种想法,把小人抓住带回去。 看了好一会儿,我们才缓过劲来,而这两个小人好似没见到我们一样,自顾自得往槐树树干上爬,慢慢地,树底下又爬出四五个同样的小人,他们像是吸附在树干上一样,慢慢往树干上爬,而且这些小人似乎凭空就这么从土里冒出来一样。整个树上趴着不下20个小人,闪着蓝幽幽的光,有点瘆人。 突然身后一个很大的异响,砰的一声!我们当中不知道谁先大声喊了一声,妈呀!鬼要吃人啦!快跑啊!!转身就往山下方向跑,我们一下子全慌了,也跟着一起跑,边跑还边大喊。一路上被山刺刺到也不管了,奔跑的路上,一种恐惧感才漫了上来。 不到半个小时,大家都气喘吁吁地跑下了山,到了山下的大路上,这时太阳已经落到了山顶的位置,大家浑身冒着热汗,惊魂未定。因为担心大人知道后要责罚,大家约定,这件事谁也不许往外说,然后各自解散回家吃饭。 小主回到家,脑子里都是刚才看到的小人模样,吃饭的时候一直没有胃口,感觉魂儿都被勾走了一般,晚上睡觉时,梦里还有蓝色的小人来找我,第二天早上,小主就发烧了。 外婆感到不对劲,严厉质问我昨天干了什么,小主不敢撒谎,摊了牌,说去了后山凹毛竹林找小人去了。外婆一听,脸色都变了,赶紧说,那种地方你怎么能去呢!?随后小主记得来了个老太婆,拿着香在我头上转了几圈,说了一堆叽里咕噜的话,出门时倒了一碗水,之后的事我就再也记不得了。 那天同去的其他小孩,也都生了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片毛竹山,是埋死小孩的地方,老底子村里妇女生孩子,都是接生婆来的,如果孩子没活下来,那片毛竹山就是孩子的归宿。因为小孩没有成人,造坟安置棺木是很不吉利的,只能简简单单拿薄木棺材一装,放点东西埋了就完事,这样已经埋了好几辈人了。 小主也知道那天我们遇见的三寸小人,是什么东西了。 塔山小主说理: 槐树是种容易聚阴的树,有种说法,槐树可以让周边的魂都困在它的范围里,《倩女幽魂》里,聂小倩的外婆就是棵千年槐树精,小主和朋友们看到的就是那些埋在附近的婴孩阴灵。因为这棵槐树的关系,死孩子聚在一起,没法出来祸害他人。小孩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临世,便会有强烈的怨念,报复那些阻挡他出世的人,这当中包括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以前人家中孩子多,担心过世的孩子会影响到其他的孩子,亦或是自己,于是将孩子葬在里山角落里头的毛竹林。这棵槐树估计是当初懂行的人栽种的,为的就是困住死去的孩子,不让他们离开毛竹山,祸害他人。 长大后小主也从书里得知,阴灵如果被困在一个地方,凭自己力量没法出走,就会借着生人的力量离开,比如坐在脖颈,趴在背上抑或是抱在腿上。小主和朋友们见到小人后也生了病,请村里的渡仙婆来帮忙,小主怀疑,当时已经有几个小孩跟着我们下了山,好在孩子只想离开这片山头,事后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也是祖先福德庇佑。 塔山小主说后续: 小主长大后,因为学业的关系,很少和这些个山里朋友一起玩耍,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也逐渐淡忘。工作后,机缘巧合之下,和当中的几个孩子见面一起吃过饭,饭桌上谈起小时候的顽皮事,大家相谈甚欢。说到见三寸小人的事情,对于那天是不是有小人跟着我们下山,大家谁也不说不清楚,但相同的是,见过以后都生了病,果真是邪性的玩意儿。 塔山小主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

    更多回复

    0 0
  • 猫(9)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