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现役兵王魂回1938成为战争机器,他在阵地就在!

nnnnnnnnaa
2016-08-17 发表
521 0

当兵多年,在繁重训练的闲暇之余,在战友的带动下,也算是看了不少眼下正大行其道穿越小说的杨震,总以为那些所谓的穿越不过是那些作者杜撰出来的而已。毕竟时空穿越这码子事情在科学上还从未有过一个肯定的答复,自己也从未听说过那个人是从过去或是将来过来的。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又受过多年党培养的一个现代化四有军人,杨震自认还是比较现实的。

 

即便是相恋多年,也算是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恋人弃他而去,投入一个富二代的怀抱中时。即便因为见义勇为,却因为被他救下的那个女孩收了那个侵犯她的日本人十万美元的现金外加去日本留学为手段收买,而拒绝出来作证,反倒是反咬了他一口导致他只能黯然告别了心爱的军营时候,他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回到过去重新的来过。不过当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YY也是可以变成现实的。

 

没错,当杨震从昏迷中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本应该乘坐的波音747飞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节老式的闷罐车。而自己身边那些闻知飞机出现故障之后,一下子由衣冠楚楚的白领变成歇斯底里的困兽的人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一群面带饥色,一看就是处在相当营养不良中,而身上穿的虽说衣衫褴褛,破烂不堪,但勉强还可以看得出是军装的人。

 

看到他清醒过来,本来围绕在他身边的人群立刻又按照身上军装的颜色的不同,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堆。他们这一分开,使得本来就已经很拥挤的车厢中除了杨震所在的位置还略微显得宽松一些之外,其余的地方显得更加拥挤。

 

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身边陌生的人群,还没有从巨变中清醒过来,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杨震饶是再镇定,也不禁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这些目光呆滞,双目无神的人群发起呆来。

 

“连长,连长,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啊,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办?”就在杨震迷迷糊糊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身边传来的一阵阵略带哽咽的声音,让他倒是清醒了许多。

 

听着耳边的哽咽声,杨震有些吃力的转过头,借助自己头上只露出一条缝隙的通气窗透进来的一丝微弱的光线,勉强看清楚在自己身边,正搂着自己有些哭泣的是一个年龄大约十五、六,身上穿着一身灰色军装的半大孩子。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又被眼前这些人麻木不语的神色以及车厢中沉闷,近乎于不流通的空气弄得有些心烦意乱的杨震,听着耳边的哽咽声不由的有些火大的道:“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男子汉大丈夫哪来那么多的眼泪?你能不能先别他妈的别哭,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是谁?我又是谁?”

 

“连长你醒了?”听到杨震的声音,那个孩子立马收住了哭声,不由的有些欣喜道。可随后杨震的话,却是让他有些目瞪口呆:“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你的通信员小虎子啊,我还是你招进部队的,这些你怎么都忘记了?”

 

“我是你连长?我怎么不知道?老子转业的时候也是连长,可他妈的是副的。什么时候升的连长,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身军装,真他妈的难看到家了,这是上衣还是长袍?上衣长的连屁股都遮盖住了,还有这裤子怎么没有裤裆?”虽然依旧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已经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杨震这些话却是很聪明的没有大声的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面暗自嘀咕了一番。

 

“军装?不对?”看了看自己身上与那个小虎子同样颜色,款式不差的军装,在看看别人身上的军装,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自己身上这套灰色的军装到也罢了,可那些人身上那身黄绿色军装,尤其那个帽子,虽说摘去了领章、帽徽,可怎么看怎么这么像是抗战时候的国军那套大名鼎鼎的民国二四式军装?

 

思及这里,回想起自己看过的那些所谓的穿越小说,杨震心中不由的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不会像是那些YY小说中说的那样穿越了吧?奶奶的不会这么倒霉吧?”

