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回乡后竟然被美女尾行……

nnnnnnnnaa
2016-08-19 发表
510 0

京军区军事法庭内,江成穿着自己的少校军服笔直的站在受审台上,他的眼光充满了愤怒和不解。

 

这时,坐在审判席上的上将站起了身,开始宣判。

 

“被告人江成,在执行任务期间,不顾国家利益,只顾个人仇怨,未经允许,肆意枪杀重要人物,造成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失,现在,本庭宣判,判处被告人江成,开除一切军职,收回所有奖章,即可执行!”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上等兵走到江成的面前,伸手就去摘江成军装上的肩章。

 

这一摘,现场顿时开始骚乱,最先起哄的就是坐在台下的狼牙队员们,蝎子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对主审官说:“这简直就是扯淡,滑天下之大稽,一个反动分子死了,居然要摘去我们队长的荣誉,你们这是胡闹,这根本就是扯淡!我要投诉你们!”

 

螳螂和蜘蛛等人也是神情激动,一贯冷静的螳螂这个时候也火了,他指着主审官,那名上将的鼻子骂道:“你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子上对我们的队长进行宣判,队长为国献出了那么多,你一句话就轻飘飘的夺走了他的一切,你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一时之间,整个军事法庭都闹腾了,十几名狼牙的队员都群情激动,纷纷表示自己的不满。

 

负责法庭的几个主审官顿时就火了,上将敲着桌子对江成说道:“少校,管好你的士兵!立刻!”

 

.......

 

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让人感觉到有如置身于云里雾里中。江成背着军旅包走出了江南市的火车站广场,抬头仰望着家乡的天空,天空中的启明星正在闪闪发光。

 

七年了,参军入伍七年,未曾回过一次家乡,探望过一次父母的江成,心中想着即将见到那多年不见的父母双亲,双腿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江成打量着这座他以前生活了18年的城市,如今已经变的面目全非,曾经那低矮的楼房现今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其中一栋最高最大气的外墙上贴着四个大大的闪光大字——南华集团,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闪闪耀眼。

 

江成走过大厦的门口,准备穿越马路走到对面的小巷中去,因为他还记得当初他就是被父母从那条小巷带出来,在双亲的叮嘱和不舍中踏上了火车,开始了他长达7年的军旅生涯。

 

这时只见从大厦的旋转门中走出一位美人,她身着工作装,腿上穿着黑丝,脚踏高跟鞋,款款地走出了大厦门口,美女边走边从包包里摸索着,掏出一个折叠钥匙按了一下,位于江成身边的一辆白色保时捷便应声而响。

 

江成只是看了那美女一眼便大踏步的走向了人形过道,不过他刚走出不到三步便感觉到一丝危险,因为他听到一丝非常细微的声音,那是定时炸弹的滴答声。

 

作为曾经的狼牙队长,江成对于危险有着极其灵敏的嗅觉,他调头走到了保时捷的前面。

 

“嘎”的一声,保时捷停了下来,黑丝美女打开门走下车来,怒斥道:“你干什么?有病啊!自己跑到我车前面来找死啊!”

 

江成没有理会美女的怒斥,迅速的走到车旁,趴在了地上,果然,车底上挂着一个炸弹,江成瞅了一眼,居然是枚小型的C4,不由大吸一口冷气。

 

米诺见这个男人居然对她的怒斥不理不问,反而趴在自己的车旁,以为是个神经病,她正打算叫大厦的保安来赶走他时,却看见这个男人从车底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面还有个倒计时的屏幕,而屏幕上显示时间只有不 到1分钟了,她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炸弹!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拿着它放在手上,表情从容而淡定。

 

江成从保时捷的车底摸出了那枚小型的C4,拿到手上一看,引爆时间居然只剩下不到1分钟了,心中便想到附近肯定是有人遥控启动了炸弹,他没有理会眼前这个已经傻了眼的美女,拿起炸弹便跑到了马路上,一把提起了一个排水盖,将炸弹抛了进去,然后将井盖盖紧。转身跑回去拉起已经目瞪口呆的米诺,向着大厦内部跑去。

 

“嘣”,一声巨响传来。

 

只见那个排水井盖从地上直冲而起,离地飞了将近三米高。米诺只感觉有如发生了地震一般,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大厦门口的保安此时也早已慌乱不已,对于这个拉着他们董事长兼总裁的男人也没有注意,因为他们听到声音后已经各自找地方躲起来了,有的钻到了桌底,有的跑进了大厦,有的甚至躲在楼梯的下面。看来他们还是知道如何躲避地震的。

 

将米诺放在了大厅,江成便走出了大厦的门口,因为他要赶紧去找出那个藏身于暗处引爆炸弹的人,刚才自己从保时捷车前走过都没有听到炸弹定时器的声音,说明附近肯定是有人看到那女的出了大厦才遥控启动计时器的。

江成走出大门四处张望了下,发现附近能够观察到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且这又是市中心,交通四通八达的,那人现在肯定已经离去了,自己根本无法追踪。

 

摇了摇头他便向大厦对面走去,他也没空去管刚刚那个美女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喂,你去哪?”米诺从大厦里追了出来,朝着江成喊道。

江成朝后面摆了摆手,回道:“放心,你安全了,我也要回家了。”

 

江成完全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因为对于常年经历枪林弹雨的他来说,这种小型的炸弹只不过是相当放了个大炮仗而已,他对于那些炸弹的声音早已麻木了。心中想道马上便能看到爸妈了,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米诺站在大厦门口,看着这个黑瘦的身影步入了清晨那朦胧的雾中,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她才回过味来,自己刚刚可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要不是那个男人,也许自己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暗道: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找到你。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