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战神和逗比媳妇的那些事儿

永远在骚动er
2016-08-19 发表
8878 28

#战神 i媳妇:逗比#

宁思君掀开车帘,望着外面人山人海的城门,恍如隔世。
三天前她还是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杀手,再次睁眼她发现一切都变了。
她穿越了,穿越到一个一出去就被驱逐的丞相三小姐身上,一个月前被找了回来。
三天前发烧因为没人给她请大夫,活生生病死了。
想到这里,宁思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是不是很期待自己的未婚夫?战神又如何!一个连自己母妃都杀的丑陋又暴戾的男人,正好配你这个不祥之人,我很期待你嫁过去后,是你先克死他,还是他先杀了你。”
宁心晴望着宁思君那绝美的容颜,眼中闪过一抹嫉妒。
“我也挺期待的。”宁思君回头微微一笑,笑容不达眼底。
宁心晴胸口起伏,显然被气的不清,刚想开口,马车外就传来丞相的声音。
“微臣恭迎王爷班师回朝。”宁心晴不敢再开口。
宁思君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缓缓扭头,看向马车外。
说实在的她其实也很好奇,战神白离墨到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
“起身吧。”白离墨缓缓从马车上下来,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众大臣们悠悠说道。
这个男人很危险!只一眼宁思君就下了结论。
宁心晴望着外面的白离墨,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伸出手用力将宁思君推了下去。
宁思君冷不提防,直接扑向白离墨。
砰的一声,众人望去,就看见白离墨倒在地上,一个绝美的女子趴在白离墨身上。
众人风中凌乱。
“呵呵,我要是说我是被人推出来的你信吗?”宁思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停在自己的手。
“拿开不然本王剁了你的手!”白离墨目光如刀,凌厉而阴冷。
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正放在某人身上,宁思君立即爬起然后把手拿开。
“杀了。”白离墨从地上起来,一身戾气的说道。
“王爷息怒,她是臣的三女儿,身体赢弱一直在外养病,近日才被臣接回来,不懂规矩请王爷高抬贵手。”
丞相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解释,宁思君要是死了,他可没有第二个宁思君替嫁。
“王爷你要是觉得吃亏,大不了我让你摸回去。”宁思君眨了眨眼睛,一脸的真诚。
她就不信白离墨不会厌恶她,为了不嫁给这个煞星,拼了!
感觉到众大臣鄙夷的目光,丞相的脸瞬间黑了,早知道就不出来认女儿了。
哪有女子说话这么露骨,青楼女子都不会这么说,简直就是不知羞耻。
沉默片刻,白离墨嘴角扬起一抹淡笑,伸手在宁思君的脸上狠狠摸了一把,末了轻轻吐出两个字“手感不错!”
“草!”头一次被非礼,宁思君忍不住骂了出来,不是说古代人都很保守的吗?那这个人是什么鬼!他也是穿越来的吧......
“骂我?”白离墨挑了挑眉,神色越来越危险,刚放下的手又抬了起来。
虽然听不懂她骂的是什么,但她肯定是在骂他!
“没有。”宁思君想也不想直接摇头,打死不承认。
“本王最厌恶说谎的人。”白离墨眸子渐渐变冷,冷的可怕。
“王爷臣回去一定好好教导她,求王爷放过臣的女儿。”丞相见情况不妙,立即出来求情。
他不相信白离墨会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毕竟他是丞相,就算是战神也要给他面子。
“孽女快给我跪下,向王爷请罪。”丞相见宁思君还站着,伸手就去就去拉宁思君的袖口,想强迫宁思君跪下。
宁思君眉头皱了皱,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绝对不可能。
白离墨的目光越来越冷,丞相急了手上的劲越发大了。
“呲~”衣服撕碎的声音。
望着那拿着一半袖子呆愣的丞相,嘴角抽了抽。
让你没事扯我袖子,这些衣服都是宁心晴穿剩下的,外表看不出来,但微微一扯就会坏,也不知道丞相夫人从哪里找来的。
这下好了有脸大家一起丢......
