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乡台,三生石(短篇)

szyzf
2016-08-17 发表
3340 4

#望乡台,三生石(短篇)#

漫漫人生路,悠悠的时间长河,无数次徘徊在生死的边界,鬼门关、往生路、奈何桥、望乡台、三生石,过往如客,静静的走在冥河边上,手中拈着一朵彼岸花,花对我笑着,就仿佛是她的笑容,梦里我追寻了千万次的那张笑脸。如何?奈何?人生如梦,梦才是人生,什么时候我才能在梦中与你长眠?姻缘?缘分?还是前生今世的因果?宁愿欠你千百世换来今生一世的厮守 。分分合合、聚聚散散不停的轮回。何时才是终点?也许世界的末日,也只是一起开始的另一个轮回。奈何!!!奈何???奈何……………..

曾经何时,我无数次的漫步在生与死的这条道路上,看到了每个轮回者的面孔,听到了他们的故事,感受到了他们的无奈、不甘、执着、喜悦、愤怒……,也许这才是真是的他们,也许世上的他们都不是他们吧。

 

引路人的故事

 

今夜漫步在往生路上,后头望去鬼门关门口鬼头攒动,最近进入鬼门关的数量又增加了,年关了啊,年关难过啊。

空气中弥漫着哀伤的气息,一条十分宽广的路面,天是灰色的,这里的天空就是这样,远处是灰色的,近处有雾,也是灰色的。看着周围一群人缓慢的向前挪动着,他们大都是一样的表情,痴痴呆呆表情,眼睛木然的看着眼前,脸上不断的变换着表情,喜、怒、哀、乐不断在脸上闪烁着,短短的一条路,他们费尽了力气。快到路的尽头了,人不多,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泪流满面,或者悔恨、或者懊悔、或者唉声叹气。回头望去,还是有很多人啊,按这个速度,走到这还早呢。一辈子的回忆呢,这么点路确实是短了点,这是一条承载了太多回忆的路。

     “先生,你又来了~!”抬眼看去,熟人(熟鬼比较确切一些)。“是啊,1027任务完成了吗?”1027是他的编号,接引使者的编号,每个地府的接引使者都会有一个编号,

“是啊,先生今天有时间来了。”

“没事,随便看看呢。”

“您找到她了吗?”

“还没有,你呢?”

“没有,先生如果您能帮我查看一下就容易多了。”1027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定定地看着鬼门关

“最近的人很多啊~!”

“是啊~!”1027的语气中带着无法掩饰的失望

“也许她就在这群人中呢。”我低低的说着

“是吗?真的?”他双目闪烁着希望

“那我去工作了,先生,再见~!”1027拱了拱身体,回过头向鬼门关走去

“唉~~~可怜的人,又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人”

1027原来的名字恐怕连他自己都忘了,李傕,男,生于民国。那年,他有位很贤淑也很爱他的妻子,虽然他们一直都没有孩子,但是这个并不妨碍他们彼此相爱、相守。李傕在镇里的一个学堂内教书,报酬不多,但是足够他俩的生活,再加上李傕的为人很不错,经常有学生的家长给他送一些粮食和田里收的一些新鲜蔬菜。小镇虽然远离城市,但是少了很多城市的喧哗,对于李傕性格来说,这个小镇很适合他,每天早上吃完早饭,带着妻子准备的午饭盒去学校,晚上走青石条的路上,远远的就能看见自家的门开着,光影中一个身影在向路这边望着,他知道这个人是他的妻子。他非常的爱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也算是个大户家的小姐,虽然没落了,但是也不是他这个穷教书匠能娶得到的。但是她就是看上了李傕,和他一起来到这个小镇。李傕的妻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婉仪,嫁夫随夫——李婉仪。夜深了,整个镇上全部黑了下来,小镇的治安很好,只有远处依稀传来几声狗吠声,整个小镇隐匿在黑暗中,很宁静也很安详。

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李傕的一生就这样度过了,陪着一个爱他的和他爱的人,就这样度过一个平淡的一生,可是一个大时代的命运如同洪流般的冲击着这个时代的每个人,每个人的命运在这个洪流中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这天,李傕正在学堂中教书,正在讲解一篇古文,他正在朗诵这篇古文,声音抑扬顿挫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正在这时,门被撞开了,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快跑吧,日本人离我们这只有不到百里地了~!”

