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玉雕苦行者 藏心如玉大师李先锋

陈伟悦心拍
2016-08-19 发表
685 0

编者按:

提起敦煌,大多人脑海里浮现的是绚丽多彩的壁画和一尊尊面容安祥、略带微笑的飞天,心无旁骛,不受世俗纷扰,随风起舞。印象中,丝绸之路的繁华,佛国净地的瑰丽,边关冷月的凄清,大漠孤烟的悲怆,沙漠蜃景的缥缈……这些历史的碎片,渐渐地融入锋艺轩的玉器中,把一部意境深远的史诗雕进了灵动的石头中,让人从中一窥华夏大地历史的悠远,美好河山的壮阔。锋艺轩敦煌玉雕的成长,得益于一个玉雕之子多年的苦行修炼。他,犹如沙漠上的胡杨树,一头扎进尘封的历史黄沙,一头扎入南阳的琢玉梦,让质朴和高贵、雄放与精美、浩瀚和悲壮,在南阳玉雕的文化土壤中尽情绽放。

■策划: 曹滢谨 吴典鸿

■采写: 悦心拍记者 吴典鸿

■摄影: 悦心拍记者 韩梦迪

正文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这句饱含沧桑的历史总结,总能让去过敦煌的人感慨万分!

敦煌,历经千年风霜,这艘风雨飘摇的的沙漠之舟,因沉重的历史文化吸引着我们。其中,敦煌的莫高窟,更以其雕像和壁画闻名于世,经千年却依旧鲜艳的飞天,向世人展示了延续千年的佛教艺术,构成了敦煌厚重的文化底蕴。在这方时空交错的古老的土地上,可以让我们零距离地触摸历史的脚印。

而在这个历史短暂停留的特定时空里,有个玉雕人,一路摸爬滚打,带着发扬敦煌玉雕艺术的赤子之心,开启了大半辈子的追逐飞天梦。他,就是锋艺轩敦煌玉雕工作室的创始人,玉雕大师李先锋,一个以微薄的民间力量传播敦煌文化、敦煌艺术的苦行者、践行者。

李先锋大师带着沉重的传播敦煌文化、传播敦煌玉雕的使命感,缓缓地走进了悦心拍石佛寺运营中心的专访录制室,向关注悦心拍的爱玉人,讲述了那段尘封已久的琢玉路,还有那片在他梦中已经千百轮回的神奇土地,以及虔诚膜拜震惊世人的敦煌文化艺术。

初识初见恍若隔世 启蒙玉石路

92年,小学五年级,一向调皮好动的李先锋,被一篇课文《敦煌莫高窟》深深地吸引住了,那天他很清晰地记得,自己飘忽不定的心,不知为什么,在那一刻,出奇的平静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课本里的飞天,好像自己前世在哪里遇见过一样。

从此他再也听不到外面的世界,满脑子都是飞天的舞蹈,满耳都是九天玄音,仿若隔世之音,让他醍醐灌顶。在同龄的孩子还在寻找童年童趣的时候,李先锋已经在捣鼓如何完成自己的想法,他要把课本里的飞天神女,变成可以看得见的作品。

拗不过死硬不上学、天天对着飞天神女发呆的李先锋,父母无奈,让他跟舅舅学做大理石雕刻,让他学会一技之长。也许,父母并不知道,儿子天生就是为敦煌玉雕而生的一个苦行者,当然,他更不知道儿子初次看到了莫高窟上的飞天画,就像着了魔一样,从此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进入了舅舅的加工坊后,对着堆积如山的大理石狮,李先锋才意识到,飞天梦破碎了。但为了把硬本领学到手,完成飞天梦,李先锋咬着牙挺过了过来,愣是把活儿做到了极致。后来,随着自己的手艺越来越精湛,脏乱,简单,重复,工艺性不强的活儿,让他感到了迷茫。

父亲知道儿子心里的苦闷后,全力支持他到培训班学习。当父亲费了好大劲才把做玉雕的设备搬到河西贺营玉雕班,因为家里经济拮据没能及时交学费,却被培训班劝退时,望着儿子失望的眼神,父亲第一次低下了无奈的头颅。

