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旅游之江苏镇江:英雄故地

休闲读品宋风
2016-08-19 发表
5192 2

 ◎伯先公园

    赵声,字伯先,镇江人,曾与孙中山、黄兴等一起组织“广州起义”“黄花岗起义”,1911年5月,病逝香港,1912年,被孙中山追赠为“上将军”。1926年,镇江人民为纪念赵伯先而辟云台山为伯先公园,立伯先铜像,公园于1931年6月落成开放。“抗日战争”和“文革”期间,铜像数度被毁,现存铜像为1983年所立。图为伯先公园内的赵伯先铜像。


    去镇江,本来只有两个目的,一是追寻辛弃疾、陈亮在京口(镇江古称)的故迹;二是参观镇江的赛珍珠博物馆。不想到了镇江,又有了太多想不到的发现,不禁惭愧自己的孤陋寡闻,对这座伟大的城市太缺乏了解了。

    镇江给我们带来的惊奇首先表现在它的英雄气质上,我们没想到这座江南城市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多英雄豪杰的故事。

    镇江本是西周宜侯的封地,故古时曾称宜。三国时孙权在此建都,联刘抗曹的决策就是在这里决定的。打败曹操后,孙权想通过联姻的方式继续羁縻刘备这位连曹操都敬重的英雄,所以就把妹妹嫁给了刘备。“甘露寺招亲”的故事由此流传了一千多年,被写入各种小说和戏剧。如今,北固山甘露寺仍在,难怪辛弃疾在这里想起了曹操的一句慨叹:生子当如孙仲谋。

    西晋时北方大乱,大批难民南逃,而驻扎在镇江的是当时掩护难民南逃殿后的军队,这些军人子弟将北方的强悍与吴地的勇武结合在一起,造就了一支英雄的部队:东晋名将谢玄手下的北府兵。东晋就是靠这支部队,在淝水之战中打败南下的前秦苻坚,维持住划江而治的局面的。那位后来被辛弃疾赞为“气吞万里如虎”的南朝刘宋的开国皇帝刘裕(小名寄奴)也曾在这支部队服役。南宋时,这里也曾沦为战场,比辛弃疾稍早些时候的韩世忠将军,曾在这里大败金军,留下了其夫人梁红玉“击鼓战金山”的英雄传说。

    这股英雄气一直延续到近现代,1841年的鸦片战争中,镇江是抵抗入侵英军最激烈的城市之一,副都统海龄战死,歼敌约200余名。以至于远在欧洲的恩格斯评论说:如果所有中国城市都像镇江这样抵抗的话,英军是开不到南京的。

    当历史远去,英雄们的故事只在书本上传播的时候,您再来到镇江,会发现这里到处都留下了英雄们的痕迹,从三国时鲁肃的坟墓到同盟会元老赵声(字伯先)的纪念公园,在这座城市里,您随时都可能在不经意间与一位英雄相遇。

    镇江给我们带来的另一个惊奇,是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文化底蕴,国内还没有哪一个地级市让我们这些来自号称文化底蕴深厚的西安的人,如此感到惊奇的。

    千百年来,来过镇江的文人墨客不计其数,辛弃疾、陈亮之外,在镇江留下千古名句的有唐代诗人王湾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镇江人也很珍视这些文化传统,不仅为这些伟大的中国古代诗人建立了各种纪念设施,就是对来自异国他乡的作家赛珍珠,也极为重视。镇江的赛珍珠纪念馆是国内各赛珍珠纪念馆中办得最好的,纪念馆工作人员的专业水平之高令我们暗暗称奇。

    在镇江,我们还意外地发现了宋代大科学家沈括的故居梦溪园。虽然面积不大,但也是国内少有的为古代科学家建立的纪念馆,足见这座城市所积淀文化的丰富性。

    镇江民众良好的文化素养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要寻访的赛珍珠、沈括、宗泽等,都不是什么知名度很高的人物,我们本以为要去这些人的纪念地,路会很难找,不想在镇江,几乎问到的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杂货店的小老板,都能详细地告诉您去这些地方的路径。

