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变变

博客自传第一人
2016-08-20 发表
4110 2

#博客自传#

    变有进行中
    那天夜里把我的女孩接回来,早晨看她睡的那么香,没有吵醒她我就上班去了。
    但我晚上回来发现,她根本就没睡一整天,我早上走后不久她就醒了,醒了就翻我的书桌,看到我给她写的那几封想她念她爱她的信就给撕烂撕碎,我也没写什么啊,而且很逼真的与我怄气在脸上不高兴,虽然我们好像前一秒还在同床共枕互相爱抚,好像是第一次跟我耍脾气,不是回家学的吧。唉,谁还没点脾气啊,兴许是刚离开母亲和家还有亲朋闹情绪吧,难道是一天没吃饭饿的还是一个人特别想我。不是啊,她洗了衣服还洗了头发,还好我们不是小孩子讲讲明白就安抚过去。再看她穿着秋裤套上那件全兔毛半大衣还一跳一跳的样子我就想笑,趁她不注意我把表拨快了两小时,但她执意不在这里住下要回宿舍还说:明天与我一起去奶奶家,晚上去你二哥家。   
    次日一早,因为是第一次去看她奶奶我的自行车把左右滴里嘟噜去她单位找她,她带点家乡特产坐在我的大金鹿后座上与我一路向西沿着铁路,她一会儿抱着我的腰摸索一会儿又把我肩膀还不时给我捶背抓痒。一进她叔家门就感觉有一番别样的热情拥着我们,奶奶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对我端详审查还给我递香烟,叔和婶子热情有加请上座沏茶敬烟吃糖嗑瓜子,孩子们出出进进蹦蹦跳跳,兄弟姐妹一旁说着过年话,人多嘴杂一会儿功夫就开始有一点点乱。瓜子皮满地是,茶水桌上流,烟灰四下弹,只剩香蕉皮。院里有鸡有鸭还有狗,地上有缸有犁还有柴。四间大瓦房,前后都出厦。唯独主卧室的墙壁上,挂着据说是曹鸿勋家训的四折书法,她叔咬牙说这是真迹我也看不懂。婶子陪着我们吃酒吃菜还有大队书记,总算是有说有笑还有在外间等着的家人比如儿媳妇就没上桌。下午告别的时候她叔非要我们带几棵大白菜回来说是自己家种的好吃,没办法,我的女孩坐大客回宿舍我自己一个人带着大白菜独行回家。
    晚饭我的女孩也是带着家乡特产来到我家,木耳蘑菇还特别带来几个菜墩说是椴木做的好使,母亲当然很高兴又是忙碌了丰盛的晚餐还不用我们洗刷碗筷收拾残局。餐后我与她一起去二哥家,我们沿着白浪河大堤自由散步,漫有目的的游荡,“春风吻上我的脸”的心情在挥发在膨胀在逍遥在回味在延续。
    二哥才不会跟我客气呢,看到菜墩一把接过去马上收藏起来满脸高兴。“他收到了兄弟媳妇的礼物”,我对我的女孩说。
    好像又隔了一天,我带着我的女孩直接去了我大哥家,照例拿一个菜墩和带给侄女的小食品。进大哥家门有些熟悉感因此气氛很自然地说话,大嫂自然就啦到她们的工作大哥就给我上政治课,但我还是对我女孩的话题感兴趣听说她们谁谁和谁干活偷工减料让检查给抓了,这个月又是大嫂的第一奖金肯定也是最多,大嫂对自己的能干和加班还有技术很是自豪,那笑的样子就像在数钱。看看侄女的钢琴弹得怎样了她还记得那是三叔给她买的玩具,一阵雨点似的轰炸全家人都笑啊。但我记得临出门时大哥小声拽住我说:这个菜墩,要不要钱啊。我白了大哥一眼:是太贵重还是你钱多。
    变在进行中  
    奶奶执意要回老家住几天,说是有些想家和想见家乡的人还有些东西需要收拾。
    忘记奶奶是怎么回的老家但休息日我便与我的女孩一起去看望还在老家新鲜的奶奶,我单手扶车把一手紧紧握住从身后绕过来的温柔小手放在车坐空档处心里唱着激动的歌。老家的墙倒了一部分,门根本就不用关,院子里也有从外面撇进来的砖头卡拉,老家的几间房子还伫立在那里。从院子里就可以看到奶奶坐在当屋地上,旁边一个简易炉架还在冒烟,里面全是黑白灰还有星火的柴火等待燃尽自灭,锅里溜着干粮咸菜和番瓜。奶奶一看我和我的女孩来很是高兴,她满脸堆笑露出上下三个半牙并一手扶地一手扶膝腚高头低用全身力气从马扎上站起来说:快进来啊,吃饭了吗,快屋里坐啊。唉呀,俺那孙媳妇来看我啊,这么老远,快坐坐,害渴吗,我去烧水。看奶奶那个高兴劲我知道她或许等我们好几天了吧,我领着我的女孩一边在各屋里转一边看到成群结队的蜘蛛网一边解说:这就是我的老家,我的父亲就在这里出生,直到结婚以后才去的城里,我也在这里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了五六年还在这里上过一年学。