至今,每每想起看到那一刻老父背着做玉的设备,依依不舍地离开玉雕班的背影,李先锋大师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般痛。

然而,皇天不负有心人,李先锋有很强的自学能力,靠自学就走出了一条特殊的路。在家自学的日子里,他想尽一切办法搜罗了各种自学绘画的美术作品和书籍,让自己的视野得到了开拓。记忆中,西方人体雕塑,像米开朗琪罗、罗丹的作品都让自己看到了希望,而一些藏传佛教绘画作品和莫高窟作品,总会让自己的心更加平静下来,总是让自己充满力量。

就这样,那个时光里的少年,忘了时间的流逝,忘了经济的烦恼,忘了人世的纷杂,一心扎入自学美术和绘画的世界里,一沉浸就是两年。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为自己今后做玉雕练就了扎实的功底。

首会玉缘知遇名师 初生牛犊不怕虎

2004年秋天,好友赵飞看到了李先锋做的玉雕人物后,十分触动,提醒他:“先锋,你该考虑找个好老师学习了,提升下自己的工艺!”。

于是,一个月后,经赵飞引荐,李先锋来到孟庆东老师的工作室。记忆中,孟庆东老师看了看自己,问:“你在家做何物?”李先锋恭敬地答道:“主要做玉器人物。”

孟老师又问:“是否真心喜欢?”李先锋仿佛遇到了知己,有点激动:“发自内心的喜欢!”孟老师循循善诱,又问:“来这里赚不到钱,可否愿意?”看着眼前这个满眼都是求知欲的学生,孟老师心里一怔。李先锋不假思索:“愿意。”

孟老师更直接,指着一个已做好设计、勾勒好线条的价值二十几万的和田玉俄料大摆件,问:“能做好吗?做个观音。”“能,肯定,能做好!”李先锋满是激动,连连点头,好像多年的委屈和曲折,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

后来每每想到此,老师慧眼识人,初次见面,就爽快地给自己一个这么高档次的作品,挥刀试心试胆作考核,李先锋十分感激。也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么一次特殊的经历,让李先锋在玉雕之路上,走得更加的务实和自信。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李先锋是有把握做好大玉货的,潜心苦练多年,无论是对玉货的感应上,还是刀工的使用力度上,均已达到了臻至完美的境地。车间里,大家围着观看不苟言笑的李先锋,还有摆在他眼前的这道大难题,大家心里暗想: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就在大家疑团重重的时候,李先锋动了,他好像是从莫高窟的世界里走了出来,脚往前一伸,眼前一幕,大家都宁可相信是自己老眼昏花:这小子居然不按常理出牌,粗暴式的,一上去就用托片三下五去二地就把形坯给劈出来,对,劈!这个暴力式的狂轰乱炸,足足持续了二十分钟。

这么粗暴式的出坯,大家心里真为他揪了一把汗:小子,下手也特狠了,要是伤货了,看师父不把你扒几层皮。但李先锋可不这么想,做玉货本该化繁为简,自己以前做大理石硬料,下手更快,如脱缰的野马,不受任何流派的雕刻功法和条条框框的束缚,自己是做对了,只是时间快了一点点。毕竟,那几年自己临摹绘画,对绘画线条的精准理解,已经深入骨髓了。

李先锋再为大摆件描上一遍线条,通过与原设计对比,寻找修改的差距,修修补补,而在这中间,习惯放羊式管理的孟庆东老师,完全任其自由发挥,不干涉学生创作自由。做完玉货后,孟庆东老师把李先锋叫进绘画的办公室,对着这件作品足足看了十分钟,然后转身,问道:“先锋,你一个月想要多少工钱?”