    由于时间的关系,在两天的时间,我们无法一一尽览镇江的各处重要的旅游景点,只能兵分两路,分别完成了相关主题的采访,大家是带着遗憾离开镇江的,因为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没来得及去,只能下回再来了,这是一个需要一周以上时间住在这里,细细品味的城市,而江南柔软的熏风和保留着晚清风韵的古街,又无时不给你提供那种淡淡的怀旧乡愁。Ω

 

◎西津渡

    西津渡自三国时期开始就是镇江的重要渡口,是联系南北的交通要道和军事要塞。隋代后,京杭大运河从此地出长江,这里成为江南北通中原的重要水运枢纽。清代以后,随着近代航运的兴起,西津渡逐渐废弃,实用功能失去,但保留了许多历史遗迹。政府于1998年对部分遗迹进行了修复,并将其开辟成西津渡古街,目前也成为镇江文物古迹保存最多、最集中、最完好的地区,其中包括元代昭关石塔(现今年代最早的喇嘛教古塔)、观音洞、救生会等一批享誉海内外的历史古迹。图为西津渡古街的昭关石塔。

 

◎梦溪园

    梦溪园即沈括故居纪念馆:沈括在镇江的故居纪念馆建立于1985年,被列为镇江市文物保护单位。但这是我们所见过的最小的纪念馆,只有两间屋子,而且小得出奇。1985年,镇江市人民政府曾和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联合在镇江举行了“纪念沈括逝世八百九十周年纪念活动”,有60多名学者参加了活动,提交了60多篇的论文,这个活动的论文集在2002年才编辑出版,还是香港的一家出版公司出版的。此文集后附有一份新的“梦溪园”复建的方案,好像也束之高阁,没有落实。所以,我们看到的仍是这个深处于居民小巷中的纪念馆。镇江市政府还是很重视沈括的价值的,他们将梦溪园所在的小巷命名为“梦溪园巷”,附近还建有梦溪广场,街道转盘中树有沈括的塑像。之所以没有形成对沈括的更有力的宣传,主要是民间缺乏对科学的兴趣和对科学家的重视。我们这一路走来,发现各地寺庙修得比书院大,依托文化名人的书院修得比科学家的纪念馆大。这一现象反映出一种实际的民众心态:修庙可以求菩萨保佑自己升官发财、健康快乐,所以肯出钱;文化名人如朱熹的知名度高,以便更好打旅游牌,所以,建书院的积极性高于建科学家的纪念馆。科学家没人关心,就是建立纪念馆也没人来参观,投资收不回来,所以,就遭冷落。说到底,科学还和在传统社会一样,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在这种民风之下,仅以政府单方面的力量,难以有大的突破。

    沈括是中国古代的科学家,但他的研究科学,并不是出自于对客观世界研究的热爱,而是在官场失意时的无意之举。从更深层次来讲,中国古代有的只是“经验科学”,没有近代西方的“理性科学”,而且从“经验科学”之中是发展不出“理性科学”的。但是,两者之间并不是毫无关联,倒过来看,“理性科学”(也就是现代科学),是能从经验科学中获取营养的,因为现代科学在实验取证方面与经验科学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沈括是当之无愧的科学家。首先,从经验科学的角度讲,沈括不仅是记录了许多别人科学活动的科学史专家,还是亲身进行科学研究的数学家、天文学家、工程技术学专家。其次,从现代理性科学对于经验科学所积累材料的利用上来讲,沈括的著述有重要的文献价值,他也是世界各国现代科学家所公认的前辈学者。事实上,如果从实验科学的贡献上看,沈括并不比英国实验科学鼻祖弗兰西斯·培根差。

 

◎江苏镇江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美国女作家,她先后在中国生活了近四十年,在这里她写下了刻画中国农民灵魂的长篇小说《大地》,凭此获得了美国历史上第二个诺贝尔奖,至今在江苏镇江仍有赛珍珠的纪念地—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故居位于镇江市区西北登云山上,占地约400平方米,是一座青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赛珍珠在镇江度过了童年、少年,进入到青年时代,前后长达18年之久,把中文称为“第一语言”,把镇江称为“中国故乡”。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想说什么来着,容我再好好想想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条回复已经被猫吃掉了~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