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婚当日丈夫放我鸽子,婆婆不主持公道,还让我明天再来?

kitt喵萌萌哒
2016-08-19 发表
1325 0

 二十一世纪,东海市高级私人医院院长办公室。
        “一声,一份厚厚的病例被狠狠摔在桌子上,林院长面色铁青,怒不可遏,韩芸汐,李先生可是凌云集团的董事之一,他拥有我们医院40%的股权,你必须给他优先安排解毒!
        面对院长的滔天大怒,韩芸汐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很平静。
        “林院长,很抱歉,李先生中的是慢性蛇毒,非紧急情况我这里不允许插队。
        她长得清纯漂亮,一双大眼睛,一对小梨涡,年纪轻轻便以惊人针术天赋闻名中医界,是罕见的解毒的高手,不管是对付动物毒素、植物毒素、化学毒素还是人体内毒素,都是她的强项。
        “你这里?你搞清楚,这里是凌云!院长愤怒得拍案而起。
        “院长,我再重申一遍,李先生不是急症,不管他是谁,在医生面前,人人……”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院长便厉声打断,够了,别跟我说什么医生面前人人平等,只有男女之分。韩芸汐,我告诉你,马上安排解毒,否则,从今天起,滚出医学界!
        警告她?
        本以为韩芸汐会害怕,可是,她却依旧平静从容,态度认真,林院长,在我面前,也没有男女之分,只有两种人,我想救的和我不想救的,李先生我不救,请另请高明!
        她说完,礼貌一笑,转身便走,看似瘦弱的身子优雅而从容,恬静美好中自有一种不容忽视傲骨。
        然而,当轩韩芸汐打开门时,林院长却勃然大怒,韩芸汐,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你给我站住!
        说着,随手将桌上的病例夹朝她后脑勺砸来,韩芸汐一怔,只觉得一股湿热感从后脑勺缓缓流下。
        她有些错愕地转头,可是,都还来不及看林院长一眼呢,整个人便瘫了下去……
        三千年前,天宁国。
        韩芸汐从花轿里迷迷糊糊醒来,听到周遭一片喜庆,吹唢敲锣打鼓声此起彼伏,而眼前一片黑。
        怎么回事?
        韩芸汐将罩在脑袋上的东西扯下来一看,顿是倒抽了口凉气,这……这不是喜帕吗?
         下意识仰头又低头,发现自己一身凤冠霞帔,宛然是个正出嫁的新娘子……醉了!
        花轿一颠一颠的,让韩芸汐头疼起来,而这个时候,陌生的记忆也一段段涌入脑海。
        无疑,她穿越了,而且一穿越就要嫁人了!
        原主是天宁国医学世家韩家的嫡女,也叫韩芸汐,因为生母医术了得救活了当时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被指腹为婚给当时的七皇子,也就是现在的秦王龙非夜,当时还被传为一段佳话,韩家也因此地位飙升。
        可谁都不知道韩芸汐一出生就克死亲娘,还长成了一个不懂医术的废材丑女,婚事因此一拖再拖成为秦王的禁忌,偏偏前些日子秦王惹恼了皇帝,皇帝一纸令下,月底之前择日完婚。
        今日,正是大婚的日子。
         秦王龙非夜少年封王,是皇位之争中仅存的皇子,年纪轻轻才二十出头,论辈分却是如今唯一的皇叔,可谓天宁国位高权重第一人。
        秦王府在城南,韩家在城北,花轿得由北往南穿城而过,秦王成婚,即便本人没露面却依引得万人空巷,全城轰动。
        就在韩芸汐整理这些记忆信息的时候,喜乐戛然而止,只听喜婆大呼,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大喜日子,身为喜婆居然当街高喊不好了?明显是故意的呀。
        韩芸汐正想掀帘子瞧瞧怎么回事,转念一想,身为新娘子这么不顾礼数当街露面,岂不得被古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
         只能作罢,不动声色听着,外头的动静听来,明显围观了不少人。
         “哎呀,错了,咱们走错路了,刚刚那个路口得右拐才对,咱们给左拐了!喜婆那语气,就差哭天喊地了。
         “我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这条路也能到秦王府。
         “就是就是,王婆婆你老糊涂了不是,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晦气话,刚刚不也是你指的左拐?
         ……
         轿夫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王喜婆却连连跺地,我就是老糊涂了呀!坏事了!从这里走,至少还得一个时辰,新娘子会错过吉时的!
         这话一出,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吉时这事,别说在古代,在现代都很多人讲究的。
         半晌,一个轿夫才怯怯地问了句,……那退回去右拐吧?
