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战神和逗比媳妇的那些事儿

永远在骚动er
2016-08-19 发表
8671 28

#战神 i媳妇:逗比#

宁思君掀开车帘,望着外面人山人海的城门,恍如隔世。
三天前她还是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杀手,再次睁眼她发现一切都变了。
她穿越了,穿越到一个一出去就被驱逐的丞相三小姐身上,一个月前被找了回来。
三天前发烧因为没人给她请大夫,活生生病死了。
想到这里,宁思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是不是很期待自己的未婚夫?战神又如何!一个连自己母妃都杀的丑陋又暴戾的男人,正好配你这个不祥之人,我很期待你嫁过去后,是你先克死他,还是他先杀了你。”
宁心晴望着宁思君那绝美的容颜,眼中闪过一抹嫉妒。
“我也挺期待的。”宁思君回头微微一笑,笑容不达眼底。
宁心晴胸口起伏,显然被气的不清,刚想开口,马车外就传来丞相的声音。
“微臣恭迎王爷班师回朝。”宁心晴不敢再开口。
宁思君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缓缓扭头,看向马车外。
说实在的她其实也很好奇,战神白离墨到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
“起身吧。”白离墨缓缓从马车上下来,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众大臣们悠悠说道。
这个男人很危险!只一眼宁思君就下了结论。
宁心晴望着外面的白离墨,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伸出手用力将宁思君推了下去。
宁思君冷不提防,直接扑向白离墨。
砰的一声,众人望去,就看见白离墨倒在地上,一个绝美的女子趴在白离墨身上。
众人风中凌乱。
“呵呵,我要是说我是被人推出来的你信吗?”宁思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停在自己的手。
“拿开不然本王剁了你的手!”白离墨目光如刀,凌厉而阴冷。
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正放在某人身上,宁思君立即爬起然后把手拿开。
“杀了。”白离墨从地上起来,一身戾气的说道。
“王爷息怒,她是臣的三女儿,身体赢弱一直在外养病,近日才被臣接回来,不懂规矩请王爷高抬贵手。”
丞相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解释,宁思君要是死了,他可没有第二个宁思君替嫁。
“王爷你要是觉得吃亏,大不了我让你摸回去。”宁思君眨了眨眼睛,一脸的真诚。
她就不信白离墨不会厌恶她,为了不嫁给这个煞星,拼了!
感觉到众大臣鄙夷的目光,丞相的脸瞬间黑了,早知道就不出来认女儿了。
哪有女子说话这么露骨,青楼女子都不会这么说,简直就是不知羞耻。
沉默片刻,白离墨嘴角扬起一抹淡笑,伸手在宁思君的脸上狠狠摸了一把,末了轻轻吐出两个字“手感不错!”
“草!”头一次被非礼,宁思君忍不住骂了出来,不是说古代人都很保守的吗?那这个人是什么鬼!他也是穿越来的吧......
“骂我?”白离墨挑了挑眉,神色越来越危险,刚放下的手又抬了起来。
虽然听不懂她骂的是什么,但她肯定是在骂他!
“没有。”宁思君想也不想直接摇头,打死不承认。
“本王最厌恶说谎的人。”白离墨眸子渐渐变冷,冷的可怕。
“王爷臣回去一定好好教导她,求王爷放过臣的女儿。”丞相见情况不妙,立即出来求情。
他不相信白离墨会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毕竟他是丞相,就算是战神也要给他面子。
“孽女快给我跪下,向王爷请罪。”丞相见宁思君还站着,伸手就去就去拉宁思君的袖口,想强迫宁思君跪下。
宁思君眉头皱了皱,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绝对不可能。
白离墨的目光越来越冷,丞相急了手上的劲越发大了。
“呲~”衣服撕碎的声音。
望着那拿着一半袖子呆愣的丞相,嘴角抽了抽。
让你没事扯我袖子,这些衣服都是宁心晴穿剩下的,外表看不出来,但微微一扯就会坏,也不知道丞相夫人从哪里找来的。
这下好了有脸大家一起丢......
夏日天本就热,宁思君只在里衣外面套了见衣服,这一扯里衣直接露了出来。
白离墨循声望去,宁思君一个衣袖被扯掉,露出脖子上的红绳,绳子下面是一枚玉佩。
那玉佩通体翠绿,一看就是有价无市,望着玉佩,白离墨的瞳孔微缩,抿着嘴没有说话。
宁思君感觉到了白离墨的目光,快速的把玉佩放入里衣贴肉挂着。
看向白离墨的目光了多了一丝警觉,这枚玉佩是宁思君的娘临死的时候给她的,她再三嘱咐,这枚玉佩除了最亲近之人,不能给其他人看。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
    白离墨掩饰下眼底的情绪,神色渐渐有了缓和,“看在丞相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丞相起来吧。”   “多谢王爷开恩。”丞相从地上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可比面对皇上还可怕。   “穿上,女子别太豪放。”一件衣服飞过来,直接盖在宁思君的头上。   “白离墨你......”宁思君刚把衣服拿下,却发现白离墨已经上了马车离开了。   宁思君挑了挑眉,把丢在地上的衣服又捡了起来披上了。   丞相望着离去的马车,再看看宁思君,老谋深算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   看来他没白带宁思君出来,战神可从来没主动碰过一个女人,没主动给过女人一件东西。   “还嫌不够丢人吗?回去!”扔掉手中的袖子,丞相朝马车走去。   看来替嫁这事也没那么难......   宁思君眸子暗了暗,跟了上去。   “回府。”马车缓缓朝丞相府走去,马车里静的可怕。   宁思君一个人靠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偏偏有些人就是不知道死活!   “宁思君算你命大,这样都没事。”宁心晴的话里充满了不甘。   “没有你我命更大。”宁思君的眼睛骤然睁开,眼睛里充满了冷漠。   “狐媚子娘生下的孩子也是狐媚子。”宁心晴厌恶的看着宁思君。   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居然让战神那般对她!她见了战神那么多次,战神却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她不甘心,凭什么宁思君可以做到她做不到的。   她长相,身份,修养,哪点比不上宁思君,为何战神就是不看她一眼。   “嘴巴放干净点!”宁思君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宁思君你居然敢威胁我!”宁心晴拿起马车上的茶杯就丢了过去。   宁思君目光一凝,微微侧头,躲过了飞来的茶杯。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19 发表 [寂寞]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