夏日天本就热,宁思君只在里衣外面套了见衣服,这一扯里衣直接露了出来。
白离墨循声望去,宁思君一个衣袖被扯掉,露出脖子上的红绳,绳子下面是一枚玉佩。
那玉佩通体翠绿,一看就是有价无市,望着玉佩,白离墨的瞳孔微缩,抿着嘴没有说话。
宁思君感觉到了白离墨的目光,快速的把玉佩放入里衣贴肉挂着。
看向白离墨的目光了多了一丝警觉,这枚玉佩是宁思君的娘临死的时候给她的,她再三嘱咐,这枚玉佩除了最亲近之人,不能给其他人看。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白离墨掩饰下眼底的情绪,神色渐渐有了缓和,“看在丞相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丞相起来吧。”   “多谢王爷开恩。”丞相从地上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可比面对皇上还可怕。   “穿上,女子别太豪放。”一件衣服飞过来,直接盖在宁思君的头上。   “白离墨你......”宁思君刚把衣服拿下,却发现白离墨已经上了马车离开了。   宁思君挑了挑眉,把丢在地上的衣服又捡了起来披上了。   丞相望着离去的马车,再看看宁思君,老谋深算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   看来他没白带宁思君出来,战神可从来没主动碰过一个女人,没主动给过女人一件东西。   “还嫌不够丢人吗?回去!”扔掉手中的袖子,丞相朝马车走去。   看来替嫁这事也没那么难......   宁思君眸子暗了暗,跟了上去。   “回府。”马车缓缓朝丞相府走去,马车里静的可怕。   宁思君一个人靠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偏偏有些人就是不知道死活!   “宁思君算你命大,这样都没事。”宁心晴的话里充满了不甘。   “没有你我命更大。”宁思君的眼睛骤然睁开,眼睛里充满了冷漠。   “狐媚子娘生下的孩子也是狐媚子。”宁心晴厌恶的看着宁思君。   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居然让战神那般对她!她见了战神那么多次,战神却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她不甘心,凭什么宁思君可以做到她做不到的。   她长相,身份,修养,哪点比不上宁思君,为何战神就是不看她一眼。   “嘴巴放干净点!”宁思君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宁思君你居然敢威胁我!”宁心晴拿起马车上的茶杯就丢了过去。   宁思君目光一凝,微微侧头,躲过了飞来的茶杯。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如果你们还想让我替嫁,那么请你们好好管好宁心晴。刚刚若不是我躲开了,我的脸就毁了,要是我的脸毁了,看你们怎么让我替嫁。”   宁思君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宁心晴恭喜你,成功惹怒到我。   “晴儿你的修养呢。”丞相眉头皱了皱怒喝道。   “爹你居然吼我?为了一个狐媚子生的孩子吼我!”一直被捧在手心的宁心晴根本就没有受过这种气。   “啪!给为父安静。”丞相一把掌就打在了宁心晴的脸上。   “老爷,晴儿做错了什么,你怎么能打晴儿!”丞相夫人心疼的看着宁心晴,看向宁思君的目光越来越恶毒。   丞相没有说话,其实他刚刚确实冲动了,那是因为他怕万一宁思君毁容了,那他的计划就全完了。   即使这样,他打的也很轻,他总共就三个女儿,两个是和夫人生的。   大女儿是被他的疏忽害死了,为了弥补他心中的愧疚,他几乎快把晴儿宠上天了。   就因为她不想嫁给战神,冒着被灭族的危险,把宁思君接回来替嫁,他对这个女儿可谓是疼到了心里,怎么舍得打重。   “宁思君我要杀了你!”宁心晴朝一旁悠然自得的宁思君扑了过去。   都是因为她!爹爹才会打她!都是因为宁思君,她该死!   宁思君一下子就掐住宁心晴的脖子,微微用力,宁心晴的脸红了起来。   “晴儿!”丞相夫人被吓的大叫!   “孽女你想干什么!”丞相的脸瞬间黑了。   “别过来。”宁思君目光一冷,两人瞬间就不敢动了。   生怕自己动下,宁思君就会掐断她们女儿的脖子。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警告你们,要是想大家都相安无事,那么就管好你们的女儿,不要让她像疯狗一样乱咬人!不要再有下次了,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不信你们可以试试,我反正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牵挂,也不怕死。”   宁思君说完就将宁心晴丢了回去,望着看向她的三个人。   宁思君嘴角嘴角微扬,用手做了个杀人的动作,接着闭目养神去了。   宁心晴看向宁思君的目光恨不得撕了她,却不敢再扑上去。   此刻她已经不是刚回来那个胆小懦弱的宁思君,想收拾她只能慢慢来。   丞相夫妇看向宁思君的目光也变了,宁思君能察觉到她们怀疑打量的目光,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就凭他们还没有办法欺负她!   “老爷你终于回来了。”马车到丞相府,丞相还没有来得及下来,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扑了过来。   “不好好在家,你怎么出来了?”