    当我们回到炕边坐在炕沿上的时候,看到奶奶佝偻着老弯腰不知奶奶在悉悉索索地翻找什么还一边嘟囔:都有啊,三个孙子都有,只要来就有。然后缓慢慢回过身来抬起头那双浑浊的眼睛有几丝得意和满足说:这是十块钱,给你媳妇啊,都有啊,别嫌少,是奶奶的一番心意,都有,老二也有,唯独老大多他结的早啊,那是攒了许多年的,他结婚给他一百块,都给了他。说完奶奶低下头又摆了摆手说:后来我一句话得罪了老大,来朝我施抠说要把钱给我烧了,我说你敢烧你就是伤天理,唉唉唉。拿着吧,别嫌少,现在没有多,有多都给你。“嘻嘻嘻”奶奶又马上笑出声来说:看着三个孙子娶三房孙媳妇再养三个大重孙,四辈子全活人啊,这村里没有啊。
    我的女孩十分感谢地收下奶奶的心意,我又带着她去大爷大娘家里串门,也向四邻八舍问好。临走的时候对奶奶说:住够了就快回去啊,自己在这里不行啊。奶奶一直送我们到村口并对来往的乡亲说不完:这是俺孙子媳妇来看我,嘿嘿嘿。
    昨天中午,她说她车间里有个男孩子如何如何,我听着听着没有在意,我心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就一把掳她过来开始与她温柔,我在温柔里渐渐入梦,我在梦里听到一声霹雳声响,我突然醒来一看门开着她却不在,她走了,没有叫醒我去送她。
    变还进行中  
    有点意外的感觉,今天我遇见了她跟我说过年好,都二月了还过年好啊。
    昨晚,我女孩的哥哥来我家做客。这是她在潍的唯一亲人,她就这一个亲哥。据说她的亲叔早年间去东北谋生活时也有艰难,她们东北木料多又便宜,她叔们农闲去主要是打家具赚工钱,可是干几个月就在她家吃喝几个月而且分文不掏。但或许也因此她这个亲叔就喜欢她和她哥不得了,因此在她叔后来发达以后,首先想着去东北把她和她哥调回老家。我知道我女孩的父亲早已去世,她大概有六七八岁时就有了养父也难怪她叔有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据说他哥在东北时在法院工作,有时还能把手枪带回家他母亲就疑惑而且总是后怕会很反感。我看她哥的样子很是喜庆干练中等个全腮胡有些男人味,见过几次面很客气也有一点高傲。据说本来她叔调他回老家有机会有选择还可以去法院工作,但那会儿法院算个鸟,他有理想有抱负来到大城市想大展宏图根本就没再把法院放在眼里,提升慢挣钱少。因此她哥在几个备选单位里首先把法院剔除掉,挑来挑去进了当时的商业局工作,给几个局长当跟班很有眼力见。据说她哥奇能喝我当然把这消息事先透露给了我大哥,大哥问:是吗。
    其实这次见面吃饭就是说看她兄妹俩在这里有些孤单母亲要请她哥来认识一下,但她哥却自认是代表她父母的身份好像这样有理由空手而来似的,我的父母亲是老实人不虚假不会计较什么说他还是个孩子不挑理,再说我们家有大哥这个人物来撑场面而且与她哥正好对等不掉价。因此席间父亲端坐正中央母亲忙上忙下一切有两家大哥发话我俩应和着,二哥那天好像没有到场也许是忘记通知他。我和我的女孩都紧挨着自己的大哥,还不时用脚踢一下警告别因了酒精说错话。其实那天可能因了身份缘故她哥没有抢着喝我哥也没有强硬喝,也可能还不太熟悉还有可能成为亲家就彼此憋着虽然有些互相不服两位大哥,不过最后她哥走的时候有些晃道别也语无伦次而我哥也是像踩着棉花对她哥拉拉扯扯有说不完的话,我心道:有时候两个醉汉也很和谐。
    虽然看上去在有序发展却也时不时冒出一个突然,那天的突然就令我大惑不解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有那样的心思开这样的玩笑她说:要不我给你做个妹吧。我说你看谁家的妹妹和哥哥这样亲热她又说:那以后要是我跟你拉了倒,你会不会恨我啊。我说你把我拉倒我也把你拉倒正好,她说我是跟你说着玩的,我说我可不是跟你玩虚的她说你哪有实的啊,都是虚的,我说让你看看是不是实的:虽然忙得浑身是汗却始终不得要领,而且实的斗不过虚的,最终的胜利总是属于看上去的弱者,看来还是虚点好啊,虽然不肯相信虽然满是羞愧。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