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抢了我的录取通知书,还让我跪下……

kitt喵萌萌哒
2016-08-18 发表
9591 0

有时候,校园比社会更残酷,因为那是一群有破坏力却无容忍度的少年。

 

——题记

 

你可以将它看作自传、回忆、小说,怎样也好,只是千万别问我是不是真实的发生过的,那样会让我觉得无比难堪。

 

初中的时候,我是整个班上最受欺负的男生。

 

上课回答问题,坐下的瞬间,凳子一定会被后面的同学拉开,然后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班上的同学哈哈大笑,就连老师也忍俊不禁;有时候凳子没有被拉开,我松了一口气坐下,却又仓皇地跳起,屁股上已经扎了几个尖锐的图钉,紧接着又是哄堂的大笑。

 

晚自习上,班上的同学都在说话聊天,纪律委员却悄无声息地走到我身后,用卷起的课本狠狠在我脑袋上来了一下,再骂上一句:“傻X,别捣乱了行吗?!”在一片哄堂的大笑中,我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下了课,我鼓起勇气提起凳子砸向纪律委员,却遭到全班男生一哄而上的殴打。

 

班费买的足球,他们从不让我碰一下。体育课上,我兴冲冲地跑到大操场,一个胖子却告知:“这样吧,如果有一个同学同意,我们就带着你一起玩,怎么样?”我看向他身后的同学们,一张张冷漠的脸带着嘲弄,我独自黯然走开。后来这个足球坏了,班长却找到我:“同学们说你踢球最狠,所以你得照价赔偿。”

 

类似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在初中三年的时间里,我就像是呆在地狱中一样。

 

现在回头想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自己本身当然也有许多做错的地方。他们越是欺负我,我越是想融入他们之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陪尽笑脸地和每一个人来往,但换来的是他们更多的嘲弄、欺辱、白眼、排挤……每个班上都有一个最受欺负的人,很不幸的,我充当了这个角色。

 

而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因为我的同桌,一个富二代的胖子。对,就是在大操场上带头阻止我踢球的那个家伙。说起来也怪我,不通人情世故,被教育洗了脑,老师说什么就做什么。

 

我的学习不错,而我的同桌学习很烂。平时模拟测验的时候,他总是想抄我的答案。现在想想,他想抄,我就给他抄嘛,又不少块肉。但我那会儿很傻,觉得这是违反校园纪律的,便用胳膊挡着不让他抄。于是悲剧了,他家里很有钱,而且父母是当官的,在班里人缘也很好,同学们都唯他马首是瞻。他第一个挑头带着大家排挤我,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告诉老师没用,她会反问我:“为什么大家欺负你不欺负别人呢,多在自己身上找找问题吧。”

 

在初中的时候,我就尝尽了人情冷暖,上学一个人走,放学一个人走,体育课一个人在角落,做活动没人和我一组。喜欢的女生只能远远看着,因为她都不肯接近我哪怕半步。

 

那时候的我,甚至想过自杀。

 

校园是残酷的,比社会还要残酷。这是一群有破坏力却无容忍度的少年,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率性而为,根本不会考虑会造成什么后果。现在的我铁血无情暴力阴暗,和那个时候的经历脱离不了关系。

 

日复一日,我最希望的莫过于早点毕业,考上高中。我们本地是个小镇,只有小学和初中,想上高中的话必须要去市里。我想,到市里念高中以后,同学们都是来自周边县镇的,就可以摆脱现在痛苦的局面了。

 

我刻苦学习、努力学习,极力不和身边任何的人打交道。他们的玩笑、戏弄、欺辱,我通通咽进肚里。我的成绩越来越好,中考的时候最终以全校第五的名次考进了市里的第一重点——城南高中。

 

拿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有些波折。学校给我打了电话,通知我到教导处去拿。我到了那里却怎么也找不到,连老师都觉得奇怪:“刚才还在这里的,到哪里去了?”仔细想了想,又说:“对了,刚才你们班有几个同学也来拿通知书,是不是一并帮你拿去了,你问问吧。”

 

我一听就浑身发凉。我们班的同学绝不会好心帮我取通知书,如果真是他们拿了,只能证明他们想把这通知书烧掉或者撕掉。我像疯了一样推门而出,奔跑着在回去的路上寻找他们的踪迹。

 

我们镇实在不大,我很快就在小广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大概有四五个人,其中正有我的同桌,那个肥肥的官二代。他的手中,正摆弄着一个信封,隐约可见“城南高中”的字样。我冲过去大吼:“邹阳,把通知书还给我!”一个箭步过去,就要夺我的通知书。

 

邹阳一闪,这个胖子还挺灵活,当即把通知书高高举起,笑道:“你来抢啊,抢的到算你本事!”

