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wutingshow11
2016-08-17 发表
2580 1
第18章 竹儿

我拿过手机给南枫青打电话,可是他的手机却一直响着,没有人接听。

我连着打了好几个,愤愤的骂了句,“竟然敢不接我的电话!”

我快速编辑了两个字发过去,随即把手机丢在书桌上。

我本想找他帮忙收了刘毅的,结果却找不到人,看来今晚只能是祈祷平静了。

“小竹,到你了,快洗澡吧,要不等下就熄灯了。”莉莉从洗手间出来喊着我。

“哦,知道了。”

我拿了衣服就进去洗澡,眉宇之间尽是皱褶,心里不放心着。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黑脸,心底又浮上疑云。

几次都被他撞见我在办事,从体育馆到后山树林,到男生寝室,都遇上他。

这个教官好似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倏地,脑中灵光一闪,难道他跟我是同行?

随即我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答案,实在是无法想象他是猎鬼师。

不过他那么阳刚,那些鬼怪看见他肯定都退避三舍,不像我还被鬼欺负。

倏然,外面大风呼啸,夹杂着鬼哭,呜咽,怒吼,尖叫的声音,诡异的很,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

我心里一惊,赶紧把身上的水滴给擦干,穿上衣服,走出来看向外面。

下面除了花草树木,什么都没有,风平浪静,连个走动的人都看不见。

奇怪,我刚才明明就听见那鬼哭的声音,吓人的紧,这栋楼的八卦阵还缺了一个角呢。

我猛然想起这件事来。

“竹儿……”一道嗓音传来,带着忧伤,我的心颤了颤,随即咬着牙看着四周。

他没事喊我做什么啊,还这么勾人心!

我以为是帝呈肃,那嗓音跟他很像,像的我信以为真了,接着那道声音再度传来,很悠远,我竟然不知不觉的走近栏杆,趴在上面往下看。

“……竹儿!”

虽然嗓音魅惑,可是我却还是有心智的,看见下面没有什么,以为是帝呈肃在恶作剧,我翻了个白眼,就转身想走回寝室。

“哎呀!”我摸着自己的额头,瞪着招人烦,“你干嘛靠我那么近啊!”害我都撞到额头了,我没好气的怒斥着。

刚刚被帝呈肃耍,我真一肚子气没处撒呢。

“呃,我看你在那里趴着,怕你掉下去了,过来拉你。”招人烦认真的说着,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我一怔,顿觉自己反应过激了,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起来,“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在闪神,谢谢你!”

她笑了笑,说了声没关系就回屋睡觉了。

呃!貌似这个招人烦也不是那么讨厌啊。

我摸了摸额头,跟着走回屋里,关上阳台的门,然后熄了灯睡觉。

这会罗莉都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估计是训练累的。

我刚躺下,那熟悉挠人的声音再度传来,时远时近的,撩拨的我心底不得安宁。

连招人烦都睡着了,可是我还是没有睡着。

这几天,只要我睡下了,他就会来的,可是今晚为什么他只是一直不停的喊着我,却不见人……鬼呢。

“竹儿……”嗓音低沉,幽幽飘过来,带着浓重的忧伤!

我心一惊,坐了起来,心底开始发慌着。

该不会是他出事了吧!

我快速爬下床,拿起包包,就想出去,才一个转身就撞上了一个健硕的胸膛。

头顶顿时传来近在耳边的嗓音,威严无比,“去哪?”

呃!

我抬头一看,怔愣住了。

见他好好的站在眼前,我的心竟然奇怪的松了口气。

他看到我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他,眸底一抹笑意闪过,似乎很高兴见到我仰望他,他白皙的长指轻轻的抚上我的脸颊,嗓音越发的低沉魅惑。

“你是下来迎接为夫么?”带笑的语气,极具挑逗,我禁不住脸红了起来。

幸好没有灯光,他估计是看不见吧。

我独自暗暗的祈祷着,心口砰砰的跳着。

“你不回答,那为夫就当你默认了,为夫很高兴!”他扬笑着,手臂揽过我的腰身,随即飞身带我落坐在床铺上。

他把我搂在他的大腿上,低头望着我,我不知道今晚为何盯着他看,还移不开视线。

我们彼此对望着,不知不觉我竟然落入他那红艳深潭之中,突然觉得,就这么望着他到老都不会腻。

看到我映在他的眸子里,我觉得心底甜甜的。

看着他越来越低的头压下来,我竟然没有抗拒,扬起了脑袋接住他的吻,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见我不抗拒他的吻,帝呈肃转而深吻着我,微凉的舌头塞进我口中,舔舐在贝齿之间,继而卷吸着我的舌头。

我感到一股昏眩,有道电流从他吮吸的神经末梢传到了我的四肢百骸,我战栗不止。

迷迷糊糊之中,我竟然闻到了像在梦中的花香,心底一阵悸动,忍不住挨近他几分,着迷的嗅闻着。

我有种迷恋上这种味道!

脸上一片火烫,他吻的越来越露骨,从我口中退了出来,还夹带扯出了银丝,无比的淫靡,煽情。

他眼睫毛微微敛着,啃咬着我的下巴,我的脖子,舔舐着我的耳垂,一路往下,用他的下巴戳开我的衣领,吸吻着我胸口裸露的白嫩肌肤。

倏然,隔壁床上熟睡的招人烦翻转了一下身子,背对外面墙,我一个激灵顿时回神,羞涩的无地自容。

我伸手推着不安分的帝呈肃。

“别!”

我用力推开他的头,对上他压抑的眼神,吓了一跳。

这个男人也太强势了,就一个眼神,我就觉得腿软,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在心里鄙视着自己的没用。

堂堂一个猎鬼师竟然害怕他!

“这里是寝室!”我诺诺的解释着。

夜夜欢,还不知足,他怎么就这么沉迷男女之事呢。

“为夫知道!”嗓音沉怒,眸光露骨,很不高兴我打断他的好事。

我忍不住暴汗着,倏然想起他刚才喊我的事,也不高兴起来,轻声叱喝着,“你刚才为什么一直喊我?”

我瞪着他,明显的看到他愣了一下,随即眉头紧锁,眸底闪过厉芒。

“你听到喊什么了?”

嗓音无比的冷寒,那冰冷透进我的骨血,我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过我却感觉的出来他的冰冷不是针对我的,“你一直在喊着‘竹儿’两字。”

我不好意思的说着这亲昵的称呼,脸颊火烫着。

帝呈肃眸底闪过邪弒,随即很快就隐匿,他低头在我额头上啄吻了下,沉声叮嘱着我,“你今晚哪里都别去,呆在寝室里。为夫还有事,先走了。”

他吻了吻我的嘴,说了句,“把玉佩戴好!”

他看了我一眼,一道蓝光闪过,随即不见了他的身影。

我摸了摸胸口的玉佩,重新躺下睡觉。

其实我想出去也没门啊!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