虽然知道东北三省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但是没有想到会离自己这么近。传闻中的日本人是到处烧杀抢掠的,一听到这个消息,课堂内象煮开的水,一群人拼命的往外跑着,李傕也跑了出来,跑在这条他走了十几年的路上,远处的镇上传来了敲钟的声音,钟声是那么的急促,就象敲在每个人的心上一样。李傕掀起前襟塞进腰带里,也顾不上斯文形象了,就这样一路跑回了家,当他气喘吁吁的推开家门的时候,妻子已经整理好了行囊。

“跑~~~跑吧~!”这是李傕进门和他妻子说的第一句话。

李傕背起行囊,拉着妻子随着镇里的人一起往镇外跑着。早春,下起了细雨,路面有点滑。刚经过一条路口,突然前面跑过来一群逃难的人。

“快跑啊,日本人就在后面~!”一群人转过身跑了起来,跑到了刚才经过的路口,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往河边跑~!”一群慌了神的人转向河边的那条路跑了起来。李傕实在不行了,他只是个教书的,背着行囊跑了这么久,只感觉到腿肚子发软,嗓子发干,好像还有一点咸味,李傕现在明白那句话了“百无一用是书生”, 李傕慢慢的赶不上了大家的队伍落在了后面的老弱妇孺中。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到了河边,看见前面的队伍,李傕腿肚一软跌倒在地,他的妻子赶紧上去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拉过地上的行囊背在了身上。李傕望着他的妻子满脸的歉疚和感激,妻子搀着他用鼓励的语气对他说“走~!”谁曾想这句话成了诀别,李傕甚至都没有力气回应他的妻子,只是喘着粗气点了点头。

后方的远处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近了又近了,“日本人~!”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响了起来,哒哒哒哒哒哒哒~~~~~~日本人开枪了,人群炸了窝,大家开始四处跑着,李傕在他妻子的搀扶下,随着一小群人向着下游跑去。跑着,后面又传来了摩托车的响声,脚下一绊李傕摔倒在地上,妻子伸出手去拉他,枪声响起,摩托车的刹车声响起,妻子扑倒在李傕的身上。四处响起人们的哀号声。这个时候的李傕除了双耳的枪声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象炸掉的一样,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他了,他好像漂浮在空中。云很软,好舒服,好困啊………………..。

     当李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一轮独月挂在空中,满月月光很亮、很美。李傕趴在地上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然后他推开了身上的尸体坐了起来,尸体翻了个身面朝着天,尸体的胳膊打在了李傕的后背。李傕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前。“婉仪~!!!!”李傕扑上去抱住自己的妻子

“婉仪,婉仪,婉仪~~!!!!”李傕呼喊着妻子,看着妻子苍白的脸,摸着妻子冰冷的双手,李傕的眼泪不停的流着

“婉仪~!!”

“婉仪~!!”

“婉仪~!!”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刺破天空,月光依然很亮,黑夜依然很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和一个男人的哭泣声。

李傕加入了国民党,很快他就升为团长,因为每次战斗他都冲在最前线,因为他总是想尽办法让更多的日本人死在自己的枪下,而且他还是一个识字的文化人,一个发了疯的文化人,曾经的斯文人。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是李傕休息时经常念的,团里的人都当他是一个敬仰英雄的英雄,可是没人知道李傕一直都活在那一天中。

不过,没多久李傕就在一场战役中牺牲了,因为一个发了疯的人,是不会在意自己是否身处险地的,李傕死的很光荣,他引爆了身上最后的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李傕来到了地府,他终于相信了老人嘴里的故事,因为他现在就在小时候老人故事里经常会提起的地方——阴间,当判官问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的时候,李傕从恍惚中醒了过来

“我要见我的妻子~!”

“她在哪里?”

“她已经投胎转世了~!”判官看了看名册

“不会的,她为什么不等我?”

“我的妻子叫婉仪,你再帮我看看吧~!”

“本判官已经查验过了,她确实已经投胎转世了。”

“她应该等我的,为什么她没有等我呢?”

