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而变

文声如玉
2016-08-17 发表
721 0

(一)醉醒肝肠断,悔不及当初

“玫,你真的不能在喝了,你看看你现在都是什么样子”

“别拦我,让我喝”

玫素面朝天,眼睛下面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垂下来,浑身酒气,显然又是一夜未睡。看着这样的玫,Amber心痛极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玫,那是在经济课上,玫一件宽松外套,下搭一条黑色紧身裤,一双长靴,披散着波浪卷的头发,整个人风情万种,和眼前这个萎靡不振整日沉迷于酒精中的玫判若两人。

“玫,要不,你回国吧”

“为什么当时开车出去的不是我,是我就好了呀,我哪也不去,我就在这,就在这...

玫渐渐睡去,Amber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给玫盖好了被子,久久地凝视着玫的睡颜。玫,你一定要振作起来,要好好的。

 

 

   天色渐晚,玫醒来。头疼的皱起了眉,看着收拾的一尘不染的房间,是Amber来过吧。如果可以,我真不愿意醒来。颂,你是在惩罚我么。

玫环顾她跟颂一起生活过的房间,满满的都是回忆,他们曾经在这里嬉闹,在这里畅想未来,房间里还都残留着他的气味。那张桌子,还堆满了你的设计稿,衣柜里的衣服我才帮你熨好,你还没来得及穿,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玫的眼泪滑落脸庞,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颂的设计稿,这些是他们的梦想,他们曾想要一起创办一个家具王国,款式由颂设计,玫来负责经营。

但是颂专注于设计,只做自己认为好的,专业的家具,玫更能从市场出发,两人不免产生争执。那天,两人又是一番争执,颂气不过,拿了车钥匙气冲冲的出了门。谁知道,玫苦等一晚,等来的确是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二)春风细雨,也等不来你了

AMBER,出来坐坐吧”

Amber收到了玫发给她的简讯,拿起车钥匙风驰电掣般的赶往约定地点。只见玫扎起利落的马尾,一身黑色风衣,黑色长靴,衬得人更加瘦削。

“玫,我来了”AMBER看着玫苍白的脸色,即使化了淡妆还是能隐约看见眼下的黑眼圈。

Amber,我想回国了。我们两个人的梦想现在只能我自己去实现了。”颂弹落指间的烟蒂,神色一如既往的落寞。颂的离开带走了玫全部的精气神。

 

“好,什么时候回去,我去送你”

“不必了,我真的不喜欢离别了。”

 

“各位旅客...

飞机落地。玫剪短了头发,带着墨镜,更是遮住了大半个脸庞。拉着一个行李箱,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叫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回到家中,卫生已经叫人提前打扫好,幸好平时有朋友帮忙打理,还可以住人。打开行李箱,满满一箱子的设计稿。玫一张张的整理成册。这是她跟颂连在一起最后的念想了。颂去世的事情,玫没有跟国内的朋友说起过,只说自己是想回国所以就回来了。聪明的朋友也并没有多问。

转天,玫的闺蜜长乐攒了一个局,都是以前没出国前的好朋友给玫接风。国内正直酷暑,玫着一身藕色长裙,单肩背着一个链条包,脚踩露趾凉鞋赴约。 大家多年未见,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了。当初清秀的男同学肚子微凸,身材妙曼的女同学也抵挡不了时间的痕迹。但所幸,大家以前的感情还在,熟悉起来也算是容易。

“玫,你来的可算晚啊,主人公怎么可以迟到,该罚该罚”大家寒暄过后,很快熟了起来。长乐坐过来小声的和玫说一脸邀功相,“还可以么,我都通知到了,来的人不少吧”“好极了,谢谢你为我办接风宴”“说什么客套话,”长乐一脸八卦,“不过,李杰没有过来,听说他之前离婚了,我跟他说的时候他说在外地出差,赶不过来,我看分明是没忘了你”长乐撇撇嘴。玫推了推她的脑袋“别瞎说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亏你还记得”长乐就势打住,但是脸上神情又不像是玩笑。

 

(三)

    夜凉如水,哪怕是夏天的夜晚也稍许有些凉意。一行人从饭店醉醺醺的出来,玫与他们一一道别,脸上的笑容也就此隐去,时过境迁怕是如此。

玫、长乐、李杰以前是铁三角,三个人早就相识,一路从高中考上来。玫从小就比较霸气,充当小团体的主心骨,长乐比较软萌可爱,李杰呢,单想并不突出,但是时间久了怎么也少不了他。就这样,三人一路顺遂的考上同个院校。后来,玫与李杰顺其自然在一起了,李杰无比宠溺着玫。会在冬天的早晨买来早饭放在衣服里面捂着,就为了让玫吃上热乎乎的早点,会在外辛苦兼职只为了送给玫生日礼物,平时更是嘘寒问暖随叫随到。如果没有那通电话,玫和李杰也不会到如今两相遗忘的地步吧。

