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威士顿贝贝
2016-08-19 发表
3348 2
  其实,我是有童年的,真的有。从小钙是缺了些,但童年的爱还是满满的。所有的记忆,还是从那个学校大院里满出来。
记忆中的樱桃梗是挂在房门上方的缝隙里,必须搬个高凳子,再加上个矮凳子。慢慢的小心翼翼爬上去取才可以吃到嘴,我现在也没想明白老娘他们是怎么想的,只是吃个樱桃而已,有必要这么爬高上低吗?是的,小时候的我没人带,但也不至于这么给我找事儿吧。其实,事儿真的找着找着就来了,从小没坐像没站像的我,有一次以东北上炕盘腿翘臀的优美姿势扒拉着饭,心里不晓得在盘算着啥,噗通一声,以90度后仰体势完美的连人带凳子摔在了水泥地上。当时,响彻云霄的哭声伴着从鼻腔里出来的鲜血,那场景真是惊心动魄。结果心大的老爸,在帮我哄的不哭后,都没再带我去医院检查。以至于,二十多年后,一天突然发短信告诉我,他终于发现我傻的秘密了,嗯...就是这次摔傻的。
我小时候没人陪我玩,所以对于每一次小朋友的拜访,我都会格外珍惜,以至于,我是不允许小朋友玩好了回家的。哪个小朋友要回家,即使我不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我也会堵门拿糖抱大腿的。这就会关系到我老爸最心疼的东西,大白兔奶糖,小时候家里条件没那么好,大白兔奶糖可算得上是零食中的奢侈品。爸爸下乡给别人照相换来的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大白兔,我会毫不吝惜的送给找我玩得小朋友。老爸考量着,不让我送的话,怕我从小就不知道去跟别人分享。送的话,那可真心的舍不得呦。现在的我长大了,对大白兔还是特别有感情,它承载着贝儿的童年甜蜜记忆。
谁这辈子没有几个损友,尤其像我这种活了20多年只有损友,没有朋友的贝儿。从小就是损友多多。有一次,老娘同事家的比我大些的一个小男孩告诉我,戳马蜂窝的时候只要戳了后立马蹲下来,保准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我怀着崇高无比,为民除害的远大志向和一群比我大的小朋友们,来到大院里的松树下。拿着一根竹竿,听着他们教育我,马蜂不小心会蛰到别人,一定要把它们除了,以防哪天误伤其他人。对的,我是个善良又充满正义感的人,我捏捏了拳头,大义凌然地迈向了那个马蜂窝,我知道只要戳了,立马蹲下就好。最后,我戳了,我也立马蹲下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那群小朋友全部跑了。只剩下马蜂友好的围着我,它们心里肯定在想,这姑娘从小就不怕死。好喽,那膏药擦着真是透心凉,心飞扬。
其实,我不仅仅只是大义凌然,我也热爱劳动。小时候围着大院的那条小河应该也记得,那个大冬天我是怎样被我老娘扯着头发从河里捞起来的。我真的是在洗衣服呀,就在我老娘旁边蹦达蹦达呀,我还记得我当时在想什么,我在想榆树钱的树皮可以拿来泡水,然后可以吹出好大好大的泡泡,在阳光下可以熠熠发光,可美了。可能就是想得太美了,乐极生了悲,这次是360度前空翻,还是抱着小腿入水的那种,只是入水的水花有点过于大了而已。接着,没感觉到水的刺骨,倒是头皮那钻心的痛,此生难忘。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