丞相听到声音立即从马车里出来,一下子抱住了飞奔而来的女人,眼中满是疼爱。   “老爷是不是不喜欢雪儿了,见到雪儿都不开心。”那个女子声音充满了哀怨。 ###第3章 怜爱之心 “想什么呢,本相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怕你太累的。”丞相丝毫没有怒气,笑着说道。   宁思君只觉得身上寒意阵阵,典型的老牛吃嫩草。   “晴儿我们走。”丞相夫人一下来,就看见两人抱在一起,眼中闪过嫉妒,见丞相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们,带着宁心晴离开了。   雪姬嘴角扬起一抹得意,抬头却对上宁思君似笑非笑的表情愣了愣。   “雪姨娘娘好,就不打扰雪姨娘娘和爹爹相聚了。”宁思君朝雪姬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雪姬望着宁思君的目光渐渐变了,“老爷你发现没,三小姐好像有点怪。”   “哼,岂止是有点怪,她连晴儿都想杀。”提到这个丞相的脸就变了。   丞相不爱丞相夫人,却对丞相夫人生的孩子很疼爱,若不是有晴儿,丞相夫人这位置估计也就换人了。   “发生了什么?二小姐没事吧?”雪姬佯装关心到,眼中却闪过一抹笑意。   丞相和雪姬说了刚刚在马车上发生的一切。刚刚下去的怒气又上来了。   “老爷别气,这怪不得三小姐,她只是自保而已,二小姐也不知轻重了。”雪姬伸出柔软的手替丞相顺着气,一双妩媚的眼睛在思考着什么。   “都是不省心的。”被雪姬那柔软的手摸着,丞相的气消了不少。   “老爷有件事雪姬不知当说不当说。”见丞相的气消了,雪姬犹豫的说道。   “你说本相答应你不生气。”丞相眉头皱了皱,不喜欢雪姬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爷既然想让三小姐替嫁,这吃穿用度是不是该变一变,三小姐身上穿的衣服好像还是二小姐的衣服,往小了说,丞相府三小姐穿着二小姐剩下的衣服,传出去不好听,战神要是知道老爷嫁给他一个不受宠的女人,该怎么想?”   雪姬说完看向丞相,丞相的眉头皱了皱,思考着雪姬的话。   “去通知夫人,让她按照二小姐的吃穿用度给三小姐布置,还有房间也换了,那个院子确实不适合住人。”   丞相府不差那几个钱,左右不过一句话的事,丞相也就同意了。   “老爷不可。”雪姬开口阻止道。   “又怎么了?”丞相有些不耐烦,今日雪姬怎么这么关心起宁思君来了。   “老爷刚刚马车的事,你又不是没看见,夫人肯定恨上三小姐了,这事交给夫人办不合适。”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雪姬怎么会让夫人去办,达不到她的目的不说,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   “那你想怎么?难道让本相亲自给她安排?”丞相已经有了发怒的痕迹。   “不如让妾身来安排吧,妾身和三小姐又没有仇,我不会害三小姐,三小姐也不至于不给我面子。”雪姬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雪姬你今日为何这么关心宁思君,平日里你可是很厌恶这些事的?”丞相看向雪姬的目光渐渐变了。   “老爷你想什么呢,自从那次流.产后,妾身这肚子一点都没有消息,看见三小姐这般可怜,心里起了怜爱之心,想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宠着,从老爷把三小姐接回来的那一天,妾身就在想了,只是一直不敢向老爷替出来。”   说着说着雪姬眼泪就掉了下来,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   “是本相误会了,本相不知道你心里那么苦,以后有什么事就和本相说别怕。”   丞相温柔的替雪姬擦着眼泪,却没有发现,雪姬垂下的眸计谋得逞的笑容。   “好了不哭了,本相还有事没处理完,没办法陪你,宁思君的吃穿用度你想怎样就怎样,你开心就好。”丞相见雪姬不哭,这才慢慢说道。   “雪姬就知道老爷是爱雪姬的。”雪姬破涕而笑,一笑晃了丞相的眼。   “今晚本相去你那里,好好准备准备。”丞相眼中有着欲火。   “知道了老爷。”雪姬的声音甜的腻人,丞相偏偏就喜欢这个声音,一把拉过雪姬亲够了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春儿手帕。”知道丞相走远了,雪姬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接过春儿的手帕,擦了擦嘴随手丢掉手帕。   “夫人奴婢不明白夫人,今日为何宁愿惹怒丞相也要揽下这件事,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春儿眼中闪过不解。   “过些日子你就明白了,走我们去给三小姐准备见面礼。”雪姬嘴角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容,扭着腰肢朝宁思君住的地方走去。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此刻宁思君正躺在破烂的床上,透过屋顶的洞看外面湛蓝的天空,外面的风呼呼的吹进来,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床,连个凳子桌子都没有。 ###第4章 目的是什么 平日里都是大夫人派人来送吃的,然后她蹲着吃完。