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洗澡,湿湿身,流流血

kitt喵萌萌哒
2016-08-19 发表
1923 0

 风浪总是起于微末。
        
        绕过一丛竹,有亭子,亭子里有圆形石桌、石凳。
        
        此时亭子空荡荡地,夏日的风吹过来,却没有凉意。亭子另一面是假山,绕过假山立即见到一个游泳池。游泳池不大,不会超过两百平米的面积。略带蓝色的水在有节奏地波动着,拍打着椭圆形的池岸。
        
        水波一浪接一浪,有种节奏加快的韵律感。细致看会发现游泳池里的波浪从某一隐秘处传递开来。从高处看,游泳池宛如一个构形,而那弯点是整个池子最浅水之处。
        
        除了水波从那浅水出传播开来,还有断断续续的娇媚蚀骨的声音从那传开来。游泳池周边绿化很好,不担心有人能够从远处看着这边的春情。两具精赤的身子,在游泳池浅水处交缠在一起。女子满头青丝湿漉漉地,挥散不开,一些贴在脸上,叫那艳红发晕的脸更先娇艳。女人双目微闭,浑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男人显得强壮,此时很专注眼前的事,沉心感受着所有。
        
        隔几幢楼,就是繁华大街。楼群将外面的喧嚣和泳池的静谧分隔彻底,外面的每一个人匆匆忙忙,为着各自的目标而劳碌。漠然、嬉笑、愤怒、呵斥、冷漠、虚伪、淡然,没有人去在意这些不同的情绪是不是融洽、是不是排斥,川流不息的人流在大街上、商场通道行进。
        
        游泳池的水面越来越激荡。在这样的环境里,不会有人打搅他们。这种私人场地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到来的,男人似乎很喜欢在这样的地方疯狂自己。
        
        宣泄,毫无顾忌地宣泄。
        
        唯有这样的宣泄才会让这几个月来的气闷宣泄一空,或许,接下来自己情绪上、思想上、工作上应该找到更好的突破口。平静之后,再去省城汇报这件事情绪不会影响到思路和判断。
        
        感觉到淤积半年来的情绪即将要破堤而出,女人动着,像是无法承受他的力量,让李昌德非常满足。华英市有这样的好去处还是第一次知道,先前在绕过假山,第一眼见到这个游泳池时,就觉得非常好。谁知在凉意的水里浸泡后,自己体能也跟平时稍有不同,战意熊熊,战况也让自己格外地满意。
        
        女人口里不停地胡言乱语,没有固定的指向和言语意义,李昌德感觉得到她的喜欢,女人哪一个不爱死这种疯狂?
        
        感觉到那股来自心底深处的疯狂渐渐浮出来,李昌德觉得自己还差那么一点点,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彻底疯了。
        
        从省里下来,给自己种种限制,完全是无形却又是实质存在的网。找不到脉络、找不到着力点,就像完全陷在噩梦中……什么时候自己终于看到一点点眉目,之后以退为进,总算抓住有用的东西?这一口气实在憋得太久,下来后完全不同于自己在省城的天地,也使得自己升华一般的蜕变,化蛹成蝶是不是就这样的感觉?
        
        快节奏的进击,李昌德闭上眼,感觉到那种滋味越来越高,突然,心间没来由地一痛,仿佛有什么在心里大力撕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地喷出一大口鲜红的血。
        
        一口从心口喷射出来的鲜血,喷洒四散,大多洒在面前的女人身上。一些落在游泳池水里,使得浅水处有一丝丝一团团红晕。
        
        李昌德根本不信自己会这样,脸在那一瞬间苍白,眼里尽是惊疑与恐惧。
        
        女人在那一瞬间尖叫起来,声音尖锐,充满恐惧。顿时惊惧得不知所措,忙乱中跌落到池水里也没有感觉,直到水淹过她的脸才有感觉。生命的意识让她忘记一切,只觉得她该逃离这里才是当紧该做的。池水的清凉也将溅在身上的血迹冲散,池水更红,往池中散漫而去。
        
        女人不敢看面前这个不知名的、显得强壮的男人,本来是最美妙的一天,谁想突发惊变。也不知男人是发病还是什么原因。她不想知道,只想尽快离开,不能给沾染上。
        
        自己有家庭、有男人、有小孩,牵扯到这样的事情今后怎么有脸见人?女人忙乱地往池边休息排椅那边跑,不敢回头看这个陌生的男人会有什么情况。
        
        李昌德没有关注女人忙乱离开,只是感觉到心口那的血涌给喷射出一口后,心脏的压力在那一瞬间减轻而舒服。可接下来又觉得压力大增,继而感觉到之前那种撕裂之痛,李昌德明白接下来会再次喷血。只是,在生命最后之际,脑子也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这样喷血肯定会死在这里。忙乱中,用手来掐住自己的脖子,要阻止胸腔的血涌喷射。
        
