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通鉴丨刘邦是怎样崛起的?

蓝lz5
2016-08-20 发表
7570 4

#历史#

刘邦乘着陈胜起义之势,终于揭竿而起,杀了沛县县令,把老家沛县、丰县这一片都给占了,人称“沛公”,也成了一路小诸侯了。秦朝这边当然就得镇压呗,沛县上面当时是泗水郡,郡守、郡监都带兵来镇压,打刘邦。结果,都被刘邦给打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打呗,刘邦亲自带着兵,在外面打天下。留下一个叫雍齿的哥们守着大本营,就是刘邦老家丰县,让雍齿守着。
可是,咱们前面也讲了,当时这些反秦的各路诸侯之间也混战。其中原来陈胜手下的一个大将,叫周巿,他拥立原来魏国的王孙魏咎做魏王,他当丞相。他带着兵打到丰县这里来了,雍齿竟然就叛变了,带着丰县投降给了周巿。
刘邦大怒,赶紧带兵回来打,要夺回丰县。结果,吃了败仗了,夺不回来。注意啊,这是刘邦的第一次打败仗,以后他还有无数次被打败,简直就是个常败将军、“败仗哥”。
可就是这么一个常败将军,最后却做到的皇帝,靠什么?靠坚持,屡败屡战,永不放弃!
海明威《老人与海》里有句名言: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
这话用大白话讲就是:你有能耐打死我,打死我,我也不服!

到刘邦这,还得改一下:你丫只要不打死我,我早晚打死你!
刘邦这次在丰县被打败,他怎么办呢?港片里经常有这要的情节:几个小混混被人打,边逃跑边喊:小子,你有种,你等着,我去喊我大哥去。
刘邦也去喊他大哥。他有大哥吗?没有,现拜,他去找景驹,拜景驹做大哥。
当时景驹得算是起义军中的正头香主,而且正在留城,离丰县不多远。
刘邦去找景驹的路上,正好遇见了一个大贵人,成就他事业的第一等的贵人,就是张良。
两人见面一聊,就引为知己。就像有首歌唱的,年轻的朋友一见面啊,情投意又合。张良当时带着百十来号人,本来也想投景驹的,结果,发现刘邦更有潜力,干脆就跟了刘邦。
然后,刘邦跟景驹借了点人,还没来得及回去打丰县,就跟章邯手下的一支秦军遭遇。
“战不利”,又吃一次败仗。
这次怎么办呢?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你这,我打不过,我找那个好打的去打。于是,转战砀[dàng]城,把砀城打了下来,还俘虏了几千兵,都给整编了。接着又打下了一座小城,实力又扩充了一些。

就在这时,项梁带着楚军从南边上来了,兼并了景驹的部队,驻扎在薛城。
刘邦赶紧来抱项梁的粗腿,带着百十号骑兵、精兵来拜见项梁:项将军啊,久仰您啊,以后咱就跟您混了,您指哪咱打哪。
这得说是刘邦能认清形式,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要是不主动来投项梁,肯定死路一条,不被秦军干死,也得被项梁干死啊,就像景驹似的,是吧。
这样,他主动投奔,项梁就很高兴。刘邦是个有魅力的人嘛,这种魅力不只是女人喜欢,男人也喜欢啊。魅力说白了,就是一种吸引力,一种好感、信任感。
而且项梁也是有魄力的人,感觉刘邦真是个将才,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当即就分给了刘邦五千兵:老刘啊,以后你跟着我就好好干吧。
刘邦:好勒,您放心吧!
这下子,刘邦又增加了这五千兵,手下就有上万人了,又有项梁在后面撑腰,实力大涨,回去就把丰县给抢回来了。
与此同时,项羽在战争中的表现,也不同凡响。他当时正打了一场硬仗,打襄城。久攻不下,仗打得非常惨烈,项羽手下也死了很多人。

最终,攻下襄城之后,项羽大开杀戒,屠城,“襄城无遗类,皆坑之”,全部坑杀活埋。
注意,这是咱们第一次讲到屠城。
刘邦抢回了丰县之后,就带兵回到薛城,正式归在项梁手下。项羽也回来了。日后的这两个死对头,这时经历了一段蜜月期,还结成兄弟,经常协同作战。
也是在这时候,另一个重要人物,范增投到项梁麾下,当时老范已经七十岁了,有道是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一辈子差不多都活完了,此前就是一个平头百姓,默默无闻的,这时候竟然也乘势而起,成为项梁和之后项羽最重要的谋士,青史留名。
所以嘛,你这辈子能不能影响历史?如果你还不到七十岁,这话还真不能说。
范增给项梁提出一个重要战略建议:
将军啊,六国之中,楚国对秦国的恨是最深的。秦国一次次地玩弄楚国,甚至劫持楚怀王,弄得楚怀王最终客死秦国,这个仇恨,楚国百姓世代铭记,太恨秦国了。所以就有个说法叫: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史记*项羽本纪》
楚国人就是都战死,到最后只剩下三户人家,也一定战斗到底,要灭秦,要为老楚怀王报仇,对楚怀王的感情就这么深。

