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舞》长篇连载

2016-08-20 发表
32592 7

#长篇惊悚连载#


1.不许半夜十二点整,七个男人同时跳舞。
“我马上就到汤臣风尚的公寓楼下了,你来接我?”安海一边走路,一边和某同城网站上联系的房东通着电话。
“好,我去楼下接你。”电话的那一边,响起了一个年轻,但是没什么活力的女子的声音。
安海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安海他是一名26岁的自由职业者,刚来新的城市居住。
安海来到房东说的汤臣风尚楼下,没多久,他看到一个穿着拖鞋睡衣,头发干黄稀疏,好像长期营养不良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女生走了出来。
楼下此时没有多少人,那女孩晃了晃手中的爱疯六,对安海说:“同城网站,租房的?”
安海點頭,原來房東是這年輕少女。
“跟我来吧。”房东说道,说着向里面走去。
安海跟了上去,房东一边用门卡刷开了下面的单元门,一边对安海说道:“喜欢住高点低点的?”
“高点的吧,蚊子少,通风。”安海说道。
房东点头,进入电梯,房东按下了十七层。
“打算长租短租?”房东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安海说道。
“先看看房。”安海说,房东点点头没说话, 很快到了十七层的房间。
“什么嘛……”安海一看这个房间,顿时不太爽。
房间只有一面有窗户,朝北,光线很暗,面积也不大,四十多平,房间里灰涛涛的。
“这房子两千一个月,半年以上一千六。”房东说道。
“……再看看吧,刚才你说,下面还有?”安海很没相中这个房子。
“有,不过现在就两套,另外一间也是这栋楼,四楼。”房东说道。
“看看。”安海说道。
两人通过电梯,来到四楼。
将四楼404房间打开,安海顿时眼睛就亮了!
这间房间一百多个平米,之前的住户很有格调,将出租房装扮的品味很高,房间墙壁上还有艺术品,沙发也是创意型的,虽然也只有一面窗,但是朝南,阳光充足,格调高雅,很符合安海这种自由职业者的审美观。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房间东南角的天花板上,不知道是水渍还是发霉,有两个人脸样子的黑斑。
“不错……不错……”安海心中说道,但脸上没表示出来,他对房东说道:“这房子怎么租?”
“单月比楼上贵四百,半年以上两千。”房东说道。
“略贵啊,怎么样,降价一点吧?你看看,墙角上都有黑斑了。”安海其实已经觉得很便宜了,但是他还是问道。
这样的房子,市价最少能租到三千五到四千。
“你想出多少?”房东问道。
“一千五一个月如何?”安海说道。
房东转身就走。
“诶诶,我就说说,要不这样吧,这房子要不和楼上一样,一千六一个月,我租一年,如何?”安海问道。
房东犹豫了一下,然后叹息一口气,道:“那也行吧……”
安海心中很爽,这房子按照他的知道的价格,绝对不止一千六了。
至于那墙角的黑斑,鉴于房租如此便宜,这点小小的瑕疵不算什么。
两人迅速的检查电器,一切都很好用,没损失,然后两人回到十七楼,取了合同。
“一年租金一万七千二,另外有两千八的抵押押金,一共两万,水电自负,没问题的话,交钱签合同的吧。”房东说道。
“行,支付宝转账行不?”安海说道,说着,他一边检查着合同。
合同中规中矩,写着:
甲方将以下房屋租赁给乙方,双方经过协商,立约如下:
一:租赁地址,NB市江北区育才路汤臣风尚4楼404房,乙方不经过准许不允许将此房转租或者借给他人,如有人同住,必须告知甲方。
二:此房租赁时间为2018年6月21日至2019年6月21日,合计12个月,每月租金1600元,一次付清,家电抵押金2800元。
三:入住时,乙方缴纳水电煤气费以及设施抵押金,附设施清单,损坏按照价格清单赔偿。
四:乙方不得在房屋租赁期间内有赌博,吸毒,酗酒,违法,进行乱纪活动。
最后一条写着:“五:绝对不允许,在租赁的汤臣风尚404房间,半夜十二点整,七个男人同时跳舞。”
“我说……”看到这条条款,安海嘴角抽动一下,他对指着合同,对房东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过合同就是这样,你签不签?”房东也很有个性,她一翻眼睛,对安海质问道。