         “说的什么话?喜婆狠狠跺脚,脸上厚厚的脂粉因生气都裂开了,新娘子不能回头的,更不能走回头路,你这是诅咒新娘子被休回去吗?
         这话,让轿夫哑口无言了。
        韩芸汐在轿子里连连翻白眼,这个媒婆明显是故意要让她迟到的,秦王府没来迎亲队,新郎官也没来,就派了个喜婆过来。
         这还没进门呢,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误了吉时,日后秦王府要有什么不吉利的事情,还不都得推卸到她头上来?
        韩芸汐恨不得下轿说不嫁,当街甩掉新郎官,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娘家有豺狼,婆家是虎豹,继承了韩家废材丑女这个身份,她胡来不得。
         唯有走一步算一步,好歹是太后赐婚,皇帝责令,她倒要瞧瞧秦王府敢拿她怎么样?
         媒婆和轿夫商量了许久,最后只能继续往前赶路,四个轿夫不要命地跑,把韩芸汐颠得够呛。
        但是,最终还是错过了吉时,足足迟到了半个时辰。
         秦王府一丈高的气派大门紧闭,就连侧门也全都关上,门口围满了京城百姓,早就指指点点议论开了。
        “听说韩芸汐可丑了,怪不得秦王连露个脸都不乐意。
         “呵呵,连天下第一美人都想着嫁入秦王府,韩芸汐算什么?我看就算进去了,也是守空房的命。
        “还别说,人家面子大着呢,迟了半个时辰才来。哎呦,等着我这腿都酸了!
         ……
        如果是以前那个韩芸汐听了这些话,岂不得哭死?可惜,现在的韩芸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畏畏缩缩,自卑自弃的可怜虫了。
        她无关痛痒,一边摩挲着脸颊上的瘤,一边透过窗帘缝隙看出去,只见秦王府大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点喜庆的装饰,如果不是花轿临门,谁都不知道这家今日娶亲。
        冷冷清清的场子无疑是在告诉韩芸汐,她是不受欢迎的,送上门来人家都不要。
        王喜婆正在敲门,没敢用力就轻轻地敲,半晌,大门没动静,侧门却开了,一个老守门奴站在门内,没走出来的意思。
        王喜婆连忙跑过来,很有职业素养,欢天地喜笑得特喜庆,新娘子到啦!新娘子到啦!
        谁知,那老奴才瞥了花轿几眼,不屑道,太妃有令,误了吉时,明日再来!
        说罢,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周遭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便爆发出了一阵阵大笑。
        这估计会在天宁国历史上记上一笔吧,居然让新娘子明日再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周遭的看客们都笑抽了,就连送亲队伍里不少人也忍不住笑出声,任谁都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
        花轿里,气定神闲的韩芸汐终于缓缓地眯起了双眸,秦王府,欺人太甚!
        王喜婆灰溜溜地走回来,唉声叹息,哎呀,太晦气了,我当喜婆那么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回去回去,赶紧回去!
        然而,就在轿夫重新抬起轿子的时候,韩芸汐厉呵了一声,等等!
        ……
        谁说话?
         众人停住,四下张望,找不到说话的人。
        “王婆婆,劳烦你去问问,明日几时来?韩芸汐再次开口,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不容违逆的威严,声音不大,却让周遭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花轿,这真是韩芸汐在说话吗?这种情况下,她不是该偷偷哭了吗?居然还敢说话,而且还说得那么大声?
        “王婆婆,你还愣着作甚?难道要本小姐追究你带错路的责任吗?韩芸汐骤然厉声。
         王婆婆始料未及,吓了一大跳!带错路是太妃交待的,秦王府自然不会追究她,但是,韩家真追究起来,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呀,到那个时候,太妃才不会保她呢。
         这韩芸汐怎么突然变厉害了?
         王婆婆也顾不上那么多,急急就应,是是!大小姐稍等稍等。
         “咚咚咚!这会儿敲门口不温柔了。
         还是那个老门奴开的侧门,干嘛呢,让你们明日再来没听明白吗?
         “新娘子问明日几时呢!劳烦通报一下太妃。王婆婆好声好气地求。
         老门奴诧异了,这新娘子有点意思,等着吧。
        王府的后花园亭子里,宜太妃正和几个诰命夫人搓麻将,全然没把娶儿媳这件事放心上。
        皇帝亲政后,先皇留下的几位太妃死的死,守陵的守陵,就这宜太妃母凭子贵,没人敢动,连太后都对她礼让三分,三年前嫌皇宫住得闷,搬到王府和儿子住。
         侍女猫着腰过来,低着头在她耳畔禀,主子,新娘子问明日几时来?