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宁思君在想她是不是要想办法给自己挪个地,就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   “稀奇今日夫人居然还会给我送饭!”宁思君嘲讽道,她还以为今日她会饿肚子呢。   “夫人自然不会给你送吃的但我会!”雪姬缓缓的说道。   “原来是雪姨。”宁思君从床上起身,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你就不好奇我为何来这里?”四周没有做的地方,雪姬只好站着。   “有什么好好奇的,你想说自然会说。”宁思君靠在床上摸着肚子,她真的是饿了。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见面礼要看一看吗?”雪姬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她果然没有猜错,宁思君并不简单。   “走看看去。”宁思君眸子转了转,决定看看再说。   “这个是我给你选的院子,离我的房间不远,地位够清净,平日里没事不会有人来打扰,怎么样可喜欢?”雪姬推开院子的大门。   “目的是什么?”宁思君看了眼比又大又宽敞又安静的院子,眸子动了动。   “我要是说只是想和你交好你信吗?”雪姬微微一笑,妩媚十足。   宁思君看着雪姬没有说话。   “以后你的吃穿用度都和二小姐一样,她们都是伺候你的人。”雪姬指着不远处的一堆人说道。   宁思君微微一笑,开始一个打量了起来。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呦!这是在做什么呢?这么大的阵势!老爷同意了吗?”丞相夫人不请自来,看向雪姬的目光里充满了杀意。   “老爷要是不同意,妹妹我自然也不敢吩咐。”雪姬的笑意不达眼底,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宁思君双手环抱,准备静静的围观。   “雪姬你到底想干什么!”丞相夫人脸上充满了怒气,宁思君凭什么有这样的待遇!   “你不开心我就快乐。”雪姬缓缓上前凑到丞相夫人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别以为当初的事没人知道就可以算了,我永远都会记住我的孩子是被你毒死的!从那一天我们之间注定就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提起孩子,雪姬的眼睛瞬间红了,她知道她的孩子是她害死的,可她却没有证据,她恨!   宁思君捕捉到丞相夫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回想刚刚雪姬说的话,眸子闪了闪,果然后院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宁思君你这是要和本夫人作对吗?”丞相夫人将矛头指向宁思君。   “呵,当初我是怎么病的,你不会不记得了吧!作对?我就是和你作对你现在又能耐我何!”宁思君嗤笑一声,她和丞相夫人的仇早就结下来了。   “来人送夫人回去!”宁思君对着一旁的下人说道。   “你们敢!”丞相夫人恶狠狠的瞪着他们,下人们瞬间僵住了,一脸的为难。   “不听话的下人我是不会要的,你们自己选择。”宁思君扫了眼众人,冷冷的说道。   最终丞相夫人还是被人扔了出去。   “宁思君雪姬本夫人一定要杀了你们,你们不得好死......”丞相府在院门口破口大骂。   宁思君直接让人把院门关起来,眼不见心不烦。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除了刚刚动手的人,其他人都给我收拾东西,麻利的滚回去!我不需要不听话的下人。”宁思君目光冰冷, 杀气四溢。   下人们几乎是爬着出去的,剩下的人看向宁思君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终于清净了不少。”宁思君伸了个懒腰。   “你们既然敢动手,那么和夫人或多或少都有仇,以后大家都要和平相处,只要你能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这个还是很好相处的,要是谁背叛了我,后果自负。”   宁思君的语气很轻快,听在下人心中却如同掉进冰库一般冷。   “好了,你们各做各的事吧,弄点吃的来我饿了。”只一瞬宁思君又恢复到人畜无害的样子。   下人们瞬间散开,各忙各的了。   “时间还早,雪姨要喝杯茶再走吗?”之前的住处没有茶,现在有茶不请人喝一杯说不过去。   “不了,今晚老爷来我这里,我得回去准备了,有空我们再聚。”雪姬倒是很想留下来喝茶,却没有时间。   “一会我给你送一个丫鬟过来,总得有一个领头的下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和她说,她会帮你都办好。”   那些丫鬟伺候人还行,宁思君要是有什么事要办,这些人根本就是废物一个,只会被人欺负。   “好。”宁思君也没有拒绝,她知道自己身边这些人自然是上不了台面的。   宁思君微笑着看着雪姬离开,她知道雪姬这是打算拉拢她,只是这个女人可信吗? ###第5章 连人都抢   “小姐饭好了,现在就要吃吗?”丫鬟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宁思君收回目光,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不管如何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关注wei//xin公众//号私密书话,回复106继续 观看额】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小姐夏儿姐姐来了,可要见。”