“签!必须签!”安海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房子价钱和环境都太符合他的品味了,没理由不签。
安海签署了合同,又用支付宝转账了两万给房东,合同一式两份,安海拿到了复印纸写的那份。
“好了,不许聚众赌博,不许吸毒,其余的你随意了,衣服架够不够?不够我给你拿一点。”房东对安海说道。
“谢谢。”安海说道,没想到虽然房东脾气怪一点,还挺好说话的。
安海拿着合同,手机收到了独立的开门密码,回到酒店将行李取来,入住了汤臣风尚404房。
进入房间,安海三下五除二将鞋子裤子脱掉,将自己摔在软绵绵香喷喷的床上,感觉舒服极了。
可是,没多久,他又从床上翻坐起来。
有个地方,他还是无法忽视。
“不许半夜十二点,七个男人跳舞,这是什么鬼?”安海自言自语说道。
这个合同里的规定,太让他好奇了。
每一个自由工作者,或者想成为自由工作者的人,都有一颗好奇而不安分的心,好奇心特别旺盛,安海尤其严重。
他想按捺下去这个想法,可是这条奇怪的条款,怎么都无法从头脑之中抹掉。
不过他也没真的打电话叫来七个男人。
“不许七个男人在半夜里十二点跳舞?这究竟是什么鬼啊……”安海口中说道,说着,他翻身躺在床上,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到墙角那好似人脸的黑斑。
渐渐的,他睡着了。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2 每日一宰和兔子舞      安海的工作内容是原画画师。   安海艺校毕业之后直接没有去找工作,而是进入了一个原画工作室做学徒,一路顺风顺水,自己也有能力单飞。   但在安海生活的小县城工作,自由职业,别人口中更像是‘无业游民’这四个字,女孩子都不好找,虽然赚的不少,家里的老人,也老是唠叨,安海的父母想给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在第六次相亲失败之后,安海的母亲强行给他介绍了一份协警的工作,让去交警队上班。   拗不过父母,安海只能接受了。   谁知道上班的第一天,老交警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当协警,最重要的不是熟悉法规,而是学会看车,五十万以上的车,违章了也别拦了,你们拦不住,就算拦了,也得被骂。”   安海听了这句话,当场就摘下协警袖标不干了。   这件事也促成了安海的决心,他决定离开家乡的小城市,来南方的NB市来生活。   NB市,是安海大学所在的城市,人文气息浓郁,发达富裕,还拥有华夏第一大的港口,这里的生活,也是安海熟悉而能负担得起。   此时,刚刚来到这里,安海将行李安置在酒店,开始找房。   所以,他联系到了这个房东。   安海在NB市的自由职业生活还在继续,转眼间,已经过去二十天了。   对于安海这样的自由职业者来说,一天的时间安排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9点半起床。 10点等送外卖,吃早饭。 11点QQ上联系一些相关业务,和外包的雇主说说工作进度,之后开始上网水群看邮件浏览网页。 12点吃午饭…… 1点多开始工作。 5点开始看进度,一般一天的进度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同时开始LOL或者对战平台开魔兽剑三开暗黑三开守望先锋……网上拉几个朋友开黑,进入网吧状态 。 玩到7点左右出去吃晚饭。 吃完回来继续玩到半夜,开始网上撩妹或者看小说电影之类的。 总而言之,即闲又宅。    至于工作业务,安海现在主要做的是书籍封面原画和部分游戏原画,一个书籍的封面大概三四千不等,以安海的进度大概七天能完成,至于游戏原画内容,则是挂靠的一个工作室,不用坐班,到时候交图就好。   实际上,安海自己的关系,也能接到更赚的活,但是太累了,安海宁可一个月少赚点,也不想逼迫自己太紧。   这二十天,安海赶出了三张出版社的原画封面,收入上已经完成给自己预设的目标了。   在邮件交图之后,安海伸了个懒腰,这个月的工作可以告一段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海的电话响起。   安海拿起电话,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不由笑了。   他接起电话,刚接通,就迎来了对面批头盖脸的声音:   “我是陈希!