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交织欲望 一个网络女主播的真实写照

sunhui1155
2016-08-18 发表
9452 2

#奇闻推荐#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根据第三方数据,截至目前,国内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达2.6亿,占国内近7亿网民的37%;市面上已有200多个直播平台,今年市场规模将达到500亿元。

直播行业的火热捧红了一个新的群体——网络主播,也让隐藏在手机屏幕后的另一个粉丝群体被大众熟知。通过手机摄像头和屏幕,直播平台连接主播与粉丝,并在他们之间搭建起了商业关系。

而在这个全新的产业链中,因为兼具美貌和才华,善于挑逗或满足人性中隐晦甚至不可见光的需求,主播群体对大众来说既充满神秘又颇具争议。

她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她们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主播身份如何获得心理认同,又通往哪个理想世界?

带着这些疑问,网易科技记者专访了一位具有代表性的网络女主播“娄子”,力图还原一个生活在大时代里的小人物的真实故事。

女神太多,她选择做逗比

娄子是个开朗的北京女孩,出生于1991年,但对于主播这份工作来说,她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因为“队里有很多94、95年的”。

娄子进入直播行业纯属巧合。当年从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毕业后,她告诉父母——自己不想工作,想周游全国,“年轻就得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她身高1.73、身材修长、容貌姣好,因此当起了车模。

车模工作不仅让她可以游遍全国,而且结交了各种各样的模特朋友。当然,用娄子的话说,当车模并不是长得好看就够,还要“会动脑子”——国产车喜欢模特打扮得“轻浮点”、“大夜店范”;韩国车要时尚、韩流风;日系车要扮可爱。

从去年开始,娄子周围有越来越多的朋友玩直播,但她一直没有尝试。因为很早之前她玩过PC版的直播,感觉太“拴人”。

后来有一次,娄子和朋友一起录播节目,空闲之余,她用手机做了一个直播,因为身边美女各种抢镜,娄子的直播一下子就冲到了平台热门位置,并且带来2000多粉丝。从那以后,娄子开始转行做直播,并且签了一个孵化公司。

但进入直播行业后,她才发现做主播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

首先是定位问题。“平台上美女太多,个个都是锥子脸、大胸、长腿。”考虑到走女神路线的主播太多,娄子决定走逗比路线。

之 所以选择逗比路线,除了因为女神太多难以走出差异化,还有一个原因:娄子是个典型的北京人,一口京腔,嘴特“贫”;此外,娄子从小受爸爸的影响比较大,读 过很多书,有贫的资本。在她三四十平米的小屋里有一面书墙,上面放着《百年孤独》、《牛虻》、《檀香刑》《活着》、《追风筝的人》、《明朝那些事儿》等 等。

其次,话题设定。娄子签的孵化公司会帮主播们设定一些主题,比如聊设计、聊旅行等等。但公司安排的一般都会有广告植入,娄子不喜欢这样,她说——网友又不是傻子。

因此,娄子更多时候选择把自身特长发挥到直播上来,比如会玩架子鼓,就和网友聊音乐;喜欢化妆,就直播如何化妆;和粉丝拼高中知识,相互出题;或是参加一些厂商的发布会。

“我有个朋友曾经在医疗公司上班,每次直播和网友聊抗癌信息,大家都很感兴趣。另外,就是要和网友互动起来,做游戏。”娄子这样总结。

有粉丝打赏主播60万,却不要求见面

主播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娄子起床很早,并且坚持吃早餐。每天晚上8点到10点是她的直播时间,如果参与的粉丝多,还会延长到半夜1、2点。但即使这样,为了保持身材,她仍然会很早起床、吃早餐。

吃完早餐,娄子会去健身房锻炼1个小时,然后去公司参加下午的培训。

夜幕降临,直播开始。成千上万名粉丝不断涌到娄子的直播间,其中什么人都有。

“粉丝不一定都是屌丝,刚认识的时候可能会问一些赤裸裸、稍带色情的话,但时间长了,聊天内容也就正常了。”但这个过程并不像说起来那么简单。

一开始会遇到飙脏话或者说话露骨的网友,娄子都会忍不住回骂几句,但这样网友反而会变本加厉。后来对于这样的人娄子不用说,“场控”就会将其踢出去。

所谓的“场控”就是类似QQ里的管理员,是娄子的铁杆粉丝。类似这样的词还有“跑骚”,就是指来了一下立马闪人的网友;“麦一”、“麦二”是指直播过程中的那一串头像,代表了网友发言的位置;“榜一”、“榜二”指的是赠送礼物排行榜。