“是了,她生我的气,她气我没有保护好她~!”

“她是生气,生气………..” 李傕喃喃的说着

判官望着他,没有任何表情

 因为李傕算是抗日英雄,所以可以选择投胎或者留在地府,李傕决定留在地府,因为他要亲口向他的妻子婉仪道歉,因为他还想再见一见他的妻子,虽然他知道她的妻子已经投胎了而且很可能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了,但是他还是想这么做,因为他想让他的妻子知道他爱她,想让她知道他为她做的事,为了她他杀了多少日本鬼子。于是地府多了一个接引使者编号1027。

不知道多少年了,李傕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妻子,每次见到判官他总是问他关于她妻子的事

“判官老爷,能告诉我,我妻子在哪吗?”

“判官老爷,判官老爷………”

每次他都是望着判官的背影,无奈的深深的叹了口气,本来以为他能找到他的妻子,他相信他和他的妻子是有缘分,可是……,他昂起头看着地府灰暗的天空“你在哪儿?婉仪….”

“他是个可怜人”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判官告诉我

“如果不是天规所限,我倒是很想告诉你~!”这时我第二次在判官那见到他时,判官说的话。

在判官的暗示下,李傕多了个询问的对象,于是每次进入地府都会有人和我打招呼。我不是个很喜欢管闲事的人,所以他在我这通常也得不到答案。不过,一次在我又一次失望后,我动用我的能力帮他探查后,本来我是希望能在他身上看到一些希望,因为我发现有些地方我们很像。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发现和看到任何的希望,于是每次的我的回答都是莫名的希望和同情的目光。判官知道这个事情以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很可怜,是吧?”仿佛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不过他那张千年不变的脸居然有了一丝丝的颤动。

若干年以后的一天,我再次来到地府,在门口再次遇见了李傕,李傕低着头在喃喃的低语着。我来到他的面前准备接受他的再次的询问,感觉到有人来到面前李傕才抬起了头。

“我看到她了,我看到她了~!先生,我看到她了,她过的很好,很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激动,说完这句话,他转过身,呆呆的走了。

“他知道了?”我这样问判官

“是的”

“你告诉他了?”

“他放弃了这次转世为人的机会”判官如是说着,目光望着殿外的天空。

我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向殿外的天空,地府的天空依然是灰色的。李傕的前世是一个渔夫,一天打渔的时候救了一个轻生的女子,很显然这个女子不领情,因为这个女子回家没多久就上吊自杀了,这个女子就是后来的他的妻子婉仪。因为上一世他救过她的命,所以那一世她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又因为她上一世轻生,所以那一世注定她短命,是缘分?是宿命?还是因果?

“他老婆看过三生石以后就直接转世了”

“他呢?他没看过吗?”

“看过~!”

“为什么呢?”

“因为他一直都不相信”

“他一直相信他和她是命中注定的那一对”