我靠啊!你来NB市怎么不通知我?我看了你在空间发的照片才知道你来NB了,当不当我朋友啊!”   安海一笑,陈希是安海在大学时候校内BBS上认识的朋友,两人一个圈子的还有十几个人,关系都很好。   “你知道,我宅嘛。”安海回答说道,那边陈希说道:“赶快开微信,定位个坐标,我和小童还有浩宇李杰他们很快就过去!”   “好啊,顺便买点吃的,还有啤酒什么的,开个小趴。”安海说道。   “靠,就指示我!”陈希骂了一声,不过这都是惯例了,上学时候他就干什么都表现的不情不愿,实际上行动比谁都积极。   安海挂断电话之后,开了微信定位,然后很快微信上又收到了几个消息,都是之前在NB市的好友,他们从陈希那里知道消息之后,都表示要过来。   安海一一回复,然后将手机开着定位,自己随便找了一本书看。   没多久,门铃响了。   安海开门,只见门口,一胖高,一矮瘦两个男子站在门口。   “我靠,老大,这些年你是不是消失了?偶尔才上QQ一下,四五年都没见你了啊!”开口说话的,是那个又瘦又白身高不太高的男子,他就是李杰,是朝族人,是安海的大学室友。   另外一个高胖子,是同寝室的王浩宇了。   “哈哈,我都在线,群里看你们聊天,我是窥屏狂魔。”安海笑起来,让两人让进了房间。   过了一会,韦小童也到了,他他还带了两个安海认识的人。   庞宇,和高铭。   庞宇是个头不小的汉子,外号胖头鱼,高铭则是大帅哥一个,在学校的时候都和安海关系不错。   安海拥抱了他们一下,也将他们让进房间。   没多久,陈希也来了。   陈希带了两大袋食物,是火锅材料和清蒸小龙虾之类的,他一边抹着头上的汗,一边对安海说道:“我靠,现在钱太不禁花了,这点东西就要了我六百块啊!”   “你哪里买的?”庞宇有些好奇的问道。   “潮牛料理啊!”陈希回答说道。   “那难怪了。”庞宇说道,他说道:“你知道潮牛的广告词是什么么?”   “啥?”   “新鲜不二,【每日一宰】!”庞宇说道,后半句加重了语气。   “……我靠!”陈希竖起中指。   安海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闹,然后将电磁炉拿了过来,放在茶几上,众人围绕茶几,涮起了火锅。   安海和这些朋友,都几年没见过面了,可是,见面之后却还像是刚毕业一样,感情熟络。   外卖送来三箱啤酒,安海等人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兴致越来越高,一顿饭,竟然吃到了半夜十一点多。   安海喝了三四罐啤酒,他酒量不好,已经有些醉了,有些醉态朦胧的靠在沙发上。   他闲不住,开始数起房间里的人来。   “陈希,小童,浩宇,李杰,庞宇,高铭……还有,我……”   “嗯?”   数着数着,安海忽然发现,今天这里,刚好七个男人。   “不许在半夜十二点整,七个男人在房间内同时跳舞。”安海的脑海之中,猛然闪过房东合同的这句话来!   安海下意识的看向房间里挂着的钟。   时间,夜里十一点五十二分。   安海身体内仿佛有一些躁动。   他这个人,虽然能接受规矩的存在,但是并不喜欢被束缚,而且,还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   “半夜十二点整,七个男人同时在房间里跳舞,会发生什么?召唤恶魔?”安海心中想道。   酒精的作用下,安海有些冲动。   他看了看自己的好友们,想了想,忽然开口。   “话说,你们还记得,我们在大三的时候,跳兔子舞那段经历么?”   听安海这么一说,其余几人都笑了。   安海是大三有行为艺术课程,当时安海就和眼前的这几个人,设计了一个快闪兔子舞。   他们带着大音箱,去NB市的万达广场,放兔子舞的音乐,跳兔子舞,每隔几秒钟,就有一个同学加入进来   结果,后来越来越多的不明真相围观群众加入进来,跳舞的人群,最后超过了四百人,最后在造成足够影响之后,安海等人马上停止音乐,快速闪掉。   这次设计,安海他们很满意,主要是用了心理学的从众心理,很成功,课程得分也很高。 这件事是一个有趣的回忆。   见到众人露出笑容,安海说道:“怎么样?还记得兔子舞怎么跳么?一起跳一下啊?”   “好啊!”听了安海的提议,其余几个人都喝高了,都同意了下来。   安海手机搜索了一下兔子舞的音乐,然后自己蹲下来,后面的高铭,小童,陈希等人,一个个手都放在前一个人的肩膀上。   “left right left left right right left left right right go go go left left right right go turn around go go go Jumping grooving dancing everybody……”   歌词响起,安海将音乐调整到单曲循环,众人开始在房间内,左摇右摆的跳起了兔子舞。   而没有多久,房间时钟的指针,指向了十二点整……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3 谁是庞宇?    安海几个人跳了足足两三遍音乐的兔子舞,舞动的浑身是汗。   “不来了不来了,腰受不了。”庞宇是兔子舞队伍之中的最后一个,他摇头,站起来揉着腰说道。   “我说,年轻不能太放纵,你是多虚啊?高铭都没腰痛,你就腰痛了。”陈希也站起来,他腰也很痛,但是毕竟不是第一个退出的,他打趣庞宇和高铭说道。   高铭笑笑,他生的高大帅气,奶油小生,家庭条件也好,身边最不缺女人的就是他。   “呵呵,我有两个爱妃,小左和小右,每天都要雨露均沾,不能厚此薄彼。”庞宇人比较搞怪,口中说道。   “切!”所有人一起给了他一个鄙视的手势。   安海也站起来,他运动一下,有点醒酒了,他忽然有些后怕。   安海看了一下时钟,时间是十二点过七分。   他看了一下房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呼……”见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安海长长呼出一口气,不过也有些不爽。   “那个房东小姐,不会是故意玩人的吧?故意加这么一条奇怪的条款,就是想看看,哪个傻瓜真的照做了,然后,我中招了?”   “她肯定读过心理学书籍!一定!”安海心中想道。   安海折腾一下,有些累了,他躺在沙发上,渐渐的睡着了。   ……   “安海,安海,我们走了啊。”安海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推自己。   安海张开眼,看到是高铭在推自己,和自己说话。   他看了一下四周,韦小童,李杰,还有王浩宇,还在睡觉,高铭起来推自己,厕所有人在小便的声音。   “厕所谁?陈希还是庞宇?”安海小腹感觉有些胀,他迷迷糊糊的对高铭问道。   高铭愣了一下,他问道:“陈希在厕所里,可是谁是庞宇?”   “啊?”安海听了也愣了愣,不过他马上失笑,道:“行啊,高铭,你变化好大,你以前从来不怎么开玩笑的啊。”   高铭却依然保持着一脸茫然的神色,他对安海说道:“不……我真不知道,你说的庞宇是谁啊?我不认识啊?”   “哈哈,别装了,庞宇你还不认识?”安海听了这话,不由笑了,他说道:“庞宇是上班去了,还是和陈希一起上厕所?他有爱好,就是和人一起尿尿。”   “不是,我真的不认识庞宇啊……安海,你昨天喝高了吧?没多少啊,才三四罐啤酒啊?”高铭一脸茫然的说道。   安海笑了两声,可是,看到高铭的脸色,他的笑声忽然有些发干。   高铭为人,虽然不死板,但是轻易不会耍人,学校里四年,安海从来没见过高铭戏耍过谁。   这个时候,陈希从卫生间走出来,他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扎裤腰带。   “陈希,你看到胖头鱼了么?”安海对陈希喊道。   “胖头鱼?我没有,刀鱼就还有一条,吃剩的,就在桌子上。”陈希笑嘻嘻的说道。   看到陈希的样子,安海松了一口气,他心道果然啊,平时不开玩笑的高铭认真的开起玩笑来,我都被骗了。   “我是说庞宇啊,他人呢?回了?”安海对陈希问道。   “庞宇?谁是庞宇啊?”这回,轮到陈希愣了一下,他口中说道。   “什么?”安海这回,也有点愣了。   他甚至有点期待等会高铭和陈希此时一起笑起来,告诉自己被骗了。   可是实际上,陈希和高铭现在,还一直都保持着茫然的神色。   安海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他怎么了?”看到安海的样子,陈希对高铭问道。   “不知道,安海起来就找一个叫庞宇的,可是我们认识的人里有叫庞宇的么?”高铭摇头,对陈希问道。   陈希摇头。   安海心中一沉!   他看着身边还在睡着的王浩宇,使劲了摇了摇他。   “浩宇!浩宇,起来了!”安海对王浩宇说道,王浩宇迷迷糊糊的,被摇晃起来。   “浩宇,你看到庞宇了么?”安海对王浩宇问道。   “庞宇?什么庞宇啊?