         宜太妃正在下牌的手一僵,转头看来,你说谁问的?
        “……新娘子。侍女还是压低声音回答。
         “胆子不小呀!宜太妃纳闷了,只是忙着打牌也没放心上,随口说了句,还是已时。
         问清楚时间又怎么样,明日来,还得让她迟到。
        “己时。王喜婆把话带到花轿前。
         谁知韩芸汐冷冷给了三个字,原地等。
         周遭不少人都意识到这位韩小姐的不对劲,王喜婆却还没头没脑的,大叫起来,什么?
        “新娘子不能这样啊,咱们不能堵人家的门不是?会被人笑话的,不成不成,没有这个理呀!哪有到人家大门口来等嫁的?
        “是你说不走回头路的,怎么,你要诅咒我被休回娘家吗?韩芸汐冷声质问。
        这不是王喜婆刚刚说的话吗?王喜婆语塞了。
        “等不了的可以走,回了韩家拿不到工钱别找我。韩芸汐好心提醒。
         众人面面相觑的,越发得觉着新娘子厉害,谁也不敢走,只能原地坐下,和新娘子一起等。
         王喜婆见状,孤掌难鸣,也只能在轿边坐下来,她忍不住想掀起垂帘瞧瞧新娘子的样子,真像传说中那样极丑无比,胆小自卑吗?不会是换人了吧?
        迟疑了片刻,王喜婆怯怯地伸出了手去……
        
        王喜婆刚掀起垂帘一角,韩芸汐就一脚踩住她的手,阴沉沉问,“吉时未到,你要请我下轿了吗?”
         “不不!我……我不小心的不小心的!王喜婆连解释,忍着疼不敢叫。
        韩芸汐这才放开她,优雅的缩回脚,慵懒懒倚在轿中。
        韩家平素各种虐她,这出嫁仪仗上到是没有亏待她,轿子很宽敞舒服,正好能让她睡个觉。
        她才不会那么笨真回去明日再来,如果真回去了,明天指不定还能出什么事耽误吉时呢。
        秦王府碍于皇命不敢不娶,却可以整出很多幺蛾子拖延,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虽然韩芸汐也不想嫁,但是她知道,秦王府这个大门她必须进,否则,到了最后,宫里头怪罪下来,她会被推出去当替死鬼。
        秦王娶亲立正妃已经是轰动全城的事情了,她在秦王府大门口这么一等,事情必定会传到宫里去的,只要宫里一关注,明日吉时秦王府再不乐意都得给她开大门!
        思及此,韩芸汐挪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安心心的睡了。
         此时,养尊处优的宜太妃已经没了平素的闲适,匆忙忙亲自赶到秦王府侧门,透过门缝看出来,见外头一片喜庆的红,那保养有素得脸就给阴了。
        “母妃,韩芸汐这个女人好奇怪呀,外头说她胆子小,怎么今日就这么大胆了?刚刚宫里派人来问怎么回事了呢。慕容宛如一脸担忧地说道。
         她是宜太妃收养的义女,温婉贤慧,逆来顺受,自小伺候宜太妃,比亲女儿还贴心,一句母妃足见她在秦王府的地位。
         “这个丑八怪,跟本宫斗到家门口来了?宜太妃阴险地眯眼,手指往脖子轻轻一划,示意慕容宛如把人解决掉。
         慕容宛如面露恐慌,母妃!人死在咱们家门口,多不吉利,万一皇上怪罪到哥哥头上?
        秦王府门周遭也是有防卫的,人死在大门口确实说不过去,何况,这件事全帝都都关注着呢。
        宜太妃不笨,冷静一想就明白这个道理,好啊,所以她就赖在这不走了!啧啧啧,这个丑八怪心机怎么这么重?
        “母妃,现在怎么办,明天吉时一到,咱们是开门还是不开门?慕容宛如无奈地问。
        “哼,这么想进这个大门是吧,就让她进来,本宫倒要看看她能待多久!
         宜太妃可不惹,在守卫森严的秦王府里就算再天大的事,都是传不出去的。
        慕容宛如一脸无奈的点头,眼底却闪过了一抹得意。
         她早就盼着韩芸汐进门了,宜太妃有意将她许给秦王,可惜她出身卑微始终当不上正妃只能屈居侧妃,就怕秦王正妃的位置被有权势之人夺了。
         韩芸汐这么个破相的女人,不过是皇上用来羞辱秦王的工具,只会让秦王和母妃厌恶唾弃,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而太后亲点的秦王正妃,即便是死了,位置都必须空着,如此一来,最适她意。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