        然而,李昌德只是徒劳,一口接一口的鲜红心血从口里喷出,将脚下的池水染得越来越红。随后扑倒在水池里。
        
        李昌德没有发出大声音,咳咳的咳声知让那女人更惊慌逃离。放在游泳池边休息排椅处的真皮手包显得鼓胀,里面除了钱包,该还有一份材料。
        
        那女人逃离之时,也不敢到包里拿该自己所得的那笔钱。对这家别墅,她是第三次来这里,知道走出别墅的路。但今天她不敢从大门出去,那男人不论出什么情况,或许都会牵扯到她,只有自己不让人看到离开,才更安全。她知道,别墅还有另一条隐秘的路可潜出来,也是她肯再来别墅的原因。
        
        逃离别墅,女人觉得自己心神难安,想报警终究不敢。钻进一家商场,忙乱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换了,决定今夜就走,离开华英市避过风头。
        
        李昌德倒在池水中,从他上边往水池中扩散的血水让游泳池的小半边都变色了。此时,离之前李昌德倒下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却见一个浑身黑衣的人,机敏地闪到游泳池边,见池水中埋头泡在池水的李昌德,飞快地四处看,不见之前的女人。顾不上搜找,飞快往遮阳伞下奔去,将那真皮手包拿走,飞快地冲进别墅绿化地消失不见。
        
        李昌德在游泳池意外死亡是在两小时后给发现并报警的,华英市警员到案发现场后,看不出是他病发死亡,还是给人谋杀。
        
        案子第一时间传到华英市书记何森那里,何森当即作出指示,一定要彻查真相!
        
        何森站在落地窗前,脸僵化着,半天都保持着这个样子。眼眺望着窗外,似乎在看又似乎什么都不看。市委办公大楼很高,下面是停车坪、绿化带、往外则是一条六车道的大公路。公路往外则是大广场,广场上一年前才修建完工的,这也是何森自己主导下完成的一桩惠民工程。
        
        何森平时最喜欢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后,看着广场上早晚锻炼的人群,特别是那些穿着花哨的衣裤,舞动着红色折扇的老年人。让他们有这样一个活动的场地,看到有一家老少在广场上走、欢闹、嬉戏;看到一对对年轻男女手拉着手、或搂抱着走,或坐在某一处低声说着,何森就觉得自己实实在在地为华英市做了一件好事。
        
        对这个广场的修建,有很多争议,何森顶住一切压力,拍板做下这一工程。他不后悔。
        
        只是,现在却没有将它平时爱看、看着别有余韵的广场放在心上,脑子里一直给这个念头搅乱着——李昌德死了。
        
        汇报的情况并不详细,但直感地觉得背后有问题。已经让市局出动警力去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李昌德是不是病死?
        
        何森对李昌德死在游泳池里,将一池水都染得变色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件事简直没法大张旗鼓地查,在市里要是多提出来说不定会给人抓住痛处大做文章。但李昌德这样死了也不可能放过不查,关键是死因。
        
        五年前第一次见到李昌德是在省城,第一眼觉得李昌德就是一个兵痞,身强体壮,甚至有种霸蛮的意思。朋友介绍给他认识,接触之后才知道李昌德粗旷的外表里有着让人容易忽略的精细,可说是心思细腻。发觉这一点后,何森对李昌德也信任日重,一年后到他身边做事。
        
        这人给人的感觉是没有什么头脑,整天精力旺盛,有使不完的力一样。连何森自己也受到他的影响,之前没有清早起来锻炼的他,也跟着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锻炼半小时,加快早上的节奏不会影响到上班。坚持几个月后,何森觉得自己的精力确实要好一些,处理工作也觉得有更强的信心。
        
        要说李昌德这次意外是身体隐疾突然爆发,何森觉得不太可信,他给市局的指示很清楚,就是要查出真正死因。只是,李昌德死在这样的地点,很明显地是跟女人在鬼混之类的,才弄成这样。
        
        何森心里也怒其不争,要不是很明显有这样的情况,市里对这一案子完全可高调起来,凶手逃脱的可能性会更小。
        
        何森心里清楚,李昌德肯定是给人猎杀的。
        
        到平江县任常务副县长将近一年,工作毫无进展,李昌德处处受到牵制,但他还是能够隐忍下来。以他细腻的心思,以示弱的姿态,在这大半年里还是找到了不少有用的材料。就在昨天,李昌德打电话来,电话里虽没有说具体,何森知道他在平江县已经得手,拿到对手的材料才会有这样的语气跟心情。
        
        谁想,他怎么会给人带到别墅去?
        
        何森心里是乱的。
        
        对李昌德的能力何森一直都信任有加,品行上之前真挑不出什么大毛病,当然,他也知道,在背后男人有些出格的事情放在平时不算什么大错。
        
        只是,这一次却丧生在女人之手。
        
        现场没有女人,从目前的材料和现场证据也不显示有女人,只是,何森知道一定会有女人杂在这个案子里。李昌德没有理由进省城里还往别墅区停滞,他是该带着材料到市里来的。
        
        材料到哪里去了,材料里会涉及到哪些人,他们在这一案子里又扮演什么角色?
        
        另外,还有怎么跟省里交待的问题。
        
        李昌德从省里下来,虽说是跟在他何森身边办事,之后成为自己的亲信。其实,这背后有更多的关系牵扯着,如今,有人敢对李昌德下死手,省里哪会就这样算了?
        