我不认识啊……”王浩宇还没清醒,嘀咕嘀咕的说道。   安海的心,真的如同下坠一般了。   王浩宇有个毛病,刚醒来的两三分钟,完全没意识能力,问他撸管没,喜欢谁,银行卡密码,只要在这个时间段,他都会说,一点不会撒谎。   如果王浩宇没治好这个毛病的话,那么现在,要么是王浩宇装睡,要么就是他真的不认识庞宇!   安海后背一阵发寒!   王浩宇不可能忘记庞宇,庞宇大学留了一级后住进了安海的寝室,庞宇就住了进来,同寝一年半,怎么可能不认识?   “你们不会都在玩我吧?”安海心中,也有些慌了。   他叫醒李杰,还有韦小童,向他们问庞宇的事情,可是他们两个,都说不认识庞宇。   真的是见了鬼了!   安海这次是真的傻了,他不断的怀疑,是不是这几个人合起来玩自己。   可是,这不应该啊!   “安海,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些心理医生看看?”李杰对安海问道。   李杰是艺术生,但是对心理学感兴趣,在学校就学了心理系的二专业,后来还考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在心理学圈子认识不少人。   “不用……”安海木然的说道,说完,他看到几个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安海随口撤了一个慌,道:“庞宇是我一个朋友,我昨天喝多了,晚上梦到他了,以为他也来了,刚才我刚睡醒有点迷糊,现在好了。”   “靠!早说啊,吓死我了!”陈希怪叫说道,他贱兮兮的拍着安海的肩膀,口中说道:“我认识你都这么多年了,也没听到你说梦到我,这个庞宇,是不是你好基友啊?别怕,你就算出柜了,我也认你这个兄弟,不过以后别想和我睡一张床就是了。”   “呵呵……”安海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回答。   “没事就好,安海,我要上班,就先走了。”高铭说道。   陈希几个人,也都是有各自的事情,现在快早上七点半了,他们也先后告辞。   只留下了一个心中充满迷茫,和一丝丝恐惧的安海,独自留在404房间……         4.人间蒸发……他妈都不认识他了!      安海很不安的坐了很长时间。   他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想来,或许有几个可能。   第一个,是庞宇真的消失了。   可是,安海并不是怎么相信。   安海虽然学的是艺术,但是却有着唯物主义世界观,不太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灵异的东西存在,毕竟这么多年教育下来,已经潜移默化了,他二十六年的人生里也没见到过什么超乎寻常的东西。   第二个可能,是陈希他们耍自己,很认真的耍自己。   这也不太可能。   或许,是什么超自然力量,比如昨天晚上,在404房间,他们七个男人在半夜十二点整跳舞……   安海打了一个寒颤!   猛地摇摇头,想来想去,安海还是觉得,是陈希他们在耍自己。   一个大活人,大家还在大学关系那么好,生活过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可是早上那个样子,又不像。   安海皱眉,他仔细思索,怎么分析处理这件事。   忽然,安海眼睛一亮!   “对了!毕业照!我有我们班级的毕业照!”安海想起了什么!   庞宇降级之后,是在安海的班级,大四毕业的时候,一起照了毕业照!安海发到校内网了   “哈哈哈!我有毕业照啊!庞宇就在我前面!等我翻出毕业照,李杰王浩宇他们就不能抵赖了,真是天才!”安海从压抑的心情转到明朗,他哈哈大笑,马上过去开电脑。    对于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都曾经在网络上发过的一些感慨,到了年纪大一点回头来看,都是妥妥的黑历史。   安海也有这种感觉所以工作后就不怎么玩了,但是,安海清晰的记着,自己的毕业照上传过校内。   他打开电脑,安海急不可耐的打开了校内网,查找照片。   很快,他就找到了毕业照。   只是,看着照片,安海长大嘴巴,脸上的表情变得呆滞……   安海紧紧盯着照片,照片一共四张,一张是带着博士帽,黑衣服的普通版本,还有三张是艺术系学生的各种COSPLAY。   