往事之所以能成为往事,就是不具有延伸性。既然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现在又何必徒增烦恼。玫甩了甩头发,伸手拦了辆车离去。

颂,我回国了。你说我是为了逃避也好,是赎罪也罢。我要带着你的梦想,继续走下去。我要亲手打造一个属于你和我的家具品牌,这些是我能继续生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玫合上日记本,写日记是玫一直以来的习惯。

酒柜里面拿出一瓶酒,斟满,伫立在落地窗前,晚风吹动窗帘,手里轻轻摇晃着红酒杯,不时抿上一口,窗外万家灯火,可惜没有一个属于她。

 

清晨,玫已经在梳妆台前画好了妆,纤长的睫毛,轻微上扬的眼线,时下最流行的眼影色,淡淡的腮红,红色的唇膏,同色系的指甲,顾盼流转间万种风情。一身黑白搭配办公套装,脚踩细高跟,也是当下最流行的款式。

“长乐,我这就出发,一会见。”

 

(四)

长乐见玫光彩照人的走进来,步步生花。她一直是人群中的焦点,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有更多的关注,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变过。不过长乐也没有在嫉妒的,看着她的好朋友如今还是这般好,她只觉得,很好。

“长乐,我这次回来,是看好国内的市场 ,想创建个自己的品牌...”玫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右腿搭在左腿上,身子微微前倾,那认真的样子就足以令人移不开眼睛 。

“我今天约下设计师圈里蛮有名气的王总,晚上一起吃饭,聊一下。”

“好,你安排。那我先回去准备下,然后告诉我时间地址”

玫辞别长乐,回到家中,翻起颂生前留下来的设计稿以及笔记。颂一向沉迷家具的设计制造,每一块木头在他手里仿佛都有了灵魂。玫想起第一次见到颂,那天,玫去设计室找AMBER,不意间看见了颂,他蹲在地上,细细的打磨着一把椅子,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一片金黄,仿若天神。玫看呆了,直到颂感应到,“同学,你找谁?”“啊?我...我找AMBER” “哦,amber在那个房间”颂说完就继续打磨起椅子。恰好AMBER走出来,看见玫呆呆的站在那里“嘿,玫。咦,你脸怎么好红,不舒服么”

“没有,你这屋里可能太热了,我们走吧”

“热?现在是冬天诶”AMBER嘟嘟囔囔的跟着走了出去。

就是在那时候,玫就很突然的对他上了心。

现在想想,恍若隔世。

颂的家族是家具制造世家,手艺世代相传,并一直秉承着“工匠精神”,不断雕琢自己的作品,不断完善,以给人们带来更高品质的家具,这么多年的传承一直未改初衷。颂又给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在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之外,想设计出更有时代感的家具。

夜幕将至,玫赶往相约的地点,不承想,竟是个私人酒庄。

随着工作人员进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服务员打开了门,玫进去,长乐和王总都已经到了。

大家互相介绍后坐下,服务员过来斟酒,玫不禁被服务员手中的红酒瓶吸引了。不像一般的红酒瓶那样圆润的瓶身,而是凹凸感,仔细看去,竟是人脸的模样。

“好别致的酒瓶啊”玫不禁说出了声。

“玫小姐很喜欢?”王总问。

“样子很别致,第一次见到”

“不才,正式在下设计的,玫小姐喜欢的话,一会叫人送过去”王总一脸得意。

玫见他大腹便便,满脸油光,心中诧异“这个王总可不像这么有灵气的样子,居然能设计出这么有特点的酒瓶”但是转念又笑自己太过以貌取人了。

“那就谢过王总好意”

 

(五)

时间飞逝,玫找好了地盘,是一个两层小楼,很久没人进来了吧。锈迹斑斑的铁门,院里杂草从生,黑窗红砖,走进门去,视野很是开阔,玻璃做隔断,充满了现代风。虽然年久但并不显破败反而充满浓重的历史气息。


玫当即决定就要此处。

事后,与王总洽谈设计思想。但不知怎的,王总说出来的设计思路,玫并不是十分满意,总觉得差点东西在里面。

一日,又跟王总沟通完毕,从他们设计室出来。心烦气躁的在外面站了一会。听闻后面传来吵闹声“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一定维权到底!”玫回头,只见一个男子,上身宽松白T,一条亚麻裤子,正被人推推搡搡的推出来,箱子了的手稿散落一地,姿态虽然不好看,但是一身的气质还是在。

那人低头一张张的捡起设计稿,宝贝似的拂去上面的灰尘。恰好有张设计稿被风吹落在玫脚边,玫弯腰捡起。上面只是一些简单的线条,看似随意,组合起来却又叫人眼前一亮。右下方标记作者名Jack。“谢谢你帮我捡起来”男生突兀的出现,略微低沉的嗓音。

玫把手里的设计稿交还给他,“你刚从这里面辞职?”

“对,我先走了”男子明显不想多说。

“长乐,帮我打听一下叫Jack的设计师吧。”玫给长乐打了通电话。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