宁思君刚吃上一口饭,门口就传来了丫鬟的声音。   “夏儿?让她进来。”宁思君没有想到雪姬动作这么快,人这么快就来了。   “来之前雪姨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宁思君放下手中的筷子,望着面前的长相还算清秀的夏儿悠悠说道。   “雪姨说以后我就是小姐的人了,做的每一件事必须是对小姐有利的。”夏儿望着坐着的宁思君,眼中没有一丝轻蔑。   突然被派来伺候三小姐,她心里是有些不高兴,却不会阳奉阴违,她会做好雪姨交给她的每一件事。   “听说雪姨身边有春夏秋冬四婢,对雪姨可谓是忠心耿耿,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宁思君一双眸子深沉如夜,看的夏儿不知所措。   “小姐你是想赶我走吗?”夏儿以为宁思君不想要她,顿时慌了。   “选一间屋子住下,以后我的起居,院子的日常都有你来负责,你忠于谁我不管,只要服从我的命令就可以了。”   宁思君笑着说道,她还不至于制不住一个丫鬟。   “是小姐。”见宁思君不赶她出去,夏儿的心也就放下了。   “一会收拾好来找我,我有事让你办。”宁思君对着快要踏出门的夏儿说道。   “是。”当夏儿收拾好东西回来的时候,宁思君已经吃好了。   “会写字吗?”宁思君指了指桌子上的笔墨纸砚。   “小姐想让奴婢写什么?”夏儿手里拿着毛笔望着宁思君。   “我说你写。”宁思君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她喜欢聪明的丫鬟。   “小姐这些药材里头有好多毒药,要弄到怕是有难度。”夏儿望着手中的单子有些为难。   “要是容易弄我也不让你去弄了,你这丫头懂的不少,居然还知道有些是毒药。”   看来这个丫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关注wei//xin公众//号私密书话,回复106继续 观看额】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一些普通的毒药,奴婢还是知道的。”在这后院懂得这些的不是她一个人。   “你先去准备,有些东西弄不到的话,就把在什么地方给我弄清楚。”宁思君想了想说道。   “奴婢知道了。”夏儿把单子收好,退了出去。   吃饱饭没事做,宁思君干脆换了件简单的衣服,开始锻炼身体,这具身体太弱了!   跑步,青蛙跳,俯卧撑,一系列下来,宁思君差点爬不起来,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水嫩的红唇,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就是岁数太少,还没长开。   只是还没长开就这么美,那长开是什么样子?   以后我就是宁思君,所有欺负过她的人,她都要一一讨回来,对着镜子微微一笑。   “小姐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夏儿的声音。   宁思君将门打开,夏儿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   “小姐这上面是奴婢没有买到的药材,买回来的药材都在小姐隔壁的房间里。”夏儿将纸交给了宁思君。   “怎么都在战神府?”宁思君扫了眼眉头皱了皱,战神府这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去的地方。   “当初战神中毒,为了解毒,战神几乎搜刮了所有医馆的珍贵药材。”夏儿解释道。   “皇宫就这么穷吗?战神居然搜刮民脂民膏。”宁思君嘴角抽了抽,这举动怎么看怎么像强盗。   “当时的情况太危机,战神被手下抬回来,那些人病急乱投医,抢的不光是药材,就连医生都被抢了过去。”   想起那场景,夏儿至今依旧觉得很恐惧,那些兵发起疯来比强盗还可怕。   “......”连人都抢,白离墨带的这是一群什么兵。   “好了你下去吧。”宁思君挥了挥手,夏儿悄悄的退下来。   半个时辰一道黑影,从宁思君的房间里悄然离去。   宁思君穿着夜行衣穿梭在大街小巷,整个人与黑夜融为一体。 【关注微//信 公众//号私密书话,回复106继续 观看额】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小心翼翼的翻过战神府的院墙,宁思君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她能感觉到无数微弱的波动,那些都是战神府的暗卫,她可不能被她们发现,不然就完了。
    她并不想来战神府,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可怕,跟这种男人打交道,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可有几样药材她必须拿到,她从未告诉过其他人,这具身体里带着毒。
    是一种从娘胎里带出来毒,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恶毒,竟然对还在娘亲肚子里的孩子下毒。

    ###第6章 身中剧毒
    这具身体虽然带着毒,却被压制着,只是这几日毒隐隐有发作的迹象。
    所以她这才把压制的药方混在给夏儿的药材单里。
    一来她不放心夏儿,二来她也需要制作些其他毒药防防身。
    结果却是她最想要的都没有,她不在意的却一个不少。