安海记得,当年正式的博士帽的照片哪里,庞宇就站在自己身前,可是现在看到的是……   本来应该是庞宇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空位!   那个位置,左右两边的人,似乎没发觉这里少了一个人,都洋溢着青春的笑容,相片里,一片欢乐的气氛,然而这个时候,安海看着这些开心的笑容,却感觉到一股恐怖和异样的感觉,在身体上蔓延。   “不……不可能!是谁黑了我的相册,然后将相片PS了?”安海猛地摇头,如此想道。   他快速向下拉界面,去看那几张COS照。   可是,看了下面的照片,安海也是一阵无语,只感觉到后背发寒!   那张照片里,都是COS的各种动漫人物。   安海自己带的是长发,装扮的是幽游白书里的藏马,而庞宇装扮的是海贼王里的乌索普。   安海对这张照片印象很深,他当时嘴里还叼着一个带刺的红玫瑰,一头及腰长假发,庞宇则是站在自己对面,装了一个长长的假鼻子,带着头巾,挎着一个水壶,手里还拿着一个拉开的弹弓,站在安海对面做出要射击的样子。   可是现在,这张照片里面,就只剩下安海一个人,扮演的藏马孤傲的站在那里。   一阵阵的寒意,从安海的尾椎向身体各处扩散。   “不可能啊……”安海身体发冷,他口中喃喃自语说道。   “不……照片也有被PS掉的可能……不过,无关的人,应该不会骗我吧?”安海口中说道。   他忽然想到一个人,魏倩倩。   魏倩倩,是庞宇在大学时候的女友,而且,庞宇就处过这唯一的女友。   安海没有魏倩倩的联系方式,不过他在校内网搜索了一会,就找到了她。   “1370441……”安海按照校内网的联系方式,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起三四声,被人接起,一个略显慵懒的女生声音响起。   “你好……谁啊?睡觉呢……”那边说道,安海一听就发觉,是魏倩倩本人的声音。   “我……安海,还记得么?”安海对魏倩倩说道。   “咦?安海?”魏倩倩的声音精神了不少,安海听到起床声音,只听魏倩倩说道:“真没想到是你,大学毕业之后,你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怎么忽然想起联系我了?”   安海在大学的时候特立独行,记得他的人很多。   “那个……我想问一下,你还记得我们同学里,有一个叫庞宇的人么?”安海对魏倩倩说道。   “庞宇?”魏倩倩听了,疑惑的想了想,道:“忘记了……是个小姑娘?你喜欢人家嘛?我帮你打听打听啊,你是不是想和人家接触接触联系联系?”   “呃……不是,不好意思啊。”安海心中一凉,口中说道。   “呵呵,没事,对了,你现在在哪呢?在哪忙呢?”魏倩倩倒是对安海比较感兴趣,对他问道。   安海没营养的了了几句,最后挂断了电话。   “魏倩倩也不记得庞宇……”安海心越来越沉了。   陈希等人要是耍自己,魏倩倩不太可能参加其中。   不过,安海还在安慰自己。   “这世界最可怕的动物,可能就是前任……或许魏倩倩故意记不起庞宇呢?”安海这样对自己说道。   这个解释,他自己都不太信。   报着最后的希望,安海拿出手机,想了想,拨通了庞宇老家的座机电话。   庞宇老家在江苏,安海留过他老家的电话,知道庞宇的父母还住在哪里。   电话响了五六声,才接通。   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接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曹月娟女士么?”安海大学放假的时候去庞宇家里玩过几天,记得庞宇妈妈的电话。   “是我,你是?”电话那边的女士回答说道。   “你好,我是……NB大学的,我想问一下,你是有一个孩子叫庞宇,曾经在NB大学读过艺术系么?”安海对那边问道。   “庞宇?我不认识啊……我丈夫姓庞,不过我们没有孩子啊?”电话那边的女人疑惑说道,半晌,她开始警觉,到:“你不是骗子吧?”   “啊……”安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啪!”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海拿着手机,却没有放下。   这一瞬间,安海感觉全身像是浸泡在恐惧和恶意之中,只感觉到无尽的阴冷和恐惧……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5.是作死,还是寻求真相?