 

邹阳不仅胖,而且高,在我们班打篮球也是一把好手。而我又瘦又矮,根本抢不到他手中的东西,跳来跳去不过像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又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邹阳,求你了,还给我。”我快哭了。那张通知书是我摆脱地狱的唯一希望!

 

“哈哈,王浩要哭啦!”邹阳得意的将通知书抛来抛去,那薄薄的一张信封在空中轻轻跳跃。

 

“邹阳,还给我。”我低声哀求,浑身颤抖。

 

“跪下。”邹阳突然说道:“跪下,我就还给你。”然后,他一屈身,将通知书塞进下水道的窟窿中,露出狰狞的笑容:“否则,我就把手松开了。”他的两根指头捏着通知书,只要一松开,通知书就会跌进去。

 

“不要……”我抖得更加厉害了,泪水终于决堤而出。那个时候的我,以为通知书丢了,我就没有上高中的希望了。

 

“跪下。”邹阳的声音越发冷了起来。

 

其他同学一声不吭,表情麻木地看着我。

 

来来往往的路人,只以为是小孩子在玩耍,并没有理会这边的情况。

 

有谁能知道我此时心中的痛苦?

 

我要离开这里,一定要离开。

 

我在心中默默地这样说着,然后双腿慢慢地跪了下来。

 

心中的痛自然不言而喻。这个仇,一定要报,一定会报。我的双拳握成拳头。

 

上了高中,我会有一帮生死之交的兄弟。总有一天,我要让邹阳跪在我的面前!

 

我在心中发下这样的毒誓。泪水,一颗一颗滚落在干净地地面上。

 

“哈哈哈哈哈……”邹阳大笑了起来,突然脸上的表情一僵,将手指从下水道掏了出来,“通知书呢,通知书不小心掉下去了!”他的脸上有着一丝慌乱,显然小小年纪的他也无法承受这个后果。

 

我惊愕地看着他的手,那上面确实空空如也,通知书已经不知去向。

 

我的脑袋像是被雷劈中一样,从头到脚都是木木的,一点反应也没有了,甚至忘了自己还在跪着。

 

“哈哈,逗你玩的!”邹阳不知从哪里变出了通知书,嬉笑着走到我面前,用通知书拍打着我的脸。“你这家伙竟然能考上城南高中,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呢。”一下,两下,三下。

 

我默默地忍着,这样挨打,也不是头一次了,而且用通知书打脸似乎也不怎么疼。

 

最后,邹阳打烦了,把通知书放在我的头顶,带着那几个同学大笑着远去。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从头顶拿下通知书,上面写着我的大名,让我心中一阵欣慰。我慢慢站起来,双腿已经发麻,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我能离开这里了。”我举目四望,这个小镇的一切,都是我的噩梦。

 

城南高中,我要来了。

 

整个暑假,我都没有出去。我怕在大街上再碰见邹阳和以前的同学,平白无故再遭到一番侮辱。父母还责怪我不肯多出去跑跑,窝在家里跟发了霉一样。唉,他们哪里知道我的痛苦?不过我考上城南高中,他们还是很开心的。平时在家待烦了,最多在家门口转悠转悠,绝对不会跑的太远。

 

有时候会碰上邻居宇城飞,他比我大一岁,也在市里念书。不过他学习很差,只能在和城南高中一墙之隔的城南职业技术学院就读。两所学校比邻而居,地位却是天差地别。由于宇城飞早去市里一年,我便向他打听那边的情况,提前熟悉熟悉,免得到时候抓瞎。

 

有一次聊完,宇城飞不经意地说:“王浩啊,在城南高中出了什么事,记得去找我。”

 

我满脸堆笑:“谢谢宇哥。”不过心里并没当回事。这样的情况碰得多了,我在班上出了名的挨欺,还有学校的大佬提出要收我做小弟。当时我很开心,以为找到靠山了,结果大佬下一句就是:“明天带五十块钱来。”我是无语凝咽、摇头叹气。所以这种提出主动要罩我的,我也带着一些戒心。

 

况且城南高中可是出了名的重点高中,能出什么事?大家好好学习都来不及呢!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