“唉~~!”我不知所谓的长叹了一声

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他已经转入轮回了,畜生道。

也许有一天我会在我家的厨房里看到他………………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谪仙的故事 三生石上看今生,方知今生为前世,一碗汤茶已入口,不知来世谁是谁 第一个故事写完后,一段时间我都不很想继续写下去,我担心我写的东西太过于悲情,不过最近还是想写一些。一些过去的往事。一些本该在记忆中尘封的故事。 地府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灰色的云层压的很低,仿佛要压在每个生灵的心上。其实老实说,有时候我也很讨厌这个地方,不过我却不得不来到这里,只要我有时间,我都会来这里来,我的故事还是以后再告诉大家吧。那天我依旧走到望乡台 “先生,先生~!”声音很熟悉,不出意外是他,我转过身去,果然是他 “恩?”我扬了扬眉毛 “先生,我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她,我还有一笔存款在我的保险柜里,保险柜的密码是XXXXXX存单密码是XXXXX,我求求你了,帮帮她。”说完这些,他已经瘫软在了地上,身体变的忽明忽暗,眼泪一滴滴的滚出来,然后消失在空中,我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顺便灌了一丝灵气进他的身体 “谢谢先生,先生您…………?”一脸期盼的看着我 “天规所至,无法帮你”我呆了呆说了这八个字 “天规所至,天规所至………….” “老天啊,请你惩罚我吧,不要再折磨她了,让我永世不得超生吧……..老天啊……………” 我看着这个一脸悲怆的胖鬼,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幸或者不幸。 他叫王顺友,是一个商人。他出生在一个到处充满机遇的年代,他如鱼得水,在那个年代他是一位骄子,他实现着自己的梦,也在找寻着他的梦,一个伴随了他多年的梦,自小到大他经常会有这么一个梦,在云雾间一个古装少女背对着他 “记住,我的名字叫鈅。一个金一个月。” “千万不要忘了这个名字!” 醒来后“鈅”这个字就深深的映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有很多的女朋友,很多名字里带“鈅”的女朋友,其中不乏一些贪慕虚荣的女孩为了讨好他或者引起他的注意而刻意改的名字,王顺友也知道这些事情,不过他并不在意。 他有一个跟随他很久的秘书叫金月,有一个知道他这个梦的好朋友,开玩笑的说过,“金月加起来不也是钥吗?她是不是你梦中苦苦寻找的那位啊?”王顺友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没感觉”。 可惜,他没有注意到一直在暗处用担忧的目光的看着他的金月。金月一直记着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他,那个在创业初期指点江山的他,她还记得那次他喝醉酒时说的那句话 “金月,你是跟着我一起创业的,这个公司就是我们共同的孩子,我们一起努力把他做好、做大。” “恩,我会的~!”金月激动的通红的脸,深深的看着他 往事历历在目 可惜,现在的他变了,变的学会了享受 “他会醒悟的,他会明白的~!”金月如是想着 可惜老天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次酒后驾驶,张顺友丢掉了他的性命。 站在三生石面前的他呆住了,那个在他身边陪伴了他多年的金月就是他梦中千百回苦苦找寻的钥。 前世的他是天庭库房的守卫,金月是掌管库房钥匙的侍女。他们相爱了,但是却触犯了天规。两人双双被贬下凡间。在刑台前,金月垂泪说了那句让他的梦中夜夜出现的那段话。 “我是猪~!我比猪还笨~!”他如是说的 但是接下来的景象,让他崩溃了。随着他的死亡他的公司面临着破产的边缘,他昔日的好友还有他的众多的名字中带着“钥”的红颜知己瓜分了他公司值钱的东西。 金月,面带着泪痕,带领着公司剩下的员工苦苦支撑着,金月经常坐在他的办工作前说着一句让他心疼、心碎的一句话 “这个公司是我们的孩子,我不会让他倒下的。” 可惜独木难支,公司的资金匮乏已经很难支持了,这个时候张友顺以前的一个好友出现了 “金月,你还在这支撑什么啊?到我这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不用,谢谢了李经理,我相信我们能度过难关。” “呵呵,度过难关??我看是很难度过吧。怎么样??需要帮忙吗??” “您愿意帮我们??” “愿意是愿意,不过……..” “你有什么条件?”金月咬了咬牙问到 “听过金秘书一直待守闺中,如果金秘书愿意和我共度一晚的话……” “…………” “你考虑一下吧,我的电话号码你应该有的!”“再见了。金秘书~!” 当天晚上金月去了李经理那里,第二天公司贷到了一笔款子。 几个月以后,公司终于还是没有能保住,金月挺着肚子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办公桌前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我会把这个孩子当成我们的孩子养大的,我会告诉他,他的爸爸叫张顺友,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可怜的张友顺看到了这里,整个魂魄都差点散了,就出现了刚开始的那一幕。 “唉~!!!!!!谪仙…….”可怜啊,可怜 第二天,我没能见到他 “他到哪去了?”我问判官 “魂体受损,喝了孟婆汤,投胎去了!” “他们还有再在一起的机会吗?” “也许他们把这一世的情债都还完了,也许还有机会吧!” “也许吧……….” 我仿佛看到一幅景象,一座库房前,一位守卫手持钢刀站立威武,一名少女翩翩走过,两人却目不斜视,擦肩而过。 “也许吧…………唉~!…………谁又能知道呢???”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离开MOP十几年了!我回来了!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7 发表 [寂寞]发表

    欢迎回来

    更多回复

    0 0
  • 扑(4)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