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半夜都能听到老公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声音

kitt喵萌萌哒
2016-08-19 发表
791 0

        “云飞,你讨厌!给我嘛!
        “好好!这就给你!亲爱的!
        女人的撒娇声,张云飞的邪笑声充斥着我的耳膜。那声音忽远忽近,就像在我耳边一样的清晰!
        我猛地掀被而起,习惯性的往身旁的位置看去。
        我老公——张云飞果然不在床上!
        时钟指向了午夜十二点,月光从落地窗折射进来,将整个房间映照的有些明亮。
        “快一点!
        此时那女人的声音突然有些尖锐,让我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我顺着声音看到卧室里的卫生间灯光明亮,磨砂玻璃上两道人影彼此交缠在一起。那动作,那姿势是那么的熟悉!
        就像每次我和老公爱爱的时候一样!
        “的一声,我感觉脑子里一条叫理智的弦断了。
        我的老公居然出轨了吗?他半夜在我们的卧室里居然和别的女人做着那见不得人的事儿?
        我赤着脚,顾不得此时身上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衣,跌跌撞撞的奔向了卫生间。
        “的一声,我拉开了卫生间的滑动门。
        可是,刚才还在缠绵的人影居然凭空消失了!
        卫生间里热气腾腾的,好像有人刚洗完了澡。地上瓷砖上的水渍还没从漏斗里渗下去,可是人呢?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使劲的揉了揉,却发现整个卫生间一个人影都没有!
        “呵呵!
        清晰的娇笑声好像就在卫生间里响起,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双眸子像条毒蛇似的盯着我!可是我却看不到一个影子!
        我抓着胸口的睡衣大口的喘息着。
        我觉得我的心脏又开始疼了!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啊!
        我惊叫的原地跳了起来。
        我想,我的脸色此时一定是苍白的!我的心脏就像一双铁手一般紧紧的揪在一起,疼的有些窒息!
        “老婆?你怎么了?
        老公张云飞此时围着浴巾站在我的身后,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他头发上的水滴还没擦拭干净,顺着他的鬓角沿着脖子滑向了结实的胸膛,而后慢慢落下。
        他的眼神此时是担忧的,就像我们刚刚热恋的时候一样!
        “你去哪儿了?
        我的声音微微的颤抖着。
        难道刚才我所看到所听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张云飞的神情很坦然,上前一步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低声温柔的说:天儿太热了,我睡不着,起来洗了个澡。然后觉得有点饿,下去找了点东西吃!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心脏病又犯了?
        看着老公担心的表情,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是那么的完美无缺,让我找不到怀疑的理由!
        可是刚刚我明明听到和看到了!
        我是一名先天性的心脏病患者!我老公张云飞在三年前和我认识,并且喜欢上我。我们谈了两年的恋爱,终于在一年前结婚!
        婚后,他对我很好!好的让我觉得自卑!他总是倾尽所能的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可是我最近觉得我的精神越来越不好!
        我总是能在半夜的时候听到他和别的女人欢爱的声音!
        可每次我要把他们捉奸在床的时候,就像刚才一样,仿佛幻觉一般,什么也抓不到!
        “我没事!
        我低低的回应着,希望在老公的脸上看到什么不一样的情绪,可惜一无所获!
        “琳姐,你的药好了!
        保姆娄楠的一声把灯打开了,瞬间房间里光明如白昼!
        “我来吧!
        老公回头转身,我却揪着胸口张大了嘴巴。
        因为他的后背上赫然有一道清晰的抓痕!
        