    安海身体颤抖一下,他甩着头,像是刻意将恐怖感甩出自己的身体。

    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一片阴冷。

    安海的眼睛,盯着手机,忽然,他转过头跑了几步,在抽屉里,将租房合同拿了出来。

    合同的内容清晰

    前四条,都没什么,只是……

    最后一条写着:“五:绝对不允许,在租赁的汤臣风尚404房间,半夜十二点整,七个男人同时跳舞。”

    安海沉默不语。


    诡异的事情,就应该有一个诡异的原因,安海能想到的最诡异的原因,就是这个合同上的第五条了。

    安海想要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拿着合同,向门口冲去,想找房东问个明白。

    可是,眼看要走到门口,安海却停下了脚步。

    他感觉,这样不行。

    能将一个人从物理,信息,甚至是记忆上完全抹去,安海虽然不喜欢妄自菲薄,但是这事情代表的能量,不是他这个量级能抵抗的。

    如果真的是房东搞的鬼,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房东能让庞宇如同是安海精神分裂想象出来的人一样,安海自己这么贸然找过去,自己不会遇到一样,甚至更可怕的后果么?

    就算这个房东没有那样的能力,安海又能质问她什么?

    问一个实际证据上,并不存在的人?

    还是说,告诉她自己违反了约定,半夜十二点整,让七个男人在房间跳舞?

    安海否定了直接去找房东的想法。

    但是,安海却还是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庞宇神秘消失,安海一定要有个交代。

    还有,半夜里跳舞的人,不只是庞宇一个,陈希呢?李杰呢?甚至安海自己呢?

    会不会过一段时间,和庞宇一样,一样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

    这件事,必须有个结果!

    可是,从哪里入手呢……

    安海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感,他仰头倒在床上,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忽然!

    安海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的目光,集中在天花板东南角的上!

    安海看到,本来在天花板东南角的两个人脸似的黑斑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块斑点!

    这块斑点,现在看起来还很淡,不过隐约能看出,还是一块像是人脸的形状……甚至,有那么一点,像是……

    庞宇!

    安海确认了这一点,顿时,他的四肢冰凉僵硬,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中的恐惧开始蔓延……

    ……

    转眼间,又是六天过去。

    这六天里,安海并没有去找房东,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怕打草惊蛇,还是心中的恐惧阻碍了他去问个明白。

    可是,安海心中的不安,却越发的强烈起来。

    “不能这么下去……”安海每一天,心中都还几次的这样告诉自己。

    在安海房间东南角的第三块黑斑,这几天也越发明显。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安海总觉得,那块黑斑的样子,越来越像是庞宇。

    安海心中莫名产生一种直觉,如果当象征着庞宇的黑斑,真的凝结成黑色,完整的出现的时候,庞宇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安海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过,这几天安海虽然没有去问房东问题,可是不代表他丝毫没有行动。

    一个大胆而疯狂的计划,在安海心中浮现起来……

    这一天,安海收到了一个快递。

    这是他从国内的电商平台,购买的一套偷拍设备。

    设备很小,只有一块手机内存卡大小,是个针孔摄像头,带一块内存卡, 能记录四十八小时的内容。

    安海将这个偷拍器,偷偷安放到了404房间的吊灯上面。

    从这个角度,偷拍器能拍摄到房间里的一切活动。

    安海做完这件事,手臂都有些颤抖。

    他有一个大胆的计划。

    更多回复

    1 0
  • 扑(4)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楼上说的对!楼下也别闲着!赶紧回复!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安海还没完全确定,庞宇的消失,是否和“夜里十二点整,七个男人在房间里跳舞”有关,但是,他准备做一个实验,来验证自己的猜想。   安海决定,再叫几个人来自己家,凑够七个人,然后用偷拍器将所有事情都拍摄下来。   如果这次,还有人再次消失,安海就可以从录像里看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周六晚上。   安海给没有给陈希等人去电话,而是找了另外一批人了。   这批人,也是安海之前的朋友,不过,和这些人,安海心中有隔阂。   其中一个叫徐一杰的,也是安海寝室的里的人,不过后来搬出去了。   安海和庞宇,曾经和徐一杰这一批人关系不错,庞宇还和徐一杰等七个人结拜成兄弟。   但是,大二最后时期,发生了一些事情。   庞宇曾经的女友魏倩倩,被庞宇的结拜兄弟里一个叫徐群的人撬走了。      从兄弟义气角度讲,徐群该被踢出这个团体,但是,最后的结果是徐一杰和徐群,将庞宇排挤到边缘化了。   庞宇因为这事有些想不开,挂科留了一个年级,后来庞宇降级到安海的寝室,徐一杰就借故离开了,当时说的冠冕堂皇,可是安海看的很清楚,他怕庞宇想不开搞死他。   安海通过这件事算是认清这批人的本性,加上看他们大学里玩学生会和社团,屁大点地方也搞的勾心斗角,牛逼的像是大国政要一样,安海心中有点恶心,虽然没撕破脸,也渐渐疏远他们了。   这次有的实验,很危险,安海不想把真正的好友陈希他们拖进来了,但是如果是徐一杰他们,安海没多少心理压力。   安海没删这几个人的电话,找了下电话本,打过去说要请客。   这群人都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一群人,加上时间都比较宽裕,都答应了下来。   只是,这次能来的,不过是五个人,加上安海才六个。      安海有些头痛,他不知道再约谁来。    这次如果要凑够七个男人,就必须找一个局外人进来,将一个无辜的局外人拖进水来,真的好么?   安海纠结了好久,一直犹豫到底找谁,直到他在通讯录里,看到了一个已经被他屏蔽了很久的名字……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安海看到的名字,叫艾洋,是安海的小学和高中同学,也考进入了同一所大学。