    其实宁思君心里很清楚,她需要的那些药材太珍贵,能找全已经是奇迹了,至于真正的解药,她根本配不出来。
    当宁思君好不容易,将所有的药材都找齐准备离开的时候,居然发现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进了一个房间。
    宁思君眸子闪了闪,悄悄的跟了过去。
    白离墨坐在浴桶里,脸上的面具已经被取下,整个人都很平静。
    “本王回来了,他们是什么反应。”白离墨靠在浴桶上,对着地上的黑衣人说道,一双眼睛里满是冰冷。
    “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和主子没回来之前一样。”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恭敬的说道。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宁思君趴在屋顶上,听不见底下的人在说什么,忍不住动了动,想贴近点听。   却不小心弄出声响,宁思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谁?”黑衣人立即朝宁思君藏身的屋顶飞去。   白离墨反应也不慢,拿起一旁的面具戴上。   宁思君吓的脚下一用力,黑衣人还没有动手,宁思君就自己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砰!”宁思君好死不死正好掉到浴桶里,水花四溅,再加上从屋顶掉下来的东西,房间瞬间惨不忍睹。   比房间更脏的是白离墨的脸,灰掉了他一身,再加上溅出来的水,整个人如同从泥地里爬出来的。   “呵呵,再见。”宁思君对上一双充满怒气的眸子,一下子就从浴桶里跳了出来,其实是踩着白离墨的腿出来的。   好奇心真的害死猫啊!她没事好什么奇,拿了药材就走哪里会出这种事。   宁思君没跑多久,就听见后面有人出水的声音,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了。   说起逃跑,没人比宁思君更快,身为杀手保命的手段绝对不能差。   宁思君跑着跑着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白离墨好像没有追上来。   宁思君拧着眉头望着空荡荡的街道,眉眼里全是不解。   算了回府吧,想了半天想不到的宁思君,朝丞相府走去。   “王爷为什么不让属下追出去?”黑衣人跪在地上,望着面前的主子问道。   “她跑不掉的。”白离墨目光闪了闪,脸上没有一点急躁的感觉。   当黑衣人掉到水里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是谁了,虽然蒙着面,却依旧改不了宁思君身上那股女儿香。   若不是因为猜到是她,他也就不是下毒这么简单了,肯定当场杀了她。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夜闯别人府邸,偷看男人洗澡,这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事吗?下毒只是给她的惩罚罢了。   “去给本王换桶干净的水来,让冷风看看王府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深更半夜穿着夜行衣闯王府,宁思君你的目的是什么。   “是。”黑衣人应声退下。   “王爷府里只少了些药材。”冷风将查后的结果告诉了白离墨。   “药材?她要药材做什么?”白离墨轻轻低喃,冷风静静的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去把王府不用的药材都整理好,明日本王要去见一见丞相。”白离墨挑了挑眉,等明日见了宁思君就知道了。   ……   回到丞相府的宁思君,并不知道白离墨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还以为没被发现。   换掉夜行衣,累了一日的宁思君倒头就睡,更不会知道,明天等待她的则是一连串的麻烦......   *   “小姐?”清晨门口就传来夏儿敲门的声音,声音不轻也不重。   “进来吧。”嘴里说着进来,宁思君却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小姐再不起来,就只能用冷水洗脸了。”夏儿把脸盆放下笑着说道。   “......”宁思君在被窝里赖了一会,这才不情不愿的起床。   “小姐你的脸......”夏儿的眼中充满了惊吓。   宁思君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瞬间就变了,顾不得其他,一下子就奔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中的女人哪有之前的绝色,红疹布满脸颊,看起来异常恶心。   “该死的!去给我找个面纱过来。”望着镜子,宁思君咬牙切齿的说道。   怪不得白离墨不追出来,原来是在这里摆了她一道!   夏儿很快就替宁思君找来了面纱。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夜闯别人府邸,偷看男人洗澡,这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事吗?下毒只是给她的惩罚罢了。   “去给本王换桶干净的水来,让冷风看看王府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深更半夜穿着夜行衣闯王府,宁思君你的目的是什么。   “是。”黑衣人应声退下。   “王爷府里只少了些药材。”冷风将查后的结果告诉了白离墨。   “药材?她要药材做什么?”白离墨轻轻低喃,冷风静静的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去把王府不用的药材都整理好,明日本王要去见一见丞相。”白离墨挑了挑眉,等明日见了宁思君就知道了。   ……   回到丞相府的宁思君,并不知道白离墨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还以为没被发现。   换掉夜行衣,累了一日的宁思君倒头就睡,更不会知道,明天等待她的则是一连串的麻烦......   *   “小姐?”清晨门口就传来夏儿敲门的声音,声音不轻也不重。   “进来吧。”嘴里说着进来,宁思君却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小姐再不起来,就只能用冷水洗脸了。”夏儿把脸盆放下笑着说道。   “......”宁思君在被窝里赖了一会,这才不情不愿的起床。   “小姐你的脸......”夏儿的眼中充满了惊吓。   宁思君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瞬间就变了,顾不得其他,一下子就奔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中的女人哪有之前的绝色,红疹布满脸颊,看起来异常恶心。   “该死的!去给我找个面纱过来。”望着镜子,宁思君咬牙切齿的说道。   怪不得白离墨不追出来,原来是在这里摆了她一道!   夏儿很快就替宁思君找来了面纱。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宁思君将脸都包起来,就留下一双眼睛,面纱外看不出异常,面纱下却惨不忍睹。

    ###第7章 扇耳光打脸
    顾不上吃饭,宁思君直接让夏儿找来熬药的罐子。
    药熬了一碗又一碗,宁思君脸上的红疹根本就没有变少。
    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所有下人都感觉到宁思君的杀气,不敢靠近宁思君。
    宁思君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现在不光是口腔苦到没味道,宁思君肚子也隐隐有些不舒服。
    毕竟不是自己原本的身子,一大早起来空腹喝这么多药,脆弱的肠胃禁不起折腾。
    同时还有浓浓的挫败感,这到底是什么毒,她都熬了十几药药了,一个都不是解药。
    望着最后一碗药,宁思君居然打了个饱嗝,喝药都能喝饱大概也就她一个了。
    宁思君心一横,刚准备把药喝下去,门就被人踹开了。
    “什么味道?这么恶心!”宁心晴捂着鼻子,一脸的鄙夷。
    “宁思君怎么把脸裹起来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太丢人,所以才没脸见人。”
    宁心晴见宁思君脸上带着面纱,嘴角扬起一抹幸灾乐祸。
    “二小姐上次的教训还不够么?过来找场子吗?”宁思君放下手中的碗,望着宁心晴身后的一众家丁。
    这是来找她算账的吗?倒是变聪明了,懂得找人撑场子。
    “宁思君说你用了什么妖法,居然让雪贱人对你这么好,居然还把夏儿调给你!”
    宁心晴看向宁思君的目光,充满了妒忌。
    “你过来要是只是为了问这些,那么请你给我麻利的滚!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宁心晴的那些小心眼,在宁思君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宁思君心情正烦躁,话里充满了不耐烦。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关门给我打!往死里打!”宁心晴彻底绷不住了,面色狰狞。   “都是姐妹,二小姐这不好吧......”家丁们都不敢下手,宁思君毕竟是三小姐。   “姐妹?谁跟这个贱人是姐妹,丞相府只有一个小姐,那就是我,你们打不打?不打都给我收拾铺盖走人!”   宁心晴眼眶血红,好像随时会扑上去咬宁思君一口。   “三小姐对不住了。”一个家丁说完,一拥而上。   宁思君冷笑一声,对着冲在最前头的人就是一脚,直接踹的他爬不起来。   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家丁,怎么和宁思君这个现代杀气比,宁思君一人踹一脚,直接把家丁踹的都倒地不起。   “宁心晴我之前是不是,有警告过你别犯贱!既然你送上门来犯贱,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宁思君微笑着朝宁心晴走去,目光却似淬了毒的匕首,寒光阵阵。   “宁思君你想干什么!”宁心晴怒瞪着宁思君,身体却在不停的往后退。   宁心晴退一步,宁思君就进一步,直到宁心晴退无可退,靠着院门。   “以牙还牙。”宁思君微微一笑,伸手对着宁心晴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宁心晴的脸瞬间肿了起来。   “宁思君你居然敢打我!”宁心晴疯狂的挣扎着,却冲不破宁思君的钳制。   “啪!”宁思君甩手就是一巴掌,宁心晴另一边脸也肿了。   “狗咬人,人不和狗计较,却也不能这么算了。”宁思君看向宁心晴的目光,就好像真的在看狗。   “宁思君我不会放过你的!”宁心晴的脸肿着,口齿有些不清楚。   “还有精神骂人?”宁思君挑了挑眉,对着宁心晴的脸就是一顿扇。   “皮太厚打的手疼。”宁思君转动了下手腕,悠悠的说道。