所以,您要是想办法,找到楚怀王的后人,拥立为王。这样,您是楚国名将的后人,保着楚怀王的后人,就更得民心了,影响力就更大了,这事儿就成了。
项梁一听:好!有道理,姜是还老的辣,老谋深算,咱就这么办。
然后,真就找到了楚怀王的孙子,叫熊心。当时正流落民间,给富人家放羊呢。别的后人也找不到了,就这一位啊,就你了。弄回来,给戴上个帽子,王冠,就成了新的楚王了,也叫楚怀王。从王孙,到放羊,然后又成了王。这才叫人生嘛,哈。
接下来,咱不能讲太细了,要是跟评书似的,刘邦项羽这一段就讲它三百回,整部《资治通鉴》我这辈儿也都讲不完了,咱得突出重点。
重点是什么呢?
重点是,刘邦和项羽并肩战斗,打了两场大战:
一个是他们联手打下了城阳,然后屠城。第二次提到屠城了,刘邦、项羽都有份。
二个就是,稍后他们又联手打败一支秦军,杀掉了秦朝方面的主将李由。这个李由就是李斯的长子。

项梁亲自带着主力,打得也很顺,打亢父、打东阿,连打了几场胜仗,就有点骄傲了:哎,这个秦朝看这样子,真是快完蛋了啊,这么不禁打。
他手下有个叫宋义的参谋,原来也是楚国的高官,就提醒他:
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史记*项羽本纪》
打了胜仗之后,这个将领如果就骄傲了,士卒就懈怠了,那接下来准得惨败啊。必须胜不骄,败不馁。
项梁不以为然:老宋啊,没那么严重吧。我正好要找你呢,你出趟差,到东边起义的诸侯“齐王”那跑一趟,联络一下怎么一起对付秦军。
宋义一看项梁不听,那也没办法。《论语》里面有句话:
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论语*里仁》
意思就是,劝告君主,如果劝得次数多了,劝一遍不听还劝,劝一遍不听还劝,最终肯定也不管用,只能自取其辱;劝朋友,劝得次数多了,最终肯定得被疏远了。

你的好心,只能被当成驴肝肺,所以干脆你就别劝了,让他吃一次亏,上一当,交点学费,经历点教训,那样,他才能醒悟,才能明白过来的。
宋义就走了,找齐王去了。半路上,正好遇到齐王的使者,来这边联络项梁的。他就劝这个使者:老弟啊,你慢点走吧,你要是走快了,非得跟项梁死在一块不可,他马上就得吃个大败仗。
结果真就被宋义给说中了,章邯率秦军突袭项梁,在定陶将项梁击毙。一代豪杰,出师未捷身先死。非常可惜。这又是一个骄致败的案例,值得注意。
咱们还看下这张图。蓝色虚线,这是项梁进军的线路,从会稽出发,北上,过了长江、过了淮河,到了下邳,然后再往北到了薛县,又打下了亢父、东阿,最后在定陶,这是最后一站。
章邯呢,他大意了,他以为打下项梁的主力之后,这边就没大问题了,就北上渡过黄河,去打邯郸的赵王,就是张耳、陈馀保的那个赵王。
章邯如果在黄河以南再盯盯,可能就把项羽、刘邦都给收拾了,历史就改写了。

可是,历史没有如果,也没有可能。
项梁死后,这个放羊的熊心、楚怀王统领三军,别看他放羊,他还是有很多楚国的旧臣旧将的,都追随他,保着他,还是有威望的。他指派宋义接替项梁,做上将军,史称“卿子冠军”。他为什么看重宋义呢?就因为,前面那个齐王派来的使者,冲楚怀王吹了一通宋义有多牛叉:大王啊,要不是宋将军拦着我,我就见不着您了,宋将军真是料事如神啊。
楚怀王找来宋义一聊,一下子就被忽悠住了:好,就你了,你就是上将军了。
然后,他们就在彭城,这算是国都,进行了全国的战略规划。决定兵分两路:一路主力,由宋义带着,北上救赵,打章邯,同时联络诸侯一起往西打咸阳;另一路呢,直接西进打咸阳。并且约定:
先入定关中者王之。--《史记*高祖本纪》
谁先把咸阳打下来,占领关中,关中就是谁的,就封他为王。
直接西进去打咸阳,那是不是明摆着,会先入关呢?
也未必啊。咸阳那是秦朝国都啊,大秦帝国的根基,你领着点农民军就去打?那是以卵击石,送死。所以,这一路,谁都不敢上,除了两人:一个刘邦,一个项羽。