    这个人有点虚伪,近乎行骗。

    大学毕业后两年多的时候,艾洋曾经找过安海,说他现在还房贷和信用卡,借点钱应急,安海没多想,就转了两千过去。

    结果艾洋到了还钱日期,先是说自己还是很急,安海缓了三个月,在微信上问艾洋还钱,结果这个人发了个嗯,就没回话了。

    后来,安海聊天的时候从其他的小学高中同学那里知道,艾洋向他们每个人都借了不大不小一笔钱,然后……

    就没然后了。

    安海心里很堵。


    不过后来,挺说这个艾洋在老家混不下去了,又来NB市找生活来,安海很不爽他,这次来也没联系。

    现在有需要危险的小白鼠,叫艾洋过来凑个数,倒是合适。

    安海想了想,从通讯录里,找到艾洋,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八九声,才被接起来。

    “你是哪位?”艾洋那有点贱兮兮的声音的说道。

    “我啊,安海。”安海说道,脸上冷笑了一下。

    安海快十几年没换过手机号了,到是艾洋,每隔几个月就换个号,他不认识安海的号,说明艾洋已经把安海的号删除了。

    艾洋那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用热情过度的语调说道:“哎呦,安海,你这是好久没联系我了,你现在怎么样啊?”

    “呵呵,还行,你现在哪呢?”安海淡淡的一笑,口中说道。

    “我啊,外面讨生活呢,唉,最近可过的真是惨淡,我这混的不好啊,有上顿没下顿的……”艾洋说道。

    安海还没开口要钱呢,艾洋就先堵他话头,位置都不敢报。

    “出来见个面啊。”安海说道,他说道:“你手机号是NB市的,我也在NB市呢。”

    艾洋顿时哎呦一声,到:“啊!你来NB了啊……早说啊,早说我就接你去了,不过我现在有点忙……”

    “没事,我请客吃饭,陈希他们都来,我租的房子这里,徐群他们可能还带女朋友来。”安海说道。

    艾洋也挺‘花’的,听了能蹭饭吃还有他的‘业务’,话锋顿时就变了。

    “……我就是再忙,也得见你一面啊!我下班了就过去,你住哪里?”艾洋说道。

    “我在汤臣风尚公寓,等会上微信,我给你开定位。”安海说道,艾洋不知道安海有别的心思,极为痛快的答应了。

    安海挂断电话。


    很快,到了晚上。

    安海从外卖软件,定了海鲜粥,烧烤,烤生蚝和扇贝,虾姑,豆腐鱼等,等人到来。

    徐一杰和徐群一起来的,随后又来了三个人,没过多久,艾洋也来了。


    “唉?这么多人啊?怎么没有妹子?”艾洋进来就一脸贱笑,咋咋呼呼的说道。

    房间里面几个人都认识他,不过不熟,见到艾洋都点头,还有人打了声招呼。

    “啊,没妹子也没事,有吃的就行,哈哈哈,今天这里好像好吃的不少啊!”艾洋自来熟,自己找个地方就坐下来了。

    安海则是装作去卫生间,其实,他是调试一下监控设备。

    监控设备运行良好。

    放下心的安海走了出来,坐过去,和这群人一起吃饭喝酒。

    平时吃饭什么的,活跃气氛的就是徐一杰这群人,一个个都像是当了多少年社会人一样,吹各种不靠谱的,牛逼吹的震天响。


    安海则是由自己的心思,他心中冷笑,一边频繁劝酒,可是自己却喝的不多,把握着进度。

    时间过的很快,安海等人喝着酒聊到兴头上。

    安海小口抿着酒,看着时间,此时,已经十一点五十一分了。

    更多回复

    14 0
  • 2016-08-3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条回复已经被猫吃掉了~

    更多回复

    0 1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