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还不服吗?那就打到你服。”对上宁心晴恶毒的目光,宁思君又是一巴掌上去。   ......   “微臣参加王爷。”丞相府门口,丞相夫人和雪姬正跪在地上。   “平身,下手收拾王府,收拾出了一堆闲置的药材,放在本王府上无用,听闻三小姐体弱多病,药材就送给三小姐了,三小姐可在府上?”   白离墨扫了眼四周,并没有发现宁思君的身影,面色有些不好。   丞相哪里会知道宁思君在不在府上,求救的目光看向雪姨娘。   “回王爷,三小姐在府上,妾身这就带王爷去见三小姐,王爷可否移驾?”雪姨娘怎会不明白丞相的意思,立即说道。   “带路。”白离墨平静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   雪姨娘在前面带路,白离墨走在中间,丞相夫妇走在最后。   以丞相的修为,怎会听不出来刚刚的话只是一个借口。   两人只见了一次面,战神就给他的三女儿送药来,看来战神对宁思君还是关心的。   关心好啊!这样换起人来才更容易,最好让战神爱上宁思君,若是宁思君能控制的住白离墨。 ###第8章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那么他只要控制住宁思君,岂不是想让战神干什么就干什么?   片刻,丞相心中就有了决定,趁着战神对宁思君还有兴趣,他从中帮忙让白离墨爱上宁思君。   他再控制住宁思君,这样战神就等于变成他的助力!   如此一来这帝都还有谁敢看不起他!   从白离墨提出要见宁思君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一种不安。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战神这样子分明就是在乎宁思君,战神要是发现晴儿带着一群家丁,想要打死宁思君,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她们?   丞相夫人的心就好像,被一只大手喘不过气来一般。   “君儿快把门打开,战神来看你了。”到了院门口,雪姨娘还没有来得及敲门,丞相夫人率先开口。   声音非常大,女子该有的温柔都被破坏了。   急着看宁思君狼狈模样的白离墨,因为丞相夫人的声音,眉头皱了皱。   丞相瞪了她一眼,丞相夫人不敢开口了。   可还是晚了,白离墨已经听到了,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白离墨怎会听不出来,丞相夫人明里是喊人,暗里是在通知里头的人他来了。   宁思君和宁心晴不和帝都人人皆知,这两人在一起,肯定会出事。   想到宁思君那柔弱的身体,他刚刚似乎还听见微弱的求救声。   白离墨的眼神暗了暗,一脚就将院门给踹开了。   砰的一声院门直接被踹倒下了。   “王爷一大早就这么大火气真的好吗?有气也别对我的院门发火啊!院门都被踹坏了。”   望着倒了一扇的院门,宁思君嘴角抽了抽,刚刚要不是她跑的快,被压在门底下的肯定有她。   “你没事?”白离墨眉头拧了拧,说出来的话却欠扁的很。   “难不成王爷盼着我有事?”不提还好,一提宁思君一肚子的气。   没事?没事个鬼!这一脸的红疹还不是拜他所赐。   见宁思君并没有出事,白离墨又恢复了冰冷。   “宁思君我女儿呢?你把我女儿藏哪里去了!”丞相夫人扫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宁心晴质问道。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宁心晴?喏,院门底下压着呢。”宁思君指了指院门,笑着说道。   其实以她的听力早就听见有人过来了,最后关头连扇了几个巴掌刚准备停手。   院门就被踹倒了,她飞快的闪开,顺带把宁心晴往里推了推,院门就直接砸在了宁心晴的身上。   丞相夫人并不傻,自然听得出丞相的弦外之音,知道此刻不是教训宁思君的时候,纵使心中千般不甘,也只能沉默。   丞相自以为洞察了白离墨的内心,这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计划。   但是他却不知道,白离墨皱眉头只是因为这院子里的药味很难闻。   白离墨这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却帮了宁思君一个大忙。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宁思君诧异的看着丞相,怎么今日感觉他好说话了呢。   “当然是真话。”丞相看起来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   “真相就是宁心晴带着一帮家丁想要杀了我,技不如人反被我教训。”   见丞相脸色变了变,宁思君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憋在心里不好。”宁思君早就看透了,在这个丞相府,除了雪姨娘,其他人都恨不得她死。   “君儿你说什么呢?你是爹的心头肉,爹怎么会舍得罚你。”   丞相压下心中的怒意,装作一副关心宁思君的样子。   “老爷你不能这么偏心!晴儿在她的院子里出事,为何不罚她!”让她不说话可以,但是要想她就这样算了绝对不可能!   “是我让宁心晴来的吗?是我让宁心晴带着家丁带着棍棒来的吗?丞相夫人举头三尺有神明,说话可要注意点,小心遭雷劈。”   宁思君煞有其事的指了指头顶,笑着说道。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