        李昌德的父亲在三年前从省政协副主席的位子上退下来,看到李昌德在事业上有了起色,也完全放心地退隐幕后。李老是怎么样的人,何森见过,在省里圈子里说是孤高是不错的。一生中确实很少为自己谋划过,使得李昌德最初对李老有些逆反,之后,李昌德突然转变,李老对此分外欣慰。
        
        何森知道李昌德转变的原因,是因为给省里的杨冲锋杨副省长折服,或者说收服。在杨少的规劝下才有这样的转变,李老也因此跟杨副省长有了很好的关系。
        
        省城里的圈子,李老的刚毅性子得罪不少人,惹很多人厌,见李老即将退下都不在对李老有什么尊重了。可杨少却跟李老的关系突然改变,李老在省里其他人眼里多出一些看不透的地方,那种冷脸忽然地收敛了。
        
        李老心知肚明,对知错能改的儿子也抱一定的期望,希望他能够跟在杨少手下好好做人做事。杨少也有意栽培他,才将李昌德交给自己来带。
        
        一年前,自己让李昌德去平江县之前,曾到省里见过李老、也请示过杨少。对李昌德要怎么用,省城那边都倾向于多磨练、多经历一些事,对这样的安排也是赞成的。
        
        何森自己也考虑过,李昌德在省里有如此的根基,也不怕谁敢乱来,踩踏过那条线。
        
        谁知道却是这样的结果。
        
        如今,怎么解释都没有用,怎么后悔都无法挽回。何森只想找到事实真相,到省里去请罪。
        
        最难以面对的,何森知道不是自己而是李老。
        
        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李昌德虽说不是独苗,还有一个姐姐,也在省城。他的姐姐一家只是普通的干部,对这样的事情只有接受再无选择。
        
        自己的时间不多,得尽快往省里赶,再难面对的事都不可避免。至于怎么来查这个案子,也等省里那边给出进一步的指示。
        
        始终让何森想不通的是,李昌德怎么会到来市里后却没直接到市委来见自己?即使有什么顾忌,也可让自己派人将材料拿到手后,再做下一步打算才正常啊。
        
        难道游泳池不是第一作案现场?可能性不大啊。
        
        丰美妖娆的女人在商场里转,看起来跟普通的客人没有太多的区别,但要留意她,却能够发现她一直在观察着四周。是在看自己是不是给人注意到,虽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自以为很小心了。从头换到脚,将之前穿在身上的裙丢在商场垃圾桶里,到卫生间洗了脸,补好妆,神情也镇定很多。
        
        即使给人看到,确实找不到多少破绽。女人平时没少撒谎,心理素质上比一般人要强多了,要不,之前在游泳池时早就给发生的事情下昏过去,哪还能穿好衣裙将自己的痕迹抹掉,想到要从秘道里偷出来?
        
        那男人很健壮,今天的事情绝对是有人在背后下手,她不过是给人用来当工具。可真要卷进这种案子,自己即使说清死者跟自己没有直接的关系,也无法面对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再说,下手的人会不会方过自己都难说。女人觉得最好是立即远远逃走,连自己都想不到的地方去,只有如此,才有可能逃过一命。
        
        不想回家,在商场取款机取了两万现金,这也是最多额度取钱,今后这个卡还能不能用都得两说。只要自己在用这个卡,公安或凶案的凶手就有可能发现自己藏身之地。女人犹豫一阵,还是没有将卡丢掉。放进包里,十年二十年后,这个卡里的钱想可取出来。
        
        知道那男人是枉死,绝对不肯发病,女人对这一点的判断觉得有把握。自己这样溜走,确实心中也有愧,可这个世道自己的生存才是最根本的,有些东西不存在丢不丢。
        
        心里的愧疚不是没有,女人知道自己当前最紧要的是逃走,从人们眼里突然消失。也知道,那人死后肯定不会瞒久,而借用自己的手达成这样杀人的人,肯定先就留意自己了。如今没有见到自己,会不会满城到处找?他们知道自己,可自己却不知道他们是谁。
        
        那个男人他们能杀了,再杀自己灭口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女人心里更急,但却能够稳住精神。从商场出来,随机地招一辆车,直接谈好价格往临省走。
        
        在她想来,即使有人看到她进到商场,也不可能看到她会从哪里出口,更不可能会想到她招了出租车直接离开到临省去。这种自己先前都不想过的念头,才是让人最难捉摸到。
        
        到临省那个市来回要十个小时,女人出价不算低,又是本地人,司机犹豫一阵便答应了。等车出了市区,女人总算放心一些,开了车窗,将自己手机下开电池顺手往窗外崖下丢弃。司机虽看着她这导致,却也不疑惑,如今,美艳的女人在情感上乱得很,肯定是遇上什么事才会这样做。
        
        确实有人在别墅周围监视着,等市里的警车进到别墅,还不见女人出现。也没有女人在案子现场的消息,那几个人立即电话往上报。女人不见,对整个案子说来完全可拖延下去,但警方要说不察觉有这样一个人,也是不可能的。
        
        那几个人中,有人当即到女人住家附近留守。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