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个人

茶芥沫
2016-08-18 发表
1600 1
你出生那天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至于你的具体样子,我是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揭开被子的一刹那,一声 宏亮的“哇”声响彻于简陋的病房,我吓得一下子扔掉了被子。你也许会问,当时那么小,又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呢?莫不是乱吹吧?
真的不是那样的。尽管那时小,但一些记忆深刻的事是怎么也忘不掉的。那天,妈妈被送走时,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要跟妈妈去,但被爷爷奶奶拦了下来。那天晚上,妈妈他们没回来,我睡在奶奶家的大炕上,第二天早晨是被爷爷骂醒的,因为我尿了一炕,干净平整的蓝白格子床单上湿了一大片的椭圆状。小孩子禁不住骂,我委屈地哭闹着说要找妈妈。后来,奶奶实在被我缠得不行,说去大队医院看看妈妈在不在那儿。
一条白色发黄的布挂在斑驳掉皮的红色木框上,上面透着斑斑点点的红,可能原先有字印在上面吧,年太长了,看不清。撩开帘子,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激地人喘不了气,有一瞬地窒息。只见并不明亮干净的病房里,准确地的说是勃克窑,平房赖好还干燥温暖些。那间所谓的病房阴暗潮湿,八月的大暑天儿里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墙的两侧各置了一张床,妈妈躺在左侧那张床上,她看到我很惊喜,问道:“你咋来了?”我愣愣地看着病房的一切,问了句:“娃呢?”妈妈的下巴朝对面床上努了努,我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于是就发生了最开始的那一幕。
百天之前的你,好像不是很贪睡,圆圆的眼睛骨碌碌地胡乱瞅着,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新奇。为防止你的头长得不平整,妈妈就在你的头顶挂了朵塑料花。那时的你很可爱,圆嘟嘟地,我小心翼翼地抱着,动也不敢动。
两岁时,妈妈总是很忙,用宽宽的红色腰带把你绑在木头车车上,放一点儿饼干之类的吃食,你就可以自得其乐很长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并不喜欢你。再长大了点儿,你总是会晃,连带着车车一块儿摔倒,妈妈做饭时就把你绑在窗户的铁栏上,照例放一些吃食。一次,妈妈在厨房蒸馍,我帮她去奶奶家看表的黑长针和短针各指在什么数字上,然后回到窑里看你好不好。一进门,就被吓傻了,由于带子不够长,你吊在炕沿上,一脸的不知所措。我一直想不通,那时的你摔下炕吊在那儿,为什么不哭呢?
三岁时,我背着你去坡上牛牛家玩,在小路口遇到一条白色小蛇,我吓得不知该怎么办,愣了好一会儿,才背着你折返,背着你跑得特别慢。生怕小蛇追上来,我扔下你一个人自己先跑回家找大人了。那个时候,我正上学前班,妈妈为了照顾你,我那么小,就把我当一个大孩子看,于是,我更加地讨厌你了。
我七岁,你三岁半,我们搬到了大队院。刚搬去那会儿,你每天傍晚都哭闹着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妈妈抱着你一直哄着说这就是咱们家,当时我就跟在她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听着你的哭声,心里烦闷。
你六岁时,上了小学,那时的你好淘气,也还是胖嘟嘟的样子。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不喜欢念书。大人们都夸你很聪明,但我觉得没人比你更笨了,居然连老师布置什么作业都不清楚。这一年秋天,校园里各色菊花开得正艳,一串红却凋残得只剩一个杆的时候,我们家第一次拍了全家福,却不甚完美。因为爸爸的眼睛是闭着的,你抱着足球,眼睛斜瞥镜头微笑的顽皮样子,我永远记得。(未完)
PS:回忆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很温暖,同时又感到惋惜。时光匆匆,白云苍狗,一去不复返。明天更剩下的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