项羽要给叔叔项梁报仇,他正窝着一腔烈火呢:我去!我去弄死那个皇帝老儿。
可是楚怀王手下有些老臣、老将,这套王室班底都很持重,他们就给楚怀王出主意:不能让项羽去。为什么呢?因为老百姓们之前受秦朝的压迫,都盼望着咱们去解放他们,可项羽太狠了,太残暴了,动不动就屠城,“诸所过无不残灭”,他就是活阎王啊。他要是带兵西进,那老百姓们还不得都拼命帮着秦朝守卫城池啊。守不住就得被屠城嘛,是吧。另外,这对咱们楚军的形象也不好啊。反正不能让项羽打这一路。
相反,刘邦比较适合。他这人仁义,也年长,想事情周全,让他“扶义而西”,展现出咱楚军是义军,是优待老百姓的,这样得了民心,仗就好打了。
最终,让刘邦打这一路。项羽则跟着卿子冠军宋义北上救赵。
咱安下项羽先不表。先说刘邦,当时他手下也就万八千人,怎么就能一路打到咸阳去的呢?就凭他仁义吗?
咱接着看史书上怎么说的,先看他的进军线路:他从砀郡出发,向西北来打昌邑,在这里遇上了彭越。

这彭越也是主角一级的人物,他就是昌邑人,当时手底下有千来号人。他本来就是个渔民,打渔日子不好过,落草为寇,不过,也就小打小闹。就像样板戏里唱的: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那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
后来,陈胜起义的消息传到昌邑,当地一些热血青年,聚了百十来号,就来找彭越:老彭啊,咱们也反秦吧,大干一场,你来当首领,怎么样。
彭越一拨拉脑袋:不干,你们哪来回哪去吧。我这小土匪干得挺舒服的,不冒这么大风险。
可是,这帮人强死要活啊:弟兄们就是服你,你必须得当这个头,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走了。
最后,彭越就说了:你要是非让我当头也行,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青年:没问题,说吧。
彭越:咱们要反秦,那不是打家劫舍,不是闹着玩的。那是跟正规军打仗,咱们必须得军纪严明。明白吗?

青年:明白,放心吧,你说什么,我们听什么。
彭越:好,那这样,明天早晨日出时分在此集合,迟到者斩!
青年:行,没问题,就这么定准了,明儿见吧。
然后,这些人回家,收拾行礼,第二天,早般地就来了,天还黑着就来了。彭越早就在那等着呢。张三到了,好;李四也到了,好。陆续地,真来了不少人。眼看着太阳就出来了。一瞅还有十多人没到。
没到就没到呗,再等会呗。
接着,又有来的了,离离拉拉,等到中午了,终于人才到齐。
彭越一直不动声色,最后看人齐了,就开口了:咱们昨天说好了,日出集合,迟到者斩。今天迟到了十多个,咱就别都斩了,就把最后到的这兄弟斩了吧。
大家伙都乐啊:还玩真的啊,不至于吧,下不为例还不行吗?
彭越把眼一瞪,身边几个亲信的小弟兄上去就把最后到的那小子给砍了。

然后,以人头祭天。
这些小青年们都吓傻了。
随后,这支队伍就起来了,一出手就战斗力极强。因为军纪严明,使得日后彭越成为是跟韩信一个级别的顶级的统帅。
不过,这会儿还是刚起步,千来号人,帮着刘邦打昌邑,没打下来。
虽然这次合作不算成功,但是,估计彭越也被刘邦的魅力折服,为以后的合作打下了一个基础,以后他们来日方长,还有好多故事。
刘邦呢,见昌邑打不下来,干脆不费劲了,绕过昌邑,继续西进。在经过高阳这个地方,又遇上一个牛人,这是个文角儿,叫郦食其[yì jī]。这次相遇,对于刘邦成功入关打下咸阳,是至关重要的。
这是怎么个人呢?《史记》中讲:
郦生食其者,陈留高阳人也。好读书,家贫落魄,无以为衣食业,为里监门吏。然县中贤豪不敢役,县中皆谓之狂生。--《史记*郦生陆贾列传》