或许,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些诚惶诚恐,看着老师期待的目光,道:“老师,只要能学活儿,给不给钱都无所谓。”孟老师看了李先锋一眼,缓缓道:“你要这样想,那就对了!这样吧,每个月给你1500的生活费吧!你跟大家学习去吧。”

2004年10月10日,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李先锋如愿以偿地拜入了孟庆东老师门下。用李先锋大师现在的话来讲,那段日子里,是他最拼命过得最充实的时光:白天做活,有时候连上厕所都是无暇东顾,大步跑厕所,姿势特别诙谐。晚上回家练习画画,脑子里回炉提炼下白天所学的知识。

放佛,这几年的不易和曲折的路,让他异常的懂得珍惜这得来不易的一切。

放佛,他要把这一切,统统地充实过完,这样在年轻的岁月里,才不再有遗憾。

玉海茫茫勤奋出彩 心在天脚在地

孟庆东老师教授学生从无任何技术保留,如今李先锋也以同样的标准,传授徒弟做玉货。老师经常教育自己,做活的时候也是在做人,要懂得感恩。

在孟庆东老师门下,李先锋经常看师兄弟们做玉货,学习别人的设计稿件、造型,晚上回家临摹吸收、改进。他之所以如此勤快,如此着急,是因为他不能再等自己的敦煌玉雕梦,被时间所禁锢,一点点的延后。他想用尽一切办法,加快这个成长进程,实现质的突破。

而李先锋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师兄陈锋,跟师父学了十几年,从人物的线条,到揉工都特别好,造型和线条拿捏把握到位。每当看着陈锋师兄的作品,李先锋憧憬的都是自己多年前飞天女神的清晰轮廓……

当陈锋师兄告诉自己,做细活要多使用诠门,可以自由肆意的发挥创作。“新工具要用砂轮打一遍,不伤玉货,少划痕”,看着师兄笑眯眯的眼神,李先锋恍然大悟,仿佛想到了什么,在以后!

2005年,镇平有一大玉货商人委托孟庆东老师加工设计一件三十多公斤的俄料和田玉。接到老朋友的订单后,孟庆东老师把李先锋叫了过去,告诉他,自己想做一件观音大摆件,大致造型是普贤菩萨,骑大象。

那年冬天,特别的冷,五层楼高的露天阳台上,李先锋按耐不住满腔兴奋,一时忘了寒冷,开始用砂轮机剥料。剥了一天的料子,衣服都脏透了,经常是早上出门头发梳得光溜溜的,皮鞋打得锃亮亮的,到傍晚裹上了一层厚厚的石灰。一回家,媳妇开门一看自己蓬头垢面的,都忍俊不禁,调侃道:“哟,老公,你今天尿裤子啦?”自己对着镜子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那时候的快乐,是那样的简单。

第二天,才发现老师已勾勒好线条,上绘有普贤观音,五官端正,大象正奔跑,鼻子上卷,吐有水花,大象旁有善财童子,后面有山山水水,亭台楼阁,云丝飘绕,近处松树、仙鹤,远处意境山水,融为一体。整体构图气势宏伟,比例奇佳。李先锋一看到老师这件完美的设计,顿时也感觉压力巨大,生怕一不小心把玉货雕坏,同时也意识到了如此重要的作品,老师交给自己,打心里地器重自己。

当时这样的大摆件,工作量还是蛮大的,师兄弟们都觉得一年时间才能完成,而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就这样,每天边做边想,边做边改进,边修改边摸索,白天解决不了的问题,晚上回去构想,那段时间连梦里都想着解决方案。弄不明白的地方,就找孟老师设计过的山水人物资料参考,寻找灵感。白天如痴如迷地精雕细琢,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还在钻研琢磨改进。看着师弟如此着迷辛苦,师兄李清燕(李清燕,现苏州玉雕大师,燕缘玉雕工作室创始人)也十分感动,经常鼓励他:“先锋,做玉货咱不要急,往细里做!”

对于自己这么一个新人,师兄能够如此的关注,李先锋心里暗自感激。随后的日子里,李先锋奋发图强,对工具的使用日益熟练,遇到难解的问题先查阅资料参考,随时与孟老师保持沟通求教。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出形仅用了二十来天,其他工序前后历时两个多月。

当大家一看到成品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可以做得如此的漂亮!师父端详着作品,看着爱徒如此的心细,非常满意,二话不说,立刻把他的工资涨到了3500。这件作品,锻炼了自己的耐心,构图能力,人物与山水静物的相结合,相互呼应。经此一遇,李先锋对玉雕的设计思路无比清晰,对人物与静物的协调美有了更为独特的领会。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