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也曾如此接近江湖

迈动2016_maidong
2016-08-20 发表
5210 2

#《我的上位宝典》——孟德永#

      这家酒楼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我还在此接触了人事招聘,并且使本来生疏的培训技能得到了深入的锻炼,老板也是个爽快人,告诉我:“小孟啊,你就在我这里好好干,有多大能耐都使出来。”老板对我略带生疏的培训技能也给予很大支持,并且一再强调:“不熟练不要紧,一次不行就试第二次,凡是来了新员工都让小孟来教,教上十个八个的肯定就成了。”老板如此信任,我当然不敢误人子弟,总是在准备培训新员工的前一天认真备课。将培训的项目一一列出来,再用专业术语把细节写出来,然后就是一遍一遍地背了。宿舍的一面大镜子又成了我的得力助手,我对着镜子不停地背诵着培训内容,还不忘矫正自己的表情和动作,什么时候镜子里的自己让我满意了什么时候才停下。那段时间酒楼新员工来得很多,我几乎每天都在将诸如站姿、鞠躬问好、铺台布、口布折花、斟倒酒水等培训项目反反复复地进行,在那期间我的培训水平果然大有长进。

      在酒楼每天下班会很晚,因为还要协助员工收拾房间,大家年龄都不大,在一起说说笑笑干起活来也不觉得累。

      这一天晚上又轮到我值夜班,我是要等到最后一桌客人结账离店和服务员一起收拾房间,还要检查酒楼各区域的水电后才能下班的。二楼205的一桌客人自下午五点就来了,用餐到晚上十一点多还没有要走的迹象,服务员小雯也有些累了。客人们都喝了很多酒,里面的人都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可能房间有些热,几个人都脱了上衣,我看到他们胸前和背后的文身,有的文了龙有的文了虎。当中坐着一个四十岁模样的男人,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一直连到耳后。每个人都醉眼蒙眬,又都表情严肃,像是在讨论着什么。略显昏暗的灯光,照在他们冷峻的脸上,显然透着些许杀气。我赶紧吩咐小雯,一定要仔细点,不要招惹了他们。刀疤男看到我站在门口向我一摆手示意我出去,并交代如果他们不叫谁也不准进来。

      大概已经深夜一点了,听到房间里有人喊服务员小雯就走了进去,有的人已经穿好了衣服看样子是要结账走人了。小雯不敢怠慢拿了账单给其中一位。那人拿起账单看了看问小雯:“打折了吗?”小雯也没多想就说:“没人交代要打折。”那人把账单拍到桌子上加大了嗓门:“我们哪次来不打折?叫你们老板过来。”说完将账单撕得粉碎扔在了地上。小雯早已不知所措,赶紧跑出来找到我。看见小雯泪眼汪汪的,我忙问清了缘由。听小雯一说我也有些犯难了,这种事我可从来没遇过。怎奈此时此刻酒楼里只有我官儿最大,小雯又是我培训出来的,她可一直拿我当榜样呢。不能在粉丝面前丢脸,我思索片刻,吩咐收银员重新打了一个八八折的账单,这可是我的最高权限了。交代小雯待在前台,我赶紧快步上了楼。

  已有几个文身男下了楼,房间里刀疤男还坐在原位,打着电话。我环视四周发现了撕碎的那一堆账单,旁边坐着的应该是结账的那个人了。我走过去低声说:“大哥,您看一下账单,给您打过折了。”结账男并不抬头看我,接过账单发现只打了三十几块钱,不由分说又将账单撕碎了,这回还直接摔在了我的脸上。结账男站起来用一根手指点着我的肩膀:“你打发要饭的呢,这要是你们老板在,都不用买单知道吗?”我承认我有些颤抖了,默默地说:“大哥,这是我的最大权限了,我也是给别人打工的,您就别为难小弟了。”结账男更嚣张了:“怕为难就别出来混哪。”显然他把我也带进他们的江湖了。

      这时旁边一个文身男走了过来,用力地拍着我的头说:“朋友,我们四哥能来你们这里吃饭是给你们老板面子,你刚来的吗?今天可不给四哥长脸哪。”我倒真是没听谁提起过什么四哥,可是看今天这个阵势我可能要难逃一劫了。我定了定神,心想万一这些人真是什么龙头老大让我得罪了那可麻烦了,我可听说过某酒店让黑社会砸了的事。那结账男满脸的横肉,我真想抽他,但没敢动,我知道我打不过他们。我攥了攥拳头,咬咬牙硬着头皮跟那结账男说:“大哥,那您说打多少折合适,我看咱们也不像差钱的人啊。”我不晓得又说错了什么,结账男随手拎过一个皮包,一边像掏着什么一边怒气道:“你以为老子来你这里白吃啊,老子的钱能砸死你。”说完拿起一摞钱就甩在了我的脸上。

  我的眼睛被砸得有点睁不开,我知道此时我进退两难了,不能给他争论,也不能走开,更不敢发脾气。我深吸了一口气,弯腰去捡那散落的钱。那些钱好像也在故意刁难我,飞得到处都是,我转着圈一张一张地往起捡。捡到刀疤男的脚边时,刀疤男还友好地抬了抬脚。我把钱如数拿在手里拍了拍,恭敬地放在了结账男旁边的桌子上,连忙道歉:“对不起大哥。”或许让结账男一摞钱打得清醒了很多,我忽然感觉自己像增了胆儿,我常听人说江湖上的人最重义气也最仗义,于是就想与其这样被动挨打不如换个套路。

  我面色凝重地搬过一把椅子请结账男坐下,认真地跟他说:“大哥,今天小弟错了,让大哥生气了,这样吧,今天这个单我买了,就当小弟赔个罪。”结账男似乎还想说什么,我又连忙补充道,“只要大哥高兴,怎么着都成。”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文身男这时凑了过来,轻轻地拍拍我的肩膀,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出去。我心里难免有点慌,这不是要动手吧。刀疤男也不再打电话,突然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一捶我的胸口:“行了小子,记着你四哥就行,我以后还会来的。”说完也出了门。结账男点了点桌子上的钱,也不再那么凶神恶煞了,站起身将一些钱扔在桌子上,头也不回下了楼。

      我赶紧拿起桌上的钱有些欣喜地点了点,哟,还多了五十,看来江湖上的人还真是仗义。

      小雯跑了过来问我没事吧,我心有余悸地告诉她没什么。小雯赶忙打来水准备洗餐具,我呆呆地站在一旁,小雯嘴里不停絮叨着又是吓坏了,又是要报警什么的。我没心思听她的,还在不停地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感觉像在做梦,又感觉怎么没有像电影里演的那般惊心动魄。

      第二天小雯把昨晚的事传得满城风雨,我倒也乐意任由她去,毕竟经她一转述好像还挺传奇的。

      我再没见过那个四哥,老板也分不清这又是哪一路神仙。类似的事件也并不多,不过倒常见客人喝醉了摔了杯子砸个碗什么的,再者就是骂哭我们的服务员,再没有其他风浪。每逢遇到这种事我自然被推上第一线,我驾轻就熟勇于冲锋,无非是让人骂几句,或是陪那醉汉再喝几杯,我倒也大方。老板见我如今能说会道,游刃有余,跟客人打成一片,更是高兴得不得了。

      同事们还有人偶尔聊起四哥的事,我却慢慢开始遗忘,那是属于他们的江湖,与我无关,我有我的路要走。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