        那道抓痕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的刺进了我的胸口!
        我和老公爱爱的时候是从来不留下任何痕迹的!
        他知道我身体羸弱,每一次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碎了我似的!那种呵护,那种温柔至今还能让我心情激扬。
        可是现在他的后背上是一道新鲜的抓痕!甚至血丝还没有抹去!
        我突然看到了老公朝着娄楠笑了笑,而娄楠的眉目间含羞带嗔的。一个药碗在他们手中仿佛成了传递情感的纽带。
        我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娄楠怎么还没睡觉呢?
        刚才那个和老公欢爱的女人是不是她?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了头,就像滕蔓一般疯狂的滋长着,并且不断地纠缠着我的心口,让我觉得窒息的难受。
        “药?什么药需要半夜给我熬?
        我突然像一只被猜到了尾巴的猫,竖起了浑身的毛发开始攻击对我不利的人。
        上前一步,的一声打掉了他们手里的药碗,然后抡起胳膊想也没想的就抽了娄楠一巴掌。
        “说!刚才是不是你勾引我老公的?是不是?
        我像个疯子似的揪住了娄楠的长发,然后劈头盖脸的朝她打了过去。
        “啊!琳姐!我没有勾引张先生!我没有!
        娄楠不敢和我动手,生怕我突然犯病似的,只能护着自己的脸开始躲闪。
        “老婆!老婆!你快停手!你这是怎么了?
        张云飞一把抱住了我,并且当着我的面给娄楠使了个眼色,娄楠立马哭哭啼啼的跑了出去。
        而我因为刚才的愤怒和扭打,胸口开始疼痛起来。
        我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离水的鱼,不断地喘息着,却怎么也吸收不到新鲜的氧气!
        “老婆!你别激动!你说你最近天天这么疑神疑鬼的,你让我怎么放心?来,我扶你回床上躺着休息一会!
        张云飞强行的就要把我往床上带。
        我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不久前他们之间的娇喘声,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了张云飞,朝着娄楠的房间跑了过去。
        我一定要找到证据!
        “老婆!你大半夜的闹什么呢?
        张云飞的声音有些不耐烦,却还是追了过来。
        “你别跟着我!张云飞,你要是心里没鬼,今天就别拦着我!
        我的胸口一阵阵的抽疼着,可是我却无视身体的抗议,转身踢开了娄楠的房门。
        此时她正慌张的把一盒东西塞进了被子下面,在看到我进去的一瞬间,脸色划过一丝惊慌失措。
        “琳姐?你怎么来了?
        “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我上前一步就要去掀开她的被子!
        “不要!没什么东西!琳姐,你不能这样!
        娄楠死死的摁住了被子,一脸求救的看着跟着我而来的张云飞!
        “老婆,你闹够了没有?
        张云飞上前一步,一把将我拉开。也不知道他是有意无意的,我只感觉一股劲力将我拉扯着,然后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的一声,我的脑袋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老婆,老婆你醒醒!
        也不知道我晕了多久,耳边传来张云飞急切的呼喊声。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着急,可是我却怎么都不愿意睁开眼睛!
        我自欺欺人的认为,只要我不醒来,就不会面对这一切!
        张云飞是爱我的!
        我一直这么认为!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经得住考验!可是明显的他和保姆娄楠之间不对劲!
        他们之间的眉目传情在我面前是那么的明显,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老婆,你别睡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和娄楠真的没什么!因为我饿了,下去找吃的,看到她还没睡,就想起你最近的精神不太好,所以让她给你熬了一碗凝神的中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张云飞可能也看出了我的装睡,此时低低的解释着。
        他的声音像大提琴般的醇厚,非常悦耳。我一直都很喜欢听他说话。张云飞对我真心没什么脾气,每次都是轻风细雨的,让我觉得温暖。
        可是这一刻听着他的解释,我却有些烦躁。
        “别和我说这些!张云飞,你真当我是傻子吗?我都看见你们了!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却在看到张云飞的憔悴时有些心疼。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而他的胡渣子冒了出来,整个人有些颓废。
        “看见什么了?你都看见什么了?老婆,你最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是你自己整天疑神疑鬼的,所以才会有那种幻觉!不行!一会我得带你去看看精神科!你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张云飞一脸的担忧。
        “我精神没问题!张云飞,我亲眼看见你和她在我们卧室的卫生间里苟合!
        我大声的喊叫着,我不要被当成精神病!
        我不是!
        “卫生间?老婆,咱们卧室的卫生间就那么大小,一眼都能看到底!我记得我进房间的时候你在卫生间里!你说我在卫生间里和别的女人苟合,那么我怎么会出现在你身后?你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张云飞的话直接把我问住了。
        是的!我看见了卫生间玻璃上的人影,可是当我打开卫生间的时候却没有人在!这是为什么?
        而张云飞也确实是出现在我身后的!
        可是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我的幻觉!绝对不是!
        我急的大口的喘息着,我揪着衣领,我抓耳挠腮,我想解释给他听,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婆,你别这样!放松!我不问了!我不问了好不好?
        张云飞看到我这个样子,吓得脸都白了。他抓住了我的手,逼迫着我看向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的清澈!
        可是我却不太相信他了!
        一个半夜当着我的面出轨的男人,眼神怎么可以清澈的像个刚出生的孩子!
        我突然觉得我看不懂他了!
        他是我的丈夫!是我托付一生的男人!可是为什么我现在觉得不安和恐惧?
        “老婆。你听我说,你闭上眼睛好好休息,睡一觉起来什么都好了!还有,医生说你怀孕了!
        我突然感觉一阵狂喜。
        没人能够了解我渴望做母亲的心情!
        我的病是娘胎里带的,结婚的时候医生说过,我这样的身体怀孕的几率很低。可是张云飞现在告诉我,我要当妈妈了!
        我的唇角开始上扬,我浑身上下充斥着喜悦,这种狂喜将我对不久前老公可能出轨的事情给掩盖了下去。
        可是还没等我的笑容完全的绽放,张云飞的下一句话直接把我打入了地狱的深渊。
        “老婆,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
        
        “你说什么?
        我仿佛被一道晴天霹雳给击中了。来不及考虑我现在什么心情,只觉得所有的感官和意识在张云飞说完这句话以后,完全处于当机状态了。
        “我说这个孩子不能要!
        张云飞一字一句的看着我说着,丝毫不在意我那摇摇欲坠的身体,还有愈发苍白的容颜。
        “为什么?你比谁都知道我多么渴望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
        我感觉我的心口开始疼了起来。
        可是张云飞没有像以前一样把我呵护在怀里,而是看着我的眼睛说:但是我也比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不适合生育!
        “可我想要我的孩子!即便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我都在所不惜!我父母都过世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就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我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血脉延续下去!老公,我求求你,你让我把他生下来好不好?等我哪一天不在了,还有孩子陪着你!求求你,你让我留下他好不好?
        我揪着张云飞的衣袖,哭的稀里哗啦的。
        才一个月的时间,我感受不到他的心跳和脉搏,可是那份初为人母的喜悦让我每次从梦里醒来的时候都是挂着笑容的。
        我一脸乞求的看着张云飞,我希望他能像往常一样宠着我。可惜,这次我错了。
        张云飞的脸色冷冷的,目光依然清澈,却多了一丝冷然。、
        “肖琳!别闹了!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