“我穿的不会特别露,也从来不主动要礼物,爱送就送,不送拉倒。”娄子很鄙视那种疯狂露点并狂要礼物的“傻白甜”。即使如此,娄子第一个月做直播就拿到了7000多人民币的分成。当然,这个收入在她们孵化平台上只能算中下水平。

娄子分享了一个朋友A的案例。A走的是女神路线,被粉丝赠送了800多万花椒币(相当于80多万人民币),其中600多万花椒币(相当于60多万人民币)都是同一个土豪粉丝送的。

“我感觉那个男生心理有问题,之前捧另外一个主播,也刷了好多钱,见了一面可能感觉有落差,就换成我朋友了。但这么长时间没要求见过面。”娄子说。

和 粉丝的距离是个需要拿捏的活儿。娄子有一个50多人的粉丝群,里面都是她的铁杆粉丝。男性比例在2/3,其中年龄最大的40多,最小的还读小学五年级。之 前娄子设定的门槛比较低,只要申请加入她都会通过,但有一次一个粉丝加入后,天天骚扰她,因此她就设定了门槛。对于粉丝的私下见面邀请,出于安全考虑娄子 一般都会拒绝。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8 发表 [寂寞]发表

    她的朋友B倒是私下见过网友,对方是个创业小老板,年龄在40多左右,见面也就是聊聊天和唱唱歌。

    不过,孵化公司给娄子们承诺:如果她们粉丝足够多,会考虑为其办粉丝见面会。

    月入近2万,梦想成为艺人

    娄子所在的公司是一个网红孵化公司,娄子在直播平台上收到的礼物除了平台拿走一部分之外,公司也会拿走一部分。

    娄子主要活跃在花椒直播上。8月份之前,花椒平台会拿走娄子收到礼物金额的10%,8月份之后改成了30%。花椒分成之后,娄子再和孵化公司分成剩下的金额。

    据了解,娄子和孵化公司分成比例是五五分,但不唯一。在这个孵化公司主播做的比较不错的是三七分(主播拿7,孵化公司拿3),做的比较差的就是七三分(主播拿3,孵化公司拿7)。

    除此之外,因为签了孵化公司,还会有底薪,在8000元左右。这意味着像娄子这样刚进入2-3个月的新主播,月收入可以达到1.5万-2万元。当然,像她朋友A,月收入20多万也是有的。

    “这些收入还房贷是一点压力也没有。“娄子表示。娄子住在北京南三环,自己买了一个三四十平的一居室。除了喜欢玩滑雪、鼓捣音乐、买买书和衣服,娄子并没有太多用钱的地方。

    因为有底薪,所以公司会有直播时长的要求。娄子每个月直播时长达四十个小时,每月至少要累计播出二十天,时长不够则要扣工资。

    每次直播主播们都要将发个链接到工作群里,会有工作人员查看。当然,也有没什么直播内容,凑时长、骗底薪的,也有想穿的暴露点吸引粉丝的,但一般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或者孵化公司里的人就会进行管理,严重的甚至会有封号危险。

    娄子不会踩这些“高压线”,因为她有个愿望:成为艺人。

    娄子所在的孵化公司目前有两个小队,每个小队大概7-8个人。A小队即将要出道,而娄子所在的B小队还在培养当中。A队的最大特色是“胸大”;B队的特色是“腿长”。

    每天下午,娄子都要准时到公司报道、培训,迟到了会被罚500元。除了唱歌、跳舞方面的培训之外,还有心理方面的培训。

    和娄子一起培训的有七八个女主播,劈叉、下腰……虽然有人并没有舞蹈功底,但她们也在努力提升自己,希望跟上其他人的节奏。

    而随着娄子一起舞动的,是主播们的梦想,也是粉丝们的欲望。在直播时代,二者透过手机摄像头和屏幕,复杂的交错在一起。

    而类似的故事,在直播时代并不少见,还会越来越多。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都是为了¥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