他是陈留县高阳乡的人,就是个儒生,喜欢读书,也没什么挣钱的营生,当个“监门吏”,在村里看门,衣食都成问题。可就这么个人,县里再牛的人,不管文的武的,谁也不敢拿他怎样,对他都得恭恭敬敬的。这人就这么狂。而且已经六十多岁了。
具体他跟刘邦怎么见面的呢?
《史记》讲了两个版本:
头一个版本说,郦食其有个同乡是刘邦的侍卫官,他找这个同乡:兄弟啊,我听说刘邦是能成大事的,想跟他混,麻烦你给我引荐一下吧。
这侍卫官一皱眉:郦先生啊,这事够呛行,因为我们主公啊最讨厌你们这些儒生、读书人,你们不都带儒冠吗,他最烦这个。凡是戴着儒冠来投奔他的,他都先把人家那儒冠摘下来,往里泚一泡尿。然后,说话也不老不文明了,逮谁骂谁,我怕您老受不了。
郦食其说:没事,你就告诉他,我这个儒生不是一般的儒生,人们都说我是个“狂生”,是神经病一级的,可是我自己感觉挺正常的。
于是,这个侍卫本着这个意思,就向刘邦介绍了郦食其。刘邦也没什么感觉,见见就见见吧。郦食其就进来了,进来一看刘邦那正洗着脚呢,拉吧着腿,下面两个洗脚妹,一人抱一个脚洗。好色嘛,处处得女人伺候着。

郦食其早有思想准备,知道刘邦就这个德性,好,我也就甭客气了,也不行礼,张口就说:沛公啊,你还想不想打咸阳啊?
刘邦一听就烦了:你个老书呆子,怎么个意思啊?
郦食其也把脸拉下来了:你要真想有大作为,“不宜倨见长者”!你对长者这么傲慢,怎能委得下高人,得高人之助啊?
刘邦一听,很高兴,噢,有个性,够硬,说明这人有玩意。然后,脚不洗了,规规矩矩地请郦食其上座:老先生啊,还请多赐教吧。
这是一个版本。
另一个版本是说郦食其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在营门口求见刘邦。守门士兵进去通报,说门口有个人求见,看他的穿衣戴帽像个大儒生。还没等这个士兵说完,刘邦就不耐烦了:行了,行了,我这正研究天下大事呢,没空搭理什么儒生,不见。
士兵出去就说了:我家主公说了,没空见什么儒生,您哪来回哪去吧。
郦食其大怒,挽袖子,撩衣服,就把佩剑露出来了:放屁,你混回去告诉刘邦,就说,老子乃是高阳酒徒,不是什么儒生。

把士兵吓一跳,这老头疯了吗,看这样,要跟我拼命似的,赶紧又进去通报。
这一次,刘邦赶紧接见。
高阳酒徒,什么感觉?性情!性情!刘邦也好酒及色吗?这正是跟刘邦臭味相投的那一路。
郦食其见到刘邦之后,说:沛公啊,您现在手下就这万八千人,多数还都是些散兵游勇凑起来的,攅鸡毛凑掸子,你这就想去打咸阳啊,这摆明了就是肉包子打狗啊,就是小绵羊往人家老虎嘴里闯啊。
刘邦:啊,郦先生,你看怎么办呢?
郦食其便提出一个重要建议:您必须要打下这个陈留。陈留是,“天下之冲,四通五达之郊也”,是交通枢纽,军事重镇,城内有大量的粮草,你只要把陈留打下来,粮草物资你就没问题了,还可以在这里招兵买马,扩充军队。
刘邦不住地点头,可是心说话了:前面昌邑那小地方,我都打不下来,陈留怎么打啊。

他正想着呢,郦食其就象看到他心里似的,说:打陈留,您别为难,我有办法。我跟陈留县令关系不错,我去找他,争取把他劝降。如果,劝不成,我再想办法给您做内应,里应外合,准能打下来。
刘邦心花怒放:太好了,那就有劳先生了。
随后,郦食其进了陈留城,找到县令,游说一番:县长大人啊,秦国无道,举国叛之,您赶紧顺应大势吧,也反秦吧,跟刘邦混得了。
县令一拨拉脑袋:郦老兄啊,打住,您别说了,让我反秦,那是不可能的。您来趟也不容易,晚上咱们好好喝一顿,在这住一宿吧,这事别提了。
郦食其:好吧。
晚上,喝完酒,郦食其就住下了,住在县令府内了。

结果怎么着?郦食其当天夜里,潜入县令的卧室就把这位县令的脑袋给砍了,装进袋子里便逃出城外。
这事做得太狠了,而且六十多岁,干刺客,背着人头翻城墙,也够绝了。
天一亮,刘邦派人拿大竹竿挑着县令的人头,朝陈留城内喊话:你们快看看吧,县令的人头在此,都赶紧投降吧,谁投降得晚,也是这条道。
这么一吓唬,城里面又群龙无首,真就投降了。
然后,刘邦在陈留一下子就吃胖了,兵强、马壮、粮多,打咸阳的信心更足了。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3)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1
  • 扑(4)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