 

尽管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了杨震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但他仍旧有些不死心的问了身边的小虎子一句:“今年是民国多少年了?”倒不是他死脑筋,不愿意承认眼前的现实,只是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垂死挣扎而已。

 

“连长,你到底怎么了?今年是民国二十七年啊?你怎么连这个都想不起来了?连长,是不是刚刚那个白狗子对你做了什么手脚,你才变得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就知道他们摘下白狗子没有一个好人?我和他们拼了。”被杨震清醒过来的表现刺激的不轻的小虎子说罢,轻轻的将他靠在车厢上之后,转过身便要冲向正挤在车厢的另外一边,身上穿着黄色军装的人群。

 

“小虎子,你给我站住。什么状况都还没有搞清楚,你就这么冲动?还没有从自己的猜测被证实所带来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的杨震见状连忙将其喝止住。

 

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冲动?倒是真还没有辜负他的那个名字。虎子,还真有些虎里虎气的。听到杨震的喝止声,这个家伙明显不敢在造次,只能在狠狠的瞪了那些人一眼之后,老实的回到杨震身边坐下。

 

喝止住了这个冲动的家伙,杨震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车厢中的这些身穿着破烂不堪军装,别说战时应该时刻不离身的武器,便是军衔、帽徽这些体现军人身份的标志也被摘下去的所谓军人不禁脱口道:“你们,不应该是我们不会是被俘了吧?”

 

他这个疑问这次很快便被证实了。得到了最坏消息,本来知道自己穿越到抗战时候还有些兴奋的心情马上又黯淡了下来的杨震不由的在心中有些悲哀的感叹:“自己这也太倒霉了吧?学人家穿越了不说,还成了战俘,关键是还成了那些凶残之极的日军的战俘。”

 

“人家穿越小说上的那些穿越者,就算倒霉的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被扔到了战场上,可还是在自己人的一边。可轮到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成了战俘。”

 

这些人身上穿着国军的军装,现在又是1938年,正是抗日烽火正炙热之时。此时国共双方已经暂时放弃了以前的恩恩怨怨,携手一致对外。而且就他所知道,这个时候还穷的冒烟的土八路还没有奢侈到用火车来装运战俘。再加上刚刚从小虎子嘴里面得到的消息,杨震可以肯定自己是被日军所俘虏了。

 

想起来日军对待俘虏,尤其是中国战俘的凶残手段,饶是再镇定杨震的脖子不禁一阵阵的发凉,心中不禁哀叹道:“难道自己这次史无前例的穿越,就这么到头了?”

 

“该死的贼老天,你就算想给我换一个位置,也他妈的找一个好地方。哪怕是直接将我扔到战场上也行,干嘛让我变成了战俘。那些豺狼成性的日本人可没有养活战俘的嗜好。你这不是坑人,耍着人玩吗?”

 

此刻正在心中破口大骂老天爷不长眼睛的杨震,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以及车厢中所有被俘中国士兵的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这列装满了中国战俘的列车将会最终驶向何方?若是他知道这列在日军运输计划中也被打上绝密二字的列车最终的目的地,恐怕他就不会像是现在一般只是在心中暗自嘀咕,而是破口大骂了。

 

看着一脸目瞪口呆表情的杨震,从原本挤在车厢一边,身上穿着与杨震身上军装两种颜色的人群中走出一人,走到他身边为他把了把脉之后才道:“杨连长,你既然想起来之前的事情,那就说明你现在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我希望你今后不要再这么冲动,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害死车上所有的弟兄的。”

 

说罢,这个人推开了自他过来后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但在杨震的怒视之下,只能心有不甘的挪开位置的小虎子,一屁股坐到杨震的身边,从衣兜里面掏出了一个比婴儿拳头大不了多少的窝头塞到杨震的手中道:“我知道你不甘心。说实在得我也不甘心。咱们都是军人,没有人愿意当这个俘虏,更何况还是当这些小鬼子的俘虏?”

 

“但咱们不能鲁莽,更不能冲动的轻易去寻死。我看的出,你们十八集团军的这些人中你的职务最高。就算是为了你的弟兄们,你也应该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我们才能有办法。”

 

从眼前的这个人的话中,杨震知道了自己现在这个身份昏迷的原因。原来自己这个身份的前身不甘心被俘,在列车停靠在一个小站上补充物资的时候,也许是试图逃跑,也许是想要有意激怒日军干掉自己,趁着押车的日军往车上送饭的时候试图跳车,结果被日军一枪托子砸在脑袋上。若不是大伙及时将他抢下来,想来以日军一贯的残暴性格,是不会介意在给他补上一刺刀的。甚至弄不好还会连一刺刀都省下了,将他丢给随车携带用来协助